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3章 他不说,只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容家主在纠结的时候,凤玲珑心里也十分纳闷儿,她好像没得罪百里苏隐这尊大神吧?

    第一场比试之前,百里苏隐还登过她的门,虽说没有什么偏袒的意思,但至少也没有敌意?

    可现在,百里苏隐似乎是故意在给她使绊子,她的感觉应该没有错,只是不知道原因。

    凤玲珑当然想不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赫连玄玉挑起了百里苏隐的斗志。

    别忘了,百里苏隐可是一百多岁的世外高人,他几乎与世隔绝,唯独对玄王另眼相看,所以玄王看上的女人,他自然想要逼出凤玲珑的底牌了。

    能让玄王坚信会胜出、连梦仙子都比不上的女人,又怎么会没有底牌呢?

    此刻,赫连玄玉终于有些不悦了。

    凤玲珑都能察觉出百里苏隐在给她使绊子,以赫连玄玉的城府敏锐,又怎么会察觉不出来呢?

    “比试场上输赢各凭本事,本王也看好玲珑,岂非梦仙子也要对本王不满?”赫连玄玉一脸闲然,幽深眸子里却泛出一丝冷意。

    他淡淡瞥了百里苏隐一眼,如君临天下的王,而百里苏隐被那冷冽视线一扫,不禁微微一怔。

    好威武的气势!百里苏隐心中暗道,面上却只淡淡笑着,也没有再说什么话。

    凤玲珑是将赫连玄玉和百里苏隐一番互动都看在眼里,心里微微震撼。

    这可是药皇之城的城主大人百里苏隐啊!

    人人都巴结讨好来不及,怎么赫连玄玉就敢直接跟百里苏隐呛声?

    关键在于……他是为了她才跟百里苏隐呛声的。

    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凤玲珑心头滋生,她微怔地看着赫连玄玉完美侧脸,心跳微微有些加速。

    他让她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即使是百里苏隐这等大人物,也不能在他面前欺负她呢!

    赫连玄玉见百里苏隐没再出声之后,便将凌厉视线射向了慕容家主,一道金光闪现在他手掌心:“慕容家主可认识此物?”

    赫连玄玉手掌心里的东西,正是之前绑住凤玲珑四肢的金蚕绳,也是慕容世家的至宝。

    慕容家主正在暗暗高兴呢,他觉得玄王方才是帮着他说话的,结果一听赫连玄玉语气冷极,顿时冷汗又开始往外冒了。

    什么?金蚕绳?

    金蚕绳不是在地下宝库里好端端地放着吗?怎么到玄王手中去了?

    “这……”慕容家主有些摸不清这位玄王殿下是何意,斟酌许久才小心翼翼说道:“这是慕容世家世代传承的金蚕绳,若是玄王殿下喜欢……我便送给玄王殿下了。”

    很明显,慕容家主误以为这金蚕绳是赫连玄玉到他们慕容府地下宝库里偷……呃,拿的。

    不过,只要玄王殿下喜欢,他双手奉上就是了,谁让这是玄王殿下呢?

    赫连玄玉面色一冷:“你是说本王偷了你这金蚕绳?”

    慕容家主冷汗彻底下来了:“不敢,不敢,我不是这个意思……”

    看慕容家主的样子,凤玲珑心里倒是认为慕容家主不知道慕容英彦和梦仙子勾结一事。

    稍作思忖,凤玲珑就开口说起了事情原委:“慕容家主,金蚕绳并不是我们从慕容府拿走的,而是有人‘送’给我的……”

    于是,一番简短叙说,凤玲珑将沉船事件说给了慕容家主知晓。

    慕容家主听得脸色一阵发白,这才知道凤玲珑所说的‘送’,到底是怎么个‘送’法儿了。

    而他也瞬间明白,此次玄王殿下与百里城主登门,是来问罪的!

    “玄王殿下,此事绝对与慕容世家无关,我就是有一万个胆子,也绝不敢对凤姑娘还有玄王殿下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情!还请凤姑娘、玄王殿下明察!”

    慕容家主略微激动,声音巨颤地说道,看神色是又惶恐又气愤。

    不知道是哪个心肠歹毒的,想出了这法子害他慕容世家!竟想栽赃嫁祸,让慕容世家得罪玄王殿下!

    凤玲珑看出慕容家主不是做戏,但慕容英彦一事,她也不会放过。

    因此她淡淡一笑:“我是相信慕容家主不至于如此糊涂,即便要对付我凤玲珑,也不会选在赫连玄玉在场的时候。”

    慕容家主面带苦笑,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亲眼见过凤宸业的下场,他哪儿敢萌生想法去对付凤玲珑啊?凤宸业还是凤玲珑的亲爹呢!

    凤玲珑接着说道:“不过,金蚕绳是慕容世家的至宝,除非是慕容世家的内部人员,才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拿走金蚕绳,甚至瞒着慕容家主。”

    她瞥了一眼赫连玄玉,唇角勾了起来:“就算是赫连玄玉你,要拿这金蚕绳,也不可能不惊动慕容世家任何人吧?”

