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9章 无心造成的伤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最后一个闲杂人等兵魍一走,赫连玄玉就踢掉雪缎靴子,翻身上了床。

    “你干什么?”凤玲珑立刻一脸警戒。

    赫连玄玉面色无辜,微舔菱唇:“本王乏了,想午睡。”

    想抱着她,好想好想,喜欢死了抱着她的感觉。

    凤玲珑一推他胸膛,美眸闪过一丝恼色:“回你自己房里睡去!”

    在她床上睡算什么事儿啊?她和他可没好到这份儿上。

    “上次玲珑不也和本王睡了?”赫连玄玉咕哝一声,开始无比怀念温柔可人的凤玲珑。

    因为想到甜蜜的事情,赫连玄玉菱唇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房间里的温度都骤然提高了不少,暖人心脾。

    笑起来的赫连玄玉,干净纯洁得像个孩子,让人根本无法拒绝。

    凤玲珑却差点一口咬断自己的舌头,半晌才气不打一处来地指着赫连玄玉:“你少乱说!上次……上次是因为……”

    那不是因为他重伤在身,又说了让她感动的话,而且闹着不肯睡觉,所以她才勉强陪了他一会儿么?

    当时虚弱的是他,反正他使不了坏,可是现在虚弱的是她呀!

    他服了灵参根,寒毒都压了下去,伤口估计也差不多痊愈了,危险性十足啊!

    看着凤玲珑既窘又羞还暗藏戒备的眼神,赫连玄玉彻底笑开,宛若六月琼花,温柔得让人想溺死其中。

    “本王只是想抱抱你,小东西别紧张。”说话间,赫连玄玉已经将凤玲珑整个人搂在了怀里。

    凤玲珑立刻挣扎起来:“赫连玄玉,你给我下去!”

    忽然,赫连玄玉闷哼一声,修长莹润的左手捂住了胸口。

    凤玲珑呆了一下,忙不敢乱动了,眼眸透出一丝关切:“是不是我碰到你伤口了?”

    赫连玄玉故作虚弱地一笑,摇了摇头,牙齿咬得咯嘣响:“没事……”

    凤玲珑纠结了,瞅了赫连玄玉半晌,勉为其难地咕哝了句:“你不许乱来啊!”

    言语间,已是默认赫连玄玉和她同床共枕的行径了。

    赫连玄玉心中已然笑翻,但却不敢表露出来让她瞧见。

    他满足地搂住娇小可人的凤玲珑,下巴搁在她头顶,闻着她清浅怡人的淡香,菱唇微勾。

    凤玲珑倒是确实累了,她身体本来就还很虚弱,刚刚一番挣扎费了她大半气力。

    赫连玄玉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琼花味道,每次都让她觉得好好闻,干净又清新。

    睡意渐渐袭来,凤玲珑的身体慢慢放松了。

    然赫连玄玉才失而复得他心中最无价的宝贝,哪里有半分睡意?

    静静地抱了片刻,就有些心痒难耐了。

    他低头看向凤玲珑甜美的睡颜,心弦骤然被拨动了一下,幽暗深邃的眼眸一下子变得狂野灼然起来。

    “小东西……”赫连玄玉轻叹,抬起她光洁的下巴,菱唇吻了上去。

    凤玲珑睡意被赶跑,虚弱地发出小声抗议,但赫连玄玉的吻太过温柔,让她一时竟脑中空白一片,反抗声渐弱。

    轻轻柔柔的吻,像夏风一样为她赶走了心底的某种焦灼。

    两张同样无暇的脸庞相互厮磨,近在咫尺的气息萦绕在周围,甚至分不清彼此。

    她无意识地仰起了小脑袋,贴近了那健硕完美的男性身躯。

    这反应自然让赫连玄玉眼神越发深邃,他的手情不自禁探入她衣间。

    “别……”凤玲珑偏开了头,素手按住了他放肆的大手,氤氲眼底一片控诉。

    赫连玄玉深吸一口气,手伸了出来,紧紧地抱住了她。

    “本王好喜欢玲珑,玲珑什么时候才答应当本王的玄王妃?”赫连玄玉按着凤玲珑的脑袋在胸前,平息体内那股汹涌的情潮。

    凤玲珑脸色还微微透着一抹红,本想退开些怕刺激了他,但他抱得死紧,她又怕碰到他伤口而不敢乱动。

    对于他的问题,她无法作答。

    他修炼天赋惊人,三年内必然成为九阶斗宗,与三大灵台之主一样的傲人存在。

    而她呢?她此生,怕是无法离开轩辕国半步了。

    况且谈婚论嫁……那必然是两心相印,深爱彼此之后才会做出的决定。

    她对他还没到那地步,而他,也只说过喜欢她吧?

