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9章 本王掐死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微风拂过,渐渐地,凤玲珑心中那股寒冷稍微褪去了,但并不是全部。

    凤玲珑低头,伸手推开了面前的男子。这个怀抱很好,可惜待久了会上瘾,一旦失去便会痛不欲生。

    她不能拒绝他靠近,唯有守住自己的心。

    “你今日去赫连府做什么了?”凤玲珑转身走向前院,知道他会跟着,故作轻松地问道。

    赫连玄玉看了她背影片刻,唇角一勾,迈步跟上,未来的日子还很长,他不急。

    “去跟父亲聊了一会儿,从寒潭出来便没见过父亲,想必他也担心本王了。”他也轻松作答,并不打算将他与赫连家主的对话说与她听。

    凤玲珑忽地停住了,侧头看着他,看陌生人一样。

    赫连玄玉也看着她,凤眉微挑,似是询问。

    良久,凤玲珑才幽幽说道:“赫连玄玉,你就一没心没肺的,对自己都能狠下心来,就别跟我演什么‘父慈子孝’了。”

    说罢,她头也不回地跑开了,怕眼中的那抹动容被他瞧见,让他误以为这样的策略能够打动她。

    赫连玄玉怔了一怔,看着凤玲珑很快消失的身影,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害羞的小东西……”

    难怪方才屋檐上方有动静,原来是她。

    赫连玄玉愉悦地勾唇大步上前,寻着凤玲珑的身影而去了。

    不过片刻,赫连玄玉就在前院花园处找到了凤玲珑,凤玲珑却正和碰见的朦雨说着话。

    “凤姐姐,总算是见到你了,给我瞧瞧玄王为你寻的凤鸣鼎好不好?”自打有了另一种心思,朦雨对凤玲珑的称呼早已改口。

    朦雨的要求,让凤玲珑煞是又想到了凤鸣鼎,顿时一脸苦恼:“朦雨,三个月内别跟我提凤鸣鼎。”

    朦雨一愣:“怎么了,凤姐姐?”

    “呃,没什么。”凤玲珑忽然瞧见站在花丛外的赫连玄玉,心里一抖,连忙掉头跑回房间去了。

    若是让赫连玄玉知道她弄丢了凤鸣鼎,不掐死她才怪呢!那可是他用命换来的东西。

    赫连玄玉方才隔得太远,没听清凤玲珑和朦雨的对话,顿时走上前去冷冷问朦雨道:“你和她说了什么?”

    朦雨哪儿能不知赫连玄玉有多宝贝凤玲珑,连忙解释澄清:“我可没有欺负凤姐姐,我就是说想见见凤鸣鼎,结果凤姐姐让我三个月内不要跟她提凤鸣鼎,然后就跑开了。”

    赫连玄玉一听,凝眉片刻,很快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阴沉了。

    他越过朦雨大步走向凤玲珑房间,很快将那心虚的小女人给逮住了,代价则是拆毁了一扇门,他连敲门的时间都省了。

    “你干什么?”凤玲珑恼怒地瞪着他,视线同时落在被拆毁的房门上。

    “凤鸣鼎呢?”赫连玄玉步步紧逼,灼热的气息喷在凤玲珑面上,眼神却阴沉冰冷。

    若是让他知道她送了人,他一定亲手掐死她!

    “凤……凤鸣鼎……”凤玲珑暗暗叫苦,难道他是她克星不成?每次弄丢了东西,总是立马就被发现了,让她缓刑几日都不行。

    “送谁了?”赫连玄玉一把扣住她脖子,逼问道。

    凤玲珑不情愿地说道:“我没送人,是被人骗走了。”怪就怪她不该相信神魔灵识,要不然她哪儿会被一个老头儿骗?还是那么拙劣的伎俩?

    “被人骗走了?”赫连玄玉眼中阴鸷消了一半,拉她入怀坐于榻上,命令道:“说说看,如何被骗的?”

    凤玲珑理亏在先,于是乖乖把之前的事情说了,只隐瞒了神魔灵识的事情。

    赫连玄玉却是不那么好骗,看出凤玲珑有事瞒他,先前消了大半的阴鸷顿时又浮现出来,他一把将凤玲珑摁在了榻上,单手攫住她的脖子,一瞬不瞬地凝视她:“本王掐死你,信不信?”

    说是这么说,手上却一点劲儿没使。

    凤玲珑心中升起一丝惧意,但她从来怕的都不是他的狠厉,而是他的冷中带柔,就如此刻。

    凤玲珑清亮的眼神,说明她根本不信赫连玄玉会为了凤鸣鼎掐死她,赫连玄玉眼神顿时一厉,攫住她脖子的手改为扣住她后脑勺,俯身又凶又猛地吻了下去!

    一丝腥甜立时在两人口中化开,赫连玄玉疯狂地攫取着她口中的甘甜,肆意掠夺,任她如何捶打也不起作用。

    他的吻和前两次大不同,带着凶狠的掠夺,霸道的宣示,那鲜血仿佛就能证明两人血脉相连,此生密不可分。

    当赫连玄玉终于发了善心放开凤玲珑,凤玲珑只够力气攀着他的肩膀,微眯着眼睛喘息。

    “本王不逼你,但本王的耐心有限,你若一点回应不给本王,本王可也是会反噬你的。”赫连玄玉抹去她唇上鲜血,低沉的声音透着浓浓的警告。

    此时此刻,凤玲珑才看清他眼中的暴戾与愤怒,才明白他并非为凤鸣鼎被人骗去而发怒。

    是因为他发现了她有事瞒他,所以才陷入狂暴之中,连吻都带了血腥意味。

    “你不也有事瞒着我?”凤玲珑推开身上的男人,伸手擦掉唇上再一次涌出来的鲜血,冷笑道。

    她身体中的秘密,等同于他身世的秘密,他也照样不会告诉她,又缘何要求她对他坦白一切?何况,她和他还什么都不是。

    难道他给她印上了‘玄王妃’的标志,她就必须当这个玄王妃吗?

    “你想知道什么?”赫连玄玉伸手搂住她,扳过她肩膀,定定地凝视她:“只要你问,本王绝不隐瞒!”

    凤玲珑欲言又止,但想到之前赫连家主的神情,隐约猜到赫连玄玉的爹娘可能已经去世,而且赫连家主又在赎罪,其中必然有什么隐情,她若贸然问出,岂非揭了赫连玄玉藏于心中的伤疤?

    “你的事,与我何干?我什么也不想知道。”问又不能问,凤玲珑略带了一丝赌气的意味转过头。

    然而这样的她,却让赫连玄玉的阴霾彻底消去,他总算确认,这骄傲又顽固的女子对他并非完全无情。

    “小东西,本王这辈子都不会对你放手了。”赫连玄玉轻笑着将凤玲珑搂紧在怀,凤玲珑又一次挣扎时他却问道:“你可知道那老头儿是什么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