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1章 别得寸进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凤玲珑知道赫连玄玉在装弱,可看见他胸口裹着的厚厚纱布,心里又还是一软。

    “我喂你。”凤玲珑白了他一眼,小心翼翼调整了方向,顺着赫连玄玉所躺的位置,将药碗递到他唇边。

    结果,赫连玄玉凤眉一挑:“像之前那样喂本王。”

    从认识她到现在,她都没主动过一次。

    哪怕只是拉拉他的手。

    现在好不容易知道她对他主动过,虽然只是喂药,也足以让他满心欢喜了。

    唯一遗憾的是他昏迷着,根本不知她主动是个什么感觉。

    所以,必须趁清醒着尝试一次,他心痒难耐。

    之前那样?凤玲珑愣了愣,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赫连玄玉,你别得寸进尺!”她微微咬牙。

    之前那是迫不得已,他喝不下药,她才只好那样做。现在他都清醒了,她怎么会再那样喂他?

    而且他一向吻得放肆霸道,要是她真在他清醒时那样喂药,他难保不会情难自禁,万一扯裂伤口怎么办?

    赫连玄玉只用浓浓黑眸瞅着凤玲珑,菱唇微抿,也不说话。

    两人静静对视,无言的压抑在空中弥漫,凤玲珑始终没动作。

    于是,赫连玄玉脸色沉了。

    他霍地坐起身来,大手将药碗一端,一股脑儿就把药汁全喝了下去!

    ‘砰’一声,赫连玄玉甩开了手中的空碗,碗渣儿碎得到处都是。

    这大幅度的动作,一下子撕裂了本就没有完全愈合的深深伤口!

    鲜血,再一次染红了白色纱布。

    凤玲珑一下子慌了,上前按住他肩膀:“你疯了?”

    “你走!本王用不着你管!”赫连玄玉冷冷地瞥她一眼,左手挥开她,转身面对床内侧,任伤口鲜血直流。

    他是人,不是神,也会受伤。

    从认识她到现在,也有半年多时间了,能给她的他全给了她,而她始终不肯给他一点回应,哪怕他愿意为了她死。

    如果只是微不足道的歉疚,他要来做什么?

    赫连玄玉冷漠的一眼,夹杂着的浓浓受伤情绪,凤玲珑瞧得分明。

    她眼圈一下子红了,微微哽咽:“赫连玄玉……”

    此一时彼一时,他非要在这时候较真做什么?

    凤玲珑哽咽是因为赫连玄玉伤口再次流血,而听在赫连玄玉耳中,却是因为他让她走。

    背脊微微一僵,赫连玄玉情绪又数次起伏,暗暗思忖他该不该转身哄哄她。

    这时候,脚步声远去,清香味也远去了。

    赫连玄玉星目一凝,一股怒气又蹿了上来!

    可恨的女人!他让她走,她就真的走了?

    忿忿转过身,果然不见凤玲珑在房内,赫连玄玉怒极反笑,捶了一下床沿后坐了起来。

    等到凤玲珑匆匆回到房内,手里拿着从月清尘那儿拿来的创伤药和干净纱布,就见到赫连玄玉坐在床沿,双脚踏地,衣袍已经穿了一半。

    他脸色苍白如纸,额上冷汗直冒。

    很显然伤口撕裂,加上体内余毒的侵蚀,他身体还是处于非常虚弱的状态。

    “赫连玄玉!”凤玲珑惊了一惊,连忙奔过去制止他穿衣的动作,语气有些气急败坏:“你下床做什么?”

    赫连玄玉见到凤玲珑回房,心底骤然一松:还好,她没走。

    一把紧紧抱住她,他语气深沉:“你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我走?我走去哪儿?我是去给你拿药去了!你伤口流血了,要重新包扎才行啊!”凤玲珑这才明白,他强撑虚弱身体下床,是担心她被他骂走了。

    赫连玄玉眼底一松,稍稍放开她后,见她手中果然拿着创伤药和干净纱布,苍白脸庞顿时扬起了一抹勾魂的深笑。

    “小东西,你一定会爱上本王的,对不对?”赫连玄玉认真地凝视凤玲珑眼底,将那一瞬间的悸动与僵硬瞧在眼里。

    凤玲珑红唇微微颤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听得出赫连玄玉语气里的不确定,以及自我鼓励。

    她知道这时候不能刺激他,尽管她心中是报以怀疑态度的。

    也许是对他动了心,但爱么?她不知道能不能给与他那么深刻的感情。

    突然,赫连玄玉一把勾住她的脖子,急切地吻上她的唇。

    凤玲珑心中一悸,身子如被电流击过,手中的药和纱布都无力落在了床沿。

    赫连玄玉忘情地吻着凤玲珑,凤玲珑的顺从和没有反抗让他十分满意,不安的心也稍稍落了下来。

    直到凤玲珑完全瘫软在赫连玄玉怀里,呼吸不畅了,赫连玄玉才缓缓松开了她。

    看着凤玲珑眼神迷离微微娇喘大口呼吸的模样,赫连玄玉勾起迷人而宠溺的笑容。

    “玲珑,本王对你是真心的。”赫连玄玉再一次表白。

    风茗玉变成凤玲珑的内幕一日日揭晓,赫连玄玉已经无法沉住气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便是为了逼出凤玲珑心底最深的秘密。

