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3章 手段震全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整个大殿,因为侍卫这一句话而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中。

    轩辕南的脸色似乎微微有些变了,还有几个位极人臣的大人,投向凤玲珑的视线也有些异样。

    此刻,赫连玄玉唇边泛着冷笑,整个人因侍卫这番话而笼罩了浓浓的肃杀之气,目光幽深森然如同地狱中的勾魂使者,他只要一个挥手,这名侍卫就会一分为四,血溅当场!

    凤玲珑感觉到了身边涌动的杀气,她浅笑一下,伸出手在赫连玄玉手背上点了两下,接着就站了起来,轻笑道:“这些会说话的扁毛畜牲倒是有趣,众位不如随我捉几只带回家养。”

    她视线扫了大殿内一圈,离席走了出去。

    众人面面相觑,等到赫连玄玉大步流星跟上,而南帝也下了宝座离殿时,众人才都赶紧亦步亦趋出去瞧个究竟。

    谁都不知道,从天才堕落为废物,又从废物翻身并攀上玄王这根高枝儿的凤三小姐,今日会如何应对这突发状况,人人都抱着看戏的态度。

    凤玲珑站在殿门口前方的台阶上,微微仰头看着天空中黑压压的鹦鹉,眼里泛过一丝冷意。

    虽然还不知道幕后主使人是谁,但能够找到这么多鹦鹉,又训练出那句话,背后势力可想而知!

    赫连玄玉并没有上前,他唇角逸着一抹淡笑,目不转睛看着前方的凤玲珑。她在他手背上点了两下,显然是让他宽心,她有足够能力应付此事,所以他不会插手。

    而若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今日国宴,必将染血!

    “妖女凤玲珑,不除必祸国!妖女凤玲珑,不除必祸国!妖女凤玲珑,不除必祸国……”

    鹦鹉们十分漂亮,嗓音却十分尖锐,它们不停地叫嚣着这句话,仿佛背后有什么力量驱使着它们一样。

    “丫头,这应该是邪术,看来此事与王家脱不了干系。”神魔灵识哼了一声说道,语气是浓浓的不屑。

    凤玲珑最怀疑的其实也是王家人,因为上次灵山魔蛇被唤醒,王家大公子王若宇就有份参与,而且明显是冲着魔蛇胆去的。

    “解决之道?”凤玲珑压低声音,问道。

    鹦鹉们的叫嚣声十分洪亮,凤玲珑的声音又极小,就连赫连玄玉也无法听见她这句问话。

    “简单,杀光它们,邪术自然破了,而且还会反噬施邪术之人。今天国宴王家人也有参与,说不定施邪术的人就在国宴上呢!”神魔灵识的语气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凤玲珑勾了勾唇,这位神魔大人还挺腹黑的,如果施邪术的王家人就是王若宇,那么王若宇此刻定会被反噬。

    到时候,这丑可就出大了,想来王若宇还不知道她实力大增,小瞧了她才设计陷害。

    一声冷笑,凤玲珑右手一伸,圣灵王剑瞬间持在手中,青芒交加之间,她腾空飞起,无形斗气笼罩住她全身,而圣灵王剑早已知她心意,立刻就融合她体内斗气,朝黑压压的鹦鹉们攻去!

    人群中,王若宇震惊地看着如同有神人相助的凤玲珑,脸色骤变。

    这个凤玲珑怎么一下子变成高阶斗师了?但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她竟然杀鹦鹉!

    这女人,心够狠!

    凤玲珑快速游梭于半空之中,斗气所到之处,鹦鹉无不被分尸,大殿前方顿时一片鲜血淋淋!鹦鹉的尸体落在地面上,层层叠叠到最后成了血腥地毯!

    王若宇在人群中脸色惨白,但此时此刻无论他出手阻止与否,事迹都要败露了。而他若出手,无疑是不打自招承认此事与他王家有关!

    倒是不出手,纵然凤玲珑影射他,至少他没有当场承认。如此一衡量,王若宇只能咬紧牙关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反噬之痛,打消了出手的念头。

    最后一只鹦鹉尸体落地,凤玲珑身影翩然落地,圣灵王剑上一丝鲜血未染,很快消失于她右手之中。

    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那把剑到底被凤玲珑藏在了何处,不禁暗暗心惊凤玲珑的武器竟丝毫不逊色于圣耀之刃!

    一地的血腥弥漫,凤玲珑却神色淡然,她抬步走至王若宇面前,清冷水眸荡漾几丝冷意,唇角逸出瑰丽弧度:“王大公子看起来似乎不太舒服?”

