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章 好戏上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云霜自以为楚楚动人的一句话,倒是给了慕容家主一个反击的机会。

    慕容家主冷冷地看着凤云霜,又看了一眼赫连玄玉身边的凤玲珑,嘴角泛出一丝冷笑:“凤大小姐,玄王就算出头,那也是替凤三小姐出头,怎么到了凤大小姐嘴里,却成了为凤大小姐出头了?”

    凤云霜脸色一僵,看了正似笑非笑凝视她的凤玲珑一眼后,强颜欢笑了一下:“三妹不会介意的,我们本来是姐妹,玄王帮谁都一样。”

    凤碧落站了出来,帮她姐姐的腔:“慕容家主,我们三姐妹亲密无间,你少在这里挑拨!”

    凤碧落现在也看明白了,她姐姐是打算借凤玲珑那废物上位,再与其争宠呢!

    哼,假以时日,玄王一定会清楚,她姐姐比凤玲珑那废物好上千百倍,到时候凤玲珑一旦失宠,照样是她姐妹俩的手下败将!

    慕容家主冷冷一哼,看着凤玲珑意有所指:“虽是三姐妹,到底也还是一胞所出的亲。”

    “慕容家主这话倒是让我有些感触。”凤玲珑勾唇一笑,既然知道赫连玄玉在玩花样,她怎么会让他失望呢?

    慕容家主没想到凤玲珑会接他的话,一怔之后忙拱手相问:“不知凤三小姐有何感触?”

    凤玲珑故意叹了口气,语调幽幽:“感触我与两位凤家小姐本是血脉相连,却被她们打落悬崖,更险些被她们抢走圣耀之刃啊!”

    凤云霜和凤碧落大惊,没想到凤玲珑会在这当口把她们俩做的事情给抖出来,背脊顿时有些发凉。

    赫连玄玉脸色一沉,语气寒若冰霜:“你们竟敢趁着本王不在,对玲珑做出这等恶毒事情?”

    两桩事情赫连玄玉其实早就知晓,要不是凤云霜背后有仙乐台撑腰,他早就将凤云霜给毁容灭掉了。

    但现在,他必须装作才知道的样子,这不正显得他家玲珑良善,从来没对他打小报告吗?

    慕容家主哈哈一笑:“凤家主,你可真是养了两个好女儿啊!玄王如此爱护凤三小姐,你两个女儿却险些要了她的命,你该如何对玄王交代呢?”

    慕容家主现在是有意挑起凤家内部矛盾,而且矛盾越大越好,这样他今天或许可以躲过赫连玄玉的追究。

    而慕容家主是恨极了凤宸业的,这些天凤宸业太嚣张了,所以他另一个打算是,凤宸业惩罚了凤云霜,那就等于是得罪了仙乐台!

    得罪仙乐台的后果,可不比得罪玄王轻多少,他等着看凤宸业怎么死!

    凤宸业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抬头一见赫连玄玉脸色阴沉眼神阴鸷,顿时一阵心惊肉跳!

    “云霜,碧落,你们竟然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情!玲珑可是你们的妹妹!还不给我回府去面壁思过,等候发落!”凤宸业心里一思量,立刻对凤云霜和凤碧落喝斥出声。

    凤云霜和凤碧落还没开口,赫连玄玉就一声冷笑了:“与其让凤家主出手,不如本王自己来!”说着就起身欲下台阶。

    凤府众人大惊失色,心惊胆战。

    凤玲珑伸手将赫连玄玉一拉,挑眉:“赫连玄玉,你今天不是要替两家主持公道的?管这闲事做什么?”

    要处置凤云霜和凤碧落,她一个人就绰绰有余了,还用不着他堂堂七阶斗宗出手。

    赫连玄玉回眸一望,得知她心意,遂邪魅一笑,随性地坐了回去。

    凤府众人一颗心顿时落了下来,各自擦了一把冷汗:好险!

    “说到这金矿一事,玲珑,本王就全权交给你定夺了。”赫连玄玉淡淡一笑,语气随性。

    慕容家主脸色瞬间黯然到了极点,玄王将决定权给了凤玲珑,那结果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纵使凤家内部有矛盾,但凤玲珑也不至于帮他一个外人。

    相较于慕容家主的黯然,凤宸业则是狂喜交加得意洋洋的。

    他完全没想过他对凤玲珑如何,在圣灵大陆上,自家人帮自家人是理所应当的,就算自家人有矛盾,那也是关起门来的事情。

    对外,必须要团结一致!

    所以,凤宸业毫不怀疑,凤玲珑会帮凤家。

    凤玲珑并没有立刻定夺,她瞥了一眼月清尘,因为她看见月清尘往前站了一步。

    狼狈为奸?她一瞬间只想到这个词。

    果然,月清尘淡淡开口:“凤姑娘,在凤姑娘做决定之前,我想先让凤姑娘看一样东西。”

    凤玲珑心中暗笑,到了这时候,她也总算明白赫连玄玉玩的是什么花样了,无非就是那份文书吧?

