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1章 她证明他没问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司空湛被赫连玄玉一句话说得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不坐吧,岂非承认他自己不是人?

    坐吧,谁知道赫连会不会一脚把他踹出去?

    挣扎犹豫了好久,司空湛才眼睛一亮,连忙绕了个圈子坐到凤玲珑的旁边。

    “嫂子,我挨着你坐,你可不能嫌弃我。”司空湛讨好地望着凤玲珑笑。

    该抱大腿的时候,就得果断抱大腿啊!

    看在凤玲珑的面子上,赫连总不至于还对他出手吧?

    凤玲珑对司空湛的心思一眼就看穿了,却也只是浅笑。男人之间的斗争,她可没兴趣参与进去。

    “嫂子,我有重要情报哦!”见凤玲珑不理自己,司空湛显得有些委屈。

    为什么,他好歹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风流倜傥湛少主啊!为什么到了轩辕皇城,魅力就失效了?

    凤玲珑似笑非笑一瞥司空湛:“跟我有关吗?”

    “当然有!”司空湛喜滋滋地看着凤玲珑,伸手一摸风流嘴角,语气得意:“而且还是非常有关呢!”

    凤玲珑暗忖,难道司空湛也知道慕容英彦被杀,梦仙子打算嫁祸她的事情了?

    “和慕容府有关吗?”她试探着问了一句。

    司空湛原本得意的神情立刻凝固了,什么?她居然已经知道了?

    司空湛立刻看向赫连玄玉,随后恍然大悟:“难怪赫连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呢!原来是早就知道了啊!”

    赫连玄玉凤眸微眯,淡淡一扫司空湛那张帅气但风流的俊脸,眸色淡漠无比:“本王是被玲珑拉来的。”

    慕容府?这么说来,慕容府今晚有事发生?

    不过,连清尘都没来给他汇报,司空看样子也是刚接到的消息,小东西怎么比所有人都快一步做出了反应?

    “啊?嫂子?”司空湛不敢置信地看向凤玲珑,“谁跟嫂子报信的啊?”

    他以为他是最快的了呢!没想到还有比他更快的人,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抢在他前面邀了功啊?

    若是神魔灵识知道司空湛在骂他,一定会记下这笔帐的。

    凤玲珑当然不会告诉司空湛真相,她只伸出食指点着下巴望着舞台上,语气惬意轻松:“司空湛,你后来还有跟船上那位美人邂逅吗?”

    慕容寻梅?

    司空湛提起这个女人就一肚子憋屈,不禁哼了一声:“她啊!后来我查到她名字,本想再邀约她出来,谁知道她竟然拒绝了我!”

    “哦?她拒绝了你?”凤玲珑有点感兴趣了,慕容寻梅应该知道司空湛是赫连玄玉的好友吧?怎么会拒绝司空湛的邀约呢?

    难道,是欲擒故纵的伎俩?

    “是啊!两日前轩辕国的南帝病重了,她要进宫陪伴,所以就不肯和我出门游玩。”司空湛不知凤玲珑前身是准太子妃,口没遮拦就说出了此事。

    凤玲珑面色一僵,握着白玉茶杯的手微微一紧。

    轩辕南又病重了?

    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从前他不是很健康的吗?

    左手手腕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紧紧扯住,她侧头一看,赫连玄玉一双美眸正深如幽潭,泛着深邃难解的光芒紧盯着她。

    “赫连玄玉,对我多一点信心。”她淡淡一笑,右手松开白玉茶杯,覆在了他紧紧拽住她手腕的手背上。

    赫连玄玉眼底蓦地一松,浓浓阴鸷顿时转化为丝丝柔情。

    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说这样的话呢!

    所以,在她心中,他的位置已经开始有所变化了?

    说出这句似有暗示的话,凤玲珑并不后悔。

    在海底与恶龙战斗时,她差点因为受伤而坚持不住,但一想到赫连玄玉在崖上等着她出去,她又咬牙坚持住了。

    那时候她心中已然明白,这个男人对她来说,的确不一样了。

    也许在彻底相信赫连玄玉之前,她无法彻底交出一颗心,但诚如月清尘、司空湛等人所说,她可以试着对他好一点。

    两人的相互深情凝视,撇开了闲杂人等司空湛。

    司空湛一头雾水地看着两人,挠头暗忖他刚刚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吗?怎么这两人表情一下子都变了?

    “记住你今日说的话。”赫连玄玉眼底丝丝柔情弥漫,心底压了几日的阴影悄然散去。

    当他必须霸道时,希望她能做到今日所说的,不辜负他对她的信心。

    凤玲珑正疑惑赫连玄玉似乎话中有话,却见一抹清影闪进了花楼之中。

    是月清尘。

    “主子,慕容家主率众人到了玄王府,要求见主子和凤姑娘。”月清尘清冷面庞闪过一丝怒意,看样子慕容府的人已经得罪到月清尘了。

    赫连玄玉看了一眼凤玲珑,淡淡询问:“为了什么?”

    “慕容家大公子慕容英彦,被斗宗高手所杀,临死前手里握着凤姑娘的一块玉佩。”月清尘神色冰冷,因为他无比笃定这是栽赃嫁祸。

    “玲珑身上从无玉佩。”赫连玄玉眼里闪过一丝冷冽,看来他的小东西树敌还真不少呢!

