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9章 看见她才安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赫连玄玉那凌厉至极的一掌即将袭上梦仙子胸口时,一道人影忽然闪了进来,硬生生替梦仙子挡下了这一掌。

    “噗!”

    是仙乐台首席大弟子朱言,他一口喷出鲜血,半跪在地,面容一下子也苍白了。

    梦仙子惊慌无比,因她记得她现在仅着一件肚兜。

    立刻转身,梦仙子抄起衣物裹住玲珑有致的身子,很快穿戴完毕。

    这时,另一道青影飘了进来:“主子!”

    赫连玄玉本已摇摇欲坠,一见月清尘,身心皆松,倒了下来。

    “主子!”月清尘急了,上前一步扶住赫连玄玉,脸色阴沉地看向梦仙子和朱言:“这笔帐,玄王府记下了!”

    说完,月清尘扶着赫连玄玉就想离开。

    梦仙子和朱言对视一眼,皆是开口留人:“等等!”

    既然梁子已经结下了,人不如直接带回仙乐台去。

    如此,秋后算账就免了,梦仙子也能达成自己的夙愿。

    以赫连玄玉现在的实力,即便月清尘在这里,对付起来也不是难事。

    而以后,这样的机会可就难说了。

    月清尘冷冽地回头:“你们以为,我单枪匹马赶过来的,是不是?”

    梦仙子和朱言心里都是一惊,难道月清尘不是一个人?

    “你们去外面看看,再决定动手与否也不迟。”月清尘冷冷一笑,扶着内伤严重的赫连玄玉就飘出了房门。

    梦仙子和朱言立刻随后掠出,一见宅子里的情景顿时心凉了半截!

    此刻,不但玄王府所有侍卫团团围住了宅子,还有赫连家主带了赫连府的斗者前来。

    如此大斗起来,仙乐台未必能占上风。

    梦仙子脸色黯然,今日,功亏一篑啊!而往后,玄玉哥哥恐怕要避她如蛇蝎了。

    赫连家主一步迈前,脸色阴沉:“仙子今日所为,实在令我感到失望!”

    当然,谁也不知道梦仙子竟想对赫连玄玉霸王硬上弓。

    赫连府以及玄王府众人,只是听说梦仙子要对赫连玄玉动手,甚至想把赫连玄玉软禁去仙乐台而已。

    风声是月清尘放的,之所以没有实情传出,是因为月清尘顾全大局,给了仙乐台台主一个面子。

    梦仙子脸色一僵,还以为赫连家主已经知道她的所作所为,不禁脸上飘起一抹红云。

    “就算你把我玄玉儿软禁去仙乐台,又能如何?他的倔脾气你还不清楚吗?他向来只吃软不吃硬,你这样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赫连家主当然也不想得罪仙乐台,如此一番指责倒有些长辈对晚辈的‘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了。

    梦仙子闻言,心底骤然一松:还好,看来月清尘也忌惮仙乐台,并没有完全不给她留面子。

    于是,梦仙子施施然行了一礼,绝美清丽脸庞透着一股忏悔之意:“赫连伯父教训得是,是梦茴心急了。改日,梦茴一定登门向玄玉哥哥赔罪。”

    赔罪?赫连家主心中冷哼,他那玄玉儿一向得罪不得,如今梦仙子这番作为,想必玄玉儿已经反感到极点,又岂是赔罪一下就能抹去痕迹的?

    再说凤玲珑已经赢得炼药师名额,他赫连府未来前程无量,区区仙乐台,赫连府也不会放在眼里了。

    只不过,还要再等一些时日罢了。

    “那就最好不过了。”赫连家主面上和缓了些,袖子一拂却表示他仍旧有些气恼。

    此刻,月清尘扶着赫连玄玉才刚出了宅子。

    月清尘本是想回玄王府的,因为他家主子的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

    但赫连玄玉却按住月清尘的手,声音虚弱但冷冽:“玲珑在哪儿?”

    月清尘眸色一僵,主子都这样了,竟还牵挂凤姑娘,他真是替主子感到心疼!

    “凤姑娘被禅宗台的万象阵困在了皇宫御花园,暂时没有危险。主子,先回王府让我帮主子诊治吧!”

    赫连玄玉眼神一冷,不想费力再说话,只侧头看向皇宫的方向。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月清尘用力一咬牙,虽然他和主子情同手足,主子也不曾苛待他,但服从主子的命令已经在他心中根深蒂固。

    尽管不情愿,感性却还是屈服于理智了。

    月清尘扶着赫连玄玉,御剑朝皇宫飞行而去。

    很快,两人来到了御花园。

    御花园里仍然是飞沙走石的,此刻还没到寅时,月黑风高,加上阵法的森怖,看着十分渗人。

    “凤姑娘,我把主子救出来了。”月清尘看着阵中两团黑影,分辨不出谁是凤玲珑。

    阵中,凤玲珑听见月清尘的话,脸上闪过一抹喜色!

    很想知道赫连玄玉是否安然无恙,有没有……

    但,凤玲珑发现自己问不出口。

    赫连玄玉一眼就认定了凤玲珑的身影,尽管是如此地模糊不清。

    他强撑着身体朝前走了两步,声音暗哑:“玲珑。”

    凤玲珑一听就知道赫连玄玉身体虚弱到了极点,顿时脸色沉了:“赫连玄玉!你伤势又加重了?”

