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7章 玄玉苏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随着床上的赫连玄玉一天比一天脸色苍白,月清尘也一天比一天焦急。

    他能用上的办法已经全用过了,如果凤玲珑再不将万年灵参找到,那他家主子体内寒毒将肆虐横行,导致他家主子走火入魔!

    正在月清尘殷切期盼凤玲珑回来时,侍卫匆匆而入。

    消息倒是带回来了,但带回的却是让月清尘傻眼的消息。

    “什么?凤姑娘与南帝一同回来了,而且凤姑娘昏迷不醒?”月清尘一把揪住那侍卫,语气惶然。

    该不会,凤玲珑出了什么事吧?

    床上陷入昏迷之中的赫连玄玉,忽然手指微微一动。

    白色镶金锦袍下的胸膛,上起下伏,脸色也愈发苍白。

    月清尘一下子就知道自己犯了错误,赶紧朝那侍卫使眼色。

    那侍卫好在也是个精明的,立刻就大声回答:“凤姑娘只是沿途劳累,所以暂时昏迷,由自称是命都之使的风瞿人公子亲自照料着。”

    那位风瞿人公子自己说是王爷的朋友,那么搬出他来,应该可以让王爷放心吧?

    月清尘朝床上看去,果然见他家主子安静下来,顿时不禁在心里嗟叹:主子竟到了这时候,还是关心凤姑娘的安危,唉……以前怎么没看出主子是个痴情种呢?

    赫连玄玉这边一安静,月清尘就和那侍卫出了门。

    到了院子门口,月清尘才仔仔细细将事情问了个清楚。

    当月清尘知道这次凤玲珑去的地方是禅宗台,而南帝是为了凤玲珑才赶去禅宗台的时候,眉头就蹙了起来。

    现在不止凤玲珑昏迷不醒,南帝也昏迷不醒,难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正在月清尘心存疑惑时,风瞿人已经和兵魍进入了玄王府。

    拜凤玲珑的面子所赐,侍卫们一个也没敢拦风瞿人和兵魍,只匆匆来给月清尘禀报。

    月清尘立刻赶往凤玲珑房间,只见兵魍正将凤玲珑放至床上。

    而屋里,多了个司空湛。

    四大俊男齐集,以司空湛的叽叽喳喳最为让人无奈。

    “嫂子怎么成这样了?我说瞿人啊,你怎么照顾嫂子的?我还想着嫂子去了禅宗台有你照应,不会有事呢!你等着吧,赫连醒来一定会找你算账的……”

    风瞿人淡淡瞥了司空湛一眼:“你再不住嘴,等赫连醒来,我就告诉他是你通知某人的。”

    因为月清尘这个赫连玄玉的亲信在场,所以风瞿人才没有点名。

    不过聪明腹黑的月清尘已经看向了兵魍,觉得这个‘某人’十有八九是兵魍才对。

    “……”司空湛焉了,灰溜溜到凤玲珑床边去守着了。

    他是前阵子无意中听到灵山出了个什么仙参,所以就跑去凑热闹看嘛!

    哪想到却看见小雪狐咬伤万年灵参,而万年灵参逃向禅宗台的一幕。

    当时只觉得好玩,到后面赫连出事了才知道万年灵参有大用。

    可是……他不敢劝凤玲珑去禅宗台啊,只好‘借刀杀人’通知兵魍了,谁让兵魍的小雪狐溜下山咬伤万年灵参的。

    反正兵魍是个闷葫芦,一个字都不吭的,就算赫连要问兵魍,兵魍也不会出卖他,嘿嘿!

    最主要的是,神兵山庄和禅宗台交情好,只有兵魍才能带凤玲珑轻轻松松进入禅宗台嘛!

    司空湛安静后,风瞿人才瞥向月清尘,淡然眼眸中划过一丝微亮光芒。

    “这是凤姑娘拿回来的万年灵参根,捣碎后喂赫连服下吧。”风瞿人将灵参根递给月清尘。

    月清尘拿过那轻飘飘的灵参根,却只觉得手里有千斤重。

    他并没有立刻转身,只忧心地看向了床上昏迷不醒的凤玲珑:“风公子,凤姑娘她到底怎么了?”

    风瞿人侧身,看着凤玲珑,淡淡道:“没有大碍,身体虚弱而已,过几日便好了。”

    月清尘蹙了蹙眉,直觉告诉他事情绝不仅仅只是这样。

    但风瞿人避而不谈,月清尘也不会再自讨没趣了。

    很快,月清尘拿着灵参根离开房间。

    月清尘走后,司空湛才一脸郁闷地看向风瞿人:“我说瞿人,你明明知道南帝与禅宗台之间的约定始末,为什么不告诉嫂子?”

    直接告诉了嫂子,那嫂子就再也不会跟那臭屁南帝有任何瓜葛了啊!

    这样一来,赫连也可以抱得佳人归了嘛!

