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9章 栽赃陷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见凤云霜一直在摇头,一直在流泪,梦仙子终于发了善心,挥手挥退了鞭笞凤云霜的仙乐台弟子。

    “让她说话。”梦仙子淡淡下令,美眸中泛着灼灼光芒。

    梦仙子并非愚钝之人,她城府极深,观察能力也极强,当时就看出凤玲珑是有意挑拨离间。

    虽然她确实鞭笞了凤云霜,但不过是泄愤之举罢了,不会真让凤玲珑看内斗的笑话。

    而且凤云霜留着还有用,这毕竟是轩辕国的一枚棋子,当初她劝爹爹收凤云霜这个弟子就是为了给轩辕国放眼线。

    凤云霜一得开口的机会,就哭着喊了出来:“小姐!我是被冤枉的啊!是凤玲珑那个贱人在挑拨离间,我是被冤枉的啊!”

    凤云霜心里很清楚,一定要将所有事情都推到凤玲珑头上去,这样她才有生还的机会。

    刚好,她太清楚梦仙子有多憎恨凤玲珑了。

    所以,她很有希望成功。

    梦仙子美眸一冷,面露不悦:“大呼小叫做什么?有话就好好说!”

    凤云霜顿时不敢再乱嚷,只抽噎着解释道:“小姐,我当时被那条恶龙震得昏了过去,人事不省,之后醒来的时候,已经不见小姐与师兄踪影……”

    凤云霜一脸泫然欲泣地解释着,将错误全部推到了凤玲珑头上。

    她说她当时从昏迷中醒来,看见凤玲珑正在找火山石,本想阻止,却又想到她和凤玲珑实力悬殊,于是转而去寻找其他的火山石。

    她的目的是要把其他火山石拿走,不让凤玲珑找到更多的火山石。

    但没有想到凤玲珑实在太狡猾了,竟然一早就发现她在做什么却不加以阻止,最后才出面抢走了她的火山石。

    她一口咬定,是凤玲珑故意颠倒黑白,挑拨离间,好使得仙乐台发生内斗的。

    “小姐,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怎么会那么傻,跟小姐抢夺名额呢?我还是仙乐台的弟子啊!”凤云霜抽抽噎噎,好不可怜。

    不过,配上她那一身的血污,看起来就令人生厌了。

    此刻就是个男人站在她面前,也不会对她产生多大兴趣。

    但凤云霜这番话,还是起了一定作用的。

    朱言微微蹙眉之后,走到梦仙子面前,替凤云霜说了句好话:“师妹,我看她说的也有道理,说不定真是那个废物在挑拨离间,故意看我们仙乐台笑话的。”

    朱言对凤玲珑成见极深,虽然之前也恨凤云霜吃里扒外,但现在凤云霜一番话让他觉得很是可信。

    凤云霜和凤玲珑之间,朱言当然还是更加相信凤云霜的。

    梦仙子美目一凝,接着云袖抬起,微微一拂!

    凤云霜身上的绳索应声断裂,身子软软地跌在了地上。

    尽管刚刚被鞭笞过的身体传来火辣辣的痛意,凤云霜却不敢有丝毫怨忿之情,也咬牙忍住了钻心的疼痛。

    “看来,的确是我误会你了。”梦仙子淡淡地瞥着凤云霜,阴柔的目光带了一丝丝明显的歉意。

    不过,那丝歉意是真诚的,还是刻意流露出来安抚凤云霜的,那就只有梦仙子自己才最清楚了。

    “但你此事也办得不力,小惩大诫还是需要的,你不会怪我吧?”梦仙子眼神又冷厉起来。

    仙乐台的规矩,是三大灵台之中最为严苛的。

    要不然,同样身为仙乐台台主女儿的独孤朦雨,也就不会落得被整个仙乐台追杀的下场了。

    所以,就算凤云霜这次并非存有私心,那也是办事不力,让凤玲珑钻了空子,得了火山石。

    按照仙乐台的规矩,她照样得挨这顿鞭子。

    “不敢,不敢,我怎么会怪小姐呢?是我没用,让那贱人钻了空子,要不然小姐已经胜出了……”凤云霜低泣着,一脸自责。

    凤云霜提到这一出,梦仙子的脸色又冷如冰霜了。

    那双看似淡然的美眸深处,透着一股阴冷毒辣。

    凤玲珑!我独孤梦茴今日发誓:一定会让你死得很惨!

    “师妹,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凤玲珑看起来并不简单,又有玄王替她撑腰,看百里苏隐的态度也晦暗不明,万一这第三场……”朱言眼里有一丝阴狠,也有一丝忧虑。

    如果第三场再被凤玲珑给侥幸胜出了,那一切可就成定局了!

    只可惜在海底被凤玲珑逃过一劫,没能让她葬身海底。

    但不管怎样,仙乐台是绝对不会让轩辕国的人做新一代炼药师的!

    何况这凤玲珑,和玄王还是这等暧昧的关系,那仙乐台就更不容不下她了!

    梦仙子眼里闪过一丝阴冷:“我们不是还有慕容家的那位大公子么?”

    朱言一愣:“慕容英彦?”

