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章 就只宠你一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百里苏隐即将来到轩辕皇城,无数人为之兴奋。

    药皇之城大名鼎鼎的城主驾到,肯定会带一些高级炼药师随行,即使做不成百里苏隐的徒弟,也说不定可以弄到一些有助于修炼的丹药啊!

    三月之限马上就到了,朦雨却显得有些恍惚。

    朦雨已经暂时认了凤玲珑为主,她和凤玲珑有十年之约,她当然会站在凤玲珑的角度思考问题。

    所以,她很忧心凤玲珑会被梦仙子盯上。

    朦雨终于是忍不住去找了凤玲珑,神色凝重:“凤姐姐,独孤梦茴肯定会来竞选百里苏隐的徒弟,凤姐姐可想到对策了?”

    凤玲珑上一回已经被朦雨提醒过了,见朦雨又特地来找她说独孤梦茴的事情,就淡淡一笑:“谁来都一样,凤鸣鼎我肯定要拿回来。”

    也就是说,她必须成为百里苏隐的徒弟。

    何况除了凤鸣鼎,她还要百里苏隐手中那颗流火灵丹呢!

    “不,凤姐姐你不了解独孤梦茴这个人,她心思很深。”朦雨眉头蹙了起来,语气更加忧心:“凤姐姐要是轻敌,恐怕会连性命都搭进去。”

    凤玲珑虽然没见过独孤梦茴,但仅凭朦雨被追杀一事,她也知道独孤梦茴有几分小性子。

    “你放心吧,我不会轻敌的。”凤玲珑浅笑。

    独孤梦茴还没有出招,她现在想破脑袋也没法想出对策,只有等到时候见了面,才能一较高下。

    赫连玄玉让她自己用眼睛看,她也很想看看,赫连玄玉和独孤梦茴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可是……”朦雨还是不放心,来回走动个不停,把凤玲珑的眼睛都快晃花了。

    凤玲珑正要再劝朦雨放宽心时,赫连玄玉勾着邪魅笑意走了进来。

    见朦雨神色不安来回走动,赫连玄玉淡笑着紧挨凤玲珑坐下:“怎么?发生什么事了?”

    凤玲珑无可奈何一摊手:“什么也没发生,是朦雨有些介意梦仙子即将到来。”

    赫连玄玉眉一挑,他也知道朦雨因独孤梦茴被仙乐台追杀的事情。

    “独孤梦茴再嚣张,也嚣张不到本王府上。”赫连玄玉完美勾起一抹笑容,邪魅放肆,眼中泛着不可一世的光芒。

    赫连玄玉只当是朦雨怕被独孤梦茴追杀,他没想过朦雨的担心是另有原因。

    朦雨虽然有点怕赫连玄玉,但如今她仗着凤玲珑,也没旁人那么噤若寒蝉了。

    她嗤道:“一来我不是为我自己担心,二来独孤梦茴再傻,也不会傻到在玄王面前动手。”

    赫连玄玉眼眸一眯:“什么意思?”

    不是为她自己担心?难道是为了小东西?

    朦雨哼了一声:“独孤梦茴与玄王有婚约一事,我早在仙乐台时就知道了,独孤梦茴既然从未否认过,说明她已经将此事当真。”

    朦雨停顿一下,看了看凤玲珑:“现在玄王无端有了凤姐姐,玄王难道以为独孤梦茴会隐忍此事吗?”

    凤玲珑目光一闪,微微侧头看着赫连玄玉,等待他的反应。

    她不会跟赫连玄玉说独孤梦茴的坏话,但现在是朦雨说的,她倒想知道赫连玄玉会怎么说。

    赫连玄玉将凤玲珑的素手一握,淡淡道:“独孤梦茴不会这么做。”

    语气里无端的信任,令朦雨脸色一变,而凤玲珑一颗心也微微一沉。

    如果他这么信任独孤梦茴,就算到时候发生什么,他也未必会站在她这边吧?

    凤玲珑想缩回手,但赫连玄玉握得很紧,她没能如愿。

    “玄王说,她不会这么做?”朦雨像听见什么笑话一样,嗤笑出声:“不妨玄王与我赌一赌,若独孤梦茴在竞选时不阴谋陷害凤姐姐,想方设法置凤姐姐于死地的话,算我输。我若输了,就散尽一身斗气,终身不当斗者!”

    “朦雨!”凤玲珑吃惊,这赌也太大了!

    赫连玄玉显然也这么认为,所以他沉默了很久。

    之后,赫连玄玉才淡淡道:“十五年前,独孤梦茴救了本王一命,本王的修炼天赋也是在仙乐台开启的。”

    凤玲珑和朦雨都是一愣,对视了一眼。

    凤玲珑隐隐有些失望,她感觉独孤梦茴在赫连玄玉心里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现在赫连玄玉多年没见过独孤梦茴了,也许这次一见面……

    稍稍收敛思绪,凤玲珑暗暗告诫自己无论结果如何,都要守住自己的心。

    “那时独孤梦茴才三岁,本王十岁,她是个很天真很善良的小姑娘。”赫连玄玉紧握凤玲珑的手,朝她绽放一抹明媚又妖娆的笑意,“但是玲珑放心,本王一点都没喜欢过她。”

    谁信!凤玲珑暗嗤一声,瞧他笑的那么骚,语气又那么沉缓,还说独孤梦茴天真善良,明明就是对独孤梦茴有很深感情的。

    凤玲珑似乎忘了,赫连玄玉是看着她时才笑得那么骚的。

    “玄王,独孤梦茴现在不是三岁,她马上就要满十八岁了。玄王这么多年没和她见面,当真认为她还是三岁时那般天真善良吗?”朦雨忍不住提醒赫连玄玉。

    要是赫连玄玉不站在她凤姐姐这边,她和凤姐姐绝对无法对抗独孤梦茴!

