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3章 玄王玩花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距离百里苏隐前来轩辕皇城只剩半个月,无数斗者摩拳擦掌,想要在这次竞选中脱颖而出,成为尊贵的炼药师。

    成为炼药师,不但意味着财富无限,也意味着斗者实力能永无止尽地提升。

    百里苏隐会在普通人当中选炼药师,也是药皇之城前所未有的事情。

    因为到目前为止,炼药师中还没有斗者,所以一旦出现一个斗者和炼药师双重身份的人,必定是万众瞩目,尊贵非凡!

    凤玲珑虽然很想在这个阶段再提升一些实力,但斗宗的阶级并不是那么好升的,现在又没有绿晶石做辅助,她也不再做无谓的用功了。

    正午时分,秋阳明媚,月清尘给赫连玄玉禀报着慕容世家近日动作。

    “主子,我回了那慕容家主派来的人后,慕容家主便有所动作了,不但派了斗者去山脉守着,还不许任何人采矿,双方现在是剑拔弩张,相信很快就有人会来玄王府请主子主持公道了……”

    凤玲珑埋头吃着饭,月清尘给赫连玄玉的禀报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她的心思早就飞到了其他事情上。

    虽然她相信百里苏隐是冲着她来的,但这次竞选有千万双眼睛看着,百里苏隐绝对不会帮她作弊。

    所以,她必须靠自己的真实本领脱颖而出。不过……炼药方面她恐怕真没有独孤梦茴懂得多。

    月清尘淡淡的视线飘到了凤玲珑脸上,他声音不疾不徐起来:“凤姑娘似乎已经在玄王府住了一个半月了吧?”

    凤玲珑猛然回神,抬头迷惑地看了一眼月清尘后,幡然醒悟:“是哦!我厚颜无耻呆太久了,我这就走。”

    她屁股才刚离开座位,就被某人一把扯了回去!

    赫连玄玉危险地眯起黑眸,冷冽视线直扫月清尘:“你刚刚什么意思?”

    月清尘不慌不忙一揖:“主子,我只是在算时间。”

    说谎!凤玲珑瞪向月清尘,他明明有赶她走的意思!

    “算了,玲珑不与他置气,明天本王罚他去扫茅厕。”赫连玄玉瞧见凤玲珑气鼓鼓的可爱模样,宠溺地伸手揉了揉她的黑亮长发。

    凤玲珑瞬间恢复清冷淡然,她很淡定地拿下赫连玄玉如揉小狗脑袋的手,勾唇浅笑:“扫茅厕太轻了吧?不如围着皇城裸跑一圈?”

    月清尘白皙的脸庞忽然浮现几丝黑气,不知是怕的还是气的。

    “好啊,这个主意不错,玲珑,快以玄王妃的身份下令,清尘肯定遵令!”赫连玄玉欣然同意,魅惑的眼眸看着凤玲珑,泛起深深涟漪。

    凤玲珑刚一张口,忽然就警觉地闭了嘴。

    差点上当!

    她脸色黑黑地看了一眼赫连玄玉,哼了一声,重新埋头吃饭了。

    赫连玄玉顿时一脸哀怨:“玲珑,你也太不好骗了吧?就让本王骗一次怎么了?”

    凤玲珑翻了个白眼,让他骗一次她就成玄王妃了,他当她傻啊?

    “月清尘,你之前跟赫连玄玉禀报的事情,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吗?”凤玲珑的矛头对准了月清尘,她知道刚刚她走神,月清尘很不满。

    月清尘很淡定地点头:“有。”而且关系很大。

    “哦……”凤玲珑想了想,一笑:“行,你再说一遍吧。”

    月清尘无语地看了凤玲珑片刻,算了,他忍,谁让主子愣是瞧上这位,一定要立她为玄王妃呢?

    “我刚刚说的是……”

    月清尘才刚起了个头,就有一名玄王府侍卫匆匆跑了进来,跪下禀道:“王爷,南部凤家和慕容世家两大家族的家主,率众人在门外求见!”

    月清尘闻言,眼里闪过一丝幽光,今日,有好戏看了。

    “玲珑,吃饱了没?”赫连玄玉温柔地询问凤玲珑,视线灼灼。

    凤玲珑点了下头:“饱了。”

    “既然饱了,就随本王一同看好戏去。”赫连玄玉勾唇,瑰丽涟漪顿起,犹如五月琼花,明媚炫目。

    他拉起凤玲珑的手,旁若无人地朝正厅走去,对那侍卫丢下一句:“让所有人到正厅见本王!”

    “是!王爷!”侍卫很聪明,知道赫连玄玉这个‘所有人’指的是府门口那些来拜见的人,立刻就出去吩咐了。

    当慕容世家和南部凤家所有人浩浩荡荡进入正厅时,看见的就是赫连玄玉搂着凤玲珑浅笑低语的温柔模样。

    慕容家主心中一寒,完了,难道玄王身边药师月清尘对他的人说了假话?

    看这情景,玄王十分宠爱凤府这位三小姐才是,又怎么会不过问凤府之事呢?

