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1章 震撼表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微微泛着疼,又带了一丝暧昧刺激的感觉从脸颊传来。

    “赫连玄……”凤玲珑脸颊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这样的夜,这样的赫连玄玉,该死的妖孽!

    一声警告还没出口,双唇已然被妖魅的男子霸道攫住,接触到那每晚在梦里折磨自己的柔软唇瓣,赫连玄玉顿时忘情起来。

    或许是被吻的次数多了,凤玲珑竟然潜意识地没想去反抗,只一颗心跳得厉害,仿佛快跳出胸腔了似的。

    赫连玄玉的吻,强势中带着一缕温柔,仿佛她是他手心唯一至宝一样,更让她悸动迷醉。

    凤玲珑快瘫软在赫连玄玉怀里时,赫连玄玉才眯着一双妖魅炙热的眼睛松开了她。

    凤玲珑张着红艳欲滴的唇喘气,看着赫连玄玉的眼里带了一抹控诉,心下却是十分惶然的。

    从一开始的反抗不了,到现在的不想反抗,她心里是不是有什么开始变了?

    “玲珑这么看着本王,本王只想再来一次而已。”赫连玄玉轻笑着以修长手指划过凤玲珑泛着红晕的玉颊,眼中炙热愈来愈深。

    凤玲珑一抿红唇,推开了赫连玄玉,讷讷道:“我、我回房了……”

    理智告诉她如果再待下去,只会让赫连玄玉占便宜而已,她顿时萌生想逃的念头。

    “本王早就说过,玲珑是胆小鬼。”赫连玄玉紧紧桎梏住她腰身,不让她逃离。

    你才是胆小鬼呢!凤玲珑不服气地白了他一眼。

    “玲珑明明很喜欢本王的吻,不是吗?”赫连玄玉神情愉悦,微勾的薄唇光芒妖邪,眸子却还残留着热吻的迷离。

    “谁喜欢了?自大狂。”凤玲珑气不打一处来,“每次都突袭我,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了?”

    赫连玄玉一挑眉:“接吻还要问玲珑的意见?”

    “当然了!你吻的是我又不是猪!”凤玲珑再度翻白眼,这男人有时候真的很沙猪。

    不过……赫连玄玉如果是沙猪的话,也一定是沙猪里最温柔的。

    赫连玄玉大笑出声,他的小东西实在太可爱了!怎么看怎么喜欢,他都想把她放在袖子里时时刻刻带在身边了。

    “你笑什么?”斗嘴了几句,凤玲珑倒没那么尴尬了,不客气地伸手戳了戳他坚硬的胸膛。

    这时候,她倒是忘了他没穿衣服了。

    “好吧,那么本王来问问玲珑的意思。”赫连玄玉稍一思索,轻笑问道:“玲珑是选择让本王再吻一炷香呢?还是选择给本王把头发擦干后回房?”

    “……”这是询问吗?这明明就是要挟!

    凤玲珑忍不住有些气鼓鼓地看着赫连玄玉,她一再命令自己不该和这个男人一般计较,但……实在有些难。

    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

    “怎么样?玲珑若不选,本王可就替玲珑做选择了喔!本王可是很认真地询问过玲珑的意思了。”赫连玄玉看见凤玲珑露出更可爱的表情,忍不住失笑,眸子里越发温柔似水。

    她在轩辕南面前是淡然恬静的,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云淡风轻的,只有在他赫连玄玉面前,她才可以做最真实的自己。

    有朝一日,她一定会发现他对于她的不同意义。

    他,等着。

    “我选第二个!”凤玲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推开他后转身去拿凳子上的干毛巾。

    一瞥眼,看见床上的单衣,她想了想顺手又给他拿去了。

    不穿衣服的赫连玄玉,实在让她有些觉得危险,还是给他披上皮好了。

    再一想,她又跑去镜子前拿了梳子,擦干头发之后肯定要用的嘛!

    赫连玄玉勾着淡淡笑意,坐在桌前撑腮看着凤玲珑为他忙前忙后,俊美修眉便微微往上挑了起来。

    凤玲珑做好了准备工作,走到赫连玄玉身后开始认真给他擦拭头发。

    其实斗宗高手的温度都比较高,身上沾水的话不出一炷香功夫就能因为自动外放的斗气而将水珠蒸干。

    所以赫连玄玉一头黑亮长发,此刻其实已经不像之前那般滴水了。

    当凤玲珑悄悄运用斗气将赫连玄玉的头发弄干,这样可以节省她的时间时,赫连玄玉就又勾起了一抹笑意。

    能在他赫连玄玉背后站着,又做这些小动作的人,这辈子怕是也只有她了。

    “偷工减料可不算数,要不要本王再去洗一遍?”赫连玄玉轻笑着反手将凤玲珑勾了一下,差点让她跌在他身上!

    凤玲珑捶了他的背一下,站好后理直气壮地说道:“你别不知好歹了!我是怕你着凉!”

