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1章 赶她离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翠竹林中,两个同样姿色过人的女子面对面而坐。

    清婉白纱面容绝美的,是仙乐台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绝色美人梦仙子,淡绿褶裙神情冷然的,是被世人传说是明珠蒙尘的凤玲珑。

    “你可以说你想说的了,不过……”凤玲珑看着面前怡然品茗的梦仙子,浅笑:“你别想提任何条件。”

    尽管她是很想知道风家被抄斩的真相,但她不会和豺狼做交易。

    梦仙子银铃般的笑声顿起:“凤玲珑,你放心好了。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我也很同情你,这件事我是无偿告诉你的,绝对不要你付出什么。”

    “那就好。”凤玲珑冷冷一笑。

    梦仙子轻抬素手,放下手中茗杯,朝着凤玲珑绽开绝美笑靥:“其实,当年风家被灭门,与王家有关,也与风家自己有关。”

    凤玲珑面容波澜不惊,静静听梦仙子叙说,内心的汹涌澎湃却只有她自己知道。

    “王家当然是小人,背后推波助澜,但如果不是你风家自己出了内贼,风家也不会被满门抄斩。”梦仙子淡淡一笑,纤纤玉指沾了茶水,在面前石桌上,缓缓写下三个字。

    凤玲珑微微眯眼,瞧清楚梦仙子写的是:风萼眉。

    风萼眉?萼眉?

    凤玲珑瞳孔攸地一缩,的确,风家当年是有这么一个女儿,便叫风萼眉。

    不过,风萼眉是风家庶出女儿,是她爹被人设计后留下的种,自小便体弱多病,养在深闺之中,很少出门。

    怎么风家被灭门的真相,与风萼眉有关?

    一张温婉苍白的脸,依稀浮现在凤玲珑脑海中。

    袖下双拳,不自觉微微握紧。

    “风萼眉第一眼见到南帝,就爱上南帝了,这件事恐怕你不知道吧?”梦仙子掩嘴一笑,似乎看穿了凤玲珑表面的淡定。

    凤玲珑心中一紧,难道是因为她当年是准太子妃,所以风萼眉才勾结外人,陷害风家?

    但,不对啊,这样一来,岂不是风萼眉自己也遭殃了?

    “你当时已经被南帝拘禁在宫中,所以肯定不知道,事后风家被抄斩者收尸入棺,本是一百三十六人,但实际入棺者只有一百三十五人。”梦仙子秀眉微挑,面容得意。

    凤玲珑一咬下唇,这么说,风萼眉并没有死,风萼眉还活着?

    “当然了,这些都是题外话,我这次最主要的,还是告诉你风家被抄斩的真相。”梦仙子清雅一挑额前青丝,美眸闪过一丝精光。

    她就是要让凤玲珑知道风萼眉还活着,却不告诉凤玲珑,到底谁才是风萼眉。

    她要让凤玲珑日夜被毒蛇蚀咬心脏,没日没夜地去想着风萼眉是谁!

    而一旦凤玲珑前世是风茗玉的事情传扬出去,凤玲珑岂不是又多了一个暗中的敌人?

    呵……即使她在仙乐台,也会等着看好戏的!

    “你要说就说。”凤玲珑冷冷注视着梦仙子,她知道梦仙子没安好心,但风家被灭门的真相,她也想弄个清楚明白。

    月清尘调查很久了,却始终没给她一个准信,难保不是有什么不应该让她知道的。

    或许从梦仙子嘴里,她能得到真相。

    梦仙子美眸凝视凤玲珑片刻,勾起艳丽笑容:“风家之所以会被满门抄斩,是因为你爹也就是风家家主,闯入了禅宗台禁地,获悉了禁地的秘密。”

    凤玲珑身子一震,忽然就想到了事发前不久,她爹的确一脸苍白地回到了风家,但任凭她们如何询问,爹都没有说过半个字。

    “禅宗台的规矩,几千年来无人能破,即便是禅宗台台主也不例外。风家家主擅自闯禁地,禅宗台又不便出手,只好书信给南帝。”

    梦仙子唇角更弯:“南帝接到书信,百般为难,甚至前往禅宗台为你风家求情。”

    凤玲珑脸色瞬间苍白,在风家被抄斩前一个月,轩辕南的确去了一个地方,约莫半月才回。

    一切,竟都对得上。

    “不过很可惜,你爹犯下大错,而且获悉了禅宗台禁地的秘密,风家满门都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梦仙子状似同情地看了凤玲珑一眼:“好在,南帝的痴情最终感动了禅宗台台主,禅宗台台主答应南帝,可以给你一次重生的机会,但需要南帝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

    凤玲珑只觉通体冰凉,连手脚都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所以,她恨了轩辕南那么久,其实根本就恨错了?

    但是,他为什么不告诉她这一切?

