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9章 醉人温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的注意力确实被转移了,但那不是凤玲珑的功劳,而是他非常懂得见好就收。

    既然凤玲珑不再犟了,他自然也就舍不得再对她疾言厉色。

    “是个‘玄’字。”赫连玄玉语气淡然,手指绕住她手拉下来,低头看向那个不算明显但也绝对会容易被有心人看见的‘玄’字上。

    凤玲珑欲哭无泪,竟然在她脖子上留下一个‘玄’字?

    想都不用想,他一定是用斗气弄的。

    身体上莫名其妙留下他的字,还是他刻上去的,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好像这一生都逃不开了似的。

    脖子上的疼痛消失了,她回过神来一看,原来是赫连玄玉不知从身上哪儿摸出来一盒药膏,伸指挑了晶莹药膏替她轻轻抹着。

    他的眼神十分认真,专注,像看着什么稀世珍宝一样,太过于无情凉薄的瑰丽红唇淡淡勾着,透出一丝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温柔。

    凤玲珑怔怔看着赫连玄玉,心里忽然有些发悸。

    “怎么?本王有那么好看吗?”赫连玄玉替凤玲珑抹完了药,瞥眼一看见她望着他出神,不禁好心情地勾起了唇角。

    凤玲珑又一怔,轻哼一声撇开视线:“和猪一样好看。”

    “本王若是猪,那就只有委屈玲珑当母猪了。”赫连玄玉大笑起来,如玉的脸庞上扬着笑意,温暖之极。

    谁又能想得到,冷漠如斯残酷如斯的玄王,竟与‘温暖’这个词扯得上关系?

    凤玲珑气恼地瞪了他一眼,推开他起身。谁跟他是一对了?她从来就没有答应过!

    不过,方才的对立好像没有发生过,这令她松了一口气。

    现在的她,是绝对反抗不了赫连玄玉的,他能让她扶摇直上,也能让她坠地而亡。

    她还有太多事要做,绝不会浪费掉这次生命。

    “玲珑。”赫连玄玉从凤玲珑身后将她搂住,双手握住她的手,放在她腰前,磁性低沉的醉人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凤玲珑没吭声,等着他说话。

    “玲珑。”赫连玄玉又蹦出两字,却始终没有下文。

    凤玲珑侧了侧头,美眸与他险险对上,眼中写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玲珑。”赫连玄玉固执地再叫,黑眸眯了眯,有一丝捉弄,一丝调笑,更多的却是执着。

    凤玲珑暗道这男人真是可恶,却也只能无可奈何回应他:“干什么?”

    赫连玄玉满意了,他凝视她无奈的美眸,眉目含笑:“不论你信与不信,本王绝不会负你,记住了吗?”

    凤玲珑一怔,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他这算是,对她之前指控的解释吗?

    那么梦仙子的事情……她是问,还是不问?

    凤玲珑迟疑良久,终于选择赌一把,她扬起唇角看着赫连玄玉,眸光澈然:“你和梦仙子算什么?月清尘说她救过你?你呢?你没有喜欢过她?”

    赫连玄玉眼中讶然之色一闪而过,紧接着他就笑了。

    这一回,赫连玄玉心中真是有些得意的。

    看样子,他千辛万苦才盯牢的小东西对他并非完全无情嘛!至少,懂得和一个莫须有的女子吃点小醋了。

    “这回,是本王错了。”赫连玄玉十分歉疚地摸上凤玲珑脖子上那个‘玄’字,虽然他不后悔,但很抱歉让她痛了一会儿。

    凤玲珑傻眼,这哪儿跟哪儿啊?他不是该回答她的问题吗?怎么忽然道起歉来了?

    “你干嘛给我道歉?”

    认识赫连玄玉这么久,虽然他是让她有些意外他和传闻中的完全不同,可也没见过他给谁认错道歉啊!

    太不可思议了!

    “因为玲珑只是吃本王和那女人的醋,本王却错怪玲珑,惩罚玲珑。”赫连玄玉一脸理所当然,俊美的眉眼间有几分飞舞,“所以是本王错了。”

    凤玲珑差点一口咬到自己的舌头:“我什么时候吃你和梦仙子的醋了?”

    “没吃醋?”赫连玄玉迷人的狐狸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没吃醋知道本王说的是梦仙子?本王方才说的可是……那女人。”

    晕!凤玲珑脸色黑了,挖坑给她跳啊?

    “我懒得跟你说!”伸手挥开眼前的苍蝇,凤玲珑决定去门外透透气。

    晋级斗宗是好事,而她却来不及和人庆祝就先和赫连玄玉吵了一架,有够倒霉的。

    赫连玄玉轻笑起身,将凤玲珑拦在面前,挑着凤眉眼神温柔:“梦仙子三月后就会来轩辕皇城,本王与她什么关系,到时候玲珑自己用眼睛看。”

    三月后?凤玲珑微微瞥了赫连玄玉一眼,原来他也知道梦仙子会来竞选百里苏隐的徒弟。

    “我要是看不出来呢?”凤玲珑浅笑,她的信任还剩下多少?她连脑子里的神魔灵识都不信,何况眼前这个既优秀又危险的男子。

    他让她自己用眼睛看,他就那么相信她不会看错?