    “是吗?”赫连玄玉愈发笑得狡黠,像只千年老狐狸,不过凤玲珑没看见就是了。

    凤玲珑不说话了,动作轻柔地给赫连玄玉梳头。

    赫连玄玉的头发很黑很亮,丝滑顺手,以一个男子来说,实在有些难得了。

    因为是晚上了,所以凤玲珑没给赫连玄玉束发,任一头黑亮长发披散在他背后。

    “我可以回房了吧?”凤玲珑站了许久,腿都有些酸了。

    赫连玄玉转身,伸手一勾,就让她坐在了他大腿上。

    “赫连玄玉,你又耍赖?”凤玲珑气结,刚刚明明说好的!

    “你就那么不想与本王呆在一起吗?”赫连玄玉深邃的眼神盯着凤玲珑,一向冷傲狂妄的语气,竟夹杂了一丝淡淡的伤感。

    凤玲珑只觉得喉咙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扼住了,有些喘不过气来,胸口又有点闷。

    “你走吧。”赫连玄玉随意地挥挥手,方才那伤感仿佛根本没存在过,他将凤玲珑推开,自顾自倒了一杯酒,拿在手里转动着。

    凤玲珑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秀眉蹙得死紧。

    干嘛不走呢?就因为她恍若错觉般觉得赫连玄玉竟也会伤感?

    好一会儿之后,赫连玄玉转过头来,挑眉以眼神询问:你怎么还不走?

    凤玲珑踟躇了片刻,期期艾艾地问道:“如果我再留一会儿,你不会让我侍寝吧?”

    赫连玄玉大大一怔,他是不是听错了?

    “你说什么?再给本王说一遍。”

    看见赫连玄玉眼里的困惑,凤玲珑好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所以其实……他压根没想过这回事吧?

    窘我内个窘……

    “没什么,我说我再待一会儿回房。”凤玲珑赶紧坐了下来,镇定自若地也倒了一杯酒,只是捉在手里时酒杯里的酒水有点荡。

    赫连玄玉眼里闪过一抹若有所思,现在他可以肯定,他方才没听错了。

    “是不是,有人曾对你这么说过?”

    漫不经心的话从赫连玄玉嘴里出来,一双猛鹰般的冷眸,却酝酿着某种风暴。

    风家纵使也是肱股之臣,但上位者毕竟是上位者,而且风家都是文人,没有斗者。

    倘若东宫之主施压,即便是风家女儿,想必也是无力反抗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赫连玄玉眼中阴霾越来越深,有种冲到皇宫杀人的冲动!

    “你说什么?”这回,换凤玲珑迷惑了。

    怎么方才还好好的,突然一下子就变天了?果然哪怕是在她面前,赫连玄玉也是阴晴不定的吗?

    赫连玄玉随意地将手中酒杯往后一抛,清脆碎裂的声音传来时,他已将凤玲珑桎梏在了身前。

    “有没有别人这么吻过你?”

    他的唇,点点落在她眉眼上,语调冰冷:“本王,是只吻过一个女人。”

    “有没有别人这么抱过你?”

    他双臂有力地扣紧她的腰,眼眸森寒:“本王怀里,是只出现过一个女人。”

    “嗯?说。”

    如果有,他不管什么南帝,必须得下杀手!

    尽管风茗玉当年的确是准太子妃,但还是云英未嫁之身,若轩辕南敢这么对她,他绝不会放过轩辕南!

    凤玲珑有些愕然地看着大变脸的赫连玄玉,突然心就沉了下来。

    像他这样的男子,是不可能接受她有过去的吧?

    “如果我说有呢?”她淡淡地反问。

    “那本王就杀了他!”赫连玄玉眼里顿时卷起一股风暴,“没有八抬大轿迎娶你,竟敢要你侍寝!”

    赫连玄玉松开凤玲珑,伸手一抓,提起圣耀之刃就往外走。

    凤玲珑傻了,直到赫连玄玉冲到门口才反应过来,连忙闪身上前从背后紧紧抱住他的腰:“没有!没有别人!”

    纵然轩辕南有千百个不是,但这罪名他是没有犯过的,他顶多就握过她的手。

    除了在冰封寒殿那一次,她身为凤玲珑时被轩辕南抱过一下,就那么一下。

    而那一次,赫连玄玉是看见了的。

    赫连玄玉眼里温度一点一点恢复,他丢开圣耀之刃,转身握住凤玲珑的肩膀。

    凤玲珑一直紧紧抓住他的单衣,生怕他冲出房间去杀了轩辕南。

    “除了冰封寒殿那一次,他连抱都没抱过我。”她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知道他并非介意她有过去,而是不愿轩辕南欺负她,她不得不说实话了,免得他继续发疯。

    不过说起来……他欺负她欺负得最多吧?

    像是看出了她心底的抗议,赫连玄玉温润如玉地勾起完美菱唇:“本王既然敢抱玲珑,便是下定决心倾尽所有的。除非本王死,否则定会八抬大轿迎娶玲珑过门。”

    倾尽……所有?

    凤玲珑呆住了,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俊美邪魅风华绝代的男子,他说要倾尽所有来对她?

    “本王的一切,都是玲珑的。”赫连玄玉一把搂她入怀,紧紧地,像是要将她嵌入骨血里,“包括,本王的命。”

    凤玲珑失声了,她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表白,比一万遍‘我爱你’,更让人难以拒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