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1章 就杀本王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事情没有证据之前,凤云霜是不会贸然开口的,但凤碧落忍不住。

    确认赫连玄玉已经离开凤府之后,凤碧落拉住了凤宸业的衣袖,极力劝说:“爹,玄王一向对我们不理不睬,这次突然态度大变,肯定不安好心,爹千万不要听玄王的啊!”

    凤府最近惹上的麻烦,凤碧落是清楚的。

    南部凤家封地上刚刚发现了一座金矿,可金矿所在的山脉刚好位于凤家封地和慕容家封地的地界上!

    虽然金矿是处于凤家封地上的,不过慕容世家认为慕容世家的封地上也有三分之一的山脉,所以要求凤家将金矿的利润分给慕容世家三分之一。

    金矿不在慕容世家封地上,凤宸业当然不想给出这三分之一的利润,尤其是在近几年凤府非常缺钱的情况下。

    慕容世家想要,南部凤家不想给,这样一来就产生了矛盾。

    而且世家之争有时候并不全为财物,大部分时候是为了一个脸面,为了一口气,现在谁让步就等于是认输,会被认为是怕了对方。

    凤宸业一直在犹豫是否要让步,毕竟如今的南部凤家显然没有慕容世家斗者多,特别是年轻这一辈。

    所以今日玄王殿下这一句话,让凤宸业欣喜若狂!

    慕容世家虽然比他南部凤家是厉害那么几倍,但还能厉害得过赫连府,厉害得过玄王殿下吗?

    凤宸业脸色一沉:“碧落,你年纪轻轻的学什么不好,学人搬弄是非?”

    “爹!我是好心劝你,你怎么说我搬弄是非啊?你还讲不讲理?”

    凤碧落实在不会看人脸色,现在的她,在凤宸业心中一坨屎都不如,怎么跟有玄王殿下撑腰的凤玲珑比?

    她和凤玲珑之间,凤宸业当然是选择凤玲珑了。

    “放肆!你竟敢这么跟我说话!”凤宸业顿时动怒,伸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之后,凤碧落懵了。

    长过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爹打,因为她有个出色的攀上了仙乐台的亲姐姐,爹总是对她和颜悦色的。

    纵然那时候有个废物抢走了她一些宠爱,可爹也没有打过她啊!

    凤宸业打了凤碧落,心里并无半点愧疚,他现在已经看凤碧落不顺眼了。

    凤宸业沉声喝道:“你给我回房去,好好面壁思过!”

    凤碧落后知后觉捂住疼痛的左脸,眼泪一下子就滚了出来,她呜咽着转身跑开了。

    都是那个废物害的!要不是那个废物死不要脸攀上了玄王,她爹怎么会讨厌她,还动手打她?

    她凤碧落发誓,一定要那个废物生不如死!

    凤宸业看着凤碧落跑远,冷哼着拂了一下袖,又侧眼看向凤云霜,眼神才稍微柔和了一些:“霜儿,碧落最近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你这个当姐姐的要好好教导她,免得日后给我们南部凤家丢脸。”

    凤云霜眸子里闪过一丝冷芒,但有凤碧落的前车之鉴,她是不会说什么让凤宸业不高兴的话来的。

    她点了下头,柔顺浅笑:“是,爹。”

    玄王府,荷花池畔。

    赫连玄玉突发兴致要和凤玲珑下棋,命人将桌椅棋盘搬到了荷花池畔。

    有凤玲珑陪在身侧,赫连玄玉顿感满意,现在是良辰美景佳人一样都不少。

    凤玲珑的棋艺算是相当高超的了,当年她还是准太子妃风茗玉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谁让她必须配得上轩辕南呢?不想学也得学。

    准太子妃风茗玉的棋艺,在轩辕国那是出了名的,简直可以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不过,风茗玉变成了凤玲珑,和尊贵无比的玄王殿下一过招,才知道这世上竟有让她下棋需要全神贯注的高手。

    凤玲珑最后一子落下,赫连玄玉笑着将棋盘上的棋子全推乱了:“这一局,和了。”

    凤玲珑一愣,快速伸手抓住他手腕,美眸闪过一丝恼意:“胡说!你明明可以赢我,谁要你让了?”

    “本王是怕玲珑输了哭鼻子,那本王还得费尽心思来哄,想想不划算,便还是和了吧,玲珑的棋艺,在圣灵大陆也算是数一数二了。”赫连玄玉宠溺地看着凤玲珑,就爱她这股不服输的劲儿。

    当然,也更爱逗弄她,她越生气,说明他在她心中越不同。

    风茗玉是内敛的,温和的,而凤玲珑也很少因为什么人什么事生气,唯独他可以挑起她深藏不露的情绪。

    想想便觉骄傲,赫连玄玉唇角荡漾着春风般的笑意。

    “你横看竖看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怎么棋艺如此精湛?”凤玲珑有些挫败,没想到她会输给赫连玄玉。

