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8章 王府缱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场比试的地点,出乎众人意料外地定在轩辕皇宫。

    谁也不懂,百里苏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少人纷纷叹息,毕竟这样一来的话,他们就无法去围观第三场比试了。

    皇宫那地方,可只有身份尊贵的人才可以进去呢!

    玄王府里,凤玲珑正有些呼吸不畅。

    她呼吸不畅的原因,是赫连玄玉一回到玄王府就紧紧抱着她不放,害她都感觉有些缺氧了。

    但或许是赫连玄玉先前眼中那一丝恐惧震撼了她,她难得没有跟他激烈抗议。

    在他怀中,她竟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这,是沉沦的前兆么?

    “玲珑,咱们不当炼药师了,好不好?”

    忽然,令人沉醉的温柔声音响起。

    凤玲珑一怔,半晌后挣扎起身,抬眸望进他深邃眼底:“你说什么?”

    是她听错了吗?

    海底九死一生,差点被梦仙子害死,与恶龙大战,五脏六腑皆伤,好不容易才和梦仙子打了个平手,他竟要她不当炼药师了?

    赫连玄玉邪魅妖娆的眼眸凝视凤玲珑,片刻后,依然重复了一遍:“本王是说,炼药师没什么好的,咱们不当了。”

    凤玲珑一下子就火了!

    她用力推开他,起身站在他面前,紧紧抿唇半晌才问了句:“为什么?”

    赫连玄玉俊美眉目微凝,幽暗的黑瞳泛着幽冷光芒,眼底更是透着让她捉摸不定的情绪。

    他的眼睛,美得不像话,也沉得不像话。

    赫连玄玉捉住了凤玲珑的手,轻轻抚摸,明明那么轻那么轻的动作,凤玲珑却挣脱不了。

    “玲珑若是当了炼药师,便要去炼药之城,本王不想和玲珑分开。”赫连玄玉抚上凤玲珑的眉眼,眼眸突地温柔下来。

    那醉人的风情,遮掩了赫连玄玉内心真实的深沉。

    凤玲珑一怔,原先的气恼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哭笑不得!

    就为了这么个原因,他便孩子气说不参加比试了?

    “赫连玄玉,你怎么越来越幼稚了?”凤玲珑又好气又好笑地戳了他肩头一下。

    “是啊,本王就是如此幼稚,玲珑讨厌吗?”赫连玄玉语气问得漫不经心,眼眸里却闪过一丝寒芒。

    原本以为他不会在乎她是否讨厌他,但真正要听她说出口时,他却发现他如此忍受不了她的讨厌!

    “讨厌啊……”

    凤玲珑本是戏谑的一句玩笑话,殊不料赫连玄玉瞬间变了脸,一双黑眸阴鸷地盯着她。

    刚想开口解释,化解他的误会,唇瓣却一下子被攫住了!

    赫连玄玉炙热的气息完全将凤玲珑整个人萦绕了,他如钢铁般的双臂紧紧扣住她的纤腰,胸膛紧紧贴着她的,几乎让她旧伤隐隐作痛。

    可比起胸口的隐隐作痛,更刺激凤玲珑的却是唇瓣上的疼痛。

    他简直像疯了一样吻她!

    “赫连玄玉!”凤玲珑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推开面前的男人,气急败坏地瞪着他:“我只是……”

    一句解释的话还没出口,赫连玄玉又俯下头含住了她的唇瓣。

    她本想用力捶打他几下以泄愤,但她突然发现他的吻变轻柔了。

    虽然依旧带着狂热霸道的气势,却没有再将她弄痛。

    于是,原本抗拒推在他胸口的双手不由自主攀住了他的双肩,身子酥软地沉醉在了他所赋予的独特温柔中。

    凤玲珑眼神微微眯起,本就柔媚的眼眸里更是增添了一丝氤氲与迷离。

    赫连玄玉也眯眼看着怀中女子的软化,渐渐地,深沉双眸里的风暴平息,一抹温柔自眼底缓缓升起。

    片刻后,他松开了几乎快要缺氧的她。

    “不许你讨厌本王。”赫连玄玉手臂圈紧,将凤玲珑整个搂在怀中,霸道地在她耳边低语。

    凤玲珑渐渐清醒过来,又是一阵气恼,又是一阵哭笑不得。

    努力平息了一下呼吸的频率,她抗议了一句:“就算是再要好的两个人,也总会吵架的,而人吵架的时候就会说气话么?”

    “本王对玲珑就不会。”赫连玄玉一脸笃定,语气也异常坚定,“即使本王再生气,因为是玲珑,本王便不会用言语来伤害玲珑。”

    凤玲珑心口微微一热,喉咙像是被卡住一样突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所以,她简简单单一句话,便能让他如此难受么?

    半晌,她悄悄伸手环住他的腰,低低地吐槽了一句:“对,你只会用行动来欺负我。”

    譬如说,啃得她嘴唇脖子尽是血,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吸血鬼所以才这么帅得人神共愤!

    赫连玄玉仿似知道凤玲珑抗议的是什么,忍不住魅惑勾起菱唇:“本王只是有些情难自禁……绝非真要伤玲珑。”

    若要伤她,他还会选择这样的方式么?

