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2章 她也来捏一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容家主刚刚承受了丧子之痛,脸上悲戚还没有消去。

    乍一见有人以如此可笑的‘飞来’方式匍匐在自己面前,嘴里还一直骂骂咧咧,慕容家主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上来了!

    “不长眼的狗东西!”旁边慕容府管家一见家主脸色阴沉,就知道面前这人惹怒家主了,顿时骂了一句。

    慕容府管家还伸出脚,准备一脚把司空湛给踢到一边儿去。

    司空湛在整个圣灵大陆可以说都是生面孔,区区慕容府又哪里认得他?

    慕容府管家一脚还没踹到司空湛身上去,司空湛就攸地抬起了头,一双赤红妖娆的眸子紧紧锁住慕容府管家。

    某种怂恿邪魅的讯息,传递到了慕容府管家的脑子里。

    魔魂一脉向来擅于蛊惑人心,何况司空湛是魔魂一脉少主,尊贵的暗影之主?

    慕容府管家一下子就眼神变了,眼底深处染了一丝司空湛赤色眸子的暗红。

    他转过身,忽然一脚就朝慕容家主踹去,口里还骂道:“不长眼的狗东西!”

    慕容家主陷在丧子悲痛中没有提防,被踹了个正着,跄踉了一下!

    “大胆!”慕容家主愣了愣后,怒不可遏,‘啪啪’就给了管家两个响亮的耳光!

    “你才大胆!”慕容管家挨了打,不但没有惧怕,反而一脸激愤,扑过去就要和慕容家主拼命!

    慕容家主饶是再迟钝,也发觉到事情有那么一点不对劲了。

    这时候慕容府其他斗师都纷纷上前,很快齐心合力将管家给制服了。

    慕容家主定睛看向方才匍匐在他面前的人,但地上哪里还有方才那人的踪影?

    “好个竖子!竟敢在老夫面前玩此等把戏!”慕容家主咬牙暗暗想道。

    慕容家主只以为这是普通邪术,还在心里发誓要将这人揪出来。

    不过,等他日后知道司空湛真正身份后,就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慕容府管家被打昏了过去,抬回了慕容府。

    慕容家主领着一干人等进入花楼,一眼望去,就看见了正坐在舞台前最显眼位置的赫连玄玉,以及凤玲珑。

    赫连玄玉正面带邪肆笑容逗弄凤玲珑,惹得凤玲珑时不时给他几个白眼。

    凤玲珑右手边,坐着一个黑发湿乱,灰头土脸的俊秀年轻人。

    慕容家主眼神一厉,这不是刚刚那施邪术给管家的年轻人又会是谁?

    原来,他和凤玲珑竟是一伙儿的!

    若司空湛知道慕容家主的想法,一定会摆着手指连连摇头:“不不不,你说错了,本少主和玄王殿下才是一伙儿的!”

    慕容家主在花楼大门口站了半天,赫连玄玉与凤玲珑还有司空湛也没给他一个眼神。

    慕容家主心中的悲痛袭来,眼神死死盯住凤玲珑。

    唯一看见真相的更夫,临死前说是凤玲珑杀了他的独子,他深信不疑。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是?

    花楼老鸨见这群人来势汹汹,忙上前笑得花枝招展:“哟!这位大爷怎么带了这么多人?人家好怕怕……”

    “滚!”慕容家主一把推开花楼老鸨,眼神阴沉。

    花楼老鸨被推得一个跄踉,顿时就呼天抢地哀嚎起来:“杀人啦!抢劫啦!天子脚下,到底还有没有王法啦……”

    慕容家主冷冷地瞥了一眼花楼老鸨,不予理会,手一挥,带人走到了凤玲珑所在的桌前。

    花楼老鸨一见这群人竟是去找玄王殿下晦气的,一下子就止住了哀嚎,爬起来躲在一边看戏。

    这群人是不是活腻歪啦?竟敢去找玄王殿下的晦气?

    花楼老鸨一点都不担心她的花楼被拆了,因为她之前就听说,玄王殿下和那位凤姑娘吵架,把一家茶楼给拆了,最后赔了茶楼老板好多银子,够买十家茶楼了呢!

    所以呢,她巴不得今天花楼被拆了,好让她赚一笔大的。

    慕容家主目光死死直视凤玲珑,哪里还有上一回的刻意恭敬与讨好?

    杀子之仇,绝对是慕容家主无法言语的痛。

    哪怕是倾尽所有,他也一定要报这个仇!

    “慕容家主带了这么多人来花楼,不像是来作客的吧?”凤玲珑抬眸扫了一圈慕容府的人,面上没有半丝不悦,只淡淡一勾唇。

    嗯,看在慕容家主刚刚丧子的份上,她就不和他计较了。

    “凤玲珑!你少给老夫装蒜!”慕容家主拿剑一指凤玲珑,眼眶泛红,声音颤抖:“英彦虽说确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但老夫无半分对你不起,你何以杀了老夫独子,让老夫白发人送黑发人!”

