手机上阅读

第30章 掳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那一瞬间,轩辕南身上冷冽的气息散发了出来,那是身为帝王,被羞辱的自然反应。

    身为皇子,轩辕南打从出生开始就没有挨过耳光,而他平生第一记耳光,是他最爱的女子给的。

    有难堪,更多的是不敢置信。

    “你,打朕?”轩辕南许久之后,才轻启薄唇,语气阴鸷。

    凤玲珑寒着一张玉脸,冷笑:“这是告诉你以后对我规矩点儿!我说过,我是凤玲珑,不是风茗玉!”

    风茗玉可以接受轩辕南的一切温柔,但风茗玉死了,被轩辕南杀死了!凤玲珑不会让轩辕南乱来,凤玲珑和轩辕南只是不相干的陌生人!

    而他口口声声喊着茗玉茗玉,就真的没有一丝愧疚吗?

    “规矩?”轩辕南听到笑话一样,放下摸着脸颊的手,笑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即便朕下旨要娶你凤玲珑,你又能奈朕何?”

    那笑容,带着一丝寒意,这男人果然已经成长为真正的帝王了。

    温润如玉于他,已经愈来愈远,愈来愈陌生了。

    “你大可以下旨,而我,也可以抗旨。”凤玲珑转身,不愿再看这个她曾经用心爱过的男人。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赫连玄玉那似笑非笑带着一丝邪魅的表情,让她微微一震。

    怎会想到赫连玄玉?

    是想赫连玄玉来赶走轩辕南吧?这么一想,她心里才恢复淡定。

    “茗玉,你还是不够了解朕。”轩辕南从后将凤玲珑一抱,指尖斗气瞬间封住凤玲珑整个身躯各处大穴,淡淡一笑后将她抱了起来,“朕若豁出去了要娶你,便不会让你有抗旨的机会。”

    说罢,轩辕南将凤玲珑悄无声息掳出了凤府,直往皇宫大内而去。

    凤玲珑僵硬地在轩辕南怀中,突然有些懊恼不该在轩辕南面前逞一时之快。

    但他要吻她,她实在没法让他得逞,才忍不住一耳光甩了过去,又听他说要下旨娶她,她就更按捺不住脾气了。

    只是这样一来,她也把他给激怒了,直接将她从凤府里掳了出来。

    还不知道他要怎么对付她,她又该如何自保。

    也许他说得对,她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他并不像她之前爱上的那么温润如玉的男子。

    轩辕南憋着一股冷意将凤玲珑掳到了皇宫,之后走进了他练功的密地,冰封寒殿。

    冰封寒殿是轩辕南十岁之后练功的密地,除了他和他师父之外,谁也没有进来过,包括当初的风茗玉。

    当初风茗玉身子孱弱,自然是不能进入冰封寒殿这种寒气逼人的地方的。

    进入冰封寒殿之后,凤玲珑周身大穴被轩辕男解开了,只因寒气逼人,他若不替她解开,只怕一会儿之后她就会冻成冰人。

    轩辕南抿着唇,看见凤玲珑冻得嘴唇发紫,伸手以斗气在唯一的床前划了个结界,然后将凤玲珑推了进去。

    “你就好好待在这里,等朕下了旨之后,就立你为后。”轩辕南淡淡地说道,一瞬间又恢复了温柔的模样,看在凤玲珑眼里却只觉得他太善变。

    但凤玲珑现在不会和他硬碰硬了,因为她尚没有自保能力,女人在男人面前,激怒男人只会让自己吃亏。

    至少,她不能让轩辕南产生先将生米煮成熟饭的念头。

    所以,她将脑袋偏到了一边,没有和轩辕南以言语作对,但也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不过她这副表情,在轩辕南看来已经是软化了,因此轩辕南淡淡一笑:“朕在这儿陪一会儿茗玉,然后去上早朝。”

    凤玲珑依旧不理会他,坐在床沿索性闭上了眼睛,进入假寐状态。

    轩辕南果真在冰封寒殿陪了凤玲珑到早朝时分才离开,凤玲珑在他走后才睁开眼,眼里冰寒一片。

    再过四十天,她就能成为五阶斗师,所以现在,忍忍吧!

    凤玲珑吁了口气,环顾一下四周的冰封世界,突然想到赫连玄玉每隔几日就要见她一面,那么过几天他见不着她,会不会发现什么异样?

    “赫连玄玉也不一定会找我吧?”凤玲珑自言自语道。

    玄王府内。

    天才亮没多久,月清尘就见到他家主子赫连玄玉打开房门从房内走了出来,忙迎了上去。

    “主子,家主和几位公子天未亮就出发去了凤府,似乎是要找凤姑娘麻烦。”这就是月清尘天没亮就等在门外的原因。

    赫连玄玉俊眼一沉,流云长袖一拂,冷道:“本王已经说过不许找上她,他们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本王是太纵容他们了!”

    月清尘苦笑,主子,您何时纵容过别人……也就,也就那位凤姑娘了。

    不过,狂傲如赫连玄玉,肯定是不会承认这一点的。

    如月清尘所料,赫连玄玉二话没说连早膳都没用,直接去了凤府,看那不悦至极的表情就知道,今日赫连家主去凤府的打算要落空了。

    赫连玄玉和月清尘走进凤府,果然见到凤府里上下出动,摆出大阵仗迎接了赫连世家几位上位者。

    早知凤宸业势利,赫连玄玉倒也见怪不怪,他径直走进待客的凤府正厅,在众目睽睽之下长腿一迈,坐在了他爹赫连家主旁边。

    “父亲为了本王的事,倒实在是不辞辛苦,让本王心里过意不去啊!”赫连玄玉在赫连家主面前,未见半分恭敬,但赫连家主却一点也不生气。

    赫连玄玉并不是赫连家主所生,而是一位故友所托遗孤,从小就桀骜不驯,生人勿近,赫连家主早就习惯了。

    而实际上,赫连家主还能感觉到,赫连玄玉对他们父兄几个还是有区别对待的,只是从来不肯流露出来罢了。

    但对外,谁也不知道这个真相,都以为赫连玄玉是赫连家主的亲生嫡长子。

    “你是我赫连世家长子,你的婚事我自然要关心。听说你擅自与凤家千金结了亲,我这个当父亲的,见见女方家长,是合情合理的吧?”赫连家主笑着抚须,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赫连玄玉懒洋洋地斜瞥一眼,他父亲是只老狐狸,当他不知道么?不过,他决定要做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

    凤玲珑,他赫连玄玉要定了!

    “玲珑呢?”赫连玄玉看向凤宸业,见凤宸业因他这个问题而脸色变了一变,当即就站了起来,冷喝道:“说!玲珑她人在何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