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8章 玄王使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船底完全被凿穿了,大浪来得又凶又猛,似乎有某股力量在推动。

    瞬间,船上所有的人都坠入江水之中,浪涛一个个接二连三地拍来,人群很快被冲散。

    凤玲珑水性尚可,遇水倒也不慌。

    只不过,一道狠狠的力量将她拽住,往下直沉,这就有些棘手了。

    她暗想此次恐怕有人刻意为之,也许是针对她来的。

    一个念头闪过,凤玲珑立刻屏住了呼吸,任那力量将她拉往江底,手脚都不施展力气了。

    “丫头还知道诈死装弱啊?”从比试的时候神魔灵识就没有被封印,此刻不禁还有闲心和凤玲珑打趣。

    凤玲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和神魔灵识一般见识。

    凤玲珑的确是挣扎了一会儿后佯装诈死,她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作祟。

    以她如今斗宗的实力,杀人易如反掌,但恰巧是在水里,如果对方是梦仙子派来试探她水中战斗力的呢?

    所以,她不想那么快暴露实力,最好让敌人以为她不会水更好!

    不多时,凤玲珑已经被整个拽下了江底。

    江底的浑浊被搅起,微微有些迷人眼。

    “哦,是慕容家的大公子慕容英彦啊!”神魔灵识早就感应出来了,却到现在才说。

    几道绳索捆着极重的大石头,牢牢地被绑在了凤玲珑的脚上。

    慕容英彦冷芒视线扫过似乎已经昏迷过去的凤玲珑,冷冷一笑,转身从另一个方向游走。

    本来只是试探这凤府废物水性如何,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昏过去了!

    既然如此,直接把她弄死,仙乐台的人应该更喜欢吧?

    慕容英彦是慕容世家大公子,素来心性高傲,自然没把凤玲珑放在眼里。

    纵使世人怎么评论凤玲珑如今的突飞猛进,慕容英彦没亲眼见过便也还是只当凤玲珑是个废物。

    他,轻敌了,连确认凤玲珑死亡的举动都没有。

    在慕容英彦转身游走后没多久,凤玲珑得神魔灵识告知,四周已经没了危险。

    她试着挣脱绳子,却发现绳子似乎是什么特殊的绳索,斗气竟也无法将其震断!

    “哦,这是慕容世家的金蚕绳,斗气是震不断它的。圣灵王剑又被水克,只怕也斩不断它。”神魔灵识说道。

    哦你个头啊?凤玲珑没好气地想道,还不快点想办法?

    她再能憋气,也撑不过半个时辰。

    “你傻啊?不知道划结界等赫连小子来救你啊?”神魔灵识也没好气地跟她呛了一句。

    凤玲珑一想也是,赶紧利用斗气在江底划了结界,耐心等待赫连玄玉来救她。

    她想,即便慕容英彦想了什么法子绊住赫连玄玉,赫连玄玉也有办法脱身后来找她。

    凤玲珑的信任可真是弥足珍贵,不知不觉,她已经对赫连玄玉给与了几分信任。

    岸上,风瞿人捏着一团金光闪闪的绳子,脸色凝肃。

    “这金蚕绳是慕容世家的至宝,看来这次出手的人是慕容世家。”

    风瞿人的话,让赫连玄玉俊美容颜上凝上一层寒霜。

    很好!慕容世家是吧?他会让他们知道他赫连玄玉的手段!

    “本王下去找玲珑,你们负责看着这里,任何慕容世家的人靠近,格杀勿论!”

    赫连玄玉冷冷丢下这句话,纵身一跃,沉入江底。

    司空湛无奈地看了一眼风瞿人:“我就知道赫连休息这一会儿是在恢复体力,他果然是要亲自下水救人的。”

    风瞿人淡淡看着手中金蚕绳:“赫连很讨厌污水,他有严重的洁癖。”

    “可污水里有嫂子嘛!”司空湛不以为意地耸肩,“口水都一起吃了,赫连的洁癖对嫂子绝对是例外!”

    凤玲珑喝赫连玄玉喝过的酒,赫连玄玉不但没有不悦,反而很高兴,后来甚至继续喝那酒杯里的酒,司空湛看得很清楚。

    风瞿人不置可否,心里蹿上一抹隐忧。

    赫连爱上这个凤玲珑……究竟是好还是坏?为何他心中莫名觉得不安?

    江底,凤玲珑开始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开始怀疑赫连玄玉是否还记得有她这么个人了。

    正在郁闷时,一道气流随着江水的搅动震了过来。

    凤玲珑抬眸一看,隐约间见到一个人影,尽管不是非常确定,她也还是叫了一声:“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已经在江底找了很久了,他不断用斗气探索,可惜斗气在水底的威力减弱了大半,以至于他没有立刻找到凤玲珑。

    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慕容英彦将凤玲珑拖离船沉之地太远了。

    此刻听到凤玲珑的叫声,赫连玄玉眸子里蓦地散发出一股狂喜!

