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8章 担心太多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冲进房间时,凤玲珑正手指微动,有醒来的迹象。

    兵魍如雕塑般坐在床前,只有那冰冷视线一直紧锁凤玲珑颤动的睫毛。

    不过,赫连玄玉大步流星走来,立刻就占据了最佳位置,伸手将凤玲珑单手抱起,靠在他怀中。

    赫连玄玉一见凤玲珑脸色苍白,气息微弱,顿时心疼得无以复加。

    凌厉冰冷的视线射向风瞿人,无与伦比的凛冽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听说玲珑去了禅宗台?”赫连玄玉语气带着浓浓的不悦与责问。

    风瞿人轻咳一声,一向平淡无波的眼眸终于浮现一丝小小的郁闷。

    他知道赫连是在责问他,他同样也在禅宗台,怎么会让凤玲珑受了伤。

    “凤姑娘不是受伤,她是离开轩辕国太久,所以才会昏迷。如果不是南帝在第三日赶到,只怕……”风瞿人面色无奈,这真怪不了他啊!

    赫连玄玉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可怕,眸中冷芒阴森骇人。

    他怎会不知,凤玲珑不能离开轩辕国超过三日之事?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许她去当什么炼药师。

    然而,当时还是抱有一丝侥幸,希望轩辕南是骗他而已。

    但如今,事实证明她是真的不能离开没有轩辕南的地方……

    看着凤玲珑那似醒非醒的纠结苍白面容,无尽的怜惜,像万把利刃戳刺着赫连玄玉的心脏,疼得他一阵阵无法呼吸。

    玲珑,本王该拿你怎么办?

    退位让贤?本王做不到!

    可强行霸占你?你离不开他,本王到底该怎么办?

    一向果决的赫连玄玉,紧紧抱住怀中虚弱苍白的女子,俊容上浮现一抹深沉的痛意。

    许是赫连玄玉抱得太紧,凤玲珑终于在微微挣扎一下后,薄如蝉翼的睫毛掀开了。

    略有些疲惫的黑白眸子,在看见赫连玄玉那一刻,怔了怔,然后就惊喜坐起身来:“赫连玄玉,你没事了!”

    赫连玄玉吓了一跳,赶紧重新把她纳入怀中,语气责备:“你身子还很虚弱,不许乱动!”

    凤玲珑被他抱得紧紧地,心里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传来。

    她感觉,他不像是担心她身体所以才抱得这么紧,而像是……害怕?

    笑话,堂堂玄王殿下,会害怕吗?她怀疑自己感觉出了错。

    “玲珑不守信用,本王说过醒来第一眼要看见玲珑的。”赫连玄玉叹了口气,她都不知道他心里有多疼。

    早知会让她受苦,他说什么也不会拿命去威胁她留下。

    只是太明白她有多倔强,所以才不得不置之死地而后生。

    凤玲珑语塞,她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的。

    想了想,她脑袋一偏,眸色璀璨闪耀:“可是,我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你,不是吗?”

    赫连玄玉一怔,眼里顿时浮现出宠溺之色。

    揉揉她的小脑袋,赫连玄玉笑容邪魅而愉悦了:“本王就算你过关好了。”

    凤玲珑虽然醒了,但此刻身体还是很虚弱。

    她靠在赫连玄玉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忽然心脏一阵抽痛后,想起了在禅宗台时轩辕南那一声嘶吼。

    身体,不由自主微微颤抖了下。

    赫连玄玉听似温暖,实则微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听说,南帝为了玲珑,特地赶到禅宗台?”

    凤玲珑又忍不住打了个颤,赫连玄玉也知道了?

    转瞬,她又明白过来。

    风瞿人和赫连玄玉是什么关系?怎么会不告诉赫连玄玉呢?

    “玲珑怎么想?”赫连玄玉的语气很温柔,但如果凤玲珑抬头看见他神情的话,一定会知道他此刻有多冷。

    简直,可以和冰山雕塑般的兵魍相媲美了。

    风瞿人和司空湛对望了一眼,皆是微微摇了摇头。

    凤玲珑这一句若是答错了,只怕赫连又要受伤了。

    屋里子很静,仿佛所有人都在等待凤玲珑下一句回答。

    “什么怎么想?”凤玲珑倒是有些疑惑,她该想什么吗?

    她想抬头,但赫连玄玉却按住了她的脑袋。

    “南帝对玲珑这么好,玲珑就没有什么想法?”赫连玄玉的语气继续很平淡,只有那双冷若寒潭的深邃眸子,出卖了他游走在暴走边缘的事实。

    这个……凤玲珑想了想也是,顿时纠结了。

    风瞿人和司空湛再度对望一眼,又各自摇头。这姑娘,还没看清形势呢!

    “如果他真的为我牺牲了五阶斗气,那……”凤玲珑几次想起身,都被赫连玄玉按住了。

    她只好窝在他怀里,闷声闷气地说道:“那我想办法把这五阶斗气还给他吧!”

    呼……风瞿人和司空湛都轻轻吁了一口气,可是吓死他们了!

