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0章 盛怒的发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的目的地,是王家。

    ‘砰’一声,圣耀之刃散出一股凌厉至极的斗气,毫不留情摧垮了王家华丽府邸大门。

    尘土飞扬之际,王家人纷纷掠出,又惊又怒地看着上门来找茬的人。

    待空气稍稍干净,王家人却看见一脸冷若冰霜,似地狱修罗的人,竟然是当今玄王殿下!

    尽管玄王殿下的脸色透着一股苍白,但犀利的视线却直逼王家大公子王若宇。

    那冷如寒潭的黑眸,闪着嗜血与杀气,像翱翔在天际的猎鹰,也像黑暗中狼王之眼,冷冽,犀利,泛着浓浓敌意。

    王若宇心里一颤,这样的玄王殿下,让他想起了上次御花园的惊魂一幕!

    王家家主本来怒气冲冲,但一见是玄王殿下,立刻就点头哈腰了:“不知玄王殿下驾到,我们有失远迎,还望玄……”

    一句话没说完,圣耀之刃泛着冰冷青芒,‘嗖’一声直接透过了王家家主的胸口。

    鲜血,如清泉般汩汩流出。

    圣耀之刃贪婪吸了两口,在主人一股斗气召唤之下,重归那骨节分明的手中。

    变故来得太快,所有人都惊呆了!

    谁也没料到,玄王殿下竟会直接开杀戒,甚至连个解释都没有!

    王若宇脸色骤然煞白,顾不得他爹横死当场,转身就跑!

    想都不必想,王若宇已经知道他东窗事发,他联合仙乐台害凤玲珑的那些事情已经败露了。

    这一刻王若宇心里是又恨又怕啊,主谋又不是他,凭什么来杀他?

    玄王殿下也是不敢惹仙乐台,所以才把这笔帐算在了他头上!

    不过,现在可没人给王家人伸冤,王若宇一心只想着逃跑再说,不然等死吗?

    赫连玄玉神色冰冷,锐利的视线如猎鹰锁住猎物一般,锁住了王若宇仓皇逃走的身影。

    苍白凛冽的俊美脸庞,透出一股浓浓的杀意。

    手腕一翻,圣耀之刃再次呼啸射出,直奔王若宇逃跑的背影!

    王若宇听见身后呼呼风声,大惊失色,连忙运用斗气去挡。

    但王若宇才区区六阶斗师,即使赫连玄玉重伤刚愈,王若宇又怎么挡得了赫连玄玉强大的斗气?

    ‘砰’!

    圣耀之刃并没有像穿透王家家主的身体一样,让王若宇立刻毙命。

    圣耀之刃是倒着的,因此王若宇的胸口只是被圣耀之刃的剑柄重重一击,吐出一口鲜血来。

    “别杀我!别杀我!我告诉玄王殿下一个真相,有关于凤玲珑的真相!别杀我啊……”王若宇吓得跪了下来,猛对着赫连玄玉俯首磕头。

    簌簌发抖的双腿,将他内心的恐惧害怕全都泄露了出来。

    既然他没有被玄王殿下一击毙命,那说明玄王殿下打算折磨得他生不如死啊!

    为了保命,他也只有说出那个大秘密了。

    赫连玄玉目光冷冽得如同冬日寒风,扫向谁,谁便双腿一软,情不自禁跪下来。

    王若宇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此刻提到‘凤玲珑’三个字,这简直就是在找死!

    “本王不稀罕知道。”赫连玄玉只觉得心口被剜了一个洞,但有关于凤玲珑的一切,他几乎都知晓了,又何必王若宇来告诉他?

    赫连玄玉手握滴血的圣耀之刃,犹如死神一般走了过去,菱唇勾起的笑意艳丽无双。

    王若宇连连嚎啕大哭求饶,但却无济于事……

    玄王府内。

    凤玲珑才刚刚睡了一觉醒来,觉得精神好了许多,下床都不怎么费劲儿了,不禁唇角微微上扬。

    发现赫连玄玉不在房里,她也没往深处想,唤来外面外人洗漱了一番后出了门。

    刚走出房门,风瞿人和司空湛就从空中飞落下来。

    “是你们?”凤玲珑怔了怔,这两人脸色好像有点不对?

    风瞿人和司空湛都没开口,就用不谅解的眼光看着凤玲珑,好像她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一样。

    “怎么了你们?”凤玲珑觉得莫名其妙。

    月清尘听见侍卫说凤玲珑醒了,于是走了过来,他还压根不知道他家主子受到伤害的事情。

    “风公子,司空公子。”月清尘朝风瞿人与司空湛拱手,他知道这两人是主子的好友,身份尊贵无比。

    风瞿人神色冷然,眼神却无奈:“月清尘,你准备一下吧,赫连大概是又受伤了。”

    月清尘一惊:“什么?主子又受伤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怎么不知道?

    凤玲珑也万分诧异,急急看向风瞿人:“谁伤的?”

