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5章 南帝赶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被神魔灵识几句话,说得脸色一下子冷了。

    她竟要靠轩辕南活着?

    离了他的帝王之气,离了他的管辖之地,她竟会魂飞魄散?

    五指微微一收,本来端在手中要解渴的水杯顿时碎裂开来,水花四溅。

    凤玲珑忽然想到,那日在斩妖台,她说与轩辕南两清。

    “两清?”轩辕南重复了一遍,然后唇角微勾。

    那笑容,她当时很难理解。

    现在一想……竟然隐有端倪?

    那时轩辕南就知道,她未必能和他两清?

    “丫头,听我一句劝,赶紧回轩辕皇城吧!”神魔灵识不知凤玲珑心中百转千回,还在谆谆善诱。

    虽然赫连小子的命值钱,可丫头的命更值钱啊!

    凤玲珑终于从思绪中被扯回,却神情冷然地一笑:“我不信。”

    “哎呀臭丫头你怎么连我的话都不信了?”神魔灵识急了。

    “如果真有这事,你以前怎么没告诉我?”凤玲珑气定神闲地重新倒了杯水,拿在唇边慢慢解着渴。

    原来,赫连玄玉拼了一死也不让她离开轩辕皇城,为的就是这个。

    她无法想象,当时赫连玄玉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苦涩?暴躁?郁闷?

    也许,就和她现在一样,百味杂陈。

    明明不喜欢轩辕南这个人,却要被迫低头,不得不承他的情。

    也许,这是赫连玄玉一生中第一次向人低头吧?

    却竟是……为了她。

    “哎呀我那不是怕你知道真相,又去和那轩辕南纠缠不清吗?”神魔灵识语气里有一丝心虚,“我……我还是比较赫连小子啦!”

    凤玲珑听到神魔灵识这么一说,火气蹭蹭就上来了!

    ‘啪’!

    凤玲珑一拍桌,语气沉怒:“就因为你的不说,我坚持要去炼药之城!就因为你的不说,赫连玄玉才以匕首伤了自己!就因为你的不说,赫连玄玉才会成现在这样!”

    这是偏袒赫连玄玉吗?

    这完完全全是在害他!

    “我、我哪儿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神魔灵识愈发心虚了,他也没想到赫连小子居然那么拼啊!

    不过,赫连小子又不是真的想死,还不是用苦肉计留下她而已。

    虽然赫连小子是自己撤了斗气保护,又自己伤了自己,可毕竟伤的是心脏,只要不完全让那致命毒进入心脏内,根本不会有什么大碍。

    要真是想死的话,直接匕首刺入眉心,立马毙命!

    只是后来的一系列事情,真不在他预料之内。

    说来说去,还是怪仙乐台那群混蛋!

    哼哼,等丫头练成至高无上的境界,他首先怂恿丫头去灭了仙乐台!

    “可惜了你只是一抹灵识,不然我现在一定揍你一顿!”凤玲珑火大的很,一连灌了两杯水下肚。

    一旁的万年灵参和小雪狐,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神魔灵识哼了一声,要是他不是一抹灵识,她揍得了他?

    不过……正事要紧。

    “丫头,现在你知道了,总可以回去轩辕国了吧?”

    “不回!”凤玲珑重重把水杯放了桌上。

    “不回?”神魔灵识相当惊愕,她已经知道她不能离开轩辕国超过三天,竟然说不回?

    难道她想等着魂飞魄散吗?

    还是说,她压根就没信?

    “就算魂飞魄散,我也要救赫连玄玉!”凤玲珑神色坚定。

    没说出口的另一句是:她不想靠轩辕南活着。

    什么时候开始,竟连一丝丝的联系,都不想与他再有了?

    凤玲珑眸色复杂深沉,五指微微收拢。

    神魔灵识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凤玲珑一贴额饰,给封印了。

    一个字:衰!

    两日之后。

    凤玲珑和兵魍再次来到禅宗台台主面前,万年灵参果然如禅宗台台主之前所说,已经复原了七八分了。

    虽然没有完全好转,但一枚根须也足以压下赫连玄玉体内寒毒了。

    “台主,这几天叨扰了,我们这就下山。”凤玲珑看上去有些苍白,脚步也有些虚浮。

    禅宗台台主眼眸一眯,打量凤玲珑片刻后,微微一笑:“你看起来气色很差,怎么?禅宗台有怠慢的地方吗?”

    凤玲珑浅笑:“台主说笑了,禅宗台不愧是三大灵台之首,威严之中不失大气,我很喜欢这里。”

    “既然喜欢,那就多住几日。”禅宗台台主状似无意地留客。

    凤玲珑苦笑了一声,今天已经是她离开轩辕国的第三天,如果神魔灵识说的为真,那她今天就有大难。

    再留几天,把尸体留在禅宗台么?

