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章 国宴暗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轩辕国的国宴,四大家族为座上宾,四品以上官员都有幸参加,国宴代表着一种荣耀,三年一度的国宴,无论谁再忙接到邀请都会参加。

    不过,有一个人是例外。

    这个人,就是玄王,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从回到赫连府开始,就没有参加过轩辕国的国宴,当初先帝在位时曾经亲临赫连府相邀,赫连玄玉也没给先帝任何面子。

    所以,在玄王府的马车停在皇宫正门前,前来参加国宴的上流人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玄王竟会参加国宴?

    而当马车帘子被四阶斗师的玄王府侍卫掀开,一身贵气的赫连玄玉牵着牡丹金袍的凤玲珑出来时,所有人就恍然大悟了:原来又是为了这个凤府三小姐,那玄王的反常就情有可原了。

    在赫连玄玉旁若无人牵着凤玲珑朝皇宫走去时,另一辆华丽的马车驶了过来。随着帘子撩开,一抹娉婷人影款款走下马车。

    凤玲珑眼角余光隐约扫到熟悉身影,侧头朝吸引她视线的人看去。

    这一看,她眉峰就蹙了起来。

    那刚走下马车的娉婷人影,身着淡粉镶金纱裙,眉目如画,宛若天边月仙,神情虽微笑甜美,眼神却淡漠如冰,笑意不曾达到眼底。

    这女子给凤玲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她却并不能完全确定,她是否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女子。

    “那是慕容二小姐,慕容寻梅。”赫连玄玉捕捉到凤玲珑视线,淡淡说道。

    他宛若星辰的眼睛虽然是看着那慕容寻梅的,却不带一丝温度,似是那月仙并不能勾动他这神人的凡心。

    凤玲珑收回视线,瞥了赫连玄玉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清冷笑意:“看不出来,玄王对轩辕国的美人还挺熟悉的。”

    赫连玄玉听出她故意的讽刺,哑然失笑,好心情地勾了一下她挺翘的鼻子:“本王为玲珑守身如玉,连衣衫也不曾被其他女人碰过半片,玲珑大可以放心。”

    凤玲珑拍开他的手,嗤道:“何必急着解释?我可不会吃你的醋。”

    赫连玄玉又伸出手去,撩过她耳边一缕青丝,宠溺地看着她低语道:“是,只有本王为你吃醋。”

    凤玲珑心里一跳,抬眼看见他眼中闪着不明光芒,赶紧偏过头去看别处了。

    他说的,无非也就是轩辕南,她与轩辕南十年感情,想必他心中十分介意,也难怪他非要拉着她在轩辕南面前出双入对了。

    想着无数人惧怕不已,生性暴戾的赫连玄玉,竟也有孩子气的一面,要与轩辕南一争高下,她不禁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也许她无法立刻将轩辕南从心底深处拔除,但她绝不会再对轩辕南有任何留恋,凤玲珑的人生,才是她想要的。

    赫连玄玉侧眼看见她唇角弧度,心情也不由大好,俊美容颜荡起深情涟漪,即便是落座后,视线也依旧不曾离开凤玲珑玉靥半刻,惹得在场少女妇人无不羡煞凤玲珑的好运。

    国宴邀请人员陆续来齐,四大家族家主全都进了场,四品以上官员也携家眷落座,但这国宴不如以往热闹,只因玄王赫连玄玉的参与。

    谁都知道赫连玄玉讨厌喧嚣,而偏偏赫连玄玉已经不再是传闻中的九阶斗师,是骇人听闻的七阶斗宗一事早已传扬出去,试问有谁敢惹他老人家生气,落个断手断脚的下场?

    赫连玄玉连南帝都敢伤,何况其他人,谁都不会嫌命太长。

    “看来,玄王恶名远播呢!”凤玲珑端着酒杯把玩,却只是浅尝辄止,见众人小心翼翼脸色举止,不禁好笑地说道。

    “恶人与老好人,玲珑选哪一样?”赫连玄玉瞥着正从侧门入场的轩辕南,唇角勾起一抹清冷。

    凤玲珑轻笑一声:“自然是恶人好。”

    她当了十年老好人,到头来却没有几个为她风家求情,倒是她那爹娘,临死前还与她说,让她快跑,至少给风家留一条根。

    “玲珑果然得本王心意。”赫连玄玉愉悦执起她手,放至唇边落下深情一吻。

    此举被轩辕南远远看见,幽深的眸子顿时闪过一丝厉芒,袖下拳头握紧,唇边淡笑几乎把持不住!

    “皇上驾到……”轩辕南身影刚刚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王公公便尖声叫了起来。

    凤玲珑不满地瞪了赫连玄玉一眼,收回手后在身上擦了两下,没看见赫连玄玉一下子阴狠起来的眼神。

    不过,她从头到尾都没看向轩辕南,淡然眼神也未起一丝涟漪,才渐渐使得赫连玄玉恢复了淡漠常态。

    以往的国宴,轩辕南还会说几句开场白,但今日气氛怪异无比,轩辕南心思全在凤玲珑那边,在宝座上落座后便一挥手,直接让歌舞起了。

    在场人无不面面相觑,心下暗暗揣度轩辕皇室是否与赫连世家从此难以维稳了,却是谁也猜不到轩辕南和赫连玄玉是两男争一女的局面。

    世人只知赫连玄玉打了轩辕南三鞭,却又有谁知道这三鞭是为何打的?

