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章 完美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回到轩辕皇城,已经入夜。

    凤玲珑没让司空湛和风瞿人送她,她好歹也是一阶斗宗,回轩辕皇城是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

    风瞿人的一番话,让她又心疼又茫然。

    赫连玄玉对她的好,她当然都看在眼里,可她实在不知道,这份好能持续多久。

    轩辕南给了她十年,赫连玄玉能给她多少年?

    夜风轻拂,丝丝惆怅被吹落风中,卷起一地枯叶。

    空中的星辰是那么璀璨,一闪一闪地,竟有些像赫连玄玉眸中光芒。

    凤玲珑抬头,发现自己如今脑子里想的,竟全是赫连玄玉。

    这突然发现的事实,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怔在了当场。

    “凤玲珑!”一声沉喝,打断凤玲珑的怔忡。

    凤玲珑受到惊吓,后退了好几步,待看清楚是三王爷轩辕月华时,才没好气地拍了几下胸脯:“三王爷干嘛吓我?”

    “本王哪儿有吓你?是你看夜空看得太出神。”轩辕月华倒觉得自己有几分无辜,他平时叫人都是这样叫的啊!

    凤玲珑想到刚刚发怔的原因,心脏又是一跳,连忙就转移了话题:“这么晚了,三王爷怎么还在街上?”

    轩辕月华好笑地看着她:“这么晚了,你不也在街上?”

    凤玲珑扑哧一笑:“我是出城访友去了,三王爷难道也出城访友了?”

    大概因为圣魍山一行,凤玲珑对轩辕月华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极端厌恶。

    轩辕月华虽然深沉高傲了些,但也总算没害过她。

    “那倒不是。”轩辕月华微微勾唇,“本王是来找你的,凤玲珑。”

    “找我?”凤玲珑一愣,轩辕月华找她做什么?

    轩辕月华看了看四周,伸手去拉凤玲珑:“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随本王走。”

    凤玲珑侧身躲过轩辕月华的手,浅浅一笑:“三王爷前边带路就好。”

    怎么说两人都曾有婚约,虽然和轩辕月华有婚约的人不是她,但她现在既然已经是凤玲珑了,就还是要避嫌的。

    轩辕月华眼角一沉,眸子里顿时凝聚了一股怒气。

    但他也没有说什么,一甩宽大袍袖,冷冷一哼,转身就走。

    凤玲珑不解轩辕月华在生气什么,他应该很不愿和她有任何关系吧?

    耸肩一笑,她迈步跟了上去。

    两人几个拐弯,来的地方却是三王爷府。

    凤玲珑站在门口还有所犹豫,她这么进去三王爷府似乎不好吧?非亲非故的……

    “磨蹭什么?还不跟本王进来?”轩辕月华察觉她没跟上,回身用清冷的目光看着她。

    轩辕月华不善的语气,让凤玲珑心下暗暗一笑:轩辕月华好歹是她‘义兄’呢!她还担心什么?

    于是,凤玲珑进了三王爷府。

    当凤玲珑在偏厅见到一名药师模样的少年时,就微微愣了一下,难道这就是轩辕月华找她的原因?

    不过药师么……她也只认识月清尘而已,要拜师恐怕她是无能为力的。

    月清尘那骨子里透出的不可一世,和他家主子一模一样,收徒想必没门儿。

    “在下沙文轩,见过凤姑娘。”早已知道凤玲珑是斗宗高手,年轻人显得十分恭敬和小心翼翼。

    “沙文轩?”凤玲珑又是一愣,这名字好耳熟。

    看着眼前眉清目秀的少年,凤玲珑不过片刻就想了起来:“你是皇宫御用药师卞元良的徒儿?”

    风茗玉怎么可能不熟知皇宫的一切呢?风茗玉以前就经常见到卞元良,不过卞元良的徒儿却是只去过皇宫一次。

    沙文轩怔了一下:“凤姑娘认识我?”他长年在深山,这凤姑娘是如何认得他的?

    凤玲珑也不跟沙文轩解释,淡笑着落座后看向了轩辕月华:“说吧,三王爷找我有什么事?”

    既然沙文轩是卞元良的徒儿,那就跟拜师无关了,但不知轩辕月华找她到底为了什么。

    沙文轩觉得受了忽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不过,对方是玄王的心头肉,如今不再是那个任人搓扁捏圆的废物了,他也只能忍着。

    “沙药师,还是你来说吧。”轩辕月华目光清冷地看向沙文轩。

    沙文轩自然不敢违抗轩辕月华命令,便对凤玲珑说道:“几月前,我师父突然失踪,失踪前留下一封书信,让我代替他入宫,成为皇上的御用药师。”

    卞元良突然失踪?凤玲珑皱了皱眉。

    沙文轩继续说了下去:“我入宫之后,发现皇上的龙体有恙,本想为皇上设法医治,皇上却让我不要多事。”

    凤玲珑一下子拳头握紧了,一对秀眉,也蹙得死紧。

    轩辕南有病,跟她有什么关系?