    月清尘冷哼一声:“是凤姑娘去世母亲赠予凤姑娘的一块玉佩,但凤姑娘从入玄王府便没有佩戴过,想来应该是遗留在凤府里了。”

    赫连玄玉如画的眉目一凝,淡淡瞥向凤玲珑。

    凤玲珑浅笑着,与赫连玄玉对望。

    两人心里都无比清楚,既然不是亲生爹娘,那么这块玉佩肯定就不会带在凤玲珑身上。

    “区区慕容府,还不值得本王屈尊降贵移驾。”赫连玄玉狂妄地一挥宽大镶金云袖,“让他们来花楼见本王!”

    月清尘一诧异,随即释然:“是,主子。”

    很快,月清尘便去传话了。

    凤玲珑摇头浅笑:“赫连玄玉,也只有你敢这么目中无人。”

    对方好歹是轩辕国四大世家之一,而且死的又是慕容家主的独子,居然让人家到花楼来见他,真是……

    好吧,她挺欣赏这份霸气的。

    换作是她,也会这么对慕容世家的人,因为他们实在是太蠢了。

    “慕容英彦本就该死。”赫连玄玉神色自若,眼底的笑容妖娆却冷到极致,“本王就是真杀了他,慕容世家又能将本王如何?”

    在慕容英彦用金蚕绳想溺死他的女人时,慕容英彦就已经离死期不远了!

    面对赫连玄玉的狂妄,凤玲珑只是淡淡一笑。

    尊贵如玄王,杀个人的确不是什么大惊小怪之事。

    纵使是慕容世家的公子,在堂堂玄王殿下眼里,也犹如蝼蚁一般不值一提。

    还真是如赫连玄玉所说,即便他真杀了慕容英彦,慕容世家也奈何他不得。

    司空湛凑近凤玲珑耳边,悄声低语了一句:“嫂子,你带赫连到这种地方来,就不怕乱花迷了他的眼,做出让你伤心之事吗?”

    凤玲珑哭笑不得,都什么时候了,司空湛居然在想这个问题?

    她一指戳开司空湛的脑袋,翻了个白眼后不客气吐槽:“我想,赫连玄玉的品味应该没有你这么差。”

    司空湛瞬间傻眼,嫂子你怎么和赫连一样毒舌啊?

    赫连玄玉一挑凤眉,大手搂住凤玲珑右边香肩,好心情地一勾菱唇:“知本王者,玲珑也。”

    “嫂子!”司空湛不乐意了,哀怨地看着凤玲珑,犹作垂死挣扎:“你一定要小心赫连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正常男人哪儿能对着美人无动于衷呢?”

    “……”凤玲珑真心佩服司空湛的勇气,赫连玄玉还坐在旁边呢!

    出乎意料地,赫连玄玉没有生气,只是扳过凤玲珑的小脸蛋,颇为认真地看着她一双美眸:“玲珑,本王可有什么问题?”

    “……”凤玲珑又是一阵无语,为什么问她?她又没有试过!

    但是,赫连玄玉执着地看着她,于是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了一声:“应该……没有吧!”

    看他随时随地都能抱着她亲啊搂的,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才是……

    “很好,玲珑已经证明了本王的正常。”赫连玄玉奖励地给了凤玲珑一个脸颊吻,接着,云袖一挥!

    黑白相间的斗气一出,巨大的力量直奔司空湛!

    “哇哇哇!嫂子救命啊!”司空湛拔腿就跑,魔魂一脉的力量都顾不得掩饰了,拿出来保命。

    不过,斗气本就比魔魂要强大许多,加上司空湛的修炼不如赫连玄玉,只跑了两步便被掀翻在地!

    数坛酒随后射出,‘砰砰砰’几声在司空湛头顶炸开。

    冰凉酒水如天女散花般,形成雨帘尽情洒落司空湛周身,将司空湛淋成了落汤鸡。

    “赫连!你好狠的心!”司空湛欲哭无泪地从地上爬起,甩了甩一身的酒水,却不敢再朝赫连玄玉和凤玲珑靠近。

    噗……凤玲珑不厚道地笑了,司空湛这语气,这眼神,这表情,简直像是被赫连玄玉抛弃的小媳妇一样……

    “有趣吗?要不要再来一次?”赫连玄玉莹润手指缓缓滑动在凤玲珑精致小脸上,语气漫不经心,却让司空湛一阵头皮发麻。

    嫂子!不要啊啊……司空湛一脸哀怨地看着凤玲珑。

    凤玲珑轻咳了一声,想想后大发了一回慈悲:“饶了他这回吧。”

    赫连玄玉脸上笑容顿时妖娆:“好,看在玲珑份上,本王就饶过他这一回。”

    嫂子,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司空湛抹了一把酒水,重新坐回了桌前。

    左等右等慕容府的人还没来,司空湛片刻后又忍不住凑近凤玲珑,低声八卦了一句:“嫂子,你真的试过了,赫连没问题吗?”

    凤玲珑眼角微抽,算了,这种人不救也罢!

    于是,她侧头看向了一边。

    赫连玄玉毫不留情地又是一道斗气射出,司空湛哇哇大叫着‘被飞’出了花楼之外。

    刚好,呈匍匐姿势,趴在了前来花楼的慕容家主等人面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