    “还给他?”赫连玄玉语气轻轻地,带着某种他自己都不易察觉的错愕。

    可能赫连玄玉想过千百种凤玲珑的回答,唯独没想过这一种。

    毕竟,赫连玄玉还来不及和风瞿人谈话,并不知道轩辕南已经对凤玲珑说出了真相。

    但赫连玄玉何等聪明,一下子就联想到了。

    原来轩辕南从八阶斗师骤降三阶斗师,是为了她……

    “我知道是很难。”凤玲珑也苦恼了,“我又不是炼药师,不然就可以帮他恢复到原来的八阶了。”

    然后,赫连府最后一批绿晶石也被她给消耗了。

    她该用什么办法,补足轩辕南这五阶的斗气呢?

    就在凤玲珑冥思苦想的时候,赫连玄玉忽然一把捧住了她的脸蛋,目光熠熠生辉。

    凤玲珑被看得心底直发毛,黑白分明的眸子眨了眨:“你干嘛这么看我?”

    “你没想过离开本王?”回到轩辕南身边?

    后面一句,赫连玄玉不想问。

    看着赫连玄玉小心翼翼又紧张还泛着惊喜的黑眸,凤玲珑一阵呆愣。

    接着,她就恍悟了。

    原来……他在担心这个……

    不过想想也是,以平常人的心思来说,知道前任为自己付出这么多,绝对会感动得一塌糊涂。

    但,她不会。

    对于一个杀了自己全家,也杀了自己的凶手,她不去报仇都算好事了,又怎么会感激他为她所做的一切?

    无论他对她是否真心,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在他下令杀了风家满门的时候,她就不可能再和他有任何交集。

    之所以会心痛,是因为那些真实存在的曾经。

    凤玲珑轻咳一声,眨了眨眼:“赫连玄玉,你是不是认为我会被他感动,回到他身边去?”

    “本王……本王没这么想。”赫连玄玉心口一紧,眸中喜悦消散了些。

    凤玲珑却是笃定了这一点,随后懒洋洋地躺了下来。

    “这个主意其实也挺不错,怎么说人家也是九五之尊……唔……”

    凤玲珑一句话没说完,赫连玄玉就倾身堵住了她的红唇。

    看见凤玲珑戏谑的眼神,赫连玄玉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她从不曾,想过回到轩辕南身边。

    因为这个认知,赫连玄玉吻得格外忘情。

    火辣辣的热吻大戏,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风瞿人无奈地转过了身,顺便将司空湛的脑袋也扭了过去。

    看下都不行啊?司空湛哀怨地瞪了风瞿人一眼,风瞿人却神色冷然。

    月清尘自然也非礼勿视地转了身,手里的披风还没来得及给他家主子披上呢!

    看样子也是不需要了,主子……不冷,估计还很热呢!

    兵魍不动如山地继续坐在床尾,看着这煽情热辣的一幕,丝毫无动于衷。

    不过,眼里添了一分困惑便是。

    良久后,赫连玄玉挨了凤玲珑的轻掐,才大发慈悲放开了她。

    凤玲珑眨着一汪春水般的美眸,瞪着赫连玄玉,气息不稳地小声抗议:“有人在呢!”

    “不看他们就行了。”赫连玄玉看着凤玲珑的时候眸色温柔似水,瞥向周围闲杂人等时就冷冰冰了。

    这待遇,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风瞿人和司空湛见状,识趣地离开了房间。都被人嫌弃了,不离开怎么成?

    月清尘犹豫了下,放下披风在床前,也走了。

    二人世界里,唯独多了个兵魍。

    兵魍一向对世事不管不问,也就和凤玲珑有那么一点点交集,他是不懂这时候该离开的。

    见兵魍巍然不动,冷然视线还落在自己身旁小东西脸上,赫连玄玉立马不悦了。

    “你是想本王送你出去是吗?”赫连玄玉眼底泛着一丝随性慵懒,语气却是绝对的浑然霸气。

    兵魍看都没看赫连玄玉一眼,冰山般的眼里依旧只有凤玲珑的存在。

    凤玲珑见状赶紧起身,冲兵魍浅笑:“少庄主,这次真的谢谢你。不过现在……我想休息了。”

    兵魍神色终于动了一动,大概是长期盯着凤玲珑的结果,他对凤玲珑的表情还是有所研究的。

    这意思,是要他出去呢!

    于是,兵魍站了起来,冷然转身,很快消失在房间门口。

    赫连玄玉瞥了一眼兵魍背影,轻哼了一声:“神兵山庄少庄主?本王怎么觉得他不是好人?”

    废话,在你眼里所有雄性动物都不是好人,都是你情敌好吗?

    凤玲珑翻了个白眼:“如果你知道我昏迷时,他怎么都不肯让轩辕南抱我,你就会喜欢上他了。”

    赫连玄玉立刻在身上东摸西摸,看得凤玲珑好不奇怪:“你找什么?”

    “找点值钱的东西,答谢兵魍。”赫连玄玉一本正经回答。

    凤玲珑‘噗’了,人家兵魍还需要值钱的东西答谢?他可是堂堂神兵山庄少庄主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