    他,还是轩辕南。

    她的感情天平,必须做出一个选择了。

    赫连玄玉的表白,让凤玲珑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猛然记起他的伤,低头一看,鲜血连她的衣裳都给染红了,顿时急的立刻站了起来。

    “你给我乖乖坐着!”凤玲珑瞪了赫连玄玉一眼,以命令式的口吻斥道。

    接着,她手脚麻利地解开他穿了一半的衣袍。

    她很快就将染血的纱布换了下来,一见那如黑洞般的带血伤口,她心里狠狠颤了颤!

    如果匕首再深一些……面前这个男人,便已经没命了。

    深吸一口气,她替那可怖的伤口清洗了一下血迹,很快洒上止血的创伤药。

    然后,动作利索地将纱布重新包扎了上去。

    “如果你再乱动,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理你了!”凤玲珑做完这一切,恶狠狠地警告赫连玄玉。

    她衣不解带地照顾他,就盼着他醒来,生怕他有个什么闪失,他怎么能如此任性拿伤势开玩笑?

    “本王会听话的。”赫连玄玉语气好不委屈,仿佛被凤玲珑给骂了。

    但那双凝视着凤玲珑的深情黑眸,却足以说明他全然明白凤玲珑心里是有他的位置的。

    如若不然,她怎会这么担心他?

    看着赫连玄玉故作可怜又有些卖萌的样子,凤玲珑又好气又好笑。

    收拾了一地带血的衣袍纱布之类,踢到门口,这些自然会有侍卫来清理。

    凤玲珑坐到了赫连玄玉床边,看着他果然没再乱动,这才一脸满意了。

    “累吗?要不要睡一会儿?”看着他眼底青影,凤玲珑想起他昏迷时对疼痛的忍耐,心里泛过一丝疼。

    “不要。”赫连玄玉轻柔地握住她的手,眼底写满缱倦深情:“本王想多看你一会儿。”

    “……”凤玲珑骤然失声,弄不清心头狠狠一痛是为何。

    “玲珑你知道吗?”赫连玄玉定定地看着她,阴柔语气忽然泛起浓浓担忧:“本王在你怀里昏迷那一刻,其实有些后悔。”

    后悔?凤玲珑不解地望着他。

    “本王当时并不确定自己能否活下来,因此有些后悔,怕本王就这么死了,玲珑会遭到赫连府甚至仙乐台的报复,而他又不能保护玲珑,那本王岂不是害了玲珑?”赫连玄玉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淡笑。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轩辕南了。

    虽然轩辕南是帝王之尊,但对于仙乐台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倘若赫连玄玉真的死了,当时众目睽睽,谁都知道赫连玄玉是怎么死的。

    这笔帐,自然要算到凤玲珑的头上。

    所以,赫连玄玉的担心,还真的不是没有道理。

    凤玲珑怔怔地看着眼前俊美无双但脸色苍白的男子,离心脏最近最近的那一处位置,一阵揪痛。

    她何德何能,能让他到死都还牵挂她的安危?

    “玲珑……”

    “别说了!”凤玲珑忽然踢掉鞋子,朝床内侧翻身而落。

    赫连玄玉眼里闪过一抹惊愕,但在凤玲珑小心翼翼靠在他右手臂弯中,素手环过他腰身时,嘴角就扬起浓浓的邪魅笑意了。

    她终于,主动抱他了。

    “你不许动!”察觉赫连玄玉左手要伸过来,凤玲珑立刻喝出声。

    于是,赫连玄玉乖乖没动左手了,谁让他伤的是左边胸口呢?

    但他右手还是微微用力环住了凤玲珑的肩,完美下巴也朝凤玲珑的头顶抵去,亲昵厮磨。

    “我陪你睡一会儿,你好好休息。”凤玲珑知道赫连玄玉虽然昏迷了三天三夜,可都有被疼痛折磨,根本没有休息好。

    赫连玄玉菱唇一勾,笑容魅惑众生:“好。”

    有她作陪,他一定会睡个好觉的。

    而且她也衣不解带照顾了他三天三夜,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当午后阳光微微透过窗棂,洒进房内,月清尘走进房间时,看见的便是这么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

    脸色苍白风华绝代的男子躺在床上,睡颜安详。

    同样有些疲惫的清丽女子枕在男子右手臂弯,小心地没有碰触到他伤口,静静地闭着眼睛,微翘的睫毛染上暖意。

    两人的呼吸,甚至都在同一频率,仿佛天生契合。

    月清尘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微微吐了一口气,悄然翩身离开。

    凤姑娘虽是主子此生一劫,但也未必不是主子的幸福,不是么?

    月清尘看着暖洋洋的午阳,淡雅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