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3章 愿为他再试一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想起来,那晚梦仙子曾问过赫连玄玉:“玄玉哥哥幼年体内淤积的寒毒根深蒂固,所以在晋级九阶斗宗时会有一番大劫,除非有紫阶炼药师寸步不离身边调理才能度过此劫,是吗?”

    当时,赫连玄玉给予梦仙子的答案是肯定的。

    “为什么?”凤玲珑虽然已经猜到,但却故作不知看着百里苏隐。

    她还不确定百里苏隐是不是知道这件事呢!

    百里苏隐淡漠却清晰地说道:“因为玄王幼年曾中过寒毒,老夫与几位高手联袂才将玄王治好,但这股寒毒还是存在于玄王体内,待到玄王修炼至九阶斗宗境界时,这股寒毒便会再次反噬玄王身体。”

    说着,百里苏隐目光炯炯地盯着凤玲珑:“玄王不信任何人,连老夫也包括在内。当初老夫便说过,只要玄王拜老夫为师,老夫就会替他度过这个劫。但,玄王拒绝了。”

    凤玲珑一下子就懵了。

    赫连玄玉不信任何人,包括百里苏隐在内?还拒绝了百里苏隐主动提出的收徒要求?

    而曾经,百里苏隐甚至治过赫连玄玉的伤?

    忽然,凤玲珑的心脏就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玄王不信老夫,却信了你一个黄毛丫头,你甚至连炼药师都还不是。”百里苏隐神色虽然淡漠,但不难听出语气里那一丝隐隐的不爽。

    凤玲珑咽了咽口水,眸色晶亮。

    如果这话是从别人口中听到的,她肯定不信,当初她甚至因为梦仙子问出这句话,而误会赫连玄玉只是想利用她!

    但现在这话是百里苏隐说的,由不得她不信。

    “以玄王的天赋,就算修炼得再慢,也会在三年之内成为九阶斗宗。而老夫很是怀疑,即使你从现在开始学习炼药,三年后又能否成为白阶炼药师。”百里苏隐眼眸中带着一层犀利。

    一旦赫连玄玉晋级为九阶斗宗,就必须要紫阶炼药师随身调理,而即便凤玲珑现在成为炼药师,三年也绝对达不到紫阶的高度。

    赫连玄玉是个聪明人,绝对不至于想不到这一点,除非赫连玄玉能够肯定,凤玲珑一定能在他晋级九阶斗宗之前成为紫阶炼药师!

    但这怎么可能?赫连玄玉对凤玲珑的信心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想到凤玲珑所展现出的种种不同,甚至能在海底恶龙的攻击下逃出生天,还获得天池圣水等一系列至宝,百里苏隐眼里闪过一抹幽光。

    莫非,凤玲珑身上有什么必胜的法宝?

    “百里城主一定要收赫连玄玉为徒,才肯治疗他吗?”凤玲珑现在只关心这件事。

    百里苏隐淡漠一瞥她担忧神色,语气就有些冷然了:“这是自然,那时他毫无自保能力,老夫得动用整个斗者军团保护他,又得日夜跟随调理。若他不是老夫徒弟,老夫费那个劲做什么?”

    什么?那时赫连玄玉会毫无自保能力?

    凤玲珑又咽了一下口水,她想她总算明白,为什么赫连玄玉不会轻易让人治了。

    这等于是,把生命交付到对方手上啊!

    难怪,百里苏隐会一脸不悦地说赫连玄玉不信他。

    可是,赫连玄玉怎么就信了她呢?怎么就敢把命交到她手上呢?

    一丝若有似无的甜蜜,忧虑,窜上凤玲珑的心头,让她满心惶然。

    这样的赫连玄玉,哪个女人能抵挡得了?

    他在算计她的感情,用生命在算计,教她防无可防!

    “虽然老夫不认为,你在三年之内能成为紫阶炼药师,不过既然玄王选择你替他渡劫,那么老夫还是要将事情原委告诉你。”

    百里苏隐淡淡瞥了凤玲珑一眼,袍袖一挥:“至于要不要去炼药之城,那就看你自己了。”

    凤玲珑知道百里苏隐已经在逐客了,于是起身,施施然行了一礼:“多谢百里城主,我会仔细斟酌的。”

    百里苏隐深幽眸光闪过一丝赞赏,孺子可教!

    “老夫这个师父,你早晚是要认的,相信轩辕皇城的事情,你也能够很快摆平。不过,稍后老夫会对外宣布,此次收徒无果。你,明白老夫的意思吧?”