    “用心看,就一定能看出来。”赫连玄玉眼中荡漾着醉人的温柔,唇边含笑,深深凝视着她。

    凤玲珑心里微微一跳,别开视线轻哼了声:“那还不如你直接跟我说。”

    “轩辕南跟你说的,都实现了?”赫连玄玉忽然神色一冷,又带了一丝严厉。

    凤玲珑心脏狠狠一抽,脸上血色微失。这还是赫连玄玉第一次,在她面前主动提起轩辕南。

    但,不可否认地,轩辕南是极致的温柔,他总会安抚她,宽慰她,让她在那十年间有勇气承受一切风雨,只因相信他在她身边。

    而到最终……他所说的一切,都没有实现。

    赫连玄玉唇角泛着冷笑,黑眸燃烧过一簇火焰:“本王不爱说,偏爱做。想为玲珑做什么,本王就做了,别拿本王和某些人渣相提并论。”

    “玲珑,本王与独孤梦茴,你好好看。你与轩辕南,本王也会用心去看。本王可以看穿你,你也要试着看穿本王。”赫连玄玉的语气,是不容人反驳的坚定。

    凤玲珑只觉得手脚有些绵软无力,不知是因为赫连玄玉提起了轩辕南,还是因为赫连玄玉那些让人心惊的话。

    赫连玄玉忽地勾唇一笑,大手环上了凤玲珑的肩膀:“走吧,庆祝玲珑今日晋级斗宗,选个地方乐一乐。”

    凤玲珑脑袋还不是很灵光,就被赫连玄玉搂着带到凤府去了。

    等她明白过来时,已经来不及回头了。

    找个地方乐一乐?在凤府乐一乐?怎么个乐法?

    凤玲珑风中凌乱了。

    经过一连串的稀奇事,凤府上下都议论纷纷,认为废物三小姐之前在凤府受了委屈,现在一朝得志肯定会有所报复!

    于是,曾经欺负过凤玲珑的凤府中人惶然了,早知道废物还能再飞上枝头当凤凰,他们绝对不会乱来的啊!

    凤宸业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他觉得不管怎么说凤玲珑都是他女儿,只要他一伸手,凤玲珑就一定会回到他这个父亲怀里来的。

    否则的话,赫连家主怎么不直接去玄王府给凤玲珑赔礼道歉,反而要上他凤府来,亲自给他这个凤家家主赔礼道歉呢?

    这么一想,凤宸业就得意万分了,他真是生了两个好女儿啊!

    大女儿攀上仙乐台,小女儿攀上了玄王,倒是看来看去就二女儿没什么出息了。

    凤宸业正想着,凤碧落风风火火冲了进来,叫道:“爹!爹!不好了,那废物又把玄王招来了,肯定是来找我们麻烦的!”

    见到凤碧落没规没矩的样子,凤宸业眉头一皱,眼里闪过几分嫌恶,不过他也没有流露出来,毕竟凤碧落说的事情才是今日正事。

    “玄王和玲珑回府了?太好了!我立刻出去迎接。”凤宸业喜上眉梢,他整理了一下衣袍后,匆匆走出房门。

    凤碧落目瞪口呆地看着凤宸业的背影,脸色一下子怨毒起来:连爹也帮着那个废物!她好不甘心!

    凤宸业匆匆忙忙赶到正厅,赫连玄玉正旁若无人地握着凤玲珑的手指数着,时不时低声说上几句,凤玲珑却是一脸不耐烦。

    对凤府,凤玲珑没有一丝好感和留恋。

    以前刚穿越到风家当风茗玉时,爹娘温和,丫鬟忠心,她是真心融入进了风家的。

    而凤府,哼!找不出一个对她真心的人来,她怎么会有什么留恋?

    “不知玄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玄王海涵啊!”凤宸业满脸堆笑地走上前去,冲赫连玄玉深深一揖。

    奴才相!凤玲珑暗嗤。

    赫连玄玉淡淡一笑,抬手虚扶凤宸业一下,眉眼含着温和之意:“这里没有外人,凤家主无须多礼了。”

    凤宸业愣了一下,紧接着心里就一阵狂喜!

    听听!听听!玄王说这里没有外人呢!

    也就是说,玄王是把他当自己人的,甚至于整个凤府,玄王都认可了!

    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又是多么大的恩宠,以后凤府扶摇直上还会远吗?

    凤宸业此刻万分庆幸,他之前留了一手,没有把那份文书交给官府,没有和凤玲珑划清界限,否则现在玄王跟他凤府也没有半点关系了。

    “多谢玄王。”凤宸业掩饰住激动的心情,尽量用亲近的语气问道:“不知玄王这次来凤府,所为何事呢?”

    赫连玄玉瞥了凤玲珑一眼,似笑非笑。

    凤玲珑假装看着别处,一副和赫连玄玉互不相识的样子,完全忘了她和赫连玄玉的手还十指紧扣着呢!

    别想往她头上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