    结果风瞿人这一选择缄默,南帝就钻了空子,在凤玲珑那儿占了好大一个人情。

    这么下去,万一他嫂子变成皇后了怎么办?他可不要赫连继续孤家寡人下去!

    风瞿人冷然一瞥司空湛,轻哼:“你以为赫连是什么样的性子?赫连眼里从来容不得沙子,凤姑娘要么真心爱赫连,要么离赫连远点,不可有任何为难之处。”

    司空湛呆了呆,这话怎么他听不懂呢?

    “喂喂,你能不能说详细点?怎么你这从来没有过女人的,弄得好像比我这花花大少更懂男女之事了?”司空湛挺不服气地瞪着风瞿人。

    “我的意思很简单,凤姑娘只可能是因为爱赫连,所以才拒绝轩辕南的,而不是因为轩辕南对不起她,才退而求其次选择赫连。”风瞿人语气冷然,却透着一丝不容置喙。

    司空湛又愣了一会儿,这回他好像有些懂了。

    风瞿人之所以选择不说真相,是要凤玲珑在轩辕南并没对不起她的情况下,做出决定?

    司空湛挠了挠头,他怎么觉得那么不妥当啊?

    万一他嫂子选择的是南帝,那赫连岂不是亏大发了?

    突然想到另外一事,司空湛看了看犹如雕塑一般坐在床沿的兵魍,挠头问风瞿人:“那定魂珠呢?你这次去禅宗台没把定魂珠拿回来?”

    风瞿人这下子就维持不了冷漠了,他苦笑了一声:“原本以为禅宗台会给我个面子,不料……”

    他看了兵魍一眼,摇头:“别说我了,就是少庄主他,也拿不到定魂珠。”

    “怎么回事?”司空湛讶异看了一眼兵魍,这家伙不是禅宗台台主最忍让的人吗?连他的面子都不行?

    “我向禅宗台台主提了定魂珠一事后,才从他口中得知,定魂珠虽然是禅宗台至宝,但却放在天龙九关第九关之中,即使是他,也没有把握闯过天龙九关。”风瞿人喟叹了一声。

    司空湛摸了摸下巴,眸色兴味:“天龙九关我倒是听我爹提起过,据说是禅宗台数千年来无人闯得过的奇关。”

    天龙九关难就难在每一关除了各种智慧武力的考题之外,还伴随有幻象产生。

    要闯天龙九关,首要条件就是意志坚定,信念如磐石,不被己身所感应到的幻象所影响。

    这条件听起来简单,但能做到的人,却是几乎没有。

    “不错,天龙九关的确难闯,就连数任三大灵台之主,最高也只闯到第五关。”风瞿人摇头,“所以,要想拿到定魂珠,难如登天。”

    司空湛垮了脸:“那这么说的话,嫂子不是要一直靠南帝活着了?不能离开轩辕国超过三天?”

    风瞿人眼眸里冷芒闪了闪,薄唇透出一丝无奈:“目前为止,也只能这样了。”

    司空湛郁闷了,他还想把嫂子带到暗影城去作客呢!这下子可没戏了。

    凤玲珑这边昏迷着,赫连玄玉那边却是有了好转。

    万年灵参的功效果然不同于普通药物,赫连玄玉体内的寒毒很快被压了下去,继续处于潜伏状态。

    而赫连玄玉也很快清醒,他醒来后不见凤玲珑,脸色沉如寒潭,冷眸如寒冰。

    “玲珑呢?”赫连玄玉胸口的伤倒是已经差不多愈合了,只剩身体稍稍虚弱了些,但毫不影响他的行动能力。

    他一下子翻身坐起,苍白的脸色透出一丝薄怒。

    那不听话的小东西,又跑到哪儿去了?他不是说过,醒来后第一眼一定要看见她吗?

    “凤姑娘……”月清尘犹豫了一下,虽然担心他家主子的身体,但还是如实说了:“在隔壁房间。”

    不说,能行吗?他家主子会翻脸的。

    “叫她过来见本王!”赫连玄玉冷着脸命令,话一说完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昏迷时,依稀有些模糊印象,她去了什么地方?

    是了!她临走前还亲了他!她是去替他找万年灵参去了!

    当时刚好他意识有些恢复,所以感觉也十分清晰。

    现在他服下了万年灵参,清醒过来,她却不在他边上守着,难道……她出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

    赫连玄玉眼神微变,五指瞬间收拢,凌厉视线看向月清尘。

    “主子,凤姑娘去了禅宗台寻万年灵参,回来时便昏迷不醒,是风瞿人公子送凤姑娘回来的……”月清尘一句话,就让赫连玄玉的猜测成了真。

    接着,月清尘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和盘托出。

    没等月清尘说到最后,赫连玄玉的表情就已经寒冷如冰,全身开始颤抖!

    他脸色一会儿苍白,一会儿铁青,终于是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仅着单衣朝房外掠去!

    小东西,你若有事,本王陪你!

    “主子,披风……”月清尘抓着披风就追了出去,想都不想直奔凤玲珑房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