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章 大牌城主上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文钱逼死一条好汉,凤玲珑没有像灰姑娘电视剧中的女主角一样,一脸清高倔强地说‘我不要你的钱’。

    她第二天就爽爽快快地去账房拿了五千两银子,然后和朦雨到城北买了一所宅子。

    宅子是月清尘一夜之间选好的,凤玲珑和朦雨不过是去付钱入住而已。

    她倒不想买那么好的宅子,但她也知道以赫连玄玉的个性,绝对不会让她自己做主买个一般的,索性懒得费那些力气和他争辩。

    平时用的穿的都是玄王府侍卫搬进宅子里来的,凤玲珑和朦雨基本没操心。

    “我还以为凤姐姐不会要玄王的钱。”朦雨一脸古怪地看着凤玲珑,怀疑她是不是真看懂过这个女子。

    凤玲珑好笑地看了朦雨一眼:“你觉得我从赫连玄玉那儿得到的,只有这五千两银子吗?”

    朦雨愣了一下,秒懂过来,也有些无语了。

    单凭那凤鸣鼎,就不知道要值多少银子了,这会儿装清高撇关系,早干嘛去了?

    凤玲珑见朦雨懂了,笑了笑后转身去整理房间了。

    凤玲珑没说的是,就因为她把赫连玄玉当了自己人,开口找他要钱,他已经几天都见人带笑,把那些玄王府侍卫吓得够呛了。

    入住新宅子第一晚,凤玲珑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

    不是因为认床,而是感觉周边气息变了,有些不习惯。

    最后她索性坐了起来,揭开额饰把神魔灵识拉了出来聊天。

    “你感应能力强,帮我看看这宅子是不是凶宅。”凤玲珑跟神魔灵识打趣。

    神魔灵识嗤笑:“你当本大神傻啊?这宅子是月清尘给你选的,能是凶宅吗?”

    凤玲珑笑了,这位神魔大人倒也不好骗。

    “丫头,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仔细考虑一下呗?”神魔灵识感应到凤玲珑如今心情飞扬,倒是有另一抹忧虑。

    “你问吧。”凤玲珑弹出一道斗气,点燃了桌上的烛火。

    四周黑漆漆地,一个人自言自语还是有点渗得慌。

    神魔灵识斟酌了一下用词之后,才问道:“要是南帝没有背叛过你,你是选择赫连小子,还是回到南帝身边?”

    凤玲珑脸色一下子僵了,她对轩辕南这个人还是很敏感,一点都不想和任何人提起轩辕南。

    不过,短暂的不悦后,她察觉了一丝异样。

    神魔是不会无缘无故问她这个问题的……

    “你该不会是感应到什么了?”凤玲珑心里突然狂跳起来,但又极力否认自己的隐约直觉。

    她不是没有奇怪过,为什么她还是风茗玉时,轩辕南已是八阶斗师强者,现在却降为三阶斗师了。

    但她对轩辕南判她与风家所有人斩首之刑太恨,所以一直不许自己去寻找任何答案。

    “呵呵,哪儿有?我就是好奇丫头你更喜欢谁一点嘛!”神魔灵识嘿嘿一笑,“我是偏爱赫连小子一些的。”

    凤玲珑轻吁一口气,她在想什么呢?竟还想为轩辕南开脱?

    “你真的很无聊。”她食指摸上额间印记,翻了个白眼。

    “对啊对啊,我无聊死了,百里苏隐怎么还不来?他来了才有好戏看啊!我才派得上用场啊啊啊啊……”神魔灵识一下子激动起来,狂叫不止。

    凤玲珑一抚额头:“闭嘴,吵死了!”

    神魔灵识怕凤玲珑封印他,也不敢继续聒噪,只提醒凤玲珑还没回答他的问题:“喂,你还没给我答案呢!”

    答案?凤玲珑一愣,然后才想起来他之前的提问了。

    轩辕南和赫连玄玉么……

    凤玲珑眸色复杂了片刻,最后淡淡一笑:“心境不同,一个人喜欢的事物也会有所不同。”

    神魔灵识一喜:“这么说,你现在心境改变了,会爱上的人一定是赫连小子而不是那位南帝咯?”

    凤玲珑心里一突,爱?这个字眼未免也蹦出来得太早了,她根本就还没动心。

    “我可没这么说。”她撇了撇唇,决定不与神魔灵识说这种无聊的话题,“好了我要睡了。”

    神魔灵识呵呵一笑:“恐怕你现在还睡不成。”

    凤玲珑正疑惑,一道疾风刮入她房间。

    定睛一看,竟然是个大粽子……不,是个老粽子。

    “是你?”凤玲珑惊呼出声,这不是跟她玩赌局赢走凤鸣鼎的那个老头儿么?

    老头儿呵呵一声傻笑,从地上爬了起来,挠挠头后看见凤玲珑,眼睛顿时一亮!

    “我说小丫头,你真晋级为斗宗了?”老头儿有些兴奋地扯住凤玲珑衣袖,上上下下打量凤玲珑。

    “不错。”凤玲珑扯回自己的衣袖,退后了两步,心里疑惑这老头儿怎么会来她府上。

    这老头儿称百里苏隐为‘师兄’,那他应该和百里苏隐一起来轩辕皇城才对,怎么会先到了?