    面对百里苏隐犀利的眼神,凤玲珑一秒就悟了:“多谢师父为弟子着想。”

    仙乐台是绝对不会允许其他派别的人当上百里苏隐关门弟子的,所以一旦梦仙子落选,就会疯狂对付胜出的人。

    而百里苏隐对外这样一宣传,仙乐台暂时就动不到她身上,她可以专心处理轩辕皇城的事情了。

    看来,百里苏隐和她一样,都猜到赫连玄玉不惜以死留下她,是另有内情的。

    听到凤玲珑改了口,百里苏隐淡漠的眼里掠过一丝满意。

    “师父没有别的事的话,弟子就先告退了。”凤玲珑是怕赫连玄玉等得太久不耐烦,下床又要牵动伤口。

    百里苏隐倒是了然于心,挥挥手示意凤玲珑可以走了。

    不过,凤玲珑走了两步,忽然又转身看着百里苏隐。

    “还有事?”百里苏隐语气悠扬,比起之前的冷漠,要温和不少。

    凤玲珑讪讪一摸鼻子,小心翼翼看着百里苏隐:“既然我已经是师父的弟子了,我能不能向师父讨一个东西?”

    百里苏隐微微一凝,半晌后才淡淡点头:“你想要什么?”

    “流火灵丹!”凤玲珑毫不犹豫快速地说了出来。

    这可是对她有大作用的东西,既然早晚是拜百里苏隐为师,这东西先给她,她把万元归本大法修炼起来也好啊!

    流火灵丹?百里苏隐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和同样有些震惊的跃无愁对视了一眼。

    这丫头,要流火灵丹做什么?

    其实,世人没几个知道流火灵丹的存在,也很少有人知道流火灵丹是用来做什么的。

    至于炼药之城的城主会有流火灵丹,完全是一代代这样传下来的。

    百里苏隐,也不是很清楚流火灵丹到底有什么作用,他只依稀记得祖师爷说过流火灵丹是当年神界之物。

    “你怎么知道我手里有流火灵丹?”百里苏隐微微蹙眉,忽然觉得自己收了一个不得了的弟子。

    凤玲珑清浅一笑,唇角微扬:“是一位高人说的,但是我不能说出他是谁,请师父见谅。”

    百里苏隐静静地看了凤玲珑一会儿,眼中一道光芒闪过。

    “流火灵丹供奉在炼药之城的城主殿中,等你来炼药之城时,我就将它给你。”百里苏隐淡淡说道。

    凤玲珑眼里划过一抹失望,原来流火灵丹并不在百里苏隐身上啊!

    “那好吧,弟子告退。”

    等到凤玲珑离开房间之后,跃无愁才一下子窜了上来,声音压低:“师兄,流火灵丹明明在你身上,你为什么不给凤丫头?”

    百里苏隐淡淡一瞥跃无愁,语气冰冷:“我早就说过,非炼药之城之人,不要过多来往。好了,启程了。”

    百里苏隐起身,袍袖微微一拂,带起一阵清风。

    跃无愁悻悻然摸了摸鼻子,难怪师兄能当城主而他不能,果然师兄可以牢记祖师爷的教诲,他却早就不知道丢哪儿去了!

    凤玲珑回到房内,赫连玄玉果然一脸不耐了。

    看样子,她再晚一点,赫连玄玉就要掀开被子下床去找她了。

    “人说玄王殿下冷酷又淡定,无悲无喜,怎么我看着一点都不像?”凤玲珑走到赫连玄玉面前,没好气地斜瞥着他。

    赫连玄玉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表情可怜兮兮泫然欲泣:“本王以为玲珑会被说服。”

    的确是被说服了,但不能告诉你!凤玲珑暗自腹诽,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如同害怕被抛弃的小狗一样的赫连玄玉,表情啼笑皆非。

    有时候她觉得这个男人很强大,强大到可以一手遮天,这世上似乎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他。

    可现在,她却觉得她一直都看错了。

    他其实,很脆弱,孤单得让常人不能想象。

    百里苏隐救他时,他不过十来岁而已,怎么就防备得像只刺猬,连百里苏隐都不信任?

    凤玲珑仿佛看见一个神情倔强冷傲的小男孩,脸上那落寞的表情,让任何人都为之心疼。

    “赫连玄玉。”她认真地瞧进他眼底,认真地唤他。

    赫连玄玉心里一悸,忽然有些惴惴不安起来,感觉像是凤玲珑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

    “嗯?”尽管心中隐约不安,但赫连玄玉的表情还是温柔得溺死人,声音纯净美好。

    “以后,我陪着你。”凤玲珑握住了赫连玄玉的手,语气坚定而缓沉。

    “你……说什么?”赫连玄玉眨了眨眼,一向俊美冷酷的脸庞,此刻看起来有些呆萌。

    大概是幸福来得太快,谁也无法一瞬间接受吧!

    “没听见就算了。”凤玲珑贼贼一笑,伸手把赫连玄玉戳回了被子里,命令式口吻飘了出来:“躺好,我去拿药。”

    等凤玲珑翩翩然离开房间,赫连玄玉终于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

    “玲!珑!”

    震耳欲聋的吼声从房里传了出去,直飘进已经朝药房走去的凤玲珑耳里。

    凤玲珑回了回头,继续朝前走,脸上是轻松的笑意。

    她本已封心锁情,奈何他强势闯入他生命里。

    得知他只信任她一人,深情竟比她当年还甚,她愿意为了他再次一试。

    但愿,此生不相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