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2章 玄王也卖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翌日,凤玲珑是被吻醒的。

    轻轻柔柔的细碎绵吻落在她眉眼,睫毛上,弄得她痒痒的。

    “纤云,别闹……”她不耐烦地挥手拍了拍,如同赶苍蝇一样。

    睡梦中的凤玲珑,还以为自己还是风茗玉,而那可爱又可恨的二妹风纤云正用羽毛挠她。

    纤云?赫连玄玉美眸一凝,这又是从哪儿蹦出来的一个人?

    他可不喜欢她睡梦中叫的别人名字,虽说听起来像是个女人名。

    于是,赫连玄玉低头攫住凤玲珑红艳欲滴的唇瓣,动作用力而忘情起来。

    好想每天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这小东西呢!赫连玄玉有些满足地从喉咙里喟叹出声。

    凤玲珑终于醒了,睁开迷离双眸一看,某个色欲熏心的男人正在轻薄她!

    一愣之后,她气不打一处来,忍着一掌拍死眼前美男的冲动,只小心翼翼往后退开了些。

    然后,她坐了起来,面色一沉,语气阴恻恻地:“赫连玄玉,你伤好了?”

    “不碍事。”赫连玄玉毫不在意地一摸胸口,和她比起来,伤算得了什么,就算疼死他也照吻不误!

    美色当前,他能忍住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对她无心,二是他有问题。

    凤玲珑看着逐渐又渗出来一丝血迹的纱布,咬了咬唇。好想一掌劈晕他!

    看见凤玲珑脸色慢慢变成阴天,眼里又有浓浓懊恼,赫连玄玉认真反省自己了,是不是他让她担心了?

    “伤没好之前,不许乱来,如果伤口再撕裂,我一定不会再理你了!你就让月清尘伺候你吧!”凤玲珑从他身上爬过,小心避开他的身体,在地上站稳后,一脸警告之色。

    赫连玄玉眼睛一亮,唇角飞扬:“伤好之后本王可以乱来?”

    “……”凤玲珑狠狠瞪了赫连玄玉一眼,彻底不理他了。

    “本王一醒来便看见玲珑可爱的睡颜,一时没忍住。”赫连玄玉邪气地勾起菱唇,讨好似的拉了拉她小手。

    甜言蜜语也没用!凤玲珑哼了一声。

    “玲珑不理本王,本王突然觉得伤口好痛。”赫连玄玉哀怨地捂住伤口,只唇角笑意透出逗弄人的戏谑。

    “痛死你活该!”凤玲珑一想起那日他逼她把匕首刺他胸口的情景,脸色沉得跟女修罗似的。

    他的命就那么不值钱吗?

    竟然,用那样的方式来留她。

    还有,他和轩辕南到底谈了些什么?是什么使得他改变主意,死都不肯让她当炼药师了?

    凤玲珑正准备上前逼问,房门口却多了几个人。

    她回头一看,是百里苏隐和跃无愁,还有月清尘。

    “百里城主,跃前辈。”凤玲珑淡淡打了招呼,不卑不亢。

    听到凤玲珑的称呼,百里苏隐脸色瞬间不那么好看了。

    之前在碧清殿,凤玲珑可是已经叫过百里苏隐‘师父’了的,但现在转瞬就改了,怎能不让百里苏隐变脸?

    只不过凤玲珑也有自己的原则,既然她在碧清殿答应了赫连玄玉会留下来,那这个师父她也只有不认了。

    否则,认师就要去炼药之城。

    “哎呀!凤丫头怎么乱叫呢?可是要叫师父和师叔的啊!”跃无愁比百里苏隐还要不乐意,他可喜欢这个凤丫头了。

    这趟来,也就是要跟玄王谈一谈,怎么好端端地就不许凤丫头拜师了呢?

    虽说儿女私情很重要,可是炼药师名额也很重要哇!

    “我已经答应了赫连玄玉会留下来,所以这个师,我不能拜。”凤玲珑不慌不忙地道。

    百里苏隐淡淡一瞥凤玲珑:“照你这么说,你叫老夫‘师父’在前,答应玄王留下在后,不也是说话不算数?”

    凤玲珑一呆,瞬间说不出话来。

    “就是,就是!那么多人都听见你叫师父了,你可不能不认账哟凤丫头!”跃无愁嘻嘻地笑着。

    凤玲珑抿唇,默然不语了。

    其实不管是从任何一个角度出发,她当炼药师都有益无害。

    只不过,不知道轩辕南跟赫连玄玉说了什么,以至于赫连玄玉死活不让她去炼药之城。

    难道,她去炼药之城会有危险?

    “她不会去炼药之城。”赫连玄玉撑起身来,一把将凤玲珑拉到床边,紧紧圈住。

    凤玲珑脸色又是一沉:“你又乱动?”

    赫连玄玉嘴角邪气上扬:“玄王妃都要被人带走了,本王还哪管伤不伤?”

    凤玲珑板脸板不下去了,改而气鼓鼓地瞪着他。

    刚刚说好的不会再乱动呢?

