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2章 情敌的较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过去,轩辕南还是失望了。

    因为赫连玄玉脸上一丝一毫震撼的表情都没有,他就那么沉静如水地看着轩辕南,完美菱唇甚至还勾起了一点点讽刺的弧度。

    赫连玄玉始终一言不发,轩辕南不得不继续说了下去:“只要玲珑身在沾染了朕的帝王气的地方,便不会有事,否则的话,她的魂魄将飘离出体,接着就会魂飞魄散。”

    赫连玄玉静静地看着轩辕南,幽冷目光泛起一丝诡异。

    这不是轩辕南的真正目的。

    偏偏,还选在玲珑下海之后。

    轩辕南,他想做什么?

    面对赫连玄玉稳如泰山的沉默,诡异的凝视,饶是身为帝王的轩辕南,也不由自主有一些感到头皮发麻。

    此刻轩辕南倒是明白,为何他父皇当年同样会被年仅十五岁的赫连玄玉给一句话震得半天回不过神了。

    “朕就跟玄王明说了吧,玲珑她绝不能在百里苏隐的炼药师选拔中胜出,玄王必须阻止她!”轩辕南心一横,说出了真正的目的。

    至此,赫连玄玉才终于缓缓启唇,惜字如金地赐予了轩辕南两个字:“为何?”

    轩辕南松了口气,赫连玄玉总算说话了。

    他微微一叹:“玄王难道忘了?炼药师必须入炼药之城!所以,若玲珑最后胜出,她就要随百里苏隐回炼药之城。而若那样的话,不出三日她就会魂飞魄散!”

    赫连玄玉沉默了,这件事的确在他意料之外。

    让凤玲珑成为炼药师,是他一开始取凤鸣鼎时便下定决心为她铺的路,然而现在,他却似乎不能让她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你为何不亲自告诉她?”赫连玄玉抬眸,眸中冷光一闪。

    轩辕南,绝对没安好心。

    “此事关乎风家被抄斩时,禅宗台与朕的一个约定,朕不能亲口告诉玲珑事情始末,也不能在约定限期之前让玲珑知道这件事。”轩辕南苦笑一声,道出凤玲珑前世的一点隐情。

    赫连玄玉眸光一闪,轩辕南下令抄斩风家满门,果然不是表面上看来这么简单!

    而玲珑呢?若她有朝一日得知轩辕南苦衷,可会被轩辕南感动,选择回到轩辕南身边?

    不行!他绝不允许!

    她已是他认定的玄王妃,除非他死,否则她只能选择他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冷冷一瞥轩辕南,唇角凉薄一勾:“南帝好心思,好手段,这是让本王去替南帝做罪人呢!”

    既要阻止凤玲珑参加第三场比试,又不能告诉她真正的原因,以她的性子,不会反弹么?

    到时候,她必然会对他心生反感,而这,就是轩辕南的真正目的!

    呵……轩辕南,你果然开始不择手段了!

    轩辕南面色一凝,随后微微一笑:“这件事情,若不是到了非说不可的地步,玄王以为朕会轻易告诉任何人么?”

    赫连玄玉微微眯起一双冷眸,眼神阴戾而锐利:“不是非说不可,而是南帝一直在等待最合适的时机。这是最能让玲珑疏远本王的法子,南帝,本王说的对吗?”

    轩辕南心里微微一震,此刻也再一次正视了赫连玄玉的城府。

    此事他原以为理由充足,赫连玄玉绝对不会有所怀疑,不料……

    不错,他的确是在一开始就不会让凤玲珑当选这个炼药师,但他不在一开始就阻止,是因为他还是有些了解凤玲珑的好胜心的。

    先让她赢个一两场,在最关键的时候叫停,她会非常不甘心!

    而那个阻止她继续参赛的人,她自然也会心生反感。

    何况赫连玄玉的性格,阴沉多变,喜怒无常,世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赫连玄玉出面阻止凤玲珑的话……必然是以十分霸道的方式,凤玲珑当然会反感、厌恶。

    这,的确就是他的私心。

    轩辕南在赫连玄玉的冷眼直视下,有些心里发毛。

    半晌,他重重一叹,眼神落寞:“玄王,朕与茗玉十年深情,十年间朕从未做过对不起茗玉的事情,即便是朕身为太子时,身边也一个姬妾不曾有,还为此与先皇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差点被废掉太子之位……”

    赫连玄玉手指一动,一颗心却微微下沉。

    南帝与风茗玉十年感情,在轩辕国早已是一段佳话,他身为轩辕国玄王,又怎会不知?

    的确如轩辕南所说,除了风家被满门抄斩一事之外,轩辕南不曾有半分对不起风茗玉过。

    “仅此一件,已足够抵消你对她十年的好,她不会再回头。”赫连玄玉冷眸透出一股凉薄,神色如寒潭般深幽。

    他的女人,可以原谅轩辕南对风家所行之事,但绝不能回到轩辕南身边!

    这,便是他赫连玄玉的底线。

    轩辕南和他打苦情牌,是没有用的。

    在玲珑的事情上,莫说是打苦情牌,即便是轩辕南自刎在他面前,他也不会有半分动摇!