    上次是为了骗凤鸣鼎,这次呢?

    吃过一次亏,凤玲珑显得小心翼翼多了。

    “真有你的!难怪玄王那么喜欢你,原来是蒙尘明珠啊!”老头儿呵呵一笑,转身就打开了房门,冲外头招手:“师兄,快点进来吧!”

    师兄?凤玲珑呆了呆,不会是药皇之城城主百里苏隐吧?

    一个仙气盎然的白袍老者,缓步走进凤玲珑的房间,紧盯着凤玲珑的视线显得炯炯有神。

    他头发全白,但脸庞却十分紧实,没有一百零五岁这个年纪所拥有的皱纹。

    一双眼睛里透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对他有半点不尊敬,他不是斗者,但没有哪个斗者敢惹上他。

    药皇之城的所有炼药师,几乎都很团结,守城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惹上炼药师,等同于和整个圣灵大陆的斗者作对!

    一定会有无数斗者,为了巴结药皇之城,讨伐得罪了炼药师的蠢货!

    凤玲珑心里猜测了一会儿,气定神闲拱手:“前辈一定是药皇之城城主,百里前辈吧?”

    有这般风度,又是那位炼药师口中的‘师兄’,一定是百里苏隐了。

    “你就是凤玲珑?”百里苏隐并没有否认身份,也没有承认,他坐上了屋内最舒适的椅子,视线缓缓打量过凤玲珑的五官。

    算不上天下最美的绝色,但也称得上美人了。

    不过,一身气势倒是令人刮目,难怪连清心寡欲的玄王也栽在她手上。

    “是,凤玲珑见过百里前辈。”凤玲珑含笑见礼。

    虽然不知道百里苏隐怎么提前到达轩辕皇城,又来这里见她,但她觉得百里苏隐并没有什么恶意。

    “嗯。”百里苏隐淡淡颔首,瞥了一眼凤玲珑后,神色冷凝:“老夫让人夺了你的凤鸣鼎,你可怪老夫?”

    “是我是我!”旁边老头儿很是兴奋,连连说是他打赌赢了凤玲珑的。

    百里苏隐看了一眼老头儿,稍作介绍:“这是老夫的师弟,跃无愁,蓝阶炼药师。”

    “原来是跃前辈。”凤玲珑再次见礼之后,浅浅一笑:“是我狂妄自负,怪不了百里前辈,也怪不了跃前辈。”

    百里苏隐又点了点头,眼中这回闪过一丝不解:“老夫看你并非自负之辈,怎么就和老夫这师弟打了赌?”

    凤鸣鼎,的确是百里苏隐决定前来轩辕皇城选徒的原因。

    不过,百里苏隐也绝对没有想到,凤鸣鼎会被他师弟顺顺利利地骗走。

    他本意只是让他师弟接近一下凤玲珑,看看凤玲珑是个怎样的人而已。

    炼药师和其他任何职业都不同,为了取得炼药师的怜悯,斗者们绝对不惜自残换取丹药,所以凤玲珑若心肠太软又没有基本的判断力,必不适合成为炼药师。

    但凤玲珑没有因为心软而被骗,倒是因为一个小小的赌局被骗了,他始终想不通其中缘故。

    “如果百里前辈与我有师徒缘分,那么做弟子的是不可隐瞒的。”凤玲珑狡黠一笑,“但若没有师徒缘分,请恕我不能告知百里前辈其中内情。”

    百里苏隐脸色一沉,这是在要挟他?

    “百里前辈莫要误会,我知道药皇之城向来公允,我只是很单纯地在回答百里前辈的问题罢了。”凤玲珑不慌不忙又说道。

    百里苏隐脸色稍霁,但是威严之色没有褪去。

    “老夫收徒,讲究个‘缘’字,但愿你是老夫的有缘人。”百里苏隐说完,起身缓缓离开房间。

    “百里前辈,跃前辈慢走。”凤玲珑送至门口,停了步。

    远远地,跃无愁十分兴奋的问话声随风传来。

    “师兄师兄,你看这小丫头有点意思吧?她居然不怕我们呢!而且她是斗宗呢!这才几个月时间啊,真想知道她怎么修炼的。师兄师兄,我们……”

    跃无愁喋喋不休,百里苏隐始终没有搭腔。

    凤玲珑看着夜空,眼神深幽,过了一会儿想起朦雨一直没动静,连忙去朦雨房中查看。

    这一看,才知道朦雨被放倒了,她不禁失笑。

    斗者不会被普通迷药迷倒,但炼药师除了能炼出有助于提升斗者实力的丹药之外,也能炼出制服斗者的丹药。

    难怪她说朦雨一整晚都没声没息,却是着了百里苏隐和跃无愁的道儿。

    想到百里苏隐今晚突然登门,凤玲珑眼中光芒点点。

    既然知道百里苏隐心中属意自己做其徒弟,那她必胜把握又多一些了。

    她今晚刻意留了个悬念给百里苏隐,百里苏隐出考题时,想必会考虑到她自身的优势,让考题有利于她胜出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