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章 请对他好一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轩辕皇城外一所幽静别庄内。

    凤玲珑侧身坐着,懒得看赫连玄玉那双如偷腥猫般的黑眸。

    被当众吻了个彻底,怎么想怎么觉得不自在,她又没赫连玄玉那么厚脸皮!

    “那个,我们能不能开始讨论这次沉船事件的主谋了?”司空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终于鼓足勇气开口。

    他知道赫连现在心里美滋滋的,可是沉船事件也很重要好吧?

    胆敢在他们这些太岁头上动土,不还以点颜色瞧瞧怎么行?

    一提到先前的事件,赫连玄玉脸色一下子就冷了起来。

    风瞿人缓缓道:“金蚕绳是慕容世家至宝,非慕容世家核心成员无法拿到,将金蚕绳拿着去慕容世家兴师问罪,真相自然大白。”

    司空湛却有不同意见,他眼珠子微微一转:“若是金蚕绳失窃了呢?”

    风瞿人瞥了司空湛一眼:“是因为先前那位慕容二小姐吧?”

    风瞿人言下之意是司空湛护美心切,因为慕容寻梅是慕容世家的人。

    司空湛哈哈一笑:“怎么可能?如果是她干的,我第一个扒了她的皮!”

    一个逢场作戏的女人而已,怎么和他的兄弟还有嫂子相提并论?

    风瞿人淡淡一哼,不做声了,但显然很满意司空湛的回答。

    风瞿人这一提,凤玲珑倒是想起之前慕容寻梅也在船上了。

    那么……慕容寻梅和慕容英彦是一伙的吗?

    当日慕容寻梅的确想和王若宇合作对她不利,不过今日,慕容寻梅却不是自己要离开船上的。

    按照时间来推算,当时慕容寻梅还在船上时,船就已经有沉下去的危险了。

    “玲珑可看清楚拽你至江底的人是谁了?”任凭司空湛和风瞿人怎么猜测,赫连玄玉只相信凤玲珑的说法。

    凤玲珑望着对她一脸信任的赫连玄玉,心中思绪翻飞。

    如果她说她怀疑慕容英彦是和梦仙子勾结,来试探她水性的,他会信吗?

    这一刻,凤玲珑心里有些退怯。

    如果她说了,他表示不信,那么她刚刚敞开的心扉或许又会闭合。

    她太了解自己。

    如果不是赫连玄玉强势介入她生命之中,她这辈子也不会再和男人有所接触。

    她要的全心全意,一般男人很难给得起。

    “没看清,大概那人也怕我若大难不死,会找他报仇。”最终,凤玲珑掩了眸中一片光华,似是惋惜地笑了笑。

    赫连玄玉看了她一会儿,信了:“既然如此,只有拿金蚕绳到慕容世家一番试探了。”

    凤玲珑想了想,反正慕容英彦是不会以为她认出他来了的,便点了点头:“也只有这样了。”

    几人约定好明日上慕容世家兴师问罪,因为今日几人都落了水,需要休息。

    接着月清尘就来了,说百里苏隐请赫连玄玉回玄王府一趟。

    百里苏隐的面子,赫连玄玉还是要给的,何况百里苏隐很有可能是他家玲珑的师父?那这面子更要给了。

    “百里城主说了,只请主子一个人回去。”见赫连玄玉要带凤玲珑一起走,月清尘不怕死地补充了一句。

    赫连玄玉冷冽的视线顿时朝月清尘射了过去,而月清尘神色淡然地跪下来:“我只是转达百里城主的意思。”

    好样的!玄王府的人果然都不怕死!司空湛在心里给月清尘竖了个大拇指。

    “赫连玄玉,你先回去吧,我待会儿自己回去。”凤玲珑还欠月清尘人情呢!当然不可能不给月清尘帮忙说话。

    风瞿人看了一眼凤玲珑,适时解围道:“赫连,凤姑娘的确要多留一会儿,因为我和司空还没教她如何用那两样东西。”

    风瞿人说的,自然是魔魂珠和幻灵神石了。

    这个充分的理由,倒是让赫连玄玉的神色缓和下来。

    “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知道路的。”凤玲珑受不了赫连玄玉那股黏劲儿,可心里又隐约有一丝甜意。

    赫连玄玉哼了一声:“不把你盯紧点儿,谁知道你又跟谁跑了?”

    赫连玄玉一直都知道,他最大的敌人,是轩辕南。

    而风家那呼之欲出的灭门真相,让他更加不放心凤玲珑和轩辕南独处,他唯有抓紧时间进驻凤玲珑心里,才在这三角之中握有胜算。

    否则,让轩辕南再度赢回她的心,他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赫连玄玉话中的隐喻,让凤玲珑心里微微一扯。

    她努力挤出一抹笑容,推了推赫连玄玉:“我保证会回玄王府,你就快走吧!”