    这也是个废物,让他去试凤玲珑的水性都失败了。

    凤玲珑的水性那么好,他居然说凤玲珑不会水!

    如此废物,能派得上什么用场?

    看出朱言的不屑,梦仙子冷飕飕地一笑,绝美容颜如罂粟般毒辣:“他虽然没什么用,但那条命还派得上一点用场的。”

    朱言更是一愣,师妹她这是什么意思?

    很快,朱言就知道他师妹的意思了,不禁暗暗佩服他师妹果然是用计谋的高手!

    是夜,阴风阵阵。

    乍暖还寒的初秋,落叶飘落了一地,慕容府的宅子里也未能幸免于难。

    一条人影在深夜里窜入慕容府,很快来到了大公子慕容英彦的房间。

    接着,两条人影一前一后跃出慕容府,来到一片树林深处。

    “朱大哥,这么晚了你叫我出来说有要事,到底是什么要事?”慕容英彦等了许久,也不见朱言开口,只好拱手相问。

    朱言扯下面罩,缓缓转身,一脸阴沉地看着慕容英彦。

    慕容英彦下意识一惊,往后退了两步:“朱大哥,你……”

    “我想向你借一样东西。”朱言淡淡地说道,鹰眸映着黑夜的冷,但慕容英彦却没有看清。

    慕容英彦松了口气,展颜而笑:“朱大哥要借什么只管开口,只要我有的,别说借了,送给朱大哥都行。”

    慕容英彦果然还是蠢了些,他很快就要他自己说出的话而后悔了。

    “是吗?那我可就感激不尽了。”朱言阴阴一笑,一股斗气猛地从手掌中射出,直接袭上慕容英彦的胸口!

    ‘砰’!

    慕容英彦被震出几丈远,一口鲜血喷出,瞬间重伤成濒死的状态。

    “朱……你……”慕容英彦颤手指向朱言,眼里满是不敢置信。

    朱言冷冷一笑:“你刚刚不是说,只要你有,送给我都行吗?刚好,我要的就是你的命。”

    “你……”慕容英彦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剩一口气怎么也不愿咽下去。

    死不瞑目啊他!

    他好后悔,怎么就与这些豺狼虎豹谋皮了?现在是害了自己也害了慕容府啊!

    “凤玲珑去过慕容府问罪,金蚕绳也回到了你爹手上,如今你死在玄王府附近,你说你爹会不会怀疑到凤玲珑头上呢?”朱言阴冷地笑问慕容英彦。

    慕容英彦明白了,原来朱言打的是这个如意算盘。

    朱言是想让他爹为他报仇,如果凤玲珑成了杀人嫌犯,那她就参加不了第三场比试了!

    到时候,名额就会自动落在梦仙子头上……

    慕容英彦不甘心地瞪着一脸阴冷的朱言,但朱言那猛烈的一道斗气,终究是让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就是与虎谋皮的下场。

    朱言冷冷一瞥慕容英彦的尸首,哼了一声,捞起慕容英彦就朝玄王府的方向奔去。

    此刻,玄王府里,凤玲珑刚刚运用斗气疗过伤。

    因为晚睡的关系,她并未封印神魔灵识。

    直到服下了月清尘给的疗伤丸之后,她才准备贴上额饰,打算休息。

    但这时候,神魔灵识却突然叫了一声:“丫头!那朱言要害你!”

    凤玲珑心中一凛,朱言要害她?

    “他杀了慕容英彦,现在又将慕容英彦的尸首丢在了玄王府附近,看来是要栽赃给丫头你了。”神魔灵识不屑地哼道。

    这伎俩,未免也太下贱了些。

    “虽然说用斗气杀人,手法都是一样的,但我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杀慕容英彦?这件事怎么也栽赃不到我头上吧?”凤玲珑一阵莫名其妙。

    神魔灵识没好气地嗤了一声:“丫头你怎么比我老人家还健忘?那日你不是和赫连小子去过慕容府,让慕容老头儿给你查真相吗?”

    凤玲珑点头:“没错,但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

    “慕容老头儿肯定已经查出来,是慕容英彦偷走金蚕绳打算害你。现在慕容英彦骤然横死,不是你报仇还会是谁?”

    “不是吧?”凤玲珑一阵无语,“这么说不通的逻辑,慕容家主也会信?”

    她要报仇的话,用得着等到现在么?而且她要杀人也不会把尸首留在玄王府附近吧?

    “他就慕容英彦一个儿子,丧子之痛会让他变成糊涂鬼的。”神魔灵识不屑哼道。

    凤玲珑一想也是,人在盛怒之中都不会注意到真相。

    若是平时,她也可以慢慢去和慕容家主周旋,但现在……

    两日后她就要参加第三场比试,如果被慕容家主纠缠上,失去比试资格或是影响比试,那都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

    “丫头,快想个办法吧。”神魔灵识催促道。

    “在想呢!”凤玲珑一边穿衣服,一边快速动着脑筋。

    突地,她勾唇笑了笑,美眸里透出一丝狡黠。

    “我去找赫连玄玉,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凤玲珑快速贴上额饰,迈着轻快的步子朝赫连玄玉房间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