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1章 皇宫邀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赫连玄玉放出的话,凤玲珑在轩辕皇城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人物,而凤云霜和凤碧落也终于从圣魍山归来了。

    凤云霜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凤玲珑那一剑实在厉害了些,现在一听见城里百姓对凤玲珑的议论,说玄王不顾性命跳入千年寒潭,只为凤玲珑求凤鸣鼎作为定情信物,脸色不禁愈发苍白。

    “姐姐,那废物不但实力大增,还得到了凤鸣……”凤碧落知道凤鸣鼎竟然被赫连玄玉拿到,还转送给了凤玲珑,不禁嫉恨非常。

    “不要说了!”凤云霜苍白的脸色里,与凤碧落一样充满了嫉恨,仙子外表下的毒蛇本质终于藏掖不住了。

    她是五阶斗师啊!竟然连那废物一剑都接不下,连武器都被夺了去,那废物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还有,那废物的宝剑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神兵至宝,又是从哪里得来的?

    这些疑惑她都还没有弄清,现在那废物居然又成了凤鸣鼎的主人,教她怎么甘心?

    凤云霜和凤碧落回到凤府,竟见赫连世家家主正从凤府里出来,还带着赫连府两位公子,赫连荀与赫连辰墨,而她们的爹正在相送。

    赫连家主当然不会理会凤云霜和凤碧落,直接带了赫连荀和赫连辰墨离开了。

    这次赫连家主是按照赫连玄玉的吩咐,前来凤府登门给凤宸业赔罪的,因为他伤了凤府三小姐。

    “爹,赫连家主来我们凤府做什么?”凤碧落走上前去,问她爹道。

    凤宸业先前的笑脸一下子隐去了,神色变得有些晦暗不明:“赫连家主是来赔罪的。”

    “赔罪?”凤碧落刚回到轩辕皇城,自然不懂得赫连家主和凤玲珑之间的恩怨,疑惑道:“他什么地方得罪了爹?”

    凤碧落更疑惑的是,就算赫连家主得罪了她爹,也不至于登门赔罪啊!赫连家主那是什么身份,她爹又是什么身份,赫连家主犯得着给她爹赔罪吗?

    “赫连家主得罪的不是我,而是玲珑。”凤宸业苦笑着摇头,“那玄王在千年寒潭之中生死未卜时,赫连家主迁怒于玲珑,一掌伤了玲珑,如今玄王安然无恙从千年寒潭中出来,赫连家主便上门赔罪来了。”

    凤碧落一下子又惊又怒:“什么?赫连家主竟为了那废物登门赔罪?”

    “可不是吗?”凤宸业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皱眉沉思道:“看样子,玄王是认定了玲珑了,而玲珑的天份似乎也回来了,否则……圣耀之刃不会到玲珑手上……”

    他这个小女儿,不但能得玄王欢心,还能拿到旁人都拿不到的圣耀之刃,如今又得了凤鸣鼎,只怕很快就会成为炼药师,连赫连家主也刮目相看,态度恭敬起来。

    看来,这几年她天赋骤失,沦为废物,只是天才所必走的荆棘之路而已……

    凤宸业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留住这个小女儿!

    “爹,您该不会是又反悔了吧?您说过要把那废物赶出凤府的!”凤碧落一见凤宸业那算计的神情,顿时气急败坏地叫道。

    “胡说八道!我从来没这么说过!”凤宸业一下子沉了脸,斥道:“以后不得胡说,你们两个也要与玲珑好好相处,否则我定然重惩!”

    说完,凤宸业就拂袖进凤府里去了。

    凤碧落气得脸色铁青,拳头紧握,那个废物,竟然又咸鱼翻身了!

    她一转身,咬牙切齿地说道:“姐姐,我们必须要想个办法,不能让那废物骑到我们头上去!”

    凤云霜已经恢复了脸色淡然,她云淡风轻地说道:“不急,我们先回府吧。”

    说着,就朝凤府内走去,凤碧落见状也只能悻悻然跟了上去。

    此刻,玄王府大门口,凤玲珑正一脸玩味地看着前来见她的‘贵客’,嘴角勾着一抹讽刺的笑意。

    ‘贵客’正是轩辕月华,圣魍山一行,轩辕月华和凤玲珑结伴,虽然不像以往一样形同陌路,但凤玲珑也从来不认为她和轩辕月华有什么太大的交情,所以……

    凤玲珑得知轩辕月华来意后,浅笑,直言拒绝:“三王爷,我不会进宫。”

    轩辕国三年一度的国宴开始,届时所有轩辕国有身份的人都会出席,轩辕月华来邀请她进宫,还送上了请帖,可惜她既对国宴没兴趣,也不想见到轩辕南。

    看着凤玲珑唇角讽刺微笑,还有眼中那不容忽视的冷意,轩辕月华脸皮有些绷不住了,愠怒道:“本王好歹也帮过你,你就陪同本王进宫一趟又有何难?凤玲珑,你未免也太不给本王面子了!”