    国宴到一半,之前让凤玲珑觉得似曾相识的慕容二小姐慕容寻梅,突然站了起来,款款朝轩辕南走去。

    凤玲珑抬起美眸朝慕容寻梅看去,只见慕容寻梅端着一杯酒朝轩辕南微笑道:“皇上,此次家父未能前来,由寻梅代替慕容世家参加国宴,不敬之处还望皇上海涵。”

    轩辕南敛去心神,亦是端起酒杯,朝慕容寻梅一扬,温和淡然道:“慕容家主年迈,路途遥远,由寻梅前来并不失礼,何来请朕海涵一说?寻梅无须客气。”

    “谢皇上体谅,寻梅先干为尽。”慕容寻梅神情温婉,眸色如水,整个人由冬日寒梅变为春日暖花。

    她以袖遮掩,微微仰头将酒饮尽,等轩辕南也饮尽杯中酒后,这才款款施了一礼回到座位上去,但视线一直落在轩辕南身上。

    凤玲珑心中蓦地一动,难不成……

    正想着,她右手五指忽然被握紧,力道之大让她吃痛。

    “玲珑,不要激怒本王。”赫连玄玉眼色阴沉,盯着她的视线如腊月寒冰,瑰丽唇边笑意早失。

    凤玲珑一怔,接着就用空闲的左手端起她喝过几口的酒,递到他唇边,没好气地说道:“我看你胃里醋太多,喝点酒去去醋!”

    赫连玄玉盯了她一会儿,似是有所悟,便张口让她把那杯酒喂了。

    酒一入口,他舌尖在唇角打了个转儿,眼神略带慵懒魅惑,紧接着就见凤玲珑目光一闪,耳根子似是有些红,顿时再有所悟:看来,他对她也并非没有影响的。

    凤玲珑收回视线,暗骂赫连玄玉妖孽,喝个酒也能勾人,难怪无论他如何语气恶劣,凤云霜也不曾死心过。

    “这慕容寻梅,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目光再次落在慕容寻梅身上,低声说道。

    赫连玄玉侧头看了一眼慕容寻梅,又回头瞥了瞥凤玲珑的眼神,这才明白凤玲珑刚刚是在瞧慕容寻梅,心下顿时豁然开朗。

    “她极少出慕容府,这还是她第一次公开露面。”赫连玄玉端着酒杯,淡啜轻语,俊美脸庞透着一股若有所思。

    事到如今他已经不会再怀疑她的直觉,所以对她的疑惑,他尽数放在心上。

    既然她觉得有所蹊跷,那么事情必定反常。

    凤玲珑想了想,忽地伸出手,将眉心处额饰揭了下来,放神魔灵识苏醒。

    她将额饰收好,看着慕容寻梅,与赫连玄玉说道:“听说慕容世家有一位嫡出小姐,从小体弱多病被送去高人处休养,莫非就是她了?”

    “嗯。”赫连玄玉淡应一声,忽地扬眉,看着凤玲珑似笑非笑道:“方才本王看那慕容寻梅眼神,似乎与轩辕南关系匪浅?”

    凤玲珑一怔,侧头看了看赫连玄玉,接着就将酒杯往桌上一放,清冷不悦道:“赫连玄玉,我不喜欢别人试探我。”

    赫连玄玉目光一柔,大手攸地裹住她素嫩柔荑,宠溺道:“好,不试探。”

    若是别人,赫连玄玉自是不管她喜不喜欢,但凤玲珑不同,他认错得极快。

    凤玲珑这才消了气,又看向了慕容寻梅,慕容寻梅这回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微微侧头与她四目相对。

    “丫头,这慕容寻梅与你有颇深的渊源呢!”苏醒过来的神魔灵识,通过凤玲珑与慕容寻梅这一对视,感应到了许多事,便哼声说道。

    凤玲珑呆了呆,她从未见过慕容寻梅,神魔灵识竟说慕容寻梅与她有颇深的渊源?

    她正疑惑着,外面突然冲进来一侍卫,脸色仓皇地冲破歌女舞女阵营,跪倒在大殿中央,报道:“皇上!不好了!皇宫今日涌进大批会说话的鹦鹉,它们都在叫着同一句话,现在正往大殿涌来!”

    轩辕南眉目一凝,会说话的鹦鹉?

    “它们说的何话?”轩辕南自是不怕这么一群鹦鹉,此事明显是有人刻意为之,所以关键在于那群扁毛畜牲说的什么话。

    侍卫似有所忌地看了赫连玄玉这边一眼,顿了一下才回道:“它们叫着妖女凤玲珑,不除必祸国……”

    所有人都是一呆,目光齐刷刷看向了凤玲珑,当然,还有赫连玄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