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0章 招摇的一对璧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来找赫连玄玉,当然谁也不会拦她,连事先通报都没有。

    不用赫连玄玉吩咐,所有玄王府侍卫都知道这位凤姑娘对于他们家王爷的特殊性。

    所以,普通人那一套用不到她身上。

    凤玲珑推开赫连玄玉的房间门,先往里小心翼翼望了望。

    她怕赫连玄玉正在沐浴什么的,乍然看见会流鼻血……

    还好,没有蒸腾热气,说明赫连玄玉没有沐浴。

    凤玲珑放下心来,往内室走去。

    不一会儿,她便隔着珠翠碎玉门帘,看见了优雅慵懒斜躺在金色软塌上的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仿佛不知道她来了一般,星眸微阖,指节分明的修长玉手垂在塌边,俊美面容恬然惬意地像是天上谪仙。

    凤玲珑忍不住看呆了,下意识摸了摸鼻子:还好,没流鼻血。

    原来这妖孽即使不沐浴,也有让人流鼻血的潜质啊!

    “过来。”

    凤玲珑站了一会儿还没过去,赫连玄玉便睁眼了,似笑非笑看着傻愣愣的凤玲珑,如玉手指朝她勾了勾。

    凤玲珑回过神,心里一阵郁闷,忍不住抗议了一句:“我不是小狗。”

    不过,抗议归抗议,她还是走了过去。

    一到榻前,赫连玄玉就勾她入了怀,迫使她躺在了他身边。

    “陪本王躺一会儿。”似是怕她反抗,赫连玄玉的声音带了点魅惑,以及淡淡的落寞。

    凤玲珑心里微微一扯,不禁猜测她来之前,他在思考什么?

    有什么难题,会让尊贵如斯的玄王产生落寞的情绪?

    “我来找你有事。”虽然有些不忍,但想到正事,她还是赶紧道出来因。

    赫连玄玉听了,菱唇一撇:“本王就知道玲珑没那么好心,无事肯定不来找本王。”

    说着,用一双湿漉漉的哀怨凤眼瞧着凤玲珑,好不可怜。

    这样的玄王,谁看了都抗拒不了。

    凤玲珑咕哝了一句:“我不是每天都和你在一起吗?”难道她每次都有事才和他见面?

    虽然还不想承认,赫连玄玉对她而言的确开始有些特殊了,但时间却是最能证明一切的。

    获得新生之后,她的时间最多是给了赫连玄玉的。

    赫连玄玉闻言就勾唇笑了,低沉邪魅的声音在凤玲珑耳边响起:“好,本王喜欢这一句。那么玲珑今晚来找本王,所为何事呢?”

    呃,这个嘛……

    凤玲珑挠挠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我想去逛窑子。”

    一语惊人呐!

    赫连玄玉星眸一眯,他是不是听错了?

    “你没听错,我想去逛窑子,而且要你带我去。”凤玲珑难得看见赫连玄玉这呆愣愣的模样,不禁唇角弯了起来。

    赫连玄玉手指一曲,弹上了凤玲珑光洁的额头:“姑娘家说什么窑子?”

    凤玲珑吃痛地捂了捂额头,一双美眸顿时瞪着他:“你就说去还是不去吧?”

    赫连玄玉瞥着她片刻,忽然就云袖一扬,搂着她起身下榻。

    “只要是玲珑想做的事情,本王都会陪玲珑去做。”

    一句承诺,轻易出了口。

    虽然不知道凤玲珑为什么要去逛窑子,但赫连玄玉却是绝对信任她不是任性之人。

    既然她这么晚了来找他,肯定是有她的原因。

    凤玲珑看着大手紧紧牵住小手,美眸里闪过一丝悸动。这男人!没事总说些好听的做什么?

    两人很快上了玄王府马车,期间赫连玄玉一直凝望凤玲珑,眼神温柔。

    凤玲珑几次欲言又止,想让他别这么看她了,但想想还是算了。

    赫连玄玉向来我行我素,她能管得了他么?

    总算熬到了烟花之地,外面侍卫一声禀报,赫连玄玉便握了凤玲珑的手,先下马车再将凤玲珑抱了下去。

    一抱住那香香软软的身子,赫连玄玉就不愿松手了。

    夜幕早已降临,烟花之地甚是热闹。

    许多客人便看着这如同从画中走出的俊男美女,目光如痴如醉。

    好美啊!好缱绻啊!

    “还不放我下来?”凤玲珑推了赫连玄玉一下,美眸含着抗议之色。

    “小气。”赫连玄玉撇了撇莹润菱唇,依依不舍放她下了地。

    凤玲珑一阵无语,这也叫小气?

    算了,不跟幼稚男人一般见识。

    她转过身,瞥见一堆看呆了眼的男人,眉头几不可察地蹙了蹙。

    虽然动静是要闹大点儿,但这些烟花之地色迷迷的男人却不在她意料之内。

    ‘噌’的一声!

    赫连玄玉只袖袍一甩,数名玄王府侍卫便唰唰上前,亮出了手中宝剑。

    冷寒宝剑在月光下如勾魂索命使者,泛着青幽森光。

    “玄王在此,还不跪迎!”侍卫森冷开口。

    来烟花之地贪欢的男人们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这才后知后觉发现,眼前尊贵无比的男子,竟是玄王府那位大人物!

