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5章 戏弄玲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和风瞿人回到玄王府,却见月清尘和司空湛表情凝重,甚至可以说是愁眉苦脸。

    “怎么了?”凤玲珑心里一紧,以为赫连玄玉又闹出什么事了。

    司空湛可怜巴巴地上前,扯了扯凤玲珑的袖子:“赫连他……突破八阶了!”

    凤玲珑一愣,随后哭笑不得:“这是好事啊,你们干嘛愁眉苦脸的?”

    “好事?”司空湛一撇唇,他可不认为是什么好事!

    风瞿人蹙眉上前,神色冷然:“怎么回事?好端端地怎么会晋级?”

    司空湛撇唇一指凤玲珑:“拜她所赐咯!前后服了两次万年灵参,加上这次寒毒发作斗气逆转,所以赫连方才突然就突破八阶境界了。”

    风瞿人听了,重重地叹了口气。

    凤玲珑原本还有些茫然,但很快就从三人凝重的表情里想到了一件事。

    是了,赫连玄玉体内有幼年淤积的寒毒,梦仙子和百里苏隐都曾说过,他突破九阶斗宗境界时会有一番大劫!

    所以对于赫连玄玉而言,修炼速度太快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凤玲珑倒不如风瞿人几人那么担心,她对此胸有成竹:“别那么烦心,到时候我会逼赫连玄玉接受百里前辈的照顾的。”

    又不是什么治不了的绝症,只是有一番大劫,身边有紫阶炼药师随身调理不就行了么?

    见凤玲珑想的简单,风瞿人冷然一笑:“凤姑娘说的轻巧,以赫连的性子,又岂会把命交到百里苏隐手中?”

    “我会想办法让他答应。”凤玲珑神色坚定,这事儿可由不得他闹脾气。

    “关键不在于赫连答不答应,关键在赫连那时候能不能放松下来嘛!”司空湛挖了挖干净的耳朵,耸了耸肩。

    凤玲珑一愣:“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赫连必须配合紫阶炼药师的调理。而如果赫连从内心无法信任紫阶炼药师,人事不省时依旧用意志抵抗……”司空湛一摊手:“那赫连就死定了!”

    凤玲珑心里一紧,原来,这就是赫连玄玉之前非要她当上炼药师的原因?

    他内心深处,只信任她一个?

    说不清的滋味,在凤玲珑心头蔓延。

    “算了,好歹也才八阶,还有时间想办法。”司空湛摆摆手,决定不久后回西岸大陆集思广益,看看有没有好的法子。

    风瞿人眼眸一眯,倒是想出了个法子:“如果赫连能像南帝一样,降些实力呢?”

    凤玲珑怔了怔,像轩辕南一样,骤降五阶实力?

    “赫连又不需要去让谁重生,再说以赫连的脾气,可不会和那禅宗台台主做什么交易。”司空湛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呵欠,根本不认为这是好办法。

    风瞿人冷冷勾唇:“如果是天龙九关呢?”

    司空湛一下子精神百倍了:“天龙九关?”

    咦,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只要赫连能过得了前五关,那降个一二阶实力还是没问题的。

    从八阶降为六阶,想必赫连也能够接受吧?

    “问题是如何让赫连去闯天龙九关。”风瞿人目光一闪,突然侧头看向了凤玲珑。

    司空湛挠挠头,忽然间就大彻大悟了!

    好你个风瞿人!其实你老早就算到了吧?司空湛恨恨地暗自呸了两声。

    “风瞿人,你看我做什么?”凤玲珑被风瞿人看的心底发毛,忍不住伸手挥了挥。

    风瞿人淡淡一笑:“没什么,就想问凤姑娘,可想过不再靠南帝的帝王之气活着?”

    凤玲珑心里猛一激灵,难道有办法改变这现状?

    心中激荡不已,凤玲珑面色却平静无波,视线直视风瞿人:“自然想,你有办法?”

    “禅宗台有一至宝,名为‘定魂珠’,具有定魂守魄的功效。”风瞿人不紧不慢地说着,“不过,这定魂珠被放置于禅宗台的天龙九关之中,要想拿到它,必须闯过九大奇关。”

    凤玲珑也不傻,听到这里就眨了眨眼:“你想让我把这件事透露给赫连玄玉,好让赫连玄玉去禅宗台闯天龙九关?”

    风瞿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如果闯不过会怎样?”凤玲珑紧盯着风瞿人,当然她相信风瞿人不会害赫连玄玉。

    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

    风瞿人面色一阵僵硬,连赫连都没怀疑过他,居然被赫连看上的女人给怀疑了!

    良久,他吁了一口气,面色恢复冷然:“如果赫连闯过了,不但实力会降至五阶,而且可以为你拿到定魂珠。如果赫连没闯过,实力便只会降至六阶。”

    凤玲珑点点头:“也就是说,无论赫连玄玉闯得过闯不过,对他都只有好处没有害处了?”

