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8章 强扭的瓜甜不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噗!”

    暗沉的地下室里,一个脸色微微泛白的青衣男子,狠狠吐出了一口鲜血。

    但紧接着,他就站了起来,虽然身形还有些不稳,他却坚定地朝地下室外走去。

    这青衣男子,就是今晚进宫给南帝治病的清尘公子,玄王殿下亲信月清尘。

    月清尘万万没有想到,他在给轩辕南针灸之后去找凤玲珑,却遭到了仙乐台等人的暗算。

    被高手封印了斗气之后,月清尘又被关进了这间地下室里。

    聪明如月清尘,怎么会想不到仙乐台绝对不是针对他来的?

    一想到凤玲珑可能遇险,再一想到自家主子会有的反应,月清尘咬牙强行冲破封印,尽管这样会损耗他大量斗气他也顾不得了。

    一冲破封印,月清尘就悄然离开了地下室。

    大概仙乐台的人没料到月清尘会冲破封印,所以地下室周围并无侍卫把守,月清尘离开得很轻松。

    月清尘知道凤玲珑之前跟轩辕月华去了御花园,因此直奔御花园。

    “凤姑娘?”月清尘清清楚楚地看见,御花园里飞沙走石,在黑夜中透着一股阴森诡异。

    他没敢贸然闯入,先试探性叫了一声。

    被困阵中的凤玲珑攸地睁眼,霍地站起:“月清尘,是不是你?”

    “是我,凤姑娘在这里面?我进来帮凤姑娘。”月清尘确定凤玲珑在御花园里后,抬脚就要走进去。

    “别动!”凤玲珑一声大喝,语气急促:“这是禅宗台的万象阵,一进来便出不去了!你别管我,先带人去救赫连玄玉!”

    月清尘一惊:“主子?”

    凤玲珑语气一冷:“是,梦仙子之前来过,她打算和赫连玄玉强行圆房,成夫妻之实。”

    强行圆房?月清尘一时相当无语,这女人怎么这么贱!

    “我回玄王府看看。”月清尘脸色也冷凝无比,他知道这件事若真成了,主子会有多愤怒。

    也许,把这天翻过来都说不定。

    主子素来洁癖严重,能靠近主子的人寥寥无几,女人么,除了凤姑娘是特例。

    一旦主子和梦仙子有了夫妻之实,只怕主子这辈子都摆脱不了心中阴影。

    “丫头,赫连小子现在被独孤梦茴带走了,你让这愣小子去你那栋宅子里,或许还来得及。”神魔灵识语气有些悻悻然,因为他觉得赫连小子实在太笨了。

    根据他感应到的事情,赫连小子居然被假象给气得急怒攻心了!

    真傻。

    听到神魔灵识的话,凤玲珑急忙转告月清尘:“月清尘,赫连玄玉现在在我买的那栋宅子里,你赶快去阻止梦仙子!”

    月清尘一愣,虽然不知道凤玲珑为何这么肯定,但他一想玄王府那么多侍卫,梦仙子也是不可能在玄王府动手的。

    于是,他点了头:“好,我这就去。”

    月清尘一个轻飘,出了皇宫,身形如箭矢。

    凤玲珑听到异动,知道月清尘已经离开了皇宫,心里的那股疼才稍稍缓和了。

    “赫连玄玉会没事的吧?”凤玲珑看似自言自语,其实问的是神魔灵识。

    只不过,她身旁的轩辕月华看着她,便觉得她是太担心玄王了,所以在自言自语。

    神魔灵识有所保留地嘿嘿一笑:“那可就难说了。对了丫头,要是赫连小子真失身了,你还要他不?”

    凤玲珑身侧双手攸地紧握成拳,面色虽然静雅如水,心底却起了汹涌波涛。

    如果赫连玄玉真的被暗算了……她该如何呢?

    好不容易勇敢迈出去的一步,难道就要这么收回来?

    “也许,到时候放弃的不是丫头你,而是赫连小子自己呢!”神魔灵识又是嘿嘿一笑:“以那傻子的个性,失了身肯定恨不得上吊自杀哇!决计不肯再见你了。”

    凤玲珑心里又是一紧,脸色冰冷如霜。

    神魔灵识倒也调戏够了,乖乖闭嘴不再撩拨凤玲珑了。

    他家丫头已经很伤神啦,至于赫连小子么,那就看赫连小子自己的造化咯!

    城北,凤玲珑的宅子里。

    梦仙子衣衫半褪,但绝美的脸庞透着一丝尴尬。

    她怎么也没想到,在她衣裳脱到一半的时候,赫连玄玉竟然醒过来了。

    然后,他挑着那似嘲似讽的冰冷笑容,眼神直直落在她肩胛骨以上,语气如三九天冰寒:“梦茴,你很热?”

    热?是,她是很热,心热。

    一想到能和他做夫妻,她整颗心都发烫,女子基本的矜持都顾不得了。

    只是……他怎么就醒了?

    接下来,她要怎么继续?