    凤玲珑挑眉,她看了愠怒的轩辕月华片刻,认真地说道:“三王爷,我真的没有兴趣和你藕断丝连。”

    圣魍山一行,不管是不是轩辕南嘱咐轩辕月华去的,总之她不会再和轩辕家的人有任何牵扯。

    轩辕月华瞬间脸色黑沉,额头上青筋直冒,他知道凤玲珑是在提醒他,他已经和她解除了婚约,他再携她进宫就会被世人诸多猜测。

    这一刻,他突然无比懊悔,当初怎么就迫不及待答应皇兄,与她解除婚约了?如今,弄得心里竟有一丝不舍……

    “本王要跟你们轩辕皇室的人说多少遍?玲珑是本王的人,离玲珑远点!”一个冷傲的声音传来。

    凤玲珑腰身一紧,赫连玄玉就已经气势非凡地立于她身旁,扣住她腰宣示所有权了。

    轩辕月华只觉心头一怵,黑沉的脸色顿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惶恐。

    不是他轩辕月华胆小,而是整个轩辕国就没有几个不惧赫连玄玉的,赫连玄玉根本不会顾及轩辕皇室的尊严,想如何便会如何。

    他皇兄,不也伤在赫连玄玉的麟玉神鞭之下,差点丢掉性命吗?事后,也不了了之了。

    “来者是客。”凤玲珑淡淡说道,并没拒绝赫连玄玉的亲近。

    不过,她这话让旁人听起来,隐约有她为玄王府之主的意思,虽然她本意是为了和轩辕月华撇清关系,让轩辕月华不要再纠缠她。

    赫连玄玉一怔,继而愉悦轻笑,冷傲瞬间消去:“玲珑说的是,我们是主人,怎么也不能怠慢了客人。轩辕月华,你来玄王府有何事?”

    凤玲珑这时候已经知道她话语不妥了,可懊恼也来不及,清丽小脸不禁垮了垮。

    轩辕月华硬着头皮道:“玄王,本王是想邀请凤玲珑进宫参加明日国宴。”

    赫连玄玉面前,轩辕月华不得不说实话,本来赫连玄玉就比轩辕月华大好几岁,何况赫连玄玉气势冷傲,轩辕月华怎能不惧?

    “国宴?”赫连玄玉眸光流转,冷傲的气势再现,或许,这是个向世人宣告玲珑是他赫连玄玉所有物的最佳时机。

    他轻笑一声,伸手挑起凤玲珑精致下巴:“小东西,要去国宴不是不行,不过你只能陪本王去。”

    凤玲珑拍开他放肆的手,蹙眉:“我没说我要去参加国宴。”

    那是轩辕南主持的国宴,她怎么会去参加?他明知道她和轩辕南的过节,又怎会拉她一起去?再说他可是提起轩辕南就和她翻脸的。

    “本王倒是不曾去过,玲珑就当陪本王吧!”赫连玄玉忽地低下头,凑近她水眸,凝视着她眼底那一丝闪躲,冷笑道:“本王突然觉得,逃避不是办法。”

    逃避,只能证明她心里从未忘记。

    逼她面对,即使她痛得体无完肤,他也要让她狠狠地把轩辕南从心底里拔出来,彻底决绝地扔掉!

    “你……”凤玲珑浑身发冷,往后一退,却被他又伸手一拉,不得不向前朝他靠拢。

    这个恶魔!她看清了他的意图!

    轩辕南,是的,她并没有真正忘记过轩辕南,十年感情岂能说忘就忘,而对于赫连玄玉……她存有感激,为他所做的一切而动容,却绝对没有动心。

    可赫连玄玉又岂是甘愿付出的人?他既付出,必定索取,所以他不会给她机会逃避,他会主动出击!

    “放心,有本王在。”赫连玄玉眼中又温情起来,食指勾了她脸颊几下,说出一句贴心窝子的话,方才转身看向轩辕月华,眸光黑冷森沉:“本王明日会带玲珑参加国宴。”

    轩辕月华被赫连玄玉那眸光一射,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不自觉道:“既然如此,那本王就先告辞了。”

    赫连玄玉一挥手,便再没看轩辕月华一眼,搂着凤玲珑转身进入玄王府,消失在轩辕月华视线之中。

    轩辕月华怔然了很久,才转身黯然离去。

    轩辕月华的步履有些沉重,他想到赫连玄玉对凤玲珑的势在必得,不解自己为何心中有些酸楚,又想着那有资格拥抱凤玲珑的男人,本该是他轩辕月华才对。

    若不是……若不是他听了皇兄之言,退了与凤玲珑这门婚事的话。

    突然,轩辕月华停住脚步,眉头紧锁。

    皇兄劝他与凤玲珑解除婚约,并非为他?皇兄……与赫连玄玉对凤玲珑的心思,难道是一样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