    风瞿人不语,只默默盯着凤玲珑看。

    凤玲珑呆了一呆,立刻澄清:“不是我,我什么都没做过!”

    那是,你在睡梦里做的好事,你能记得才有鬼!司空湛哼了一声。

    发现月清尘也不谅解地看着自己时,凤玲珑有些欲哭无泪了,怎么都怪她啊?

    她发誓睡觉之前赫连玄玉都还好好的……咦?睡觉之前?睡觉?

    凤玲珑猛一个激灵,难道,睡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下意识望向风瞿人,风瞿人则一脸同情地看着她。

    “你也没说什么,只是叫了一个人的名字而已。”风瞿人脸色十分淡定,语气云淡风轻。

    叫了一个人的名字……

    凤玲珑再次一个激灵,总该不会是‘轩辕’吧?

    再一看风瞿人的脸色,凤玲珑默默退到一旁去了。

    看来,八九不离十了。

    “赫连到底会去哪里呢?”司空湛挠头又挠腮,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

    月清尘立刻作出决定:“我看,派侍卫四处找找吧,主子不会离开太远的。”

    月清尘相当了解他家主子,这种盛怒的时候,主子一定是去发泄,而不是躲起来。

    躲起来,可不是他家主子的作风。

    月清尘话音才刚落,一名侍卫就脸色苍白地冲了进来:“清尘公子!王爷在王家大开杀戒,整个京城都惊动了!”

    什么?风瞿人,司空湛,月清尘还有凤玲珑,都惊呆了!

    王家,那好歹也是轩辕国位列三公的存在,王家家主早在先帝时期就被封为了定国公,而现在居然惨遭屠门?

    “王家人此前没少害凤姑娘,主子拿他们出气也是很正常的。”月清尘蹙眉看了凤玲珑一眼,目露忧心:“只是主子重伤才愈,这一番动武,只怕果真又要受伤了。”

    “王爷先杀了王家家主,圣耀之刃透胸而过,随后又将王家大公子削成了人棍,王家大公子还被王爷用斗气钉在了墙壁之上。其他王家人……正在垂死挣扎,离被屠门已经不远了。”那名侍卫语气仍旧有些哆嗦,估计是看了现场惨烈情况。

    削成了人棍……这么说,现在还没断气?

    风瞿人和司空湛对望一眼,都叹了口气,二话不说飞身朝王家方向掠去。

    月清尘毫不犹豫地也跟上了,至于凤玲珑,呆了一下后赶紧亮出圣灵王剑,踩上后朝王家飞去。

    几人速度也算快的了,但到达王家现场之后,只见满地鲜血,尸横遍野。

    王若宇惨不忍睹地被钉在墙上,血红双眼死死瞪住凤玲珑,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凤玲珑皱了皱眉,随手挥出一道斗气,正中王若宇胸口!

    王若宇‘哇’一声吐出大口鲜血,随后脑袋一歪,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风瞿人和司空湛都意外地看了凤玲珑一眼,没想到她下起狠手也毫不眨眼。

    “给他一个痛快。”凤玲珑浅浅一笑,她和王若宇也没那么大的仇恨,用不着让他生不如死。

    风瞿人倒也不管王若宇的死活,他忧心看向四周:“连杀王家这么多斗师,赫连必然也受了伤,赫连到底会去哪儿呢?”

    凤玲珑也很茫然,她此刻才发现,她对赫连玄玉竟然了解这么少。

    连他这种时候会去哪里,她都不知道。

    想到赫连玄玉对她的好,她内心涌上一股歉疚。

    “一定是在画舫!”司空湛突然眼睛一亮,拍手咧嘴:“谁说赫连不会杀回马枪?走!”

    司空湛疾射而出,朝画舫奔去。

    风瞿人也是微微一点头,不错,赫连原本就是在画舫喝酒的,于是他也一腾空,跟上了司空湛。

    月清尘想了一下,倒是回转玄王府去了,他必须先拿上一些药,再赶去画舫。

    凤玲珑孤零零地一个人站在鲜血满地的王家门口,忽然觉得有些冷意。

    心底,更是升起一股寒冷。

    原来离了赫连玄玉,她凤玲珑就什么也不是。

    没有人会等她,除了赫连玄玉,他眼中最重要的始终只有她。

    而从前的风茗玉,至少还有整个风家。

    “凤玲珑?”一声冷冷的疑问,唤醒了兀自发怔的凤玲珑。

    凤玲珑抬眸一望,却见是仙乐台众人,唤她的则是梦仙子。

    淡淡一笑,她转身就走。

    她没有多余的话,要跟这位心如蛇蝎而且非常下贱的梦仙子说。

    “凤玲珑,你等等。”梦仙子抬步上前,却是凌步于空中,免得沾染到地上的晦气污血,“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凤玲珑头也不回地继续走,一点没被梦仙子打动。

    “关于风家满门为何会被抄斩,你也不想听么?”梦仙子胸有成竹地说出这句话,静静等待凤玲珑的反应。

    凤玲珑,果然停下了脚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