    梦仙子咬住晶莹唇瓣,模样好不可怜:“玄玉哥哥,清尘公子说,玄玉哥哥体内的毒深入五脏六腑,有走火入魔之兆,必须……必须与女子合欢才能痊愈。”

    疯了!大概梦仙子也是被赫连玄玉那凌厉的眼神给看得手足无措,连这么蹩脚的理由也编出来了!

    赫连玄玉伸手淡淡捂住伤口,费力地坐了起来,语气不咸不淡:“就算要与女子合欢,本王也有玲珑,不劳梦茴作此牺牲。”

    必须与女子合欢?当他赫连玄玉是傻子吗?

    匕首上的毒是他自己选的,对身体有什么损害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虽说对他的生命是有极大威胁,但走火入魔之类的可能是完全没有的。

    也更无须,与女子合欢。

    赫连玄玉何等城府,此刻已经全然明白,皇宫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事先设计好的。

    而他所见到的那一幕,也未必是真的。

    赫连玄玉眼眸闪过一抹寒芒,强撑着虚弱的身体下了床。

    回头看向梦仙子睡过的床时,赫连玄玉眼中闪过一丝显而易见的嫌恶。

    不假思索地,赫连玄玉将外袍脱了下来,弃之于地。

    外袍脱掉了,梦仙子的气息应该也就没有了吧?

    当然,还是要好好沐浴才能消毒的。

    “玄玉哥哥,你就真的对我没有一点点动心吗?”梦仙子见赫连玄玉要走,一咬贝齿,手一松,半褪的衣衫全部落了下来。

    此刻的梦仙子,浑身上下仅着一件肚兜,冰肌玉肤透着绝美诱惑,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化身为狼,扑上去好好享用。

    赫连玄玉身上透着冷冷的气息,脸色如霜,他漆黑如墨的眸中闪过浓浓的寒芒:“梦茴,不要逼本王对你出手。”

    梦仙子大受打击,美眸不敢置信地看着赫连玄玉:“我救过你的命,你竟要对我出手?”

    “你这算是挟恩图报?”赫连玄玉冷冷勾唇,殷红的唇瓣瑰丽诱人,却透着凉薄与无情。

    “不,我只是……”梦仙子的眼泪簌簌而落,“玄玉哥哥,我们一直都很好的,你也经常给我书信不是吗?为什么……为什么凤玲珑出现后,你就对我不理不睬了?”

    “本王从来没给你写过什么书信,谁写的找谁去!”赫连玄玉懒得再与梦仙子费唇舌,迈步朝房外走去。

    他还要去救他的小东西呢!也不知轩辕南会不会欺负她。

    “玄玉哥哥!”梦仙子整个人扑上去,她就不信面对她这样的绝色美人,玄玉哥哥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真的能够无动于衷!

    赫连玄玉眼眸一寒,斜睨了扑过来的梦仙子一眼,手掌微翻,黑色斗气瞬间迸射而出!

    “啊……”梦仙子被逼退数步,虽然没有受伤,却因不曾防备而跌落床上。

    床上还温热的气息,让梦仙子眼里浮现一丝眷恋。那是她玄玉哥哥的气息,若每天醒来都能闻到,那该有多好。

    “本王说了,不要逼本王动手。”赫连玄玉俊美如斯的容颜弥漫着杀气,眼神冰寒阴戾。

    但这一番动武,使得赫连玄玉原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

    若是凤玲珑在此,一定会气得吼他。

    因为他的伤势更加严重了,他却还在强行使用斗气。

    赫连玄玉拉开房门,步履有些虚浮地走出去,眼神却如此坚定。

    梦仙子也是仙乐台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宠儿,今日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拉下脸皮,眼下赫连玄玉出了门,她已无法忍耐心中怒火。

    她独孤梦茴,要一个男人难道如此之难么?

    “玄玉哥哥,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留下你!”梦仙子一擦眼泪,突然一扫绛玉拂尘,朝赫连玄玉的后背攻去!

    赫连玄玉攸地转身,下意识想要亮出圣耀之刃,这才发现圣耀之刃根本不在身边。

    “很好!”赫连玄玉双眸闪着冰冷的寒芒,神色倨傲,一双墨眸冷如寒冰。

    他微微一凝神,宽大云袖瞬间飞舞,斗气弥漫在周身。

    梦仙子才三阶斗宗的实力,尽管赫连玄玉身受重伤,对付她却仍然不算太过吃力。

    不过,梦仙子倒也十分聪明,她避赫连玄玉之要害,只虚招频频,意在拖延时间,让赫连玄玉体力不支而倒地。

    她要行的事情,自然要等赫连玄玉没有反抗能力时才能行。

    而她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之前没有趁赫连玄玉昏迷时封印他的斗气,否则,她现在早就和赫连玄玉是一对夫妻了!

    梦仙子的意图,很快被赫连玄玉看穿。

    赫连玄玉脸色彻底冷凝了,他深吸一口气,全力凝聚一股斗气在右手掌中。

    “找死!”赫连玄玉威力十足的一掌挥了过去!

    这一掌打出,赫连玄玉的脸色苍白虚弱到了极点,汗珠如晶莹小溪般从脸颊滑落。

    “玄玉哥哥,你……”梦仙子避无可避,绝美脸庞出现一抹惊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