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4章 身份疑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御花园幽静小径深处,一男一女仅隔三步之遥地站着,各自嘴唇蠕动,压低声音交谈着。

    这一男一女,自然是从国宴上悄然离开的慕容寻梅和王若宇了。

    凤玲珑藏身在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上,离慕容寻梅和王若宇很远,但她体内有神魔灵识相助,即使这等距离,她也能将御花园深处的谈话知道个一清二楚。

    “看样子,南帝的心思并不在二小姐身上呢!”王若宇对慕容寻梅冷笑道,想起在凤玲珑手上几次吃亏,他毒蛇般的三角眼里,闪出森绿幽光。

    慕容寻梅清雅眼神也是一冷,她语调生硬地说道:“你我合作多年,我认为你是个相当稳重的合作对象,怎么今日却如此急迫起来?那凤玲珑有玄王袒护,即便是皇上,他也不能不给赫连玄玉面子。”

    言下之意就是不是轩辕南不给她面子,而是赫连玄玉太强势,有赫连玄玉在场,轩辕南也动凤玲珑不得。

    “若是风茗玉,恐怕是有办法让轩辕南责问凤玲珑几句的。”王若宇冷笑道。

    慕容寻梅脸色霎那间就变了,变得有些扭曲!

    过了好一会儿,慕容寻梅又淡然下来,冷冷道:“她是厉害,可惜也还是死了,还是被皇上亲自下旨斩杀的。王若宇,你现在恨的人是凤玲珑,可不是我慕容寻梅。”

    提到凤玲珑,王若宇立刻恨恨地说道:“那废物实在可恨!想不到她不但得玄王青睐,还去了一趟圣魍山后一跃成为五阶斗师!也不知道,她在圣魍山有何奇遇。”

    魔蛇胆被夺之仇不能不报,他因此挨了父亲三十重鞭呢!今日那废物又杀鹦鹉,害他白白忍受反噬之痛,更白白损失一阶的斗气,恐要三月后才能恢复,他更是不会放过她!

    “不是她在圣魍山有什么奇遇,而是她救下的仙乐台小姐独孤朦雨给了她一株血灵并蒂,这才使得她一跃成为五阶斗师。”慕容寻梅冷冷一笑,清冷眸子滑过阴狠之色。

    若早知独孤朦雨手中有血灵并蒂,她就会先下手为强了!可惜让凤府那废物捡了便宜。

    “血灵并蒂?”王若宇吃了一惊,瞠目道:“仙乐台竟会让独孤朦雨带着血灵并蒂离开?”

    血灵并蒂虽然只对普通人有效用,但普通人一旦服下,实力会见风长,假以时日必定是个劲敌,仙乐台不乏高人,怎么会允许独孤朦雨将血灵并蒂赠给凤玲珑那废物?

    慕容寻梅轻声一哼:“你也不想想,仙乐台首席大弟子朱言亲自出马追击独孤朦雨,为的是什么?可惜,凤玲珑率凤府侍卫阻截了朱言,而朱言又不得伤轩辕国之人,这才功败垂成。”

    但不管怎么说,凤玲珑都惹恼了朱言,要不是祖宗立下的规矩,朱言早就出手杀了凤玲珑泄愤了!

    慕容寻梅眼里冷意连连,朱言和凤玲珑的过节,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可惜的是她无法与仙乐台的人搭上线。

    王若宇也骤然明白过来慕容寻梅的意思,三角眼一眯,森然道:“这事好办,那凤云霜就是仙乐台弟子,虽然她眼高于顶,但我已看出她对玄王痴心一片,我定能让她与我们联手!”

    慕容寻梅眼睛一亮,不错!她怎么把凤云霜给忘了?

    “这件事你就多多上心吧,我也会在皇上面前探探口风,看看皇上对凤玲珑惹上仙乐台一事是何态度。”慕容寻梅笑了起来,眸子里一片深沉的算计。

    “行,咱们分头行动。”王若宇自然同意,不过他对赫连玄玉是十分畏惧的,就压低声音说道:“那玄王是个硬茬儿,得想个办法让玄王不再护着那个废物,二小姐聪明绝顶,可有什么妙计?”

    慕容寻梅淡淡笑着看了王若宇片刻,辨认清楚王若宇眼中那抹很辣,这才一挑眉,说道:“让一个男人抛弃一个女人,似乎没多大难度吧?特别是……玄王那般……有身份的男人。”

    ‘身份’这两个字,慕容寻梅咬得十分重,王若宇只愣了一下,立刻就明白过来,顿时邪笑道:“二小姐果然聪明,二小姐说得不错,有身份的男人,是绝对不会接受一个失了清白的残花败柳的。”

    见王若宇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慕容寻梅脸上恢复了清冷笑意,又变成了温婉可人的慕容二小姐。

    不过,她这份温婉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压迫的冷冽气势随后迎面袭来,一张俊美无双勾人心魄,但此刻却弥漫着浓浓杀意的森然脸庞出现,正是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体内原先纯白的斗气受圣耀之刃的影响,如今只要一运斗气,周身便会环绕一股煞黑云雾,如同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

    此刻他眸色森冷,瑰丽色薄唇紧抿,不怒自威,强大的气势几乎让慕容寻梅和王若宇想下跪求饶!