    “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所有人跪了下来,无一例外。

    头颅,自然也都低了下去。

    只是,所有人都在心里诧异及惊奇了:尊贵无比的玄王殿下,怎么会来烟花之地这种地方?

    而且还……还带了那名传闻中据说是玄王殿下新欢,把玄王殿下迷得三魂丢了七魄的废物凤玲珑?

    赫连玄玉神色淡然,搂着凤玲珑瘦削香肩,不紧不慢地踏入了最大一间花楼之中。

    花楼老鸨那个冷汗啊!

    这这这,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有男人带着女人来逛窑子的,那她……她要如何招待啊?

    “玄、玄王殿下……不知玄王殿下……想要些什么?”花楼老鸨抹了一把冷汗,却也不得不上前招呼。

    凤玲珑暗自好笑,老鸨大概是顾及她在场,所以才没问赫连玄玉要哪位姑娘作陪吧?

    不过她敢肯定,如果老鸨敢这么问赫连玄玉的话……赫连玄玉一定当场发飙!

    答话的不是赫连玄玉,而是玄王府一名四阶侍卫。

    “好酒好菜就行了,这里不用你们招呼。”侍卫丢给花楼老鸨一袋沉甸甸的银钱,语气冷肃。

    看来,还是玄王府侍卫最懂他们的玄王殿下。

    花楼老鸨一摸银子就知道数目庞大了,心里虽然还是畏惧,可脸上却早已笑开了花:“是,是,我这就去准备。”

    等酒菜一上桌,凤玲珑就冲赫连玄玉浅浅一笑:“第一次来吧?”

    赫连玄玉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如果本王说不是第一次来,玲珑待如何?”

    凤玲珑认真想了想,拿起纯白玉壶慢腾腾给赫连玄玉倒了一杯香茗,语气认真:“三天不理你。”

    赫连玄玉顿时轻笑出了声,眼神宠溺地看着凤玲珑。

    轩辕南那傻子,怎么就把这么一个宝贝给丢了?

    换作是他,即便是死,也绝不会松开她的手!

    “本王是第一次来。”赫连玄玉刮了刮她精致的鼻梁,随后往下,摩挲了几下她粉嫩的脸颊。

    凤玲珑这才满意了,尊贵如斯的玄王殿下,即使要女人也用不着来这种地方嘛!

    那司空湛,不是就挑了几个一丝不挂的美女送去了他床上?

    “玲珑就打算坐在这里喝茶?”赫连玄玉看着面前的香茗,眼里闪过一丝嫌弃。

    凤玲珑早知他不会动杯子,她也没想喝这儿的茶,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当然还有看美人咯!”凤玲珑随性一笑,抬眸看向了花楼的正中舞台。

    那里,已经有陆续上场的姑娘在翩翩起舞。

    不过……那几个眼角抽筋的姑娘是怎么回事?

    凤玲珑仔细看了看,又侧头看了看旁边的赫连玄玉,半晌后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在给赫连玄玉暗送秋波,求关注啊!

    “你觉得她们几个怎么样?”凤玲珑碰碰赫连玄玉胳膊,朝台上几个姑娘努了努嘴。

    那几个姑娘也不错啦,只是比起暗恋明恋赫连玄玉的梦仙子凤云霜等人,那是差得十万八千里了。

    “是人。”赫连玄玉淡淡一瞥,漠然如斯的话语出口。

    噗……

    凤玲珑险些被自己口水呛着,还好她刚刚没喝茶,不然准喷出来!

    “那我呢?”该不会她也‘只是个人而已’吧?

    赫连玄玉慢条斯理地侧头,邪魅优雅的视线落在她一双美眸里。

    凤玲珑慢慢心跳加速了,视线刚想移开,却被他一把捞进了怀中。

    “也是个人,但……”赫连玄玉长臂紧紧将凤玲珑禁锢在怀中,温热的气息缓慢吐在她耳边,“是本王的女人。”

    自恋!谁是他的女人了?

    凤玲珑气恼地一推,却怎么也推不开,只好用眼睛瞪着赫连玄玉。

    不过,那小眼神对于赫连玄玉来说,只能算作是一种情趣,而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本王的女人就是可爱。”赫连玄玉愉悦轻笑出声,细吻落了一些在凤玲珑脸上,这才放手让她重获了自由。

    凤玲珑正气恼自己又挖了坑给自己时,一个堪称解救她的声音跳了出来。

    “这是哪家的小夫妻如此恩爱甜蜜啊?小生可否落座在此呢?”戏谑的声音,透着一股似曾相识。

    凤玲珑抬眸一看,原来是赫连玄玉的死党,魔魂一脉的暗影之主司空湛!

    不过,只有司空湛一个人,命都之使风瞿人却没有同行。

    “这里只有给人坐的地方。”赫连玄玉优雅伸手,捻了捻凤玲珑的精致耳垂,语气漫不经心。

    言下之意,司空湛不是人?

    凤玲珑一下子笑出了声,她一看赫连玄玉的脸色,就知道赫连玄玉一定是又记起司空湛曾经干过的好事,所以才对司空湛毒舌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