    他不假思索朝浑浊江水中那一团身影游了过去,当看清凤玲珑的困境时,他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这是要他的小东西死在江底呢!

    “玲珑,你怎么样?”赫连玄玉见凤玲珑身处结界之中,气色还好,但仍不放心地问了一句,怕她受过伤。

    “我很好。”凤玲珑摇了摇头,那慕容英彦一定是怕她尸首被发现,所以不肯对她出手。

    一旦对她出手,赫连玄玉要查找真凶就很容易了。

    而仅凭金蚕绳,未必就能认定慕容世家的人是真凶。

    “本王去帮你解开绳子。”赫连玄玉早已经搂着凤玲珑的腰身了,堂堂七阶斗宗,要进入凤玲珑的结界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不。”凤玲珑制止了他,浅浅一笑:“以你的实力,这几块石头不算什么吧?你把我救出去之后,再解绳子吧。”

    赫连玄玉眉一挑,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玲珑是想让人误以为,玲珑水性不好?”

    “嗯。”凤玲珑点了点头,也没说她怀疑这次事件和梦仙子有关。

    他对梦仙子还是存有感激的,如果她现在说了,他也未必会信。

    “好。”赫连玄玉撤去结界,几团黑色斗气从他身体内窜了出去,稳稳托住了压制凤玲珑的那几块重石。

    而他则搂住凤玲珑的腰身,突破江水朝江面上游去。

    凤玲珑一眨不眨地看着身旁俊美如斯的赫连玄玉,心中某根弦被淡淡拨动。

    曾经,轩辕南一次又一次让她失望。

    他不会在她被众人诋毁时,站在她身边,因为他是太子。

    他也不会在她被宫女陷害时,伸手拉她一把,因为他是太子。

    后来,他更不会在她与家人有难时,与天下人对立,因为他是皇帝。

    在他心里,江山社稷才是最重要的,她在次位。

    但她一直奢望,他能够明白,她想要什么,所以她毫无保留地对他付出,等着他明白的那一天。

    直到死亡来临那一刻,她才幡然醒悟:他,永远也不可能明白。

    因为在他心里,她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永远不可能只看她一个人。

    而赫连玄玉……

    自始至终,他都让她感觉,她是他唯一珍视的至宝。

    这样的男子,可以将心交给他吗?

    答案……无解。

    一道水柱从江面疾射至高空,赫连玄玉抱着凤玲珑浮出江面。

    凤玲珑佯装在赫连玄玉怀中昏迷,她肯定暗处会有人监视江边的。

    赫连玄玉落地后,将凤玲珑紧紧圈在怀中。

    “替她解开金蚕绳。”赫连玄玉顾不得抹一下脸上浑浊江水,暖暖的斗气便从掌中透出,干爽凤玲珑的身子。

    水贴着薄薄的衣裙,曲线太过惹眼,而赫连玄玉是决不允许其他男人瞧见这一幕的。

    所以,他将凤玲珑上半身全抱在了怀中,没泄露一丝春光。

    司空湛和风瞿人蹲下尊贵的身子,一点委屈都没有地替凤玲珑解开脚上缠得死紧的金蚕绳。

    这么重这么多大石,双脚又被金蚕绳绑住,水性稍微不好的人都必死无疑了!

    看样子,凤玲珑的命,还真不少人想要呢!

    金蚕绳解开时,凤玲珑身上也干爽了。

    赫连玄玉依旧没松开凤玲珑,瞧见她脸颊苍白双眼紧闭的样子就心疼,哪怕知道她是在假装给暗处的人看。

    “玲珑?”他轻唤了声,然后看见那卷翘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睫毛下的一双美眸却是没有睁开。

    一丝坏心顿起,赫连玄玉故作忧虑地看着凤玲珑,语气缓沉:“若不是本王救得及时,玲珑此刻已经溺水而亡了。”

    司空湛和风瞿人对视一眼,有些不明白赫连玄玉这句话为何意。

    他们站这么近,哪儿能看不出凤玲珑其实是清醒的啊?

    凤玲珑好歹是斗宗,这才在江底沉了多久,不至于真昏迷吧?

    除非,她水性极差。

    “看来,只有用这一招了。”赫连玄玉俯首,薄唇贴上凤玲珑的唇,以口渡气。

    吓!

    司空湛和风瞿人都傻了,这、这也有点太刺激人了吧?他们不是空气啊!

    凤玲珑身子一震,差点就要破功,跳起来推开赫连玄玉了!

    好个卑鄙无耻的赫连玄玉!

    好个趁火打劫的混蛋!

    袖下双拳紧紧握住,凤玲珑终于在赫连玄玉一再辗转流连后睁眼:“放开……我!”

    “咦?玲珑你醒了?本王担心坏了。”赫连玄玉眼中带笑,伸手将她抱紧,不让司空湛和风瞿人瞧见她脸颊晕红。

    那是他赫连玄玉一人的独特风景。

    凤玲珑在赫连玄玉怀里气恼咬唇,什么担心坏了?他根本就是乐坏了好吗?

    又占她便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