    “你方才说什么?给本王再说一遍。”赫连玄玉语气冷然,浓浓的杀气笼罩了王若宇整个人。

    赫连玄玉单手施展斗气,将王若宇的脖子攥在黑色斗气之中,像是随时要将王若宇的脖子直接拧断一样!

    王若宇呼吸困难,冷汗涔涔直冒,双脚也差不多快离地了,然而他一丝一毫反抗都不敢,只因他知道,一旦反抗,今日他必死无疑!

    斗师如何与斗宗去斗?何况赫连玄玉还是七阶斗宗!

    “没听见本王的命令吗?给本王再说一遍!”赫连玄玉眸色一厉,阴狠的目光紧锁住王若宇恐惧的表情。

    敢算计他的玲珑,还是以那样的方式算计,他今日必要杀了这条恶狗!

    “我……玄王误……误会了……”王若宇整个人都腾空了,被赫连玄玉强大的斗气卷在其中,动弹不得,脸色煞白。

    慕容寻梅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心里也是有几分恐惧。

    对别人,她还有办法缓和剑拔弩张的气氛,但对这位玄王,她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位玄王,是整个轩辕国最不遵循常规套路的人,他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谁都压制不了他。

    所以,此刻慕容寻梅想的是,如果赫连玄玉真的动了怒,要在今日大开杀戒,那么她该怎么逃生?

    王若宇死了便死了,她慕容寻梅可不想死在这儿!

    “误会?”赫连玄玉眸中冷芒一闪,瑰丽唇角一勾,声音却凉薄冰寒:“本王听得清清楚楚,你要动本王的人,你跟本王说这是误会?不过无妨,本王今日心情不好,想杀人,算你倒霉了。”

    赫连玄玉五指攸地一收拢,黑色斗气也紧缠住了王若宇的脖子,王若宇两眼一凸,几乎一下子就断过气去!

    王若宇和慕容寻梅从赫连玄玉眼中看到的是绝对的杀意,两人顿时都有些绝望了,玄王杀人向来不问缘由只凭心情,这次他们真是在劫难逃了。

    “赫连玄玉,今天月色这么好,杀人做什么?”凤玲珑本来藏身远处,现在见赫连玄玉要动手杀了王若宇,她就现身落地了。

    赫连玄玉虽然实力骇人,但也不是天下第一,她并不希望他为了维护她,去得罪王家,而且王家背后显然还有人。

    “小东西,本王可是在替你出头。”赫连玄玉一见凤玲珑,眸色立刻温柔了,像是要滴出水来,尽管手上斗气还未收回。

    王若宇和慕容寻梅看见赫连玄玉变化如此之大,都呆怔得忘了此刻他们正深陷险境。

    “多事,谁让你替我出头了?”凤玲珑哼了一声,抬头看看月色,轻笑道:“今晚月色不错,适合漫步花丛。”

    赫连玄玉似有所悟,斗气立刻归于体内,王若宇狼狈地跌坐在泥地上,双手捂着脖子胆战心惊。

    赫连玄玉看都没看王若宇一眼,伸手将凤玲珑一拉,魅惑众生地一笑:“本王家的玲珑有令,本王自然不敢不从,这就陪玲珑漫步花丛去。”

    说罢,他搂着凤玲珑从王若宇身边大踏步离开。

    王若宇许久之后才敢站起来,和慕容寻梅对视了一眼后,再不敢谈事,匆忙离开了御花园。

    御花园间,赫连玄玉如入无人之境,搂着凤玲珑在月色下漫步。

    “小东西,你不让本王杀那王若宇,是担心本王惹上王家?”赫连玄玉捏了凤玲珑脸颊一下,力道很轻,带着绝对的亲昵宠溺之意。

    “少臭美了。”凤玲珑轻哼,不过想到之前王若宇和慕容寻梅的对话,她眉头皱了皱:“赫连玄玉,那个慕容寻梅,我感觉很熟悉。而听她和王若宇的对话,似乎和我有前仇,但我实在想不起来,我和她有什么渊源。”

    王若宇和慕容寻梅的对话,赫连玄玉当然也听了个清清楚楚,他云淡风轻地说道:“这事好办,让清尘去查一查就清楚了。”

    “嗯。”凤玲珑点点头,看了一眼高她一个头的赫连玄玉,有几分欲言又止。

    赫连玄玉侧过身来,凝视进她似乎有话要说的美眸中,右手抬起,手指轻勾她玉面:“有话就说,本王面前,玲珑无须藏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