    赫连玄玉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主子伤势本来就没有痊愈,又中了南帝的圈套急怒攻心,之前更是动了体内斗气,现在伤势比之前更严重了。我只怕……”

    月清尘看了一眼赫连玄玉,忧心忡忡:“我只怕,主子体内寒毒会被引发,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谁准你多嘴了?”赫连玄玉一脸冰寒,语气不悦。

    说这么多,不是让小东西平白无故担心么?

    “本王要怎么救你?”赫连玄玉推开月清尘的搀扶,步履微微跄踉一下,但很快定住了身形。

    他开始观察困住凤玲珑的阵法奥妙,寻思如何破阵。

    凤玲珑一下子火气上来了,恨赫连玄玉的不知珍重:“我到寅时就可以自己出来,你立刻给我回玄王府躺着!”

    “寅时?”赫连玄玉抬眸望了望天色,菱唇勾起一抹苍白浅笑:“岂不是快到了?那好,本王进来陪你。”

    “我不用你……”

    凤玲珑一句气急败坏的话还没说完,赫连玄玉已经进入阵中,站在了她的面前。

    眼前的赫连玄玉,哪里还有平时的半分神明尊贵模样?

    他脸色苍白,发丝凌乱,伟岸俊秀的身子现在羸弱无比,一向红润的薄唇也变成了浅乌色。

    只有那殷红的鲜血,沾染了他唇角,才有平日的邪佞本色。

    他依然是风华绝代的,可这强撑的气势却让人心痛。

    “谁让你进来的?我不是说了让你先回玄王府吗?”凤玲珑心痛地上前,扶住他羸弱的身子,眼眶情不自禁地湿润。

    “本王要看见玲珑,才能安心。”赫连玄玉一双透亮的眸底,闪烁着让人心悸的深意。

    随着赫连玄玉这一句话出口,猩红的鲜血一滴、两滴、三滴,渐渐从赫连玄玉完美的下巴滴落,染红雪白衣袍。

    之前与梦仙子交手时全力发出的一掌,让赫连玄玉的身体已经撑到了极致。

    但为了亲眼见到凤玲珑安好,赫连玄玉一路都在忍耐钻心的疼痛。

    现在见到凤玲珑安然无恙,他也就撑不住了。

    赫连玄玉往前栽倒的那一刻,凤玲珑伸手接住了他。

    “赫连玄玉,你别以为我不敢揍你!”不听话的小孩,是应该棍棒教育的。

    凤玲珑咬着唇,压下心头慌乱,尽量镇定地将赫连玄玉扶着坐下。

    她掏出之前身上还带着的疗伤药,塞入他口中,接着又将斗气缓缓输入他体内,帮他暂缓伤情。

    赫连玄玉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勾人心魂的瑰丽笑容,虽然她语气不怎么好,还扬言要揍他,可动作却很温柔呢!

    死犟死犟的小东西。

    尽管凤玲珑给赫连玄玉喂了药,又输了不少斗气给赫连玄玉,但赫连玄玉的脸色还是很差。

    只不过,那双一直凝视着凤玲珑的眸子,深情却是与平时无异。

    “你靠着我,休息一会儿。”无视一旁轩辕月华郁闷的脸色,凤玲珑将赫连玄玉的腰环住。

    两人身体出奇的契合,即使赫连玄玉要高出凤玲珑一个头。

    “好。”赫连玄玉说完这个字,便靠在她肩头闭眼休息。

    见到她安然无恙,也没有被轩辕南额外欺负,他心里大石才算是落下了。

    累,真累。

    轩辕月华早已忍耐到了极限,忍不住出声指责:“你们这样成何体统?”

    是看不惯?还是嫉妒?轩辕月华只觉得这一幕刺眼得要命,刺得他整个人都不舒服。

    凤玲珑冷冷一瞥轩辕月华,语气淡然:“今日这笔帐,我不会找你算,你最好闭嘴,否则我不保证牵连到你。”

    轩辕月华被威胁得一窒,半晌才闷声闷气冒出一句:“难不成你打算找皇兄算账?”

    她吃了雄心豹子胆吗?再怎么说他皇兄也是轩辕之主,谁真动到他皇兄头上,三大灵台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凤玲珑眼中寒芒一闪,冷冷一笑,不再理会轩辕月华。

    寅时,很快就到了。

    “丫头,左东方位马上就要开启一道生门了,你以斗气凝结地上落叶,我数一二三,你将落叶卷起的球体击向左东方位,万象阵便能破了。”

    神魔灵识一番话,立刻令凤玲珑神色凝重。

    “赫连玄玉,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破阵。”她轻拍一下赫连玄玉的脸颊,虽不忍吵醒他,但眼下却是没有办法。

    “本王帮你。”赫连玄玉说着要起身。

    “你给我坐好!”凤玲珑狠狠瞪他一眼,语气凶恶。

    赫连玄玉一下子乖乖坐好了,嘀咕着他的小东西越发凶悍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