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4章 南帝不能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心里那个悔恨啊,为什么他早不发呆,晚不发呆,偏偏就在凤玲珑给他说那么动听的话的时候发呆?

    以至于,他竟错过了最美的瞬间!

    赫连玄玉好想追出去问个清楚,让她再说一遍,但一低眸瞧瞧自己的伤,又郁闷地打消了这念头。

    再让伤口渗出血来的话,恐怕情话没得听,一顿咆哮倒是有的。

    于是,半盏茶之后,凤玲珑端着药回房,看见的就是赫连玄玉眼巴巴望着门口,望眼欲穿的模样。

    此刻的玄王殿下,哪里还有半分高冷清傲不可一世?

    完全就是一等待糖糖归来的小孩!

    “喏!你的糖!”凤玲珑暗自乐着,脸上却一本正经地把药碗递给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漆黑如墨的眼珠子一眨不眨凝视凤玲珑,声音软和温润:“玲珑,再说一遍刚刚你说的话。”

    凤玲珑认真想了想,重复了一遍:“喏!你的糖!”

    赫连玄玉怨念了,委屈的小眼神直盯着凤玲珑,好像她做了多么十恶不赦天理难容的事情。

    凤玲珑见状噗哧一声笑了:“赫连玄玉,不知道的人以为你被鬼附身了呢!”

    说着,她走了过去,在床沿坐下。

    “还想听那句话是不是?”她笑着凝望他黑眸。

    赫连玄玉连连点头,星眸眨出一圈美丽的润泽。

    “好,我可以再说一遍,甚至再说十遍。不过……”凤玲珑微微一笑,作出要求:“你得把那天轩辕南找你的情形,原原本本告诉我。”

    到底轩辕南找他说了什么,让他态度大变不许她去炼药之城?她一定要弄清楚!

    赫连玄玉脸色一变,好看的眉毛蹙了起来:“月清尘告诉你的?”

    “不是。”凤玲珑淡淡一晒,她当然不会让无辜的月清尘背黑锅。

    赫连玄玉望了她一会儿,忽然又变回委屈的模样,语气十分黯然神伤:“本王好想听玲珑说那句话啊,怎么说本王也差点死一回,让本王高兴一下又怎么了……”

    那神态,简直像被抛弃的可怜小狗一样,眼巴巴等着主人的回心转意。

    凤玲珑咽了一下口水,差点被赫连玄玉这模样给打动,从了他。

    不过,一想到她要弄清楚的事情,她又坚定了信念。

    凤玲珑一脸‘没得商量’地摇头:“想听就要先说,你不说我也不说。”

    见凤玲珑如此狠心,赫连玄玉赌气地侧过脸:“不说算了!本王也不要喝药了!”

    凤玲珑万分无语地看着傲娇的赫连玄玉,居然还闹起脾气来了,生气就不喝药,这不是小孩是什么?

    “药是要喝的,你这样一直躺在床上,万一仇家寻过来,不是惨了?”凤玲珑好脾气地把药碗递给赫连玄玉。

    “玲珑可以保护本王。”赫连玄玉把药碗又塞回凤玲珑手里,坚决不妥协。

    “我才一阶,怎么保护你?”凤玲珑哭笑不得,也只有他才能大言不惭说出这种话吧?也不怕人笑话。

    “你不说,本王就不喝药。”赫连玄玉不跟她扯有的没的了,扬起下巴,一脸坚决。

    那双漆黑如墨、繁星点缀的眸子里,写满了浓浓的希冀。

    她的承诺,对于他来说很重要很重要。

    凤玲珑这会儿也是真气了,气赫连玄玉为什么不告诉她真相,而神魔灵识居然也说她不知道为好,害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不喝药,是吧?”凤玲珑冷冷一笑,拿起药碗就凑到唇边,猛灌了一大口。

    然后,含着满嘴苦涩的药汁,她鼓着腮帮子看着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呆愣地看了一会儿,忽然就明白过来,连忙伸出手指勾了勾。

    凤玲珑美眸闪过一丝冷意,要是其他人这么勾她,她才懒得理!

    不过……谁让赫连玄玉身上有伤呢?

    不情愿地,凤玲珑凑了过去。

    赫连玄玉立刻就吻上了她的唇,从她嘴里贪婪地将那些苦涩的药汁全吞了下去,仿佛那有多美味一样。

    最后,竟还有几分意犹未尽。

    凤玲珑适时地离开,又灌了一口药,接着再凑过去。

    如此反复,一碗药便见了底。

    赫连玄玉原先的坚持不翼而飞,最终也没如愿听到凤玲珑再重复之前那动人的承诺。

    而凤玲珑也因为确认了自己心意,在喂完药被赫连玄玉揽住肩膀忘情深吻时,难得没有推开赫连玄玉,反而微微有些迎合。

    赫连玄玉顿时激动发狂了,洁白如玉的胸口剧烈起伏,差点又崩裂伤口!

    “咳!”