    慕容家主话语中的不客气,让赫连玄玉冷傲的脸色瞬间一沉。

    “慕容东朔,谁给你这么大胆子,在本王面前如此放肆?”赫连玄玉语气如地狱阎罗,森冷凛然。

    利刃般的冷眼淡淡扫在慕容家主脸上,慕容家主只觉得心脏猛地一缩,胸口闷得像被一记重锤砸过!

    “赫连玄玉,这件事你别管。”凤玲珑拍拍赫连玄玉的手,微笑看向慕容家主,淡然反问:“慕容家主,俗话说捉贼捉赃,你听谁说是我杀了慕容公子?”

    慕容家主一咬牙,不顾玄王殿下杀气凛然的表情,悲愤说道:“是在场的一名更夫临死前指认!这名更夫也是被你所杀!”

    当他接到消息赶到现场时,英彦已经断气,体温尚存。

    而那名遭受无妄之灾的更夫,还留有一口气,才断断续续告诉他,凶手是凤府三小姐凤玲珑。

    “哦?”凤玲珑笑了,笑容有些意味深长:“那就有趣了,身为三阶斗师的慕容公子,还不如一名普通更夫防御力强?居然,死在了更夫前面。”

    不用多问,凤玲珑就猜到了朱言的嫁祸手法,也轻易寻到了破绽。

    慕容家主一愣,泛红的眼里出现一丝疑惑:她这是什么意思?

    “慕容家主丧子之痛,我能够理解,不过如果慕容家主找错了凶手,想必慕容公子在天之灵也不得安息呢!”凤玲珑挑了挑眉,倒了一杯茶给慕容家主。

    看着面前被推过来的茶水,慕容家主心神有些恍惚。

    他虽悲痛,却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以凤玲珑如今斗宗的实力,又有玄王殿下替其撑腰,更有可能是百里苏隐的关门弟子,她何须对他如此忍让?

    难道,凶手真的不是凤玲珑,而是另有其人?

    “凤姑娘今晚真的一直在这里?”慕容家主眼神清明了些,开始寻找一些能够帮助他看清真相的佐证。

    凤玲珑一摊手:“花楼老鸨,还有整座花楼的客人可以为我作证。”

    “我也可以作证!”司空湛赶紧举手。

    慕容家主却狠狠瞪了司空湛一眼,司空湛摸摸鼻子,撅了撅嘴。

    什么嘛!明明是那人先嚣张的,他才小惩大诫,这也能怪他?

    “我儿子,真的不是凤姑娘杀的?”慕容家主其实有几分相信凤玲珑了,但心头还有最后一丝存疑。

    毕竟,更夫临死前的指证在哪儿,而凤玲珑也的确有杀人动机。

    凤玲珑浅笑摇头:“不是。我若要杀人,何须等到现在?再说慕容家主应该知道,我现在正全力备战,与梦仙子进行最后角逐,怎么会在这节骨眼上生事?”

    凤玲珑这话一出,赫连玄玉眼里闪过微微一丝冷芒。

    不过,这丝冷芒转瞬即逝,谁也没有看清。

    “好,我暂且相信凤姑娘,此事我也会调查个清清楚楚,但愿凤姑娘没有撒谎。”慕容家主悲愤神情稍稍收敛,转身欲走。

    “冤枉了本王的人,如此轻易就想走?”赫连玄玉森寒的声音在慕容家主背后响起。

    慕容家主背脊一僵,站在那儿转身也不是,不转身也不是。

    事情真相未明,让他给凤玲珑道歉他怎心甘?

    “先欠着吧,现在我也还没有洗脱嫌疑不是吗?”凤玲珑很随意地拍了拍赫连玄玉的手背,并不在意慕容家主的一句道歉。

    她之所以对慕容家主客气,是因为不想中了朱言的圈套。

    朱言定是算准了她如今身为斗宗,又与赫连玄玉关系匪浅,不会把区区慕容家主放在眼里。

    所以,只要慕容家主来找她晦气,矛盾一定会一触即发!

    不过,她偏偏就不与慕容家主计较态度问题,让朱言的如意算盘落空!

    慕容家主心下松了口气,这才带人顺利离开了。

    “玲珑对别人都好,唯独对本王坏。”赫连玄玉不满地捏了一下凤玲珑脸颊,语气哀怨又带着抗议。

    凤玲珑无语翻白眼,伸手也捏了他脸颊一下:“你就知足吧!我真的够容忍你了。”

    要不然的话,三番四次被他占便宜,她一个巴掌还是要甩给他的。

    空气刹那间都静止了,所有人都呆呆看着凤玲珑,无法反应。

    司空湛也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司空湛记得赫连曾说过,只有他娘,才能够做这个动作。而从他娘去世之后,他就绝不允许任何人这么做。

    谁做了,便要斩其双手!

    那么现在……

    空气静谧之下,赫连玄玉眼里闪过一丝异色。

    “怎么了?”凤玲珑后知后觉地感到空气有些不正常,不禁四下张望。

    她疑惑得煞是可爱的模样,使得赫连玄玉的菱唇缓缓勾起。

    “玲珑,本王好喜欢你呢!”赫连玄玉一把将凤玲珑搂住了,没告诉她,她捏他脸颊时,他竟有久违的温暖感觉。

    凤玲珑顿时无语了,这男人,随时随地都能发情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