    凤宸业瞥见慕容家主眼中惧意,得意地阴笑起来。

    他压低声音奚落慕容家主:“现在看见玄王如此模样,你这老匹夫还要和我争吗?”

    这段时间他和慕容家主可谓是彻底撕破了脸,而他有玄王撑腰,也没把慕容家主放在眼里。

    有玄王在,慕容家主算什么?给玄王提鞋都不配!

    慕容家主被凤宸业一阵呛声,脸色青白交加,却顾忌着上座的赫连玄玉而没有还口。

    在玄王府的地盘上撒野,还想不想活命了?他可没有一个好女儿能迷住玄王!

    双方人马到齐了,赫连玄玉却一个眼神都没给凤宸业和慕容家主,仍旧和凤玲珑低声说笑。

    “赫连玄玉,你不是说带我来看好戏的?”凤玲珑十分郁闷屡屡被赫连玄玉当众调情,偏偏她还反抗无效,总不能当众和赫连玄玉打起来吧?

    “呀!玲珑不提醒本王,本王差点给忘了。”赫连玄玉扬唇一笑,这才看向了正厅里的一干人等,懒洋洋视线一扫,威严尽显:“你们来找本王,为的是落云山脉上金矿一事吧?”

    慕容家主早就神色黯然,此刻也完全放弃了要利用玄王狠狠打凤宸业的脸,再将凤宸业打成猪头的想法。

    谁说玄王不会过问金矿一事的?谁说玄王不会替凤府出头的?他回去一定要把那人给活活打死!

    凤宸业得意洋洋地上前,冲赫连玄玉一揖:“玄王,事情是这样的,那落云山脉上有一座金矿,而金矿是位于我南部凤家地界的,可慕容家主却咬定那落云山脉有三分之一是在慕容世家地界上,非要分这金矿的利润……”

    凤宸业哼了一声,瞥了脸色黯然的慕容家主一眼后,再次对赫连玄玉一揖:“慕容家主利欲熏心,仗着家大势大,完全不将玄王放在眼里,请玄王定夺。”

    慕容家主一听急了,连忙上前作揖:“玄王,我绝无冒犯玄王之心,此事只要玄王定夺,我都会一一照办。”

    他虽然放弃了打凤宸业脸的念头,但也绝不能任凤宸业污蔑他,万一玄王发怒,他还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还好他三番四次都就此事派人来征询过玄王府的意思,玄王想必也不是不清楚,绝对不会认为他不将玄王府放在眼里的。

    “这件事,本王也略知一二。”赫连玄玉作蹙眉状,“落云山脉呢,的确是在你两家地界之上,但本王的未来玄王妃却是凤府……”

    “谁是你未来玄王妃?”凤玲珑郁闷了。

    赫连玄玉无辜眨眼:“本王这不没说出名字吗?”

    凤玲珑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转过头去。白痴聋子瞎子都知道他说的是她!

    赫连玄玉好笑地摸摸凤玲珑脑袋:“不气不气,本王替你做主就是。”

    凤宸业一听大喜,玄王果然是要看在玲珑面子上为凤府做主出头的!

    慕容家主脸色一白,身形摇摇欲坠。

    “那个谁,就你,站出来。”赫连玄玉修长玉指伸出,指着凤宸业身后貌似天仙的女子。

    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瞥向赫连玄玉所指之人,当视线全落在凤云霜身上时,凤云霜就愣了一下:玄王为何指她?

    迟疑片刻,凤云霜也不敢无视赫连玄玉的命令,身形款款地走了出去。

    “云霜见过玄王。”天人般的男子面前,凤云霜还是没忘了保持娇美之态,仙人之姿。

    “本王想听听你的意见,你认为这件事本王该如何处理?”赫连玄玉眼含温润笑意,邪魅眼角微挑,令人倾倒。

    凤云霜一时间幸福得想要晕过去,她呆呆地看着赫连玄玉,完全沉醉在这一笑之中了。

    天,玄王竟然也会对她笑……

    看着凤云霜的花痴样,凤玲珑兴趣缺缺地翻了个白眼:现在她百分百确定赫连玄玉在玩花样了。

    连凤云霜的名字都叫不出来,却故意笑得那么骚,不是在玩花样是什么?

    凤云霜一阵激动之后,粉脸俏红,眼角含春地羞涩看着赫连玄玉,朱唇微启:“玄王,云霜以为,这金矿完全位于凤家地界,慕容世家根本无权要求分其利润。”

    “但慕容家主的意思,落云山脉在慕容世家地界之中嘛!”赫连玄玉一副有些难以决定的模样。

    “玄王,这完全是慕容家主利欲熏心,试问有谁买一个鸡蛋,还答应付给卖主下蛋母鸡的钱呢?”凤云霜冷冷地看了一眼慕容家主,毫不留情面地抨击慕容家主道。

    很好!赫连玄玉看着慕容家主气得七窍生烟的模样,满意地勾起了唇角。

    凤云霜见赫连玄玉笑得满意,更是心花怒放了:“求玄王替云霜还有凤府主持公道。”

    主持公道么?嗯,他一定会的。赫连玄玉勾着唇角,笑得有几分诡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