    只见王若宇脸色煞白,眼里有着几缕血红,似乎在忍受着什么痛苦,凤玲珑的问话更是让他五官微微有些扭曲。

    王若宇尽量压抑着心中的毒意,挤出一丝笑容,淡淡地说道:“凤三小姐倒是眼力过人,我的确有些身体不适,但今日是三年一度的国宴之日,此乃小事。”

    “哦?”凤玲珑浅笑,明媚眼眸闪了闪,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意味深长地看了王若宇一眼之后,转身回了赫连玄玉身边。

    赫连玄玉似笑非笑看着凤玲珑,伸手将她拉住,道:“小东西,你果然没让本王失望。”

    凤玲珑凤眉一挑:“不觉得我手段太辣了?”

    “本王就喜欢辣的。”赫连玄玉朗声一笑,清傲威严的视线将众人扫过,眼中威胁之意不言而明。凤玲珑是他要保的人,即便她血染了皇宫,谁也不能追究她的责任!

    不过,这世上总是不缺不长眼的。

    慕容寻梅看着满地的鹦鹉尸体,眼眸一冷,上前对轩辕南一福:“皇上,国宴大日,凤三小姐如此放肆,请皇上下旨重惩。”

    凤玲珑目光一斜,很清楚地看见王若宇看着慕容寻梅,眼中闪过让旁人不易察觉的满意。

    她瞬间明白过来,唇边顿时逸出一抹冷笑:难怪王若宇胆敢在国宴上动此手脚,原来是背后有慕容世家撑腰,如今慕容寻梅正是在帮衬王若宇,对付她凤玲珑呢!

    轩辕南朝凤玲珑看了一眼,但凤玲珑却没有给他一个眼神,他心中顿感失落。敛下眼睑,他淡淡地回慕容寻梅道:“朕原本也打算杀了这群鹦鹉,既然有人代劳,朕也就免去了麻烦,何须下旨重惩为朕代劳之人?”

    慕容寻梅脸色微微一变,正要再说,却见赫连玄玉煞气一现,抬步上前,心有所悟便退下了。

    “玲珑方才所为,是本王授意的,谁若不服,站出来与本王理论。”赫连玄玉眸色冷极地瞥了轩辕南一眼,他赫连玄玉的女人,用不着别人来维护!

    凤玲珑浅笑道:“赫连玄玉,你堂堂七阶斗宗,谁敢与你理论?依我看,还是和我本人理论比较好。”

    “就依玲珑的,本王牵着玲珑就好,绝不出声。”赫连玄玉宠溺一笑,眸色温柔至极,大掌牢牢握住凤玲珑的,一步也不曾离开她身边。

    他绝不出声,必要时候只动手。

    轩辕南袖下拳头紧握,胸口疼痛几欲快泛滥出来,那曾经是他轩辕南的位置,而如今不过短短几月,赫连玄玉便取代了他……难道,真的是他高估了茗玉对他的感情吗?

    若是他错了,又该如何才能将茗玉夺回来?如何才能挽回这一切?

    温文淡雅的轩辕南,终于开始有了一丝危机意识。

    赫连玄玉放话之后,不可一世地站在凤玲珑身边,尽管一个字没有再出口,气势却镇压全场,凤玲珑含着淡笑并不阻止,只心中波澜有些起伏。

    难道,赫连玄玉真的能做到轩辕南不能做到的,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发生何事,都毫不犹豫地维护她,站在她身边吗?

    等了许久,殿门口依然是一片沉默,没有一个人上前和凤玲珑理论。

    有赫连玄玉在此,有谁敢放肆?

    “看样子,大家对我今日之举并没有什么异议了。”凤玲珑浅浅一笑,今晚头次将目光投向了轩辕南:“既然如此,皇上是否可以让国宴继续了?”

    时至如今,轩辕南才明白,人在失去最珍贵的人后,哪怕只得她一眼,也是极为欢喜的。

    “当然可以。”轩辕南冲她温和一笑,但他尚未说完最后两字,凤玲珑已经将视线重新投向赫连玄玉了。

    国宴这一日,轩辕南的心情实在是大起大落,而凤玲珑的表现也让他心中疼痛万千。

    风茗玉的温和,在凤玲珑身上已经看不见丝毫了,是他……把她逼成了这样子……

    若不是对人世间一切已经绝望,看淡,他的茗玉怎会消失?凤玲珑,是个毫无顾忌的女子,大概除了她自己,她并不将任何人放在心里,即便是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轩辕南再一次坐在殿中央宝座上,目光淡淡瞥过赫连玄玉,心下冷笑:赫连玄玉不过是玲珑暂借的护身符罢了!

    国宴到了尾声,凤玲珑脑中神魔灵识突然说道:“丫头,那慕容寻梅和王若宇先后到御花园去了,你最好跟去看看。”

    凤玲珑微微一思忖,便对赫连玄玉说道:“赫连玄玉,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有点事去去就来。”

    赫连玄玉看了她一眼,点头,心中却另有思量。

    凤玲珑悄然离开大殿后不久,赫连玄玉也跟着从侧门离开了,而自然是没有人敢过问二人的行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