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6章 既要杀为何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见兵魍竟对轩辕南生出杀意,风瞿人抬步上前,淡淡一笑:“少庄主不可轻举妄动,凤姑娘还要靠他存活。”

    兵魍眼中杀意这才渐渐消退,但他紧接着冷冷视线一扫禅宗台台主,再次开口:“定魂珠。”

    禅宗台台主脸色又是一变,怎么老揪着他的定魂珠不放呢?

    “少庄主,定魂珠是禅宗台传承千年的至宝,就算是台主他老人家,也是没有权利将定魂珠送给任何人的。”风瞿人又是一声淡笑,替禅宗台台主解了围。

    禅宗台台主顿时淡定了,若有似无飘向风瞿人的一眼,淡含感激。

    有风瞿人这个智囊在此,他还怕兵魍乱来不成?

    兵魍啊兵魍,真是他这辈子最怕的年轻后辈。

    打不能打,骂不能骂,只好躲了。

    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兵魍会为了凤玲珑两次开口说话。

    他老人家认识兵魍这么久了,除开这两次,他一次都没听过兵魍说话呢!

    兵魍冷冷一瞥风瞿人,视线里含着某种疑惑。

    “定魂珠藏在天龙九关第九关之中,要想拿到定魂珠,就得闯过这天龙九关。”风瞿人解释了两句。

    兵魍低头看了看凤玲珑,毫不犹豫就要把凤玲珑交给风瞿人。

    比起轩辕南,兵魍是比较放心风瞿人的。

    大概是兵魍敏感,一下子就能察觉出风瞿人对凤玲珑没有轩辕南那种明显的非分之想吧!

    风瞿人却摇了摇头:“少庄主虽然贵为五阶斗宗,但要想闯过天龙九关,一成机会都没有。”

    原来兵魍要去闯天龙九关,替凤玲珑拿定魂珠!禅宗台台主目光微微一动,忽然就开始忧心了。

    能为一个女人毫不犹豫做到这一点,难保不是……唉,可不要是他想的那样才好。

    见兵魍似乎仍旧不想放弃,风瞿人又说道:“如果少庄主有任何不测,凤姑娘醒来会很自责的。而且轩辕南在此,凤姑娘很快就会好转。”

    兵魍低头一看凤玲珑,果然看见她脸色比之前好了一些,不禁给了轩辕南冷冰冰的一眼。

    “让朕抱着她!她马上就会醒过来!”轩辕南一直接近不了兵魍,难免有些恼怒。

    兵魍还没发作,风瞿人却是冷冷一瞥轩辕南,毫不客气地戳轩辕南的痛处:“当初你已做出选择,你便没有资格再抱她。”

    轩辕南脸色一变:“你……”

    “你有两个选择,不是吗?”风瞿人冷冷一笑,面含讥讽。

    轩辕南瞬间用凌厉视线看向了禅宗台台主,面容薄怒:“台主,您曾说过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禅宗台台主神色淡然,语气镇定:“我没有泄密,泄密的是南帝自己。至于命都之使……”

    禅宗台台主一瞥风瞿人:“南帝以为,命都城的人,会不知道这世间之事吗?”

    轩辕南神色一僵,这才记起风瞿人的身份,那股薄怒这才隐隐散去。

    不过,风瞿人随后一句话,又让轩辕南差点暴走!

    “凤姑娘为了玄王,明知自己不宜离开轩辕国,却还是来了禅宗台,还一留三日……”

    风瞿人淡淡一笑:“不知道凤姑娘是太爱玄王呢?还是压根不想沾南帝的帝王之气呢?”

    风瞿人可是赫连玄玉的死党,而轩辕南所做一切又岂能瞒过风瞿人?

    赫连玄玉如今伤重在床,风瞿人只用了两句话来刺刺轩辕南,那都还算是轻的了!

    轩辕南额上青筋直冒,饶是温润如玉如他,也受不住风瞿人这两句简直往他心窝里扎的话!

    不过,别说禅宗台台主在此,神兵世家少庄主在此,就单说风瞿人一个,他又对付得了吗?

    所以即使再愤怒,轩辕南也只能压下来,发作不得。

    “来者皆是客,何况为了凤玲珑,大家就都忍耐一下,到禅房稍坐吧!”禅宗台台主到底是有大气的高人,丝毫不与这些凡夫俗子计较。

    风瞿人这才收了凌厉视线,神情恢复了淡然,率先朝禅房内走去。

    兵魍略微迟疑一下,也抱着凤玲珑走了进去。

    轩辕南虽然感觉自己是外人,但为了凤玲珑,他也不得不走进禅房。

    禅房内,气氛僵持不已。

    虽然禅宗台台主吩咐人上了顶级香茗,但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一个人去品尝。

    谁都知道若让轩辕南抱着凤玲珑,会让凤玲珑恢复得更好。

    不过,没有一个人建议轩辕南这么做,除了轩辕南自己。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日薄西山之际,凤玲珑才缓缓睁眼。

    强烈的眩晕感依旧没有消去,凤玲珑终于确定神魔灵识所说不假,她的确魂魄未定。

    发现自己躺在兵魍怀里,凤玲珑立刻强撑身子坐起,跄踉到一旁蒲团上坐下,以斗气稍微调理内息。

    兵魍骤然失去怀中重量,心底忽地一阵空落。

    凤玲珑再次睁眼时,入眼的第一个是风瞿人。她微微有些惊喜:“风瞿人?”