    最后,是一声轻咳打断了两人的忘情亲吻。

    凤玲珑猛然清醒过来,忙按住赫连玄玉的肩头退开身来。

    她先检查了一下赫连玄玉胸口,见纱布上没有沾血才放下心来。

    一转身,凤玲珑才看见刚刚轻咳的人是月清尘,眼里顿时闪过一丝赧然。

    赫连玄玉被打断好事,满脸的不高兴,眼光如兵刃般嗖嗖朝月清尘飞去!

    月清尘装作没看见凤玲珑的赧然,以及赫连玄玉的不高兴,淡定自若地禀道:“凤姑娘,轩辕月华在府外求见。”

    三王爷?

    凤玲珑疑惑了一下,目光看向月清尘:“有说是什么事吗?”

    “有。”月清尘抿了一下嘴唇,顿了顿后才一扬眉:“南帝病危,求我去诊治。”

    轩辕南病危?

    凤玲珑都还没什么反应,赫连玄玉就抢先开口了:“那你还不进宫把他治好?”

    这一下,凤玲珑和月清尘都看向了赫连玄玉,神色各有古怪。

    什么时候,赫连玄玉这么关心轩辕南死活了?

    赫连玄玉认真思索了下,修长莹润的手指一点下巴,肯定地点了点头:“对,清尘你马上进宫去,在轩辕南没好之前就不要回玄王府了,就这么办!”

    月清尘下巴都快掉下来了,紧接着就是一阵惊骇!

    什么?他要在皇宫住到轩辕南恢复为止?他才不要呢!

    求救地看向凤玲珑,月清尘一脸惊慌。

    他对她也算不错吧?这时候怎么都得救他!

    凤玲珑接收到月清尘拼命传递过来的讯息,没办法只好一摸赫连玄玉黑发:“月清尘还是留在玄王府比较好,你身上伤也没好呢!”

    “那轩辕南怎么办?”赫连玄玉此刻完全忘了吃醋这一回事,他只想着轩辕南不能死,因为轩辕南一死,他的玲珑也就没有帝王之气定魂了。

    “月清尘两边跑不就行了?”凤玲珑愈发心里觉得古怪,但也知道从赫连玄玉嘴里问不出什么来。

    赫连玄玉立刻恍然大悟了,连连点头:“对,清尘可以两边跑!”

    看着赫连玄玉难得的傻样,凤玲珑嘴角微微抽了抽。

    这厮若不是中毒中糊涂了,就是被傻子附体了,最近怎么做的都是傻事呢?

    “玲珑你不许去,本王伤口痛,你要在这里陪本王。”赫连玄玉幽怨地看着凤玲珑,一句话出口就证明他还没傻。

    凤玲珑用力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心底深处的笑意,语气淡然:“刚刚占我便宜的时候伤口不痛?嗯?”

    说到刚刚那个缠绵悱恻的吻,赫连玄玉一双桃花眼就眯起来了,似乎有些回味无穷。

    小东西主动的时候,果然感觉不同呢!

    凤玲珑一见他那享受模样就怒了,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玲珑……”赫连玄玉可怜兮兮的呼唤,被抛在了大力关上的房门之内。

    赫连玄玉哀怨了一会儿,淡漠表情重新归位,邪魅桃花眼里淡然无波的冷意再现。

    懒洋洋地躺回到床上,赫连玄玉打了个响指。

    “出来吧!”

    嘻嘻一声笑,一条暗黑色人影顿时凭空出现。

    暗影之主,司空湛。

    “刚刚看的很过瘾?”赫连玄玉懒洋洋地瞥向司空湛,邪气美眸微挑。

    如果不是受伤的话,赫连玄玉肯定一道斗气弹过去了。

    早在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缠绵悱恻时,司空湛就在暗中‘观摩’了。

    “一般,嘿嘿,一般啦!”司空湛正暗自庆幸死党受了伤,忽然又觉得这样不太好,连忙就收敛了笑容。

    怕赫连玄玉记账以后报复,司空湛赶紧转移话题:“赫连,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南帝的确病危了,而且普天之下除了月清尘之外,恐怕没有哪个药师能救得了南帝。”

    本来他是来幸灾乐祸的,谁让那南帝竟然好像想抢赫连的女人?

    结果,让他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的是,赫连居然催月清尘去救南帝,好像很不想让南帝死了似的!

    这……似乎不太符合赫连一向的冷漠作风啊?

    赫连玄玉骨节分明的食指一捋散落黑发,俊容波澜不惊:“既然清尘救得了他,那他就不会死。”

    司空湛敢肯定赫连玄玉有问题,于是凑了过去,一脸讨好:“赫连,透个信儿吧?为什么不想让南帝死?”

    赫连玄玉视线淡淡一扫,司空湛骤然间噤若寒蝉。

    不过,片刻后,赫连玄玉还是好心情地一勾菱唇:“南帝若死了,岂不是就看不见本王与玲珑相亲相爱了?”

    啥?司空湛傻眼了。

    难道赫连留着南帝的命,就是为了和玲珑恩爱给南帝看,刺激南帝?

    这……不对吧?他认识的赫连真是这么无聊的男人吗?还是爱情果然能够改变一个人?

    司空湛陷入了纠结中,而赫连玄玉早就闭上一双桃花眼,思绪飞到远处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