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9章 仙子的猜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重度昏迷地躺在床上,凤玲珑半跪在床前,紧紧握住他的手。

    耳边,是来自月清尘的声声责备。

    “你知不知道,主子之所以陪梦仙子下通宵棋,是为了让梦仙子第二日精神不济无法正常发挥?”

    竟是……这样。

    凤玲珑眼中浮现一丝愧疚。

    “你又知不知道,主子屈尊降贵给梦仙子打下手,是因为主子不想送给你的东西被其他女人碰到?”

    凤玲珑心里狠狠一抽,不敢置信地看向昏迷的赫连玄玉。

    他竟然连她心底那丝最深的秘密都知道!

    “主子为你破了多少例?对你有多少好?你就因为一个猪仙子,变成了猪脑子,主子什么好你都给忘光了是吧?”

    一向淡定的月清尘,气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停地骂着凤玲珑。

    “你以为你离了主子的庇护,能在圣灵大陆活多久?炼药之城能像主子一样护着你?能像主子一样为了你命都不要?”

    月清尘越说越气,一把将凤玲珑拉了起来,恶狠狠地指着门口:“你不是要走吗?你现在就给我走!当你的炼药师去!”

    “……”凤玲珑一阵无言,她还真没料到淡定腹黑的月清尘发起火来这么强悍。

    不过,这次的事情的确是她理亏,被骂就被骂吧,谁让她害得赫连玄玉竟要在床上躺半个月呢?

    那把匕首上的毒,是玄王府里最难医治的一种毒,专门针对斗者的体质。

    即使是月清尘这样的高级药师,也需要半个月才能完全清除赫连玄玉体内的毒素。

    凤玲珑默默承受月清尘的滔天怒火,月清尘骂了一会儿后倒也安静下来了。

    不过,很快月清尘就使唤凤玲珑去做这做那了。

    譬如说,给月清尘打下手捣药。

    譬如说,负责给赫连玄玉喂药。

    捣药之类的小事倒是好说,但给赫连玄玉喂药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赫连玄玉受伤的位置是在心口,失血又过多,毒早已侵入心脉,至少要昏迷三天后才能醒来。

    而这三天里,他将会重度昏迷,对外界事物一无所知。

    于是……喝药什么的,也就成了难题。

    在月清尘咄咄逼人的视线下,凤玲珑只能苦笑着含了一口药,对准赫连玄玉苍白里泛着一丝黑气的薄唇凑过去。

    唉,一直以来都是她被他强吻,想不到他如今昏迷在床,倒是被她轻薄了个彻彻底底。

    一口口将苦涩到极点的药汁喂进赫连玄玉嘴里,凤玲珑心里悄悄喟叹。

    月清尘这才轻哼了声,转身飘然出门去。

    照顾主子的重担,当然是落在凤玲珑头上了!谁让她把主子害成这样的!

    月清尘走后,凤玲珑悄然坐到了床沿,美眸一眨不眨地看着昏迷的赫连玄玉。

    他一身白衣被鲜血染红,现在已然换下,上半身裸着,只有纱布顺着伤口部位缠了几圈。

    他体内毒素还没有除尽,如玉的肌肤被染上毒的黑气。

    大概是毒折腾得他浑身疼痛,所以他此刻额头上又出了一些细汗,尊贵冷傲的面孔看起来有些狼狈。

    凤玲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她都知道他真的不是在施展什么苦肉计。

    他是用生命在赌她的真心,如果她真能狠下心不理会他的生死,只怕他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凤玲珑心里狠狠一缩!

    等赫连玄玉醒来之后,她很想知道,轩辕南到底对他说了什么,以至于让他连命都不要了,非要阻止她去炼药之城。

    毕竟,那日他曾对梦仙子承认过,为她铺路当炼药师,也是因为他体内幼年所积下的寒毒。

    而到底是因为什么,他竟如此轻易就放弃了?

    凤玲珑拿起旁边准备的干净巾帕,小心翼翼擦拭着他额头冒出的疼痛汗珠。

    她的动作轻缓而温柔,像是生怕惊醒了赫连玄玉,也像是怕弄疼了赫连玄玉。

    去而复返的月清尘在门口瞧见这一幕,心下淡淡一哼,总算恢复了平日的淡定。

    拿着需要捣弄的药材,月清尘转身去自个儿捣药去了。

    看在她诚心诚意悔过的份上,他就原谅她这一回好了!

    城北,深宅内。

    “师妹!这赫连玄玉实在欺人太甚!”朱言脸色阴鸷,双目中的怒焰像是要喷出来。

    梦仙子的脸色也很阴沉,美眸之中依稀可见几分心伤。

    她怎么想得到,她一心爱恋的玄玉哥哥,竟会对她用美男计,害她发挥失常?

    甚至,连凤鸣鼎都吝于让她碰一下?

    一直到最后时刻,她才明白,原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贱人凤玲珑!