    “算了,本王不逼玲珑。”赫连玄玉怜惜地亲亲凤玲珑的额头,手抚过她一头青丝:“睡吧,玲珑需要休息了。”

    凤玲珑心里松了一口气,虚弱如她很快便沉沉睡了过去。

    赫连玄玉虽然才刚刚清醒,但昏迷数日已经让他得到了很好的休息,再加上灵参的功效,他睡意全无。

    稍稍松开了熟睡中的凤玲珑,赫连玄玉一瞬不瞬地看着眼前精致小脸。

    也不知赫连玄玉这样看了多久,凤玲珑似乎微微有一丝不适,身子在扭动着。

    赫连玄玉立刻握住凤玲珑的手,轻轻摩挲,带着一股轻哄的意味。

    凤玲珑果然安静下来,只是,刚被滋润过的饱满红唇,轻轻逸出一声让赫连玄玉瞬间僵直的叹息。

    “轩辕……”

    听到这声若有似无的叹息,赫连玄玉原本柔情蜜意的脸色,瞬间布满了阴霾!

    犹如暴风骤雨前的窒息宁静一般,赫连玄玉那深邃幽暗的眸子冰冷阴寒。

    他薄唇紧抿,死死盯着凤玲珑那饱满双唇,如玉的俊容上覆上一层厚厚的寒冰。

    真想掐死她!

    赫连玄玉一阵咬牙切齿,攸地松开了那只让他眷恋不已的素手,俐落翻身下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他怕他再呆下去,会控制不了自己的阴戾情绪伤害到她!

    风瞿人和司空湛正在玄王府美不胜收的花园凉亭中对酌,忽然见到一抹身影‘嗖’地射了出去,不禁都是微微一愕。

    “好像是……赫连?”司空湛不是很确定地看着天空。

    风瞿人冷冷看了司空湛一眼,什么好像是?就是!

    风瞿人起身,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喂!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也等等我啊!”司空湛赶紧丢掉手中酒杯,蹭地追了过去。

    风瞿人和司空湛卯足了劲儿一阵猛追,最后才在司空湛临时买下的画舫豪华船上找到了赫连玄玉。

    只见画舫里的下人们都簌簌发抖,应该是赫连玄玉的要求,让他们将画舫里的好酒全都搬了上来。

    然后,只见赫连玄玉一坛一坛猛灌!

    虽然动作狂放不羁,但却丝毫不见半星颓废,只觉得这些发泄的动作由玄王殿下做起来,简直就帅得不可形容!

    司空湛和风瞿人对望一眼,都有些呆呆的。

    认识了赫连这么久,还是头一次看见他这么喝酒,难道又跟凤玲珑有关?

    不过,刚刚两人不还如胶似漆,吻得热火朝天吗?这又是发生什么事了?

    司空湛可不敢这时候去捋虎须,就使眼色让风瞿人上前。

    风瞿人冷冷地蔑视了司空湛一眼,上前在离赫连玄玉最远的位置坐下了:“赫连,你这是……”

    “闭嘴!”赫连玄玉冷飕飕地瞪了风瞿人一眼,估计坐下的如果是司空湛,赫连玄玉就没这么好心情只给两个字了。

    老早,便一掌挥了过去。

    司空湛忍住捧腹大笑,心想风瞿人你也有今天啊!

    风瞿人神色淡漠地抄起一坛酒也开始喝,丝毫不像是被赫连玄玉骂了的样子。

    司空湛见状,小心翼翼也走到风瞿人边上,坐下后开始喝酒。

    三个集万千风华于一身的俊美男子,还是头一次喝酒喝得这么沉默,这么山雨欲来风满楼。

    也不知喝到多少坛,赫连玄玉深暗的黑眸闪过一丝痛意,冷寒如冰的脸色凛然无比。

    “司空。”赫连玄玉的语气淡漠如冰,被点到名的司空湛一个激灵!

    司空湛立刻站起,内心胆战心惊:“在!”

    不是要拿他来练手吧?

    呜呜,不要啊,虽然赫连如今重伤刚好,可是他也不是赫连的对手啊!一定会被揍得桃花遍地开,红艳艳无法勾搭美女的。

    然而,赫连玄玉只是扬起好看的俊美脸庞,深邃的眼里痛楚无比:“你试过,抱着你喜欢的女子,她口中喊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吗?”

    “我……”司空湛张了张口,这个,他真没试过。

    想他堂堂暗影城少主司空湛,要什么美人没有啊?那些美人眼里只有他,又怎么可能在他怀里喊别人呢?

    再说了,心里有别人的美人,再美他也不会要嘛!

    七想八想了一会儿,司空湛才猛然后知后觉:哎呀!赫连这说的是嫂子啊!

    难道,嫂子刚刚在赫连怀里,无意识喊了轩辕南的名字?

    糟了糟了,这是要大变天了啊!还不知道赫连会做出什么样的暴怒之事呢!

    风瞿人微微一叹,冷漠的眸子闪过一丝无奈。

    他最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

    虽然凤玲珑并没有选择回到轩辕南身边,但她心里却并没有完全忘怀过去之事,这对于眼里容不得沙子的赫连来说,是一个绝大的打击。

    赫连玄玉‘砰’一声砸碎了酒坛,挺拔身躯再次腾空而起,如一只翱翔的猎鹰冲向了天空。

    “赫连!”司空湛急得挠头抓腮,赫连这又是要去哪儿啊?

    风瞿人和司空湛谁都没想到赫连玄玉会再次离开,两人眼睁睁看着天空,知道已经追不上了。

    “去通知月清尘。”风瞿人神色冷静,袖下拳头却握紧了,“如果我没估计错,赫连怕是又要受伤了。”

    盛怒之下的赫连,做出的事情必然是骇人听闻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