    不过是被她气到有些失去理智,才以吻来发泄,每每因此伤了她娇嫩肌肤。

    凤玲珑勾唇浅笑,任他抱着她紧紧地,不松手。

    其实,她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好像他很在乎她似的。

    “赫连玄玉,这最后的角逐,我是一定要赢的。”她语气轻缓,带着绝对的坚定,“凤鸣鼎我要拿回来,还有百里苏隐手中的流火灵丹,我也一定要拿到!”

    流火灵丹?

    赫连玄玉那还泛着醉人温柔的俊颜上,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玲珑要流火灵丹做什么?”如果另有隐情的话……那便等她赢了第三场比试再说也行。

    对于这件事,凤玲珑也没想隐瞒赫连玄玉,便解释道:“我以前学过一种固本培元的万元归本大法。但可惜我体内斗气有所阻碍,所以必须要百里苏隐手中那颗流火灵丹,暂时压制我体内斗气,助我修成万元归本大法。”

    怕赫连玄玉不懂万元归本大法是什么,她又多解释了两句:“万元归本大法可以借助天地间万生万物的灵气修炼,灵气会像保护伞一样替我挡去伤害。”

    这样么?赫连玄玉嘴角微微勾起一抹优雅浅笑,漆黑如墨的黑瞳蒙上一层让人眩晕的色彩。

    “好,那便等玲珑拿到这流火灵丹再说。”赫连玄玉黑眸一眯,“不过,即便玲珑最终胜出,本王也不许玲珑离开本王身边一步。”

    “……”凤玲珑刚松了口气,却又被他一句话给弄得啼笑皆非。

    她深吸一口气,凤眼上挑:“如果我胜出了,百里苏隐会让我继续留在轩辕皇城吗?”

    很显然的,百里苏隐这趟来是选徒弟的,哪儿有徒弟出来了却不带徒弟走的道理?

    “由不得他!玲珑的去留,只能由本王决定!”赫连玄玉优雅搭过如玉前额几缕青丝,完美的下巴微微一抬,语气不容人拒绝。

    “我懒得再跟你说!”凤玲珑只当他一时没想通,赌气似的撇过了头。

    其实,她心里也有微微的一丝不舍,只是不想告诉他而已。

    但为了提高实力,不再受制于三大灵台,她必须要成为炼药师,这也是她答应赫连家主的不是吗?

    如果他实在不想她离开太久,他也一道去炼药之城修炼不就行了?反正他这玄王也是挂名的,根本不管事。

    赫连玄玉看着凤玲珑赌气的模样,忽然玩心大起。

    他伸出修长莹润的手指,一会儿点点她腮帮子,一会儿又揉揉她的脑袋。

    见凤玲珑仍旧是不理自己,赫连玄玉索性凑过去不断亲吻她莹白如玉的精致耳垂,惹得她浑身一颤!

    “赫连玄玉!”凤玲珑气恼地瞪着他。

    “别这么大声,玲珑不是还受了伤吗?”赫连玄玉语气漫不经心,带着一丝调笑之意。

    不过,说到凤玲珑‘受伤’一事时,他眼眸还是微微一寒。

    王家人……呵,等着吧!这笔帐他会慢慢地算!

    “你还知道我受了伤,我现在是伤上加伤!”凤玲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手指滑过破了好几处皮的红唇。

    赫连玄玉眼里顿时染了浓浓笑意,他喜欢她对他愈发情不自禁的撒娇。

    “来,本王看看都伤到哪儿了?”赫连玄玉拿开她的手,故作认真地俯首去瞧她的红唇。

    “这里,这里,还有……”

    凤玲珑正指得兴起,唇瓣却再一次被含住了。

    赫连玄玉轻轻柔柔地吻着她的伤口,深邃眼眸紧紧锁住她的视线,瞬间使得她心跳加快了。

    玄王府里缱绻旖旎,温情绵绵,而凤玲珑之前用赫连玄玉的银子买下的宅子里,却血腥弥漫。

    ‘啪’!‘啪’!‘啪’!

    沾了盐水的鞭子不断抽打人身体的声音在宅子里响起,而被鞭笞的少女满脸泪痕,表情痛不欲生。

    这被毒打鞭笞的少女,正是南部凤家的大小姐,凤云霜。

    此刻,她犹如破布娃娃一样,衣衫凌乱,无法蔽体,一头汗湿的青丝散落,而且嘴里还被堵了一团布,只能发出惨痛的‘呜呜’声。

    凤云霜面前不远处,梦仙子正一脸惬意地端着一杯香茗,慢慢品尝。

    梦仙子的视线,时不时落在凤云霜脸上,淡淡笑意从嘴角泛起,看在凤云霜眼里却有毛骨悚然之感!

    “云霜,我也算对你不错了?”梦仙子淡淡挑眉,如玉的绝美脸庞透着一丝刺骨冷意,“你为何要背叛我?去帮那个废物?嗯?就因为她是你妹妹?”

    凤云霜忍着浑身剧痛,拼命摇头,嘴里拼命地‘呜呜’着。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啊!

    “哦?你并非要帮那废物?”梦仙子淡淡一笑,放下茶杯,眉眼间更是一股冷厉之色迸出:“所以,你是为了你自己,是吗?你想跟我争这个炼药师的位置,争玄王妃的位置?是吗!”

    不,不是的,绝对不是这样的啊!凤云霜更加拼命地摇头,拼命地‘呜呜’。

    她知道,如果就这样被梦仙子定了死罪,她连一丝一毫的生还希望都没有了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