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章 做你的春秋大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被迫收下礼物,倒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因为她已经看出来了,这两个男子一定和赫连玄玉关系极好。

    要不然以赫连玄玉的个性,才不会收别人送的礼呢!

    不讲客气的,便如赫连玄玉所说是自己人,上门去打劫都可以。

    只不过,她对赫连玄玉还是有点埋怨的,谁让他连介绍都不曾介绍,让她此刻看起来像个傻瓜一样?

    “你朋友?”既然他不说,只好她先开口问了。

    “不不不!”红衣男子抢着纠正,“正确来说应该是一起闯过龙潭虎穴的生死之交。”

    凤玲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那不就是好朋友或者死党么?说得这么复杂!

    赫连玄玉淡淡一笑,搂着凤玲珑坐下,随手拈了一块切好的水果喂到凤玲珑嘴边:“你们两个再不报上名号,本王就把你们踹到水里去喂鱼。”

    淡淡的语气,浓浓的威胁,也只有自己人才知道,赫连玄玉绝不是开玩笑!

    凤玲珑对赫连玄玉当众喂食的举动很是无语,伸手接过来自己吃了,又用疑惑的视线看着红衣男子和黑衣男子。

    她很好奇,什么样身份的人,才能和赫连玄玉这种人成为死党。

    虽然还不知道面前两个男子的身份,但她绝对不会怀疑,这两人是否拥有高贵的出身。

    赫连玄玉除了对她之外,眼光可是很挑剔的。

    至于会看上她的原因……她一直认为他眼睛抽筋了……

    “赫连现在是为了女人可以插我们两刀,我们还是识趣点儿自报家门吧!”红衣男子哀怨地看了赫连玄玉一眼,漂亮俊美的脸庞扭得如同被抛弃的深闺怨妇。

    凤玲珑乍一看,差点把水果汁都给喷出来!

    这也太搞了!他真是赫连玄玉的死党?个性完全迥异嘛!

    黑衣男子比红衣男子先自报家门:“我姓风,名瞿人,是命师一脉传承人,来自东岸大陆的命都城,我们的人称我为命都之使。”

    凤玲珑这下子不觉得搞笑了,只一脸呆怔地看着风瞿人。

    姓风?命师一脉传承人?东岸大陆命都城?

    还是风茗玉时,她曾隐约听爹娘提起过东岸大陆命都城。

    据说,风家祖先就是这个命都城里出来的,但千年前开始,命都城就不与世人互通往来了,也从来没有谁见过命都城的人。

    命都城,似乎成了一个传说,谁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真实存在。

    没想到,她现在竟然见到了命都之使!

    一股浓浓的亲切,涌上凤玲珑的心头,要不是还有旁人特别是慕容寻梅在场,她都要跟风瞿人认亲了!

    怎么说,她也是风家人啊!

    “嫂子好,我叫司空湛,来自西岸大陆暗影城。”红衣男子嘻嘻笑道,“暗影之主就是我哦!谁要是欺负了嫂子,告诉我,我帮嫂子罚他跳脱衣舞!”

    凤玲珑视线从风瞿人脸上移到司空湛脸上,又是微微一怔。

    西岸大陆暗影城?暗影之主?

    那不也是传说中的存在吗?

    正当凤玲珑感觉今日震撼太多时,司空湛的视线突然牢牢锁住她,她不由得也深深望进了司空湛的眼里。

    这一深望,她才看见司空湛的眸子竟然是赤色的!

    原本司空湛是天真可爱型的少年,现在因一双赤色眸子却显得有些妖冶邪魅。

    凤玲珑眼神清澈地和司空湛对望,感觉司空湛周身似乎散发出淡淡红雾,一双眸子由赤变红,隐约对她传递着什么讯息。

    不过,她望了司空湛很久,也没发觉他到底在干什么。

    赫连玄玉低头看着凤玲珑的反应,原先眸子里一丝淡淡的不悦,现在转为了浓浓的笑意。

    就知道他家小东西不同凡响,这回司空又要气个半死了。

    “哇哇哇!你居然……你居然……哇哇哇!我要回暗影城闭关修炼!”

    片刻后,司空湛跳了起来,连连惊叫,身上的红雾以及眸子的颜色都在消失,恢复了之前的正常。

    凤玲珑被惊醒过来,迷惑地看看赫连玄玉,见他一脸宠溺怜爱之色,心里不禁漏跳了一拍。

    再看向风瞿人,见他神色虽然依旧淡漠,不过眼中多了一丝温情。

    最后凤玲珑看向慕容寻梅,则见慕容寻梅眼里闪过一抹异色。

    话说回来了,为什么慕容寻梅会在这里?

    “玲珑,你可听说过‘魔魂一脉’?”赫连玄玉浅笑着把玩凤玲珑的葱白玉指,眸子里是醉人的温柔。

    凤玲珑摇摇头,突然有点小闷,她之前在圣灵大陆活的那十年是在干嘛啊?