    “趁他现在昏迷着,我去杀了他!”朱言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咬牙切齿。

    反正这赫连玄玉也不是轩辕国人,就算杀了赫连玄玉,那也不算什么。

    再说了,他已经杀了一个轩辕国人,多一个又怕什么?

    “师兄!”梦仙子薄如蝉翼的睫毛微微一颤,连忙叫住了朱言。

    “怎么?师妹你还向着他?”朱言有些心痛,那赫连玄玉眼里可没有他的师妹啊!

    梦仙子抿了抿唇,一脸不甘心:“我相信玄玉哥哥不是有意的,一定是凤玲珑那个废物怂恿的。如果师兄真要杀,就杀了那个废物吧!”

    废物……朱言的嘴角动了两下,脸色有些难看。

    现在,谁还能说凤玲珑是废物?

    她不但已经身为斗宗,而且手握凤鸣鼎,又获得了玄王殿下的情有独钟,如今更是一跃成为了百里苏隐的高徒!

    这样的废物,他也想做。

    “现在杀凤玲珑,只怕会引起炼药之城的不满。”朱言虽然不情愿,却也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白天出了这事儿之后,百里苏隐及跃无愁他们并没有离开轩辕皇城,依旧在玄王府住了下来。

    这说明,百里苏隐还是把凤玲珑当徒弟看待。

    最关键的是,凤玲珑手里好像有什么炼药之城所需要的天池圣水。

    如果贸然对凤玲珑出手,恐怕炼药之城会震怒,到时候就算他的台主师父出面也摆不平。

    梦仙子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朱言这话无形之中又踩了梦仙子的痛脚!

    本该属于她的炼药师名额,现在却被凤玲珑抢去了,再加上赫连玄玉被抢的事情,她简直恨透了凤玲珑!

    不过,说到被抢……

    梦仙子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这番前来轩辕皇城,她好几次都注意到南帝看凤玲珑的眼光很不同。

    而南帝看她玄玉哥哥时,则有种如同被抢了心爱女人的嫉恨。

    特别是在她玄玉哥哥昏迷过去之后,南帝的脸色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师兄,南帝这一生是不是就爱了准太子妃风茗玉一个?”梦仙子淡淡瞥向朱言,语气诡异。

    朱言愣了一下,虽然不明白他师妹为什么突然扯到南帝身上,但还是点了点头:“不错,这位南帝也算是个痴情人,至今没有纳妃。当初下令斩杀风家满门,也是不得已的。”

    梦仙子纤纤玉指一伸,点住下颚,目露精光:“那么师兄你说说看,南帝与凤玲珑半生无交集,怎么突然好像对凤玲珑很感兴趣似的?”

    南帝对凤玲珑感兴趣?朱言又是一愣,他怎么没有注意?

    男人和女人比起来,自然对这方面关注的少,朱言没注意到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梦仙子,却是已经留意很久了。

    从凤云霜对她说起,废物般的凤玲珑被一百鞭打死,却突然又活过来。

    从她得知,南帝被赫连玄玉甩了三鞭,害得南帝命悬一线,而凤玲珑则为了南帝去灵山寻万年灵参。

    从她亲眼见到南帝对凤玲珑的诸多关切,而凤玲珑对南帝却不屑一顾等等等等……

    她就已经开始留意,南帝和凤玲珑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师兄,南部凤家的天才少女凤玲珑,从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她很蠢,一直都很蠢。”梦仙子水眸泛过一丝幽光。

    虽然不情愿,但梦仙子不得不承认,如今的凤玲珑很聪明,她数次以计策相施,却都被凤玲珑一一化解了危机。

    朱言呆了半天才后知后觉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神色激动:“师妹!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这个凤玲珑,并不是原来那个凤玲珑?”

    “十之八九。”梦仙子淡淡一晒,没说出更可怕的结论。

    她猜测的更可怕的结论,需要她师兄去调查取证之后,方能确定。

    而如果事实真如她所想……呵,那么她就有得和凤玲珑玩了。

    凤玲珑?风茗玉?

    恰巧她知道关于风家的一个天大秘密呢!

    她就不信,到时候还击垮不了凤玲珑!

    而最重要的是,南帝身体出现的种种状况,很可能与风茗玉变成凤玲珑有关。

    只要她解开这个结,她就不信凤玲珑还会赖在她玄玉哥哥身边!

    “那,师妹,我们现在怎么办?”朱言心里直痒痒,恨不能立刻确定凤玲珑的真实身份,好在世人面前揭穿。

    最好凤玲珑的真实身份见不得人,那就有好戏看了!

    “要想知道凤玲珑的真实身份,就得从南帝身上着手。师兄先去查一查,南帝为何会骤降实力,而且身体虚弱吧!”

    凤玲珑,若你真是风茗玉,那就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若敢继续纠缠玄玉哥哥,我将会不计一切代价将你除掉!

    梦仙子清亮美眸中,泛出一丝彻骨的冷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