    沙文轩不知凤玲珑心中翻江倒海,还在娓娓叙说:“皇上由原先的八阶实力,骤降三阶,体内斗气纷乱,如果不设法医治的话,皇上的实力还会继续削弱,到不是斗者为止。”

    堂堂南帝,轩辕世家的主宰者,怎么可以连斗者都不是呢?

    ‘啪’!

    凤玲珑脸色冷然,竟不知不觉中斗气外放,压断了椅子扶手!

    沙文轩吓了一跳!他不知他哪里说错了?

    “皇上的事情,与我何干?”凤玲珑冷冷说完,起身欲走。

    轩辕月华一把拉住了她,皱眉道:“本王只是想你帮忙,让沙药师与月清尘见上一面,讨教一二,看看皇兄的情况有无可能……”

    “我为什么要帮忙?”凤玲珑甩开轩辕月华的手,冷若冰霜。

    一个害死她的人,她还要帮忙替他治病?

    轩辕月华呆住,为何她眼中那般冰冷?还似乎隐藏着一股恨意?

    突然,轩辕月华明白了:她是恨皇兄下了那道赐婚圣旨对不对?

    一抹暗喜,窜上轩辕月华心头,连他自己也不知为何。

    凤玲珑和轩辕南之前从来没有什么交集,轩辕月华会这么误会她发怒的原因,一点都不奇怪。

    眼见轩辕月华发呆,沙文轩忍不住开口提醒,凤玲珑已经离开了三王爷府,轩辕月华这才后知后觉地追了出去。

    “凤玲珑!”轩辕月华叫住了凤玲珑的身形。

    凤玲珑也没转身,只淡淡道:“皇上的事情,我帮不上忙,也不会帮忙。”

    轩辕月华这时候却哪里还管他皇兄的身体,他只想弄清楚凤玲珑是不是还对他有情。

    “玲珑,你方才为何生气?是不是因为皇兄他……”

    “我没有生气。”凤玲珑转过了身,神色恢复淡然,却因轩辕月华眼中那抹喜悦而有些疑惑:他在高兴什么?

    “好,你没有生气。”轩辕月华眸色温柔了,用近乎宠溺的口气问道:“那你能告诉本王,你是不是对皇兄……”

    轩辕月华还没问出口,一道幽灵般的身影就横插进他和凤玲珑之间。

    月光下,出尘不染的白衣药师月清尘淡淡打断轩辕月华的话:“凤姑娘,主子让凤姑娘立刻回府。”

    凤玲珑‘哦’了一声,对赫连玄玉命令式口吻已经习以为常,反正他是这性子,绝不是把她当下人看待。

    不知不觉,她在开始为赫连玄玉的某些不似常人的行径找借口。

    “三王爷请回吧。”凤玲珑冲轩辕月华浅浅一笑,转身便朝玄王府走去。

    “玲……”

    月清尘淡淡瞥了一眼轩辕月华,眼中冷芒骤然让空气降温了好几倍,轩辕月华打了个寒颤,就讷讷住口了。

    月清尘紧随凤玲珑身后飘然而去,留下一声轻哼。

    就这胆量,还敢跟他家主子抢女人?省省吧!

    凤玲珑随月清尘回到玄王府里,月清尘只把她领到赫连玄玉房间门口,就转身退下了。

    凤玲珑有点郁闷,这都入夜了,把她带来赫连玄玉房间做什么?总不至于要侍寝吧?

    侍寝二字窜上心头,凤玲珑只觉有些心跳加速,却没有太多惧怕,似乎打心底里信任赫连玄玉不会对她没规没矩一样。

    “你还要在本王房门口站多久?”很久之后,突然传来赫连玄玉戏谑的问话。

    “……”凤玲珑撇了撇嘴,只好推门而入。

    刚走进屋里关上房门,凤玲珑就看见一幅美男出浴图。

    赫连玄玉一头黑发微湿,慵懒散落在背后,上半身完全裸露,仅有腰部以下穿了长裤。

    比女子还要细致的白玉肌肤上,点点水珠滚落而下,形成极度诱人的美景。

    他状似无意地瞥了一眼完全呆住的凤玲珑,好心情地勾了勾唇角,拿起干爽的毛巾,伸到凤玲珑面前:“替本王擦干头发。”

    如此邪魅妖冶的玄王殿下,美得让人心悸,迷人得让人想犯罪。

    然后,凤玲珑只有一个念头:快逃!

    不然,不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事呢!

    心随意动,她慌乱地转身,想要夺门而出。

    不过,赫连玄玉哪会轻易放掉她离开,他最喜欢看她手足无措的模样了,可爱至极。

    “玲珑这是急着要去哪儿呢?”赫连玄玉一个晃身就拦在凤玲珑面前。

    凤玲珑来不及刹住脚步,一头撞进了他裸露的胸膛里!

    温润的触感自脸颊以及双手传来,惊得她仰头倒退。

    一触及那滑腻得不像男人所能拥有的精致肌肤,凤玲珑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更别提她红透的脸颊!

    这个可恶的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赫连玄玉适时地搂住她细软腰肢,似笑非笑勾着瑰丽菱唇:“啧啧啧,小东西脸红得像苹果,本王好想咬上一口呢!”

    说着,他真俯下身去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