    “禅宗台台主与南帝达成协议,由南帝出面抄斩风家满门,再牺牲南帝五阶斗气,使你重生于凤玲珑之身。不过……”

    梦仙子神色无限悲悯地摇了摇头:“不过,南帝不得告诉你所有的事情,否则禅宗台台主将会收回你的性命。”

    凤玲珑双眼酸涩不已,半晌,才嘶哑问了一句:“他已经告诉我了,为何禅宗台台主没有收回我的性命?”

    “大概,是因为风瞿人和兵魍吧!”梦仙子眼神微微一闪。

    凤玲珑默然了,以风瞿人和兵魍的身份,禅宗台台主的确会网开一面,不对她出手。

    “我要告诉你的,就这么多了。不得不说,你的确很有福气,能有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九五之尊的帝王,为了你甘愿付出一切。”

    梦仙子徐徐起身,看着如雕塑般的凤玲珑片刻后,轻盈转身离开。

    清风拂过,翠竹林里竹叶微曳。

    寂寥的响声,掀不起凤玲珑任何反应。

    苦涩地看着面前已然凉透的香茗,凤玲珑撑身站了起来,却有些摇摇欲坠。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她该怎么面对如今纷乱的局面?

    而最重要的是,她的心在哪里?

    凤玲珑落寞地转身回皇城,却不知道玄王府已经发生了令她措手不及的变化。

    她不知道画舫在哪儿,只好重回玄王府门口,但却头一次被侍卫给拦住了。

    侍卫的目光闪烁,言辞吞吞吐吐:“凤、凤姑娘,王爷说……王爷说凤姑娘从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

    侍卫颤巍巍把手上东西递给凤玲珑,脸已经皱成一团了。

    谁知道这是不是王爷和凤姑娘吵架使小性子啊?万一以后秋后算账,他这个赶走凤姑娘的罪魁祸首岂不是倒大霉了?

    他好怕啊!

    凤玲珑往侍卫手上一看,是她的衣裳和生活用品。

    原来,她被赫连玄玉赶出玄王府了?

    “你们王爷回来了?”凤玲珑无悲无喜地看着面前侍卫,并没伸手去接。

    “是、是的……”侍卫本想说王爷受了伤,但想了好久还是没说,王爷可是严令过不许多话的。

    凤玲珑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凤姑娘,您的……”侍卫的声音,被吹散在风中。

    凤玲珑头也不回地走了,背影单薄而寂寥。

    那些东西,原本就是赫连玄玉买给她的,她怎么会拿走呢?

    孑然一身的来,也就孑然一身的走吧!

    凤玲珑走的潇洒,而玄王府里却一片兵荒马乱。

    “滚!滚出去!”

    赫连玄玉的房间里,传来劈哩啪啦的清脆碎裂声。

    不一会儿,一名侍卫脸上带着不少血痕,哭丧着脸退出来了,手里端着碗盘碎片和狼藉的饭菜。

    月清尘紧紧锁眉:“主子还是不肯吃药用膳?”

    “我还没开口劝,王爷就雷霆震怒了,而且现在已经在门口设了结界。”侍卫顾不得擦脸上血迹,只一个劲儿摇头叹气。

    月清尘忧心如焚,这下子糟糕了,主子设了结界,还有谁能劝得动主子?

    难道主子打算就这么不治疗,也不吃东西?这样下去身体可怎么受得了?

    万一寒毒再次被引发……

    月清尘简直不敢想那后果,不由得看向了一向以智囊闻名的风瞿人。

    风瞿人冷冷一瞥月清尘:“刚刚我就说过了,赫连让凤姑娘离开,我们只当没听见就行了。既然你不听我的,那我也帮不了你。”

    说完,风瞿人转身便走了。

    月清尘无言以对,心里却有些憋屈。

    难道他想把凤姑娘赶走吗?但主子的命令他不能不听,这些年服从早已成了习惯,他是绝对不敢违抗主子命令的。

    “唉,我倒是理解你,反抗赫连是需要先吃雄心豹子胆的。”司空湛同情地拍了拍月清尘的肩膀,“我看,也就那位有这个胆子了。”

    司空湛嘻嘻一笑,飞身离开。

    那位?月清尘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的侍卫,故意扬高了声音:“主子说让凤姑娘离开的,凤姑娘离开了没有?”

    月清尘猛朝侍卫眨眼,侍卫很快就领悟过来,连忙说道:“凤姑娘已经走了,但凤姑娘没有带走任何东西,好像凤姑娘有点伤心。”

    “凤姑娘没说什么吗?”

    “凤姑娘就问了句:你们王爷回来了?我说是的,然后凤姑娘就眼红红地离开了。”侍卫十分卖力地添油加醋。

    “你没问凤姑娘去了哪儿?”月清尘再接再厉。

    侍卫呆了呆后,绞尽脑汁说了句:“没有,凤姑娘走得很快,不过看方向应该是出城了。”

    月清尘‘咦’了一声:“出城?凤姑娘在城外可没有什么亲人,不会出什么事吧?”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嗖’地破门而出,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月清尘镇定自若地压下被风卷起的衣袍下摆,嘴角逸出了一丝笑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