    “你要我看什么?”凤玲珑挑眉看着月清尘,故作不知。

    月清尘微微一笑,拍掌三下。

    玄王府正厅顿时进来一个人,这人一身官袍,眉眼间英气凛然,不是皇城里那位知府大人又会是谁?

    “下官拜见玄王千岁。”知府手里握着一份文书,朝赫连玄玉行礼。

    赫连玄玉淡淡一挥手:“免礼。”

    所有人都有些懵,不明白玄王府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怎么还请来了知府大人?

    “知府大人,我让你带的东西,你带来了吧?”月清尘眼里闪过一抹算计,抬步走下台阶。

    “下官带来了,请清尘公子过目。”知府将手中文书呈上,交到月清尘手中。

    月清尘取走文书,过目一阅后轻笑着看向凤宸业:“凤家主,前几日不凑巧,我与知府大人小酌,突然听知府大人说起一事,令我十分震惊,不知道凤家主可否为我解惑?”

    凤宸业心中存疑,却又不知道是什么事,忙拱手道:“清尘公子请说。”

    “哦,这份文书,是凤家主亲笔所写吧?”月清尘目光闪了闪,将手里的文书摊开,竖在凤宸业眼前。

    凤宸业疑惑地抬眼望去,瞬间就犹如雕塑一样被定在了原地,脸色发白,嘴唇哆嗦,连双手双脚都哆嗦了起来!

    怎,怎么会……怎么会是他当初写的那份文书?

    凤宸业目光下移,看清楚那个大大的官府大印时,失声叫了出来:“不!这不可能!我从来没有把文书交给官府盖章!”

    他一直都把这份文书放在书房,而且藏在暗格里,除了他之外没人拿得到,怎么会跑去知府大人手里,还盖了章呢?

    不对,这一定是假的!

    月清尘转身对凤玲珑一笑:“凤姑娘,这是凤家主亲笔所写的与凤姑娘断绝关系的文书,并且已经盖上了官府大印,文书已经生效。”

    “咦?原来我不是凤家女儿了?”凤玲珑语气讶然,表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

    她托腮含笑看着大惊失色的凤宸业,顿觉赫连玄玉带她看的这场好戏的确精彩。

    不过,精彩的还远远不止这点呢!

    赫连玄玉抓过凤玲珑的手,把玩根根葱白玉指,邪魅视线落在凤宸业身上,一脸遗憾:“和斗宗级别的女儿断绝关系,凤宸业,你也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斗宗?慕容家主以及他身后人都震惊地看向托腮浅笑的凤玲珑,一脸不敢置信。

    之前才听说这废……这凤玲珑得了独孤朦雨所赠的血灵并蒂,一跃成为五阶斗师,结果这才短短两月,她又晋级为斗宗了?

    太不可思议了吧?

    凤宸业脸色煞白:“不,玄王,我没有啊……”

    没有?凤宸业什么也解释不出来,那份文书的确是他亲笔所写,他还能狡辩什么?

    突然,凤宸业一下子死死盯住凤云霜,凤云霜一惊,退后了两步。

    “都是你害的!”凤宸业咬牙切齿地指着凤云霜,“你定是嫉妒你妹妹有修炼天赋,所以才以仙乐台压我,让我与你妹妹断绝关系!”

    凤云霜大惊失色,爹怎么把这事说给玄王听了?他老糊涂了吗?

    她还指望着靠凤玲珑的关系进入玄王府呢!

    “爹,你胡说什么?这事跟我无关啊!”凤云霜一改淡然仙子风度,拼命眨眼给凤宸业使眼色。

    凤宸业还没领悟凤云霜的眼色含义,一旁的知府大人就开口了:“凤大小姐,这文书就是凤大小姐送来给本官盖印的,怎么这事和凤大小姐没有关系呢?”

    知府大人一句话,瞬间定了凤云霜的死罪!

    凤宸业一下子气得七窍生烟,指着凤云霜大骂:“好啊!你真是我凤宸业的好女儿啊!我,我杀了你!”

    说完他就拔剑朝凤云霜冲了过去!

    不过,凤宸业才三阶斗师级别,也实在是太弱了,要不是凤云霜顾念她是凤宸业的女儿,早就以五阶斗师的实力斩杀凤宸业了。

    凤玲珑一脸兴味地看着正厅里父女两人大战,赫连玄玉这家伙也太腹黑了,居然让知府大人作伪证,把脏水泼到了凤云霜头上,这下子凤云霜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怎么样?这场戏好看吗?”赫连玄玉瞥着他和凤玲珑紧扣在一起的十指,满意地勾唇。

    凤玲珑眉一挑:“还行。”

    赫连玄玉刮了刮她鼻子,摇头失笑:“嘴硬的小东西。”明明暗爽到不行,却还云淡风轻只说‘还行’。

    这时候,下方战事发生了变化。

    凤宸业到底老了,实力又不如凤云霜,发泄了一阵子见凤云霜只守不攻就收手了,只还是一脸愠怒。

    “狗官,竟敢污蔑我,我杀了你!”凤云霜一得空,立刻眼睛血红地看向知府大人,拔剑朝知府大人刺去。

    自从九瓣莲花刀被凤玲珑抢了之后,凤云霜就沦落到用剑的地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