    赫连玄玉宠溺地一捏她鼻头,忍下一亲芳泽的念头,脸色攸地寒冷如冰瞥向百里苏隐:“本王不会让玲珑去炼药之城。”

    百里苏隐眉头微微一蹙:“可否给老夫一个理由?”

    “本王不喜欢玲珑离本王太远。”赫连玄玉不可一世地摸了摸凤玲珑精致下巴,笑容妖娆邪魅。

    一个城府够深的人,便是说起谎言来也毫无破绽。

    而赫连玄玉恰恰是这世上城府最深,喜怒又最无常的男人。这理由,谁都会觉得是真的。

    谁让玄王殿下就有这么任性的资本呢?

    但百里苏隐偏偏就没信,他看着赫连玄玉苍白的俊美脸庞,淡淡一笑:“老夫明日便走,不过,在走之前,老夫想跟凤玲珑说几句话。”

    “不准!”赫连玄玉断然拒绝,面色冰寒阴戾。

    百里苏隐可不是一般人,他得防着他的小东西被说服。

    好不容易才让小东西留下来,怎么会轻易让她又改变主意?

    “凤玲珑当众称老夫为师,如今说反悔便反悔,不给老夫一个交代,就想让老夫走人?”

    百里苏隐淡漠一瞥赫连玄玉,袍袖微动:“玄王殿下虽贵为七阶斗宗,可惜却身受重伤,想要保护一个被老夫盯上的人,也未必是件易事。”

    这话里的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赫连玄玉神情一下子暴戾起来,他薄唇一抿,正要发作,却被凤玲珑一个轻柔的抚摸给平息了怒火。

    这天底下能平息玄王怒火的,怕是也只有凤玲珑一个。

    “这件事的确是我言而无信,我跟百里城主谈谈,你先躺一会儿。”凤玲珑轻轻摸着赫连玄玉的肩膀,察觉他肌肉放松后便将他按了下去。

    替他拉上被子,她淡淡一笑:“放心吧,我还不想你死。”

    因为不想他死,所以绝不会不经过他允许便去炼药之城。

    赫连玄玉漆黑如墨的眸子深深凝视了凤玲珑一会儿,接受了她亮如星辰眼眸所传递过来的讯息。

    “好,本王等玲珑回来,好像有些饿了。”赫连玄玉乖乖躺了下去,一脸‘我等你来照顾’的期待模样。

    凤玲珑嘴角抽了抽,谁说玄王殿下阴戾嗜血又冷酷的?拖出去打死!

    她深吸一口气,转过身,笑脸盈盈:“百里城主,请。”

    百里苏隐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卖萌的赫连玄玉一眼,淡漠神色瞬间又恢复如初,转身朝房外走去。

    凤玲珑暗暗好笑,百里苏隐一定也是被赫连玄玉给吓到了吧?

    月清尘留了下来照顾赫连玄玉,凤玲珑和百里苏隐、跃无愁则到了百里苏隐房间暂坐。

    房门一关,百里苏隐神色就变得有些凝重。

    “凤玲珑,你当真放弃当老夫的关门弟子,当真放弃去炼药之城?”百里苏隐看着凤玲珑,一双碧潭般幽深的眼睛清澈飘渺,透着些微的复杂难解。

    “是。”凤玲珑点点头,“相信百里城主那日也看见了,赫连玄玉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除非我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否则我就不能去炼药之城。”

    百里苏隐淡漠的嘴角微微一撇,似乎有一股气从鼻子里哼了出来。

    他当然看得很清楚,玄王还跟小时候一样,倔强又狠绝,对敌对己都如此。

    “你不会觉得可惜?”百里苏隐现在较为关心的,是凤玲珑的想法。

    凤玲珑美眸微微一凝,可惜吗?

    当然还是可惜的。

    为了争这个炼药师名额,她准备多日,赫连府最后一批绿晶石也全砸她身上了,如果她不当炼药师,只怕赫连家主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更甚至,她在海底被梦仙子等人算计,差点葬身龙腹,可谓是生死线上徘徊了一圈才捡回的性命。

    明明赢的人是她,如今却要放弃。

    说不觉得可惜,说不会觉得不甘心,那是假的。

    “是很可惜,但是赫连玄玉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也不能看着他死。”凤玲珑嘴角含了一丝清浅笑意,语气清淡。

    百里苏隐冷冷一哼,似是有所不屑。

    凤玲珑似有所感,不解地看向百里苏隐。

    他这一哼,似乎另有原因?

    “你以为,你不去炼药之城,他就不会死了?”果然,百里苏隐一句话就把凤玲珑给震住了。

    凤玲珑眉头一蹙:“百里城主这话何意?”

    百里苏隐淡淡一瞥凤玲珑,语气漠然:“你可知道,玄王为何要入那千年寒潭,取凤鸣鼎给你?”

    “他当初是想以凤鸣鼎为辅,助我当上炼药师。”凤玲珑抿抿唇,这个她早已知道了。

    百里苏隐又是淡漠一哼:“那你又可知道,玄王为何一定要你当上炼药师?”

    凤玲珑怔了一下,突然想起那日,赫连玄玉与梦仙子深夜在凉亭里的对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