    赫连玄玉眸色微微一沉,片刻后神情悠闲地望着凤玲珑,唇角勾笑:“玲珑,本王带你去看看玄王府的藏宝阁。”

    玄王府的藏宝阁?

    凤玲珑正怔然,赫连玄玉已经一把将她拉起,撇下朦雨带她走人了。

    转头给了朦雨一个歉然眼神,凤玲珑很快跟赫连玄玉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儿,凤玲珑站在了赫连玄玉的房间里,神色古怪地看着赫连玄玉连续打开几个机关。

    这男人还真是……居然连房间里也这么多机关,他是有被害妄想症吧?

    终于,一扇石门缓缓开启,赫连玄玉笑容温柔地将凤玲珑拉进了石门之内。

    两人刚一进去,石门就立刻轰然紧闭了!

    “赫连玄玉,从实招来,你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凤玲珑进入石门内密室,看见沿途摆放照明用的夜明珠,忍不住出言损他。

    想当初她为了给轩辕南充实国库,绞尽了多少脑汁才弄到那么九牛一毛,对了,当时还求过赫连玄玉他父亲赫连家主呢!

    早知道赫连玄玉这么有钱,她直接缠上他就得了。

    不过凤玲珑很快又想到,若是风茗玉当初缠上赫连玄玉,没准儿早被一掌给拍死了吧?于是忍不住有些失笑。

    “这个问题你还是去问清尘吧,本王的财务可都是清尘在管。”赫连玄玉好笑地说完,眼睛一亮,补充了一句:“当然了,玲珑想替本王管帐,那本王是求之不得的。”

    “我可不要!”凤玲珑立刻甩开赫连玄玉的手,她又不是他什么人,干嘛给他管帐?

    “有很多银子呢!”赫连玄玉一脸诱哄之色,就差没把白花花的银子捧出来给凤玲珑看了。

    凤玲珑一阵无语,她看起来很贪财吗?

    “我说赫连玄玉,你带我来这里不会就是炫富吧?”她赶紧转移话题,免得一不小心把自己卖了。

    赫连玄玉黑眸一眯,眼中亮光转瞬即逝。

    他的小东西也太难骗了,真不知轩辕南那家伙烧了几辈子香才得她十年倾心以待。

    怎么看,他赫连玄玉都要比那家伙好上十倍……不,千倍万倍!

    “玲珑,你的眼光真差。”赫连玄玉撇了撇嘴,重新牵起凤玲珑的手,往密室深处走去。

    凤玲珑有些懵,怎么又说到她眼光好坏的问题上了?

    正不解,赫连玄玉已经把她带到一处台阶面前。

    她抬眸一看,只见台阶上有一处细长高台,高台上搁着一个宝石镶嵌的白玉盒子。

    赫连玄玉松开凤玲珑的手,从白玉盒子里取出一枚圆润晶亮的元丹。

    他将元丹放入凤玲珑掌心之中,眸色温柔醉人:“玲珑,这颗元丹你收着,有性命危险时就将它服下。”

    凤玲珑不解这元丹做什么用的,拿着看了一会儿后问道:“这是什么元丹?”

    赫连玄玉神秘一笑:“世间难得的修炼元丹,这颗是一位九阶斗宗高手死前凝聚体内斗气而成,任何人服下它,二十四个时辰之内都会瞬间将实力提升至八阶斗宗境界!”

    瞬间提升至九阶斗宗境界?

    凤玲珑倒吸一口冷气,那不是比赫连玄玉现在的七阶还要厉害?

    “你给我这个,是怕我遇到高手,有性命危险?”凤玲珑心底隐有猜测,却选择向赫连玄玉问个明白。

    赫连玄玉看见她眼中的不确定,宠溺一笑,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玲珑,本王就只宠你一个。”

    凤玲珑心里一跳,什么意思?

    “虽然独孤梦茴对本王有救命之恩,但她若心怀不轨要害玲珑,本王也不能容忍。”赫连玄玉看着凤玲珑手中修炼元丹,菱唇一勾:“有了这元丹,玲珑就不会遇到危险了。”

    虽然元丹珍贵,世上仅此一颗,是爹当年临死前凝聚全身斗气,尸骨无存后留给他保命用的,但为了她的平安,拿出来也是值得的。

    既然决定了是她,他就会竭尽所能地宠她,他所有的一切,便也都是她的。

    凤玲珑不知这元丹珍贵,只怔怔地看着赫连玄玉,眼中微起涟漪。

    他说他只宠她一个,是说他从来没宠过独孤梦茴,只对独孤梦茴存有感激而已吗?

    “赫连玄玉……”凤玲珑哑声开口,却是有些艰难。

    “嗯?”赫连玄玉温柔地看着她,眼神鼓励她说出口。

    最终,凤玲珑只是摇了摇头,淡淡一笑:“没什么,我们出去吧,这里好闷。”

    赫连玄玉凝视她片刻,勾唇颔首:“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