    不过,凤玲珑觉得自己重生后,运气一向不错,应该不至于就这样挂掉。

    “台主好意我心领了,但赫连玄玉还等着我去救。”凤玲珑下意识看向手中的灵参根须,眼里染了一丝暖意。

    她没忘记,赫连玄玉昏迷前说过,他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要是她。

    “既然是为了玄王,那我就不留你了。两位请便。”禅宗台台主看着凤玲珑越发支撑不住的模样,眼里微微闪过一丝光芒。

    “多谢台主。”凤玲珑转身,紧握手中灵参根须。

    却只觉得,一阵晕眩传来。

    身子虚软倒下,小雪狐发出一声轻啸,万年灵参慌忙蹦跶开,怕被凤玲珑压在身下压个半身不遂。

    兵魍冰冷目光一瞥,伸手一捞,便将凤玲珑捞住了。

    冰冷的视线,此刻看着凤玲珑苍白俏颜,微微带了一丝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关切。

    凤玲珑摇摇头,想甩开那股晕眩感,却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沉重……

    终于,她抵挡不住身体的虚弱,完全沉睡了过去。

    兵魍目光一沉,抬头看向了禅宗台台主,冰冷如刃。

    “你看我也无济于事,她魂魄未定,需要那南帝的帝王之气方能定魂。”禅宗台台主淡然微笑,双手一摊。

    兵魍收回视线,将凤玲珑一个抱起,转身就走。

    小雪狐赶紧跟上,乌溜溜眼珠也带了一丝担忧。

    “现在带她回轩辕国,怕是来不及了。”禅宗台台主好心在兵魍身后提醒,“除非你能在三个时辰之内到达轩辕国。”

    兵魍脚步一顿,三个时辰,除非是神仙。

    以他五阶斗宗的实力,之前也是损耗大量斗气,才在一天一夜之间从轩辕国赶到了禅宗台。

    “定魂珠。”

    兵魍转身,冷冷地看着禅宗台台主,口吐冰冷三个字。

    “不行!”禅宗台台主脸色一变,连忙起身就跑了。

    这速度,那叫一个快!哪里还有半分堂堂禅宗台老大的风范?

    兵魍目光一冷,抱着凤玲珑就朝禅宗台台主追去。

    片刻后,兵魍追到了后殿。

    不过,禅宗台弟子齐刷刷列阵拦住了兵魍。

    “台主说了,我们不得对公子无礼,所以公子若要闯入,就先杀了我们。”所有弟子一撤斗气,齐声说完这句话后,闭眼等死状态。

    兵魍脸色愈发冷了,冰冷的视线扫过所有禅宗台弟子,薄唇抿得死紧。

    正在兵魍忍耐不住要出手震晕这群人时,一道虚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放开她……”

    兵魍冷然转身,却见一个穿着金龙黄袍的俊秀男子,脸色苍白朝他走来。

    这男子的视线,一直紧紧所在他怀中凤玲珑的脸上,让他平白无故有些不爽,遂将身子偏了偏,不让这男子再看。

    这身穿金龙黄袍的男子,正是轩辕国的帝王,九五之尊南帝,轩辕南!

    一得知凤玲珑竟离开了轩辕国,去的方向是禅宗台后,轩辕南忧心如焚,立刻召集轩辕世家好手,不惜消耗斗气送他前来。

    不然,三日一过,他的茗玉就要魂飞魄散,永生永世再也见不到她了!

    路程太远,轩辕南用了两天多时间才到达禅宗台。

    不过,好在是没超过三日时限,他还不会失去他最心爱的女人。

    “轩辕南,你果然还是来了。”

    神色淡然,一身墨黑锦袍的男子,从徐徐打开的禅房之内,走了出来。

    随后而出的,是依旧淡定和蔼的禅宗台台主,他淡定得仿佛之前逃跑的人不是他一样。

    轩辕南微微喘息着,捂着胸口打量面前这一身墨黑锦袍的男子,却是记忆全无,不禁疑惑开口:“你是?”

    “命都之使,风瞿人。”风瞿人一向淡然的眼神,此刻忽然变得有些犀利,冷芒直射轩辕南。

    轩辕南浑身一震,口中喃喃:“命都之使……风家人……”

    霎那间,轩辕南脸色彻底苍白起来。

    当年早有耳闻,风家祖先是从命都城中分离出来的。

    不过,谁都只当这是个传说,毕竟没人见过命都城的人,也没人到过命都城。

    没想到……命都城真的存在。

    想到自己抄斩了风家满门,轩辕南的视线竟一时不敢与风瞿人对望,失了九五之尊的霸气。

    “玲珑给朕,她需要朕的气息。”轩辕南看向了兵魍,抬步上前,欲接手凤玲珑抱在怀中。

    兵魍视线冷冷扫过轩辕南,一道斗气徐徐自袖中散出,将轩辕南隔离在他五步之外。

    此刻兵魍也知道这人是谁了,就是禅宗台台主之前说的,能帮凤玲珑定魂的南帝。

    一时间,兵魍对轩辕南敌意明显,眼里泛出浓浓杀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