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0章 玄王殿下求照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朱言并没有让梦仙子失望,不过短短两天时间,他就给梦仙子带回了消息。

    “师妹,你说南帝身上有古怪果然没错,南帝的确有古怪。”朱言神色略微激动地关上房门,快步走到梦仙子下方坐下。

    “才两天时间,师兄都查出些什么了?”梦仙子含笑望着朱言,明眸善睐。

    她纤纤玉手抬起,给朱言倒了杯水。

    朱言接过水杯,十分得意地扬头:“仙乐台名声在外,想巴结我们的人多了去了!这点小事,还不是找人一问就查出来了?”

    梦仙子听了,笑了一笑,倒是十分受用这话。

    朱言喝了半杯水后,擦了擦嘴,放下水杯:“师妹有所不知,这南帝的身体状况,对外一向是瞒得紧。我是找了轩辕世家的人打听,才知道南帝身体竟出了大问题!”

    “哦?什么大问题?”梦仙子十分感兴趣地托腮,美眸定定望着朱言。

    被这绝色美人一望,朱言忍不住脸色一红,忙偏开了些头,才稳住声音继续说道:“据说南帝几月前突然由八阶斗师骤降为三阶斗师,而且身体也变得十分虚弱,现在连三阶的实力恐怕都保不住了。”

    梦仙子蹙了蹙眉,淡淡道:“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以她三阶斗宗的实力,难道看不出南帝只是个三阶斗师吗?

    她要知道的,是原因。

    朱言连忙歉意一笑:“师妹别急,我这就说重点。”

    梦仙子眉头松开,美得不似真人的脸庞又温和起来。

    “据轩辕世家的人说,南帝实力骤降,是在准太子妃风茗玉被斩首的那日!风茗玉刚被斩首,南帝就三日不朝!谁也见不着南帝的面儿!”

    朱言紧紧盯着梦仙子绝美的脸庞,声音激动:“师妹,你说有没有可能,凤玲珑其实不是凤玲珑,而是风茗玉?”

    梦仙子美目一凝,清美绝伦的红唇顿时就抿了起来。

    这一切的一切联系起来,的确都指向这么一个事实!

    连她师兄都能猜出来,看来事实真相多半如此了。

    “师妹,要是我们把这件事加以利用,煽动轩辕国百姓,凤玲珑肯定被当成妖物被烧死啊!”朱言越说越兴奋,好像凤玲珑现在已经被绑在柱子上用火烧一样了。

    “师兄,你太天真了。”梦仙子眼里闪过一丝冷意,“以她目前的实力,就算全天下的百姓都反她,也对她造不成任何影响。”

    朱言被噎了一下,神色顿时讪然:“那师妹你说,我们该怎么利用这件事?”

    梦仙子优雅地掬起胸前一缕青丝,神色冷然:“继续查下去,要将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查出来,然后再详细计划。”

    “还要查什么?”朱言有一丝不解,要查的不就是凤玲珑的真实身份吗?

    梦仙子淡淡瞥了朱言一眼,心里虽觉得朱言有些蠢,但也没有流露出来,只语气清冷:“查南帝是用了什么方法让风茗玉附身凤玲珑身上,查南帝为何不告知凤玲珑真相,其他凡是有关的事情,都要查。”

    朱言一一记在心里,反正他师妹比他聪明,听师妹的准没错。

    “好,师妹,我这就去查。”对付凤玲珑,朱言倒是比谁都积极。

    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凤玲珑身上吃瘪,朱言已经将凤玲珑当作毕生中最憎恨的敌人了!

    梦仙子扬起唇角,眸色幽深。

    既然玄玉哥哥被迷惑得太深,无法先转身,那她就只有让凤玲珑先转身了。

    一旦凤玲珑伤透了玄玉哥哥的心,她就可以出面,安慰玄玉哥哥,让玄玉哥哥转而爱上她了。

    等到一切归位,她再对付凤玲珑,一雪前耻也不算迟!

    ……

    三日一过,赫连玄玉就从昏迷状态中清醒了。

    身体内余毒虽然还没清,可却也已经恢复了大半,至少不会被疼痛所折磨了。

    而赫连玄玉一睁眼,看见的就是凤玲珑趴在他床头打盹的迷糊模样。

    好可爱……

    赫连玄玉忍不住伸手去触碰那精致的脸蛋,那上面有一丝疲惫,让他瞬间感到心疼。

    被赫连玄玉凉凉的手指一碰,凤玲珑立刻睁了眼。

    她一见赫连玄玉醒了,一双美眸顿时绽放异彩:“赫连玄玉,你醒了!”

    “嗯。”赫连玄玉不想多说话,只黑眸深幽地看着她,略微带着一丝贪婪。

    她真的很担心他……凤玲珑抿了抿唇,压着这句话没说出口。

    虽然月清尘说过他会昏迷三天,可看着他气息微弱,她心里实在安定不下来。

    所以这三天三夜,她衣不解带地守着他,只为驱散心中那份愧疚感。

    若不是她对他全无信任,他又怎么会被她逼到以这种方式留下她的地步?