    “可以这么说。”受点伤不算害处,风瞿人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凤玲珑抬眸看了风瞿人一会儿,微思片刻,做出了决定:“好,我相信你,我会告诉他这件事。”

    说完,凤玲珑转身就走了。

    月清尘猜到凤玲珑是去找他家主子,不过一想到他家主子现在的处境,神色间顿时浮起一抹戏谑。

    凤玲珑穿了几条回廊,到了赫连玄玉房外。

    先敲了两下门,里面没什么反应,她犹豫了一下推门而入,反正门是虚掩着的。

    “赫连玄玉?”凤玲珑东张西望片刻,叫了一声。

    没人。

    “奇怪了,难道晋级为八阶躲角落里哭去了?”凤玲珑自言自语了一句。

    内室往里某个方向,某人嘴角抽了抽。这种事,不应该是他的风格吧?

    凤玲珑摸摸下巴,刚刚那名侍卫明明说赫连玄玉在房间里的。

    唔,故意躲着她?因为她之前的小惩罚?

    凤玲珑失笑摇头,真是孩子气的王爷,一点没有王爷该有的风范。

    反手关上门,她朝内室走了进去。

    “赫连玄……”刚走进内室,凤玲珑就硬生生止住了对赫连玄玉的呼唤。

    原本也算宽敞的内室,东侧墙壁突然出现了一扇好大的门,门内蒸气环绕。

    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凤玲珑眼露疑惑,忍不住心头好奇走了过去。

    用手挥散了些碍眼的蒸气,凤玲珑从那扇大门穿过,又走了一道漂亮的石子路,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天地。

    原来赫连玄玉的卧室,竟然连着玄王府后山的温泉池!

    凤玲珑嘴角微抽,也只有这华丽的男人,才做得出来这种事!

    不过,白雾环绕的泉池里,那个身材伟岸完美得像天上神祗的男人,似乎没穿衣服?

    凤玲珑窘了,原来美男在泡温泉,她还是先走吧!

    还没等凤玲珑转身,赫连玄玉就幽幽吐出一声叹息:“玲珑,你走吧!”

    凤玲珑低头看了看自己抬起来的脚,顿时又放了下去。

    “什么意思?”凤玲珑挑眉,这似乎不太像赫连玄玉的作风啊?这时候他应该逗弄她、占她便宜才是。

    不得不说,凤玲珑是越来越了解玄王殿下了。

    “本王知道,你不会原谅本王的。”赫连玄玉语气落寞,白玉般的手捋起湿答答的黑发,“你放心,本王以后再也不会纠缠你了。你……你走吧!”

    凤玲珑越听越莫名其妙,心头也有一小簇火苗在往上窜。

    什么跟什么?

    “你把话说清楚。”凤玲珑语气冰冷,其实内心很忧桑。

    这是赫连玄玉第二次把她往外推了,这感觉怎么就那么不爽呢?

    赫连玄玉菱唇逸出一丝苦笑,语气更加落寞:“你不是不知道,梦茴她……她给本王下了药……”

    赫连玄玉透露的讯息,也就到这里为止了,他又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无限自怨自艾。

    凤玲珑一下子咬住了唇,两个拳头不知不觉握紧。

    他说的是……梦仙子上次给他下催情药的事情?

    那么他的意思也就是说,梦仙子上次得逞了?

    想到梦仙子突然返回仙乐台,又在离开前告诉她关于轩辕南的真相,对她客气无比,凤玲珑心脏一阵闷疼。

    原来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呢!难怪摒除了对她的一贯敌意。

    “那,你要和她成亲了吗?”凤玲珑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相当闷闷不乐。

    还似乎有点,愁肠百结。

    “不。”赫连玄玉语气继续落寞:“除了玲珑,本王谁都不会娶。”

    凤玲珑眼底一阵酸涩,为什么在她好不容易觉得有一点点喜欢上他的时候,他却给她出了这么一道难题呢?

    凤玲珑站在泉池边上,不停地皱眉,咬唇,捏衣,浑然不知她每一个动作都落入了池中的赫连玄玉眼里。

    赫连玄玉暗暗屏息等待着,他的小东西,会‘原谅’他吗?

    对他的喜欢,是否能盖过一切?

    “玲珑,本王只想娶你一个,但是……算了!本王知道,你不会再要本王了。”

    这回,赫连玄玉的语气不止是落寞了,还增添了一丝泫然欲泣。

    哪里还有半分宛若神祗的样子?哪里还有一丝丝的孤傲冷清?

    凤玲珑内心那个纠结啊,她很想当之前的事没发生过,可她真的做不到啊!

    只是,赫连玄玉又不是自愿的,还是为了她才被梦仙子得逞。

    说起来,他应该才是最难过的那个人吧?他可是有强烈洁癖的人啊!

    忽然,一个可怕的念头钻入脑海。

    难道,赫连玄玉一直呆在泉池里泡着,是洁癖发作嫌他自己脏了?

    心里一疼,凤玲珑立马跳入泉池中,朝赫连玄玉游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