    “嫂子。”风瞿人故意气轩辕南似的,跟着司空湛改了口。

    轩辕南果然一下子阴沉了脸,目光似利刃般剜着风瞿人,不过风瞿人却是一点不怕他。

    凤玲珑这时才想起来,之前司空湛的确有跟她说过,风瞿人受邀到了禅宗台,原来他还没走。

    目光再一转换,忽然见到她不愿见的人,她脸色顿时冷了。

    “玲珑,朕听说你来了禅宗台,担心你出事,特地不分昼夜赶来的。”轩辕南见凤玲珑终于注意到他,脸色顿时一柔。

    凤玲珑这才知道她会醒来的原因,原来是轩辕南来了禅宗台。

    要不然的话,此刻她应该已经魂飞魄散了才对。

    “朕本来要抱你,这样你才能恢复得更快更好,但神兵山庄少庄主却抱着你不肯松手。”轩辕南见凤玲珑没说话,以为凤玲珑被感动,将矛头指向了兵魍。

    当然,不管是以前的风茗玉,还是现在的凤玲珑,一旦心有所属,是不喜欢任何其他男人碰她一根头发的。

    不过……轩辕南注定要失望。

    “谢谢你。”凤玲珑看向兵魍,感激一笑。

    她宁可被兵魍抱,也不乐意被轩辕南抱!

    轩辕南脸色一白,竟像是忽然明白了她这句‘谢谢’源自何来。

    兵魍的视线依旧冷冷的,淡淡的,脸上情绪也没有什么起伏。

    只不过,心微微多跳了一拍。

    虽然凤玲珑不喜欢沾轩辕南的光,但既然轩辕南不请自来了,她还是想着尽快赶回去。

    “台主,这一趟真的打扰了,但我急着回去将灵参根须给赫连玄玉服下,所以我还是今天就走。”凤玲珑起身,身形虽然依旧不稳,但比之前却是要好了很多。

    这一点,令她心中相当不悦。

    凭什么,她竟要靠轩辕南而活?

    “你不想知道真相吗?”禅宗台台主食指敲打着膝盖,看着凤玲珑略微苍白的脸色,淡淡而笑。

    真相?为什么她必须靠轩辕南的帝王之气才能定魂的真相?还是为什么她会重生的真相?

    凤玲珑美目微凝,也淡淡一笑:“既然不论我愿意与否都已经发生,我又何必去知道?菩提本无树,何处惹尘埃,我不想庸人自扰。”

    现在的状况,她已经很满意了。

    只不过是不能离开轩辕国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凤玲珑藏住了心中那一丝遗憾,她想起了赫连玄玉曾许诺过她的:若有朝一日他去探访至尊皇境,必定带她一起。

    如今看来,她是不可能伴他同行了。

    禅宗台台主眼露一丝赞赏:“好个不想庸人自扰!你果然有慧根。”

    凤玲珑失笑:“我不是有慧根,只是有个人对我太好,我不能负他。”

    这个人,说的自然是赫连玄玉。

    风瞿人微微点头,不枉他当初对凤玲珑说了那番话,总算她还有良心。

    也许她还没爱上赫连,但只要照这样发展下去,赫连必定能得偿夙愿。

    轩辕南却因凤玲珑这一句惨白了脸,他腾地站起,忍住胸闷吐血的感觉,语气伤痛:“玲珑,难道朕对你就不好?朕就没有为你牺牲过吗?”

    凤玲珑却是压根就不给轩辕南机会,转身就走。

    “玲珑!朕牺牲了足足五阶的斗气,才保你灵魂不散,重生于凤玲珑之身!你说要与朕两清?你如何与朕两清!”

    面对凤玲珑决然的背影,轩辕南不顾一切喊出了真相。

    一口鲜血喷出,轩辕南倒了下去。

    凤玲珑紧紧握拳,听见身后‘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心忽然一阵绞痛。

    十年感情,自然不是说忘便能忘。

    她一直欺骗自己不曾爱过轩辕南,然而一再的心痛却提醒她,那些过往是如此真实地发生过。

    每一次心动,每一次付出,每一分甜蜜,每一分感动……

    它们,都在提醒着她,与轩辕南那些淡雅如水但温馨如画的曾经。

    但,既然要杀她,又为何救她,给她重生一世的机会?

    心痛如绞,本就虚弱的凤玲珑,唇角逸出一丝鲜血,也缓缓倒了下去。

    兵魍冰冷视线一瞥,飘然上前,拦住了即将倒地的凤玲珑。

    风瞿人见此情景,微微一叹。

    赫连啊赫连,幸好你如今躺在床上。你若在此,只怕今天又有大乱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