    让,不是他赫连玄玉的作风,他一向惯于掠夺!

    “当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一定会原谅朕,回到朕身边。”轩辕南语气执拗之极,这是他一直坚信的,不容赫连玄玉打破。

    赫连玄玉霍地站了起来,带起一股冷冽的劲风,扬起了赫连玄玉一身华贵衣袍下摆,也吹起了轩辕南的一头黑发。

    “今生,她注定是本王的。即使逆天而行,本王也会霸占她,至死不松手!若南帝执迷不悟,觊觎本王的女人,定会走上自毁自灭的绝路!”

    赫连玄玉漠然撇下这句狂妄至极的宣言,云袖一甩,大步流星走出了御书房外。

    房门‘吱嘎吱嘎’作响,摇曳了半天才停下来。

    轩辕南脸色冷若冰霜,一双温润的眼眸此刻淡漠阴戾,神情也晦暗不明,深邃难解。

    良久,一句轻飘飘的深沉话语才在御书房响起:“赫连玄玉,朕就不信,你无理取闹阻止玲珑得胜,玲珑还会保持对你的好感。她,可是最讨厌霸道无礼之人的……”

    夜风迭起,吹落一地枯叶。

    观海崖上方,璀璨星空,闪亮晶莹。下方,却惊涛骇浪,夜风引得海水不停拍打崖壁,发出阵阵轰鸣。

    赫连玄玉眉头紧锁,凝视着并不平静的海面。

    玲珑,比起你的安危,你讨厌本王又算得了什么?

    但,你要离开本王,却是万万不能的。

    一件厚实的白狐披风披在了赫连玄玉的肩头,月清尘缓步而上:“主子,起风了。”

    赫连玄玉淡漠一撇唇角:“起风了又如何?玲珑还在水里呢!她不是更冷?”

    月清尘面部抽搐了两下,最终还是尽责地提醒:“主子,凤姑娘已是斗宗高手,结界可保她三日内不受寒水侵蚀。”

    所以,她绝对不会冷到的,主子真是多虑了。

    “你说什么?”赫连玄玉忽然侧目,心情显然不是很好,正需要拿人开刀。

    月清尘一怔,片刻后急转直下:“我的意思是说,凤姑娘一定会冷到,真可怜。”

    为了不被莫名其妙责罚,只好愧对良心了。

    赫连玄玉冷哼一声,暂时发了善心没拿月清尘开刀,继续凝视黑夜中的大海出神了。

    月清尘默默退到了一边,心里则想着主子这是怎么了?担心凤姑娘也不至于突然喜怒无常吧?

    似乎……有些心事的样子?

    一算时间,刚好此刻过了子时,月清尘心里微微一凛:白日里南帝邀约过主子去皇宫一叙,难道主子今晚真去了皇宫见南帝?

    这么说来,主子突然间有了心事,是因为南帝跟主子说了什么?

    月清尘眉头皱了起来,但犹豫间还是没上前询问。

    一切,等凤玲珑从水里出来之后再说吧!

    海里。

    凤玲珑和梦仙子等人一起下到海底,各自有结界护身,空气也通过结界流动,不至于让各自溺亡。

    梦仙子显然早有想法,一到海底,她就美眸冷冷瞥了凤玲珑一眼,转身离开去找比试所需要的火山石了。

    至于轩辕世家的后起之秀轩辕烨,则被慕容英彦拉着去了远处。

    而凤玲珑,却被朱言和凤云霜两人一前一后缠住了。

    看着朱言和凤云霜,凤玲珑笑得有些张扬:“怎么?这么迫不及待就想杀我了?”

    “杀你?”朱言眼里闪过一丝轻蔑,“我百招之内就可以让你形神俱灭,但我不会动手杀你。”

    “我明白了,你们是想拖住我,让我没法去找火山石,是吧?”凤玲珑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朱言是仙乐台的人,暂时应该不会对她动手,而凤云霜却打不过她,所以他们就这样拖住她,让她没法完成任务。

    如果她去找火山石,那么朱言会动手抢,只要不伤到她,动手抢也不算犯规。

    毕竟这是比试,运用手段是很正常的事情。

    “既然你明白了,那就乖乖在这儿别动!”朱言冷冷一笑,按捺住现在就要杀了凤玲珑的冲动。

    他师妹说了,要杀凤玲珑,用不着他们亲自动手。

    只要在期限的最后一日,按照王家大公子王若宇的法子,以邪术唤出海底恶龙,就足以让凤玲珑葬身海底了!

    而那时候,他们逃出海面,他师妹也已经贵为新一代炼药师,百里苏隐的关门弟子。

    至于玄王么,凤玲珑已死,了不得就伤心一阵子,便和他师妹履行婚约了。

    呵呵……皆大欢喜,一箭三雕!

    现在,就只等这两日的时间过去而已。

    凤玲珑见状,微微一笑,也不着急,索性在结界里盘膝坐了下来。

    之前她伸手去扶轩辕南时,发觉轩辕南体内斗气微弱,一时发了善心给了他一些斗气渡过去,正好趁这功夫调理回来。

    见凤玲珑乖乖坐下了,朱言和凤云霜对视一眼,各自冷冷一笑,也坐下来休息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