    现在看来,她那十年完全是白活,根本没有接触过圣灵大陆最上层的人和事,以至于什么都不懂。

    “魔魂一脉与斗气一脉不同,虽然同属修炼,但魔魂的杀伤力不如斗气。不过,魔魂一脉的修炼者具有迷惑人意志的本领,令人防不胜防。”

    赫连玄玉瞥了挫败到极点的司空湛一眼,似笑非笑勾唇:“司空刚刚施展魔魂与你对望,本是想迷惑你意志,传递给你命令,但可惜他失败了。”

    咦?凤玲珑望向司空湛,这才明白为什么她之前会觉得他是在给她传递什么讯息了。

    可惜她真的没看懂,他想让她做什么。

    “至今为止,司空在圣灵大陆只遇到三个不受他迷惑的人。”风瞿人淡淡说道,“一个是赫连,一个是我,还有一个……”

    “是我吧?”凤玲珑有些同情地看着司空湛,司空湛则猛点头,一脸委屈。

    在赫连和瞿人手里吃瘪那很正常好不好?可是,一个女人也能让他吃瘪,这还是他司空湛遇到的头一遭啊!

    想想,他都恨不得此刻跳进江里去不出来了,太丢脸了啊啊!

    “她是你嫂子,有什么觉得羞愧的?没点本事能当你嫂子吗?”赫连玄玉一脸惬意,不过,在看向慕容寻梅时眼里就闪过了一丝不悦。

    司空湛一想也是,心里顿时就平衡了。

    “这女人,是司空邀请上船的。”风瞿人看见赫连玄玉视线所及,淡淡揭穿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上船之前的真相。

    所以,风瞿人到现在也不知道,慕容寻梅到底是谁。

    赫连玄玉冷然视线一瞥司空湛,司空湛立刻就跳了起来!

    “那个啥,美女麻烦你下船啊,下次我们再聊,下次我们再聊。”司空湛拉着慕容寻梅就往船下带去。

    三个男人一向只有自己人才碰面,其他闲杂人等是不能够带来的。

    至于凤玲珑嘛,赫连玄玉这次本来就是特地带她来和司空湛及风瞿人认识的,自然不算闲杂人等。

    慕容寻梅,则是不折不扣的外人。

    所以司空湛这回算是犯规了,但谁让他耐不住寂寞,在等赫连玄玉的中途看见慕容寻梅的船了,一时兴起就把她拉来喝酒了呢?

    慕容寻梅咬了咬唇,有些畏惧地看看赫连玄玉,微微欠了一下身,识趣地下船去了。

    她没忘记,当日在皇宫里,赫连玄玉差点杀了她和王若宇的惊魂一幕!

    所以,她真的不敢在赫连玄玉面前造次。

    “下次,别什么阿猫阿狗都往船上带,即使要带,也通知本王一声,本王就不来了。”赫连玄玉淡淡一笑,眼里笑意却有些冰冷。

    一来赫连玄玉不喜欢跟外人打交道,二来慕容寻梅犯过他的忌讳,想过要对付凤玲珑,赫连玄玉当然对慕容寻梅反感到极点了。

    司空湛心头一寒,连忙就作揖赔罪了:“是是是,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罚我去妓院陪酒了,上回我被那些庸脂俗粉熏得吐了三天三夜,至今想来仍心有余悸啊!”

    司空湛去妓院陪酒?凤玲珑轻咳一声,端起面前酒杯轻啜酒水,以作掩饰。

    现在笑出来,似乎有些不太好吧?

    赫连玄玉宠溺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拿过她酒杯:“想笑就笑,他不敢把你怎么样。还有,这杯酒是本王喝过的。”

    噗!怎么不早说?凤玲珑含着一口酒,吞也不是,不吞也不是。

    最后,她还是没办法吞了下去,结果赫连玄玉目光就炙热了一下,害她心头狂跳。

    “司空喜欢美人,上回赫连将司空一身魔魂封住,丢去的是最下等一个妓院,里面全是老女人。”风瞿人堪称补刀狂人。

    凤玲珑嘴角抽搐了一下,原来赫连玄玉也有这么腹黑的时候。

    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赫连玄玉会这样惩罚司空湛?

    像是听见了凤玲珑心中疑问,风瞿人又淡淡道:“那时候司空刚认识赫连,他见赫连不近女色,便偷偷往赫连的床上丢去了几个一丝不挂的美人。”

    “喂喂喂!嫂子面前你怎么乱说啊?那绝对不是我干的!”司空湛气急败坏地冲风瞿人大吼。

    什么嘛!陈年烂谷子的事情也挑出来说?还是在嫂子面前,摆明了坑害他啊!

    “喜欢吗?”凤玲珑凤眉微挑,瞥着脸上一层寒冰的赫连玄玉。

    其实,这还用问吗?

    风瞿人一提起这事,没见赫连玄玉脸上都覆上寒冰了?

    赫连玄玉修长手指一弹凤玲珑额头,笑容邪恶:“若换成是玲珑,本王会喜欢到死!”

    “做你的春秋大梦!”凤玲珑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为什么她要问他这种问题啊啊?明知道他有多不要脸,根本不顾及旁边还有人好吗?

    瞧见凤玲珑脸上淡淡红晕,以及美眸中藏不住的懊恼,赫连玄玉愉悦地大笑出声。

    他的小东西真是太可爱了!

    司空湛傻眼,他认识赫连这么久,还从来没看见赫连这样大笑过呢!

    唔,这个女人,看样子对赫连的影响真的不小哦!

    司空湛决定了,以后要紧紧抱牢凤玲珑大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