    刚刚那一子落下去,她就已经输了,赫连玄玉也正是因为她输了,才打乱棋局的。

    但不用再下一局,她也知道赫连玄玉的棋艺在她之上。

    她是全神贯注步步为营的,他却一直轻松如常,还抽空用灼热视线盯住她瞧。

    “擅弈者善谋,本王若棋艺不精,还追得到玲珑?”赫连玄玉大笑,反手握住凤玲珑,把玩她葱白玉指。

    “这么说,你也对我用了谋?”凤玲珑紧盯住赫连玄玉的黑眸,她只知道赫连玄玉是个我行我素的高贵王爷,却不知道赫连玄玉还擅长谋略。

    “当然。”赫连玄玉低头在她小指上一吻,抬眸轻笑:“小东西不但性子犟,疑心病还重,本王不用点谋略,哪儿能让小东西接受本王?”

    凤玲珑一怔,她没想到他会直接承认,一点都没犹豫。

    片刻后,凤玲珑美眸一闪,浅笑:“赫连玄玉,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他说过要她试着看穿他,但她怎么越来越觉得像在雾里看花,根本看不清他这个人呢?

    “本王这么好懂,小东西却看不穿,是本王做人失败呢?还是小东西心墙太厚?”赫连玄玉若有似无抬眼瞟了凤玲珑一眼,眼神深邃难解,语气却像在调笑。

    凤玲珑忽然想到一事,小脸就板了起来:“说到不懂,我还不懂你今日去凤府那一趟是做什么呢!”

    月清尘将文书偷出,盖了官印生了效,她现在已经不是凤家人了。

    她甚至有考虑过改姓,但嫌太麻烦所以放弃了,反正又不是南部凤家才有凤姓。

    “他们是玲珑的家人,本王爱屋及乌,自然要对他们好一点嘛!”赫连玄玉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那笑意却带着些冷然。

    “家人?”凤玲珑摆摆手,“赫连玄玉,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你明知道……”

    话在舌尖上打了个突,凤玲珑一下子就停住了。

    没错,赫连玄玉明知道月清尘偷了文书盖了章,她现在不是凤家人了,那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凤玲珑若有所思地看了一脸云淡风轻的赫连玄玉一会儿,冷哼了一声:“你在谋划什么?”

    “主子,凤姑娘。”月清尘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份拜帖。

    赫连玄玉淡淡一瞥月清尘,黑色斗气飘了出去,迅速又卷回月清尘手中的拜帖。

    摊开来扫了几眼,赫连玄玉轻笑着将拜帖震了个粉碎!

    “告诉他们,这件事与本王没有关系,与玲珑……”赫连玄玉懒洋洋往后一靠,凤眸闪过浓浓笑意:“更没有关系。”

    月清尘差不多已经猜出赫连玄玉心思了,便淡淡一笑:“是,主子。”

    待月清尘转身走远,凤玲珑蹙眉看着赫连玄玉,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好奇是吗?亲本王一下,本王就告诉你。”赫连玄玉把头凑了过来,满脸期待地看着凤玲珑。

    一直都是他偷香,她还从来没有心甘情愿过一回呢!

    凤玲珑看着眼前写满期待的黑眸,脸上一烫,伸手一把推开那张美得让她讨厌的脸庞:“我一点都不好奇!”

    赫连玄玉有些哀怨地看着凤玲珑,语带控诉:“玲珑,你对本王太狠了。”

    说是这么说,赫连玄玉眼底深处却犹如三月桃花,温情而美丽,丝毫不见生气与介意。

    小东西如今对他,绝对是有心的呢!只不过要完全得到她的心,他还需要继续努力。

    “更狠的你还没见过呢。”凤玲珑轻哼了一声,起身准备离开。

    赫连玄玉一看天色,笑着将凤玲珑又拉了回来:“还早,再陪本王一会儿。”

    凤玲珑一脸郁闷,她都在玄王府待了快一月了,除了陪他就是陪他,他不腻她都腻了!而且他都没有正经事可做的吗?

    “对了,说到狠,本王才不信玲珑有多狠呢!”赫连玄玉扬着唇角,深邃眼眸荡着柔情。

    “要不要我杀个人证明我有多狠?”凤玲珑玩笑似的看着他。

    “好啊!正好这里没别人,就本王吧!”赫连玄玉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把匕首,塞到凤玲珑手上。

    冰凉触感让凤玲珑呆了呆,他搞什么?

    “告诉你,七阶斗宗的心脏已有斗气保护,你若朝本王心脏刺下去,便杀不了本王。”赫连玄玉深深凝视她,眼中精芒一闪而过,“七阶斗宗的致命弱点,在眉心。”

    说着,他将凤玲珑手中的匕首移至他眉心处,妖娆一笑后,握着凤玲珑的手就用力刺下去!

    凤玲珑惊骇抽气,在刀尖沾到他肌肤时,她左手斗气挥出,将匕首震落到一旁。

    赫连玄玉眉心一点朱红冒出,那是匕首刀尖划破肌肤所致。

    只要凤玲珑再慢一步,赫连玄玉必然命丧当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