    “怎么?不认识本王了?”赫连玄玉伸出修长两指,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还是本王变丑了?”

    凤玲珑忍不住一撇嘴角:“你要是变丑了,这世上就没有美男了。”

    美男?赫连玄玉兴味一挑凤眉,这么说,在她心里他是美男咯?

    “你饿不饿?渴不渴?这里有月清尘给你准备的百酿花蜜。”凤玲珑突然想到赫连玄玉昏迷三日刚醒来,连忙殷勤地拿出玉瓶。

    赫连玄玉体内余毒未清,月清尘已经言明,半月之内不得进食生硬之物,只能喝这种百酿花蜜来饱腹。

    好在她觉得赫连玄玉已经习惯了,因为他每次出门都是喝这些,不吃外面的东西,所以现在应该也不会觉得委屈吧?

    赫连玄玉瞅着一反常态的凤玲珑,大约一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愧疚?心疼?

    好啊,不管是什么,他是不会白白浪费的。

    “胸口有点痛,起不来。”赫连玄玉叹了口气,瞥了瞥纱布包着的胸口。

    伤口是有点痛,但对赫连玄玉来说简直如同蚊虫叮咬,曾经更大的剧痛他都忍受过。

    不过,该装弱时就得装弱,特别是在满心愧疚的心上人面前。

    “那你别动,我来喂你。”凤玲珑立刻打开一瓶百酿花蜜,小心翼翼避过赫连玄玉受伤的位置,凑到他唇边。

    这几日照顾他倒是有点心得了,现在做起来还挺顺手的。

    赫连玄玉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凤玲珑,慢慢张开菱唇,让她顺利将百酿花蜜喂进他嘴里。

    饥渴的感觉刚一褪去,赫连玄玉忽然一舔唇角,魅惑至极。

    一双熠熠生辉的星目,更是妖娆邪魅,紧紧盯着凤玲珑的唇。

    凤玲珑手一抖,把空瓶收了回来,讷讷看着突然变得很奇怪的男人:“你干什么这么看我?”

    赫连玄玉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略惊慌的美眸,慢条斯理扬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想必本王昏迷好几日了?”

    “是啊,你昏迷三天了。”凤玲珑老实点头。

    “那么……”赫连玄玉伸出修长手指,朝凤玲珑勾了勾:“本王这几日洗漱,喝药,你是怎么给本王解决的?”

    “……”凤玲珑脸色一下子涨红了,美眸氤氲迷离,红霞漫天。

    赫连玄玉有洁癖,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月清尘跟了赫连玄玉十几年,当然比任何人都清楚。

    而由于她是罪魁祸首,所以月清尘把一切照顾赫连玄玉的重担都压到了她肩上。

    她当然不是不愿意照顾赫连玄玉,关键是她得给赫连玄玉擦拭身体,这实在让她有点为难。

    可后来面对月清尘咄咄逼人的眼光,她只好接下了这艰难的任务。

    现在赫连玄玉一提起,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这几日的情形。

    那修长完美的身材,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肌肤莹润如玉胜过女子,胸膛受的伤让他显得十足狂野与性感。

    即使他昏迷着,也透着一股性感邪魅,让女人看了就忍不住想入非非。

    赫连玄玉何等精明,一下子就猜到了事情始末。

    有月清尘在玄王府,想必不会让任何人接近他,除了她。

    因为,她是他唯一认可接近他的人。

    于是,赫连玄玉一脸蹙眉了,神色有些委屈:“难道,玲珑看光了本王的身子?还轻薄了本王?”

    “谁轻薄你了?那不是为了给你喂药吗?”凤玲珑力持淡定,而且自动跳过他第一个问题。

    赫连玄玉伸手握住了她的,她只微微挣扎一下,就在赫连玄玉一声故意的抽气中乖乖安静了,怕碰着赫连玄玉的伤口。

    “玲珑果然看光了本王的身子。”赫连玄玉委屈地望着凤玲珑,一双原本邪魅的星目此刻泛着点点哀怨:“玲珑可要对本王负责啊!”

    凤玲珑差点被自己一口口水给呛死!

    哪儿有男人嚷着让女人负责的?

    而且她只看了一下,他又不掉块肉!

    “你还是清白的,用不着我负责。”凤玲珑瞅准时机缩回手,镇定自若地起身:“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有。”

    赫连玄玉眯了眯眼,纵容了凤玲珑的逃避。

    反正,她还要喂他喝药的不是么?

    赫连玄玉星眸半睁,一双桃花眼透着狐狸般的狡黠星芒。

    不一会儿,凤玲珑果然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药进来了。

    她一边吹一边坐到床沿,感觉药不那么烫了,就递给赫连玄玉:“来,把这碗药喝了。”

    赫连玄玉哀怨地看了看自己的伤口,语气好不可怜:“伤口痛,没法动。”

    凤玲珑额头出现三道黑线,傻子都看得出来他在装!

    堂堂玄王殿下,会怕这么点痛?他捉着她的手,握住匕首往他心口刺的时候,怎么没见他怕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