    赫连玄玉不情愿地皱了皱眉头,又叮嘱了两句,在她脸上偷了个香,才一个晃身消失在她眼前。

    幼稚!凤玲珑摸了摸被偷袭的脸颊,无语地摇头叹气。

    曾经不可一世的玄王,是怎么越变越幼稚的?她实在无法理解。

    “凤姑娘,我现在教你幻灵神石的用法。”风瞿人淡漠的声音,将凤玲珑凝视赫连玄玉消失方向的视线拉了回来。

    凤玲珑浅笑一声:“有劳了。”

    风瞿人一丝不苟地将幻灵神石的用法授予了凤玲珑,又听她一字不落地背出来,才稍稍退后,将位置让给了司空湛。

    司空湛嘻嘻笑道:“嫂子,我的魔魂珠很好用,只要滴血进去,两句魔魂暗语就能随时召唤和收回魂魔兵了。但这两句魔魂暗语,嫂子必须背熟了。”

    说着,司空湛贴近凤玲珑耳边,悄声将两句魔魂暗语教给了她。

    凤玲珑默默记在心中,并不敢大意。

    梦仙子既然派出慕容英彦来试探她水性,说明到时候第二道考题测试过程中,梦仙子不会轻易放过她。

    所以,她必须要做好准备才是。

    记住魔魂珠和幻灵神石的用法之后,凤玲珑便想离开别庄。

    但司空湛却不许她走,嫂子前嫂子后地叫她,留她在别庄吃饭,害她盛情难却只好点头应允。

    “嫂子,你刚刚明明可以说出害你的人,为什么不跟赫连说呢?”司空湛笑眯眯地给凤玲珑夹菜,但话一出口才让凤玲珑知道,这一个二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她瞒得了赫连玄玉,瞒不了赫连玄玉的两个死党。

    “我说了,他会信吗?”凤玲珑自己都没发觉,她语气透着一股落寞。

    “嫂子不说,怎么知道赫连不会信呢?”司空湛挑了挑眉,不满意凤玲珑对赫连的不信任。

    他可是知道赫连为凤玲珑所做的一切呢!那些事情,即便是为自己的亲人,也未必做得出来。

    这样的赫连,凤玲珑为什么不信?难道,她曾经受过什么伤害,导致她无法信任谁?

    一丝猜测在司空湛心头冒出。

    “如果我说是梦仙子呢?他会信吗?”凤玲珑知道男人不长舌,她说的话,司空湛未必会告诉赫连玄玉,便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这……”司空湛有一丝犹豫了,当年赫连是梦仙子所救,如果不是梦仙子的话,赫连也活不到今日。

    凤玲珑和梦仙子……唔,他实在难以判定赫连会相信谁。

    爱与恩本来就分不清,他不敢替赫连回答这个问题。

    “司空湛,赫连玄玉的个性阴晴不定,我希望今日我们说的话,你不要告诉他。”凤玲珑慢腾腾进食,嘴里的菜却依稀有了一丝苦意。

    连司空湛都无法确定,赫连玄玉又怎么能做到在梦仙子面前,完全维护于她?

    如果不能,前途茫茫,充满未知之数,又如何保证赫连玄玉不是下一个轩辕南?

    她死过一次,真真切切地死过,那断头之痛在她梦里出现过无数次,她不想再来一次了。

    司空湛无言,他觉得他就不该提之前的事情,他从凤玲珑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深沉的哀伤。

    那一定是有所经历,有所背叛的人,才能散发出来的哀伤。

    “好。”司空湛答应了下来,他会守住这个小秘密的。

    “谢谢。”凤玲珑勾唇一笑,神情又淡然自若了。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风瞿人,却在此刻微微一叹,一双淡漠眸子看着凤玲珑:“凤姑娘可知道,赫连在遇上凤姑娘之前,是什么样的状况?”

    遇上她之前?

    凤玲珑怔了一下后,回想了一遍。

    她还是风茗玉时,当然知道玄王赫连玄玉了。

    他暴戾,冰冷,不苟言笑,遇到不合他心意的事或人,一般都是以粗暴的方式解决,所以在轩辕国才留下了人人惧怕的印象。

    想着想着,凤玲珑猛然惊觉过来,现在的赫连玄玉有哪一点像当初传闻中的一样了?

    他分明个性散漫又爱调戏她,时常带笑又爱撒娇,整个一大男孩嘛!

    “我从来没见到赫连像现在一样爱笑。”风瞿人微微一笑,眼神不再淡漠,“我这次来轩辕皇城,第一眼见到赫连的时候,都怀疑他身体里是不是换了个灵魂。”

    风瞿人很认真地看着凤玲珑:“他只有看着你的时候,眸子里才有温度,他才像个人。所以,凤姑娘,请你对赫连好一点,不要让他失去这种人的温度。”

    凤玲珑蓦地觉得自己失了声,她对赫连玄玉,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

    可风瞿人所说的一切不同,也都是她亲眼所见的,由不得她不信。

    “如果你知道赫连十岁的时候,不哭不笑,不知何为痛苦,何为快乐,犹如行尸走肉一般,你就会知道,你对于他来说,有多么重要了。”风瞿人又是一叹。

    而这一次,凤玲珑的心脏像是被揪住了。

    是吗?在她面前无赖又邪魅的赫连玄玉,曾经不哭不笑犹如行尸走肉过?

    心脏微微抽动,有些泛着疼意,凤玲珑忍不住伸手按住了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