    赫连玄玉眉一挑,却是点了头:“不错,本王可以用抢的,但却做不到神不知鬼不觉。”

    慕容世家的地下宝库,少说也有一两百卫士守护。

    要想拿走金蚕绳,这一两百卫士必须先放倒。

    神不知鬼不觉拿走,只有内部人员才有可能做到。

    慕容家主听了,一惊:“凤姑娘与玄王殿下的意思是,此事乃是我慕容世家出了内贼?”

    “这还用说吗?”凤玲珑淡淡一笑。

    内贼是肯定有的,但她不会告诉慕容家主是谁,她既然瞒了赫连玄玉,那就得慕容家主自己去查。

    如果连一个慕容英彦都查不出来,慕容家主也可以退位让贤了。

    慕容家主也是明白人,顿时狠狠一咬牙:“好!此事我定给凤姑娘与玄王殿下一个交代!”

    赫连玄玉伸出修长手指,拨弄指上翠绿玉环,淡淡一瞥慕容家主,流云星眸中泛着点点寒芒:“本王可没有耐性等太久。”

    慕容家主一凛,立刻承诺道:“玄王殿下放心,三日之内,我必给玄王殿下一个满意的交代!”

    赫连玄玉这才面色稍霁,略微满意地颔首:“好,本王等着。”

    沉船一事有了解决之道,赫连玄玉等三人就离开了慕容府,片刻都不曾多留。

    直至回了玄王府,百里苏隐与凤玲珑、赫连玄玉分开,凤玲珑才用似笑非笑的表情凝视着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赖在凤玲珑房里不肯走,非要一起用膳了才肯罢休。

    “怎么?不认识本王了?”见凤玲珑一直盯着自己,赫连玄玉伸手摸着她玉靥,也似笑非笑凝视她美眸。

    “这么讨厌的脸,化成灰我也认得。”凤玲珑白了他一眼。

    赫连玄玉不但不生气,反而愉悦笑出了声:“哦?这么说,本王在玲珑心里是刻骨铭心的存在了?”

    “……”好无耻!好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凤玲珑决定不和他耍嘴皮子了,一本正经问道:“你刚刚那么跟百里前辈呛声,就不怕百里前辈生气?”

    虽然先前悸动莫名,可细细一想,又觉得赫连玄玉太过维护她不妥。

    得罪人太多,岂不是给自己招致麻烦吗?还好百里苏隐并没有当场发作。

    不知不觉,凤玲珑已经开始站在赫连玄玉的立场,来替赫连玄玉设想了。

    “本王有跟他呛声吗?”赫连玄玉仔细回想,倒是没觉得什么不妥的。

    当年他才十岁时,曾把百里苏隐气了个半死,恨不得杀了他呢!今天这事算什么?

    “当然有。”凤玲珑推了他靠得太近的肩膀一下,离得太近,她几乎被他身上淡淡怡人气息给薰醉。

    “他不会介意的,上一次见面,他差点气得杀了本王,事隔多年见面他不也照样住进玄王府?”赫连玄玉不以为意地说道,突然眼神炯炯看着凤玲珑。

    上一次差点杀了他?凤玲珑一惊,心想到底他做什么了惹得如此淡定的百里苏隐发那么大火啊?

    突然发觉赫连玄玉双目炯炯看着自己,她心头一阵发毛:“你看着我做什么?”

    赫连玄玉红唇妖娆一勾,深邃星眸中蕴藏丝丝柔情:“本王是在想,玲珑越发替本王着想了,生怕本王有个什么闪失似的。”

    瞧,他的努力不全然是没有回报的么?

    他相信,总有一日,她心里只有他赫连玄玉一人!

    “我……”凤玲珑心跳微微加速了,被他太过柔情的视线盯得仿佛瞬间失去了反驳的能力。

    被看得实在不自在了,她索性伸手挡住了他太过深邃迷人的眼睛:“你别对我这么好。”

    对她太好,她会动心的。

    没有人可以抵挡这个集万千优点于一身的男子,他太过风华绝代,若这样一直宠她,她不敢保证能守住自己的心。

    “就是要对玲珑好。”赫连玄玉仿佛瞧见了凤玲珑的害怕,也没拿下她的手,只伸出双臂将她圈紧。

    “本王要让玲珑习惯这种好,直到玲珑离不开本王为止。”他侧头亲吻她黑亮润泽的青丝,语气轻柔得让人沉醉。

    凤玲珑微微失神片刻,回神后眼中一片清冷:“我不想离不开任何人。”

    “你已经离不开本王了。”赫连玄玉红润菱唇一勾,“若本王现在撒手,你会死得很惨。”

    赫连玄玉的语气,带着一丝不容反驳的冰寒,也有醍醐灌顶的功效。

    凤玲珑一怔,忽然就打了个冷颤。

    是……现在的她,离了赫连玄玉的庇护,似乎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世间之大,她能依靠的竟只有赫连玄玉了?

    那么她对他,到底是拒绝不了呢?还是心存感激呢?

    “冷吗?本王抱抱便不冷了。”赫连玄玉淡淡一笑,将凤玲珑抱得更紧。

    也许他会对她用点谋略,让她离不开他,但,他赫连玄玉对神明对苍天发誓:此生绝不会负她!

    他不说,只做。

    早晚,她定会明白,他赫连玄玉与轩辕南,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