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8章 被宠的感觉很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赫连玄玉一瞥,月清尘猛然回神,连忙慌乱地躬身:“谢谢凤姑娘。”

    “都是自己人,别这么客气了。”凤玲珑笑了笑。

    要说到谢,该她谢月清尘才是。

    即使是赫连玄玉不在的时候,月清尘也是很维护她的。

    月清尘内心说不出的感动,除了主子之外,凤姑娘就是最把他放在心上的人了,竟然在那种情况下都还记得他缺什么。

    “明天是本王的生辰,给本王准备了什么?”赫连玄玉冷着眸子,拉过凤玲珑的小手,语气充满醋意。

    说不嫉妒是假的!

    玲珑是他的,他凭什么不嫉妒?

    月清尘一下子眼观鼻鼻观心了,这种时候,他还是尽量保持空气般的存在比较好。

    不然,会殃及池鱼的。

    “我又不知道你明天生辰。”凤玲珑无语地看着赫连玄玉,月清尘的醋他也吃?爱屋及乌的道理他不懂吗?

    赫连玄玉一下子沉了脸,定定地看着凤玲珑,一个字都不说了。

    那邪魅的桃花眼,本该往上挑着最美,此刻却向下沉着,无端让人心里发悸。

    “好了好了,不是明天吗?我明天送你礼物就是了。”凤玲珑受不了他的幼稚了,只好哄小孩般哄道。

    “这可是玲珑自己说的。”赫连玄玉脸色瞬间破冰,如六月琼花般展露笑颜。

    仿佛,得了世上最美的承诺。

    凤玲珑抚额,看了看已经快要憋不住笑的司空湛和风瞿人,抱歉一笑:“不好意思,没调教好,让你们见笑了。”

    若是旁人这么说,赫连玄玉早就发飙了。

    不过,说这话的人是凤玲珑,他就无所谓了。反正只要她开口,怎么听怎么顺耳。

    司空湛却是真的忍不住了,忙站起来朝外走:“我、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飞快奔到玄王府外面,司空湛仰天狂笑。

    妈呀!回头告诉他爹赫连成了这个样子,他爹肯定会傻掉的!哈哈哈哈……

    玄王府里,凤玲珑已经兴致勃勃跟月清尘讨论起怎么给赫连玄玉过生日来。

    赫连玄玉对此倒兴趣缺缺,他只要有他喜欢的女人陪着就行了。

    最后谈妥,赫连玄玉忽然一抚凤玲珑精致小脸,语气不无宠溺:“玲珑的生辰呢?本王还不知道玲珑的生辰是什么时候。”

    凤玲珑一下子默然了。

    生日吗?

    她有记忆的只有三世,第一世在那个遥远的现代,家族里都忙着修炼,忙着做生意,谁都不过生日,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哪月哪日出生的。

    第二世……倒是有过生日的。

    那时,风家的爹和娘,还有三妹她们,都会记得她生日,倒是十分令她开心的。

    凤玲珑的沉默,令赫连玄玉一下子心疼了。

    赫连玄玉立刻将凤玲珑拥入怀里,声音温柔得犹如天籁:“就跟本王一天生辰,可好?”

    一天生辰?凤玲珑眨了眨眼,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过去的生辰,是风茗玉的,代表着不开心的回忆。

    而凤玲珑的生辰,却不是她的。

    所以他把她的生辰和他放在同一天,代表新的开始。

    “好。”凤玲珑笑了。

    被一个人全心全意宠着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美好的。

    她和轩辕南在一起的时候,相敬如宾,基本上是温馨平淡的,她以为那才是最平凡的幸福。

    殊不知,赫连玄玉对她好的方式,刷新了她对感情的认知。

    “那本王不是也要给你送礼物了?”赫连玄玉开始皱眉了,第一份礼物,怎么也要像样点儿。

    可是,他从来没给女孩子送过礼,要找谁请教呢?

    赫连玄玉目光巡视,扫过月清尘,摇摇头,放弃了。还没情窦初开呢!他好歹也跟玲珑卿卿我我了。

    再扫过朦雨,赫连玄玉目光若有所思了。嗯,女孩子可能比较懂女孩子,要不,就请教朦雨得了?

    “怎么?一份礼物你还舍不得啊?搜刮了那么多民脂民膏,也该吐点出来了。”凤玲珑戳戳赫连玄玉肩膀,不客气地吐槽。

    赫连玄玉收回视线,也戳戳凤玲珑的额头,动作轻柔,语气含笑:“笨!本王的不就是你的?都吐出去了,以后拿什么养你?”

    “才不要你养!”凤玲珑吐吐舌头,光是她能拿到的绿晶石,就够她养整个轩辕国的人了。

    两人正斗嘴,侍卫突然进来禀报,说赫连家主登门造访。

    “就他一个人?”赫连玄玉神情漫不经心,手指绕着凤玲珑散落的顺滑青丝。

    “还有二公子。”侍卫恭敬答道。

    赫连玄玉想了想,随意一摆手:“让他们进来吧!”

    “是,王爷。”

    目送那侍卫退出去后,凤玲珑无语地看着赫连玄玉:“没想到赫连家主要进玄王府,还得你同意。”

    记得她以前住凤府时,每次出入玄王府都不需要侍卫通报的。

    她哪儿知道,那是因为赫连玄玉给侍卫下了命令,只要是她来,任何人不得阻拦。

    赫连玄玉对她的好,她又哪里全都看见了。

    “他是来找麻烦的。”赫连玄玉懒洋洋凑过去,闻了闻她身上淡雅清香,才在赫连家主进门时,稍微端坐了一下。

    赫连家主一见赫连玄玉和凤玲珑靠得那么近,脸色就黑了。成何体统!

    虽然不再对凤玲珑抱有非常大的反感,但对这女子的教养,他还是很有成见的。

    而他玄玉儿何等尊贵的身份,自然要匹配一个家世清白天下无双的女子才对。

    其实凤玲珑也不怎么看得惯赫连家主,赫连玄玉这么久重伤在床,赫连家主怎么没来看一眼?

    真当他这个儿子是铁打的啊!

    “父亲有事?”赫连玄玉随意一摆手,月清尘就给赫连家主和赫连荀看了座。

    赫连家主脸色不怎么好看地坐下,有些责问地看着凤玲珑:“我是来问问,怎么凤姑娘还没去炼药之城!”

    碧清殿上发生的事情,赫连家主当然清楚。

    但赫连家主只当他玄玉儿抽风了,至于凤玲珑这个炼药师,那是必须要当的。

    其实玄王府的口风相当紧,哪怕是赫连家主,也只知道赫连玄玉受了点伤,却不知道赫连玄玉寒毒发作的事情。

    所以凤玲珑怪赫连家主没来看望赫连玄玉,也算是错怪赫连家主了。

    赫连家主一直以为赫连玄玉是用的苦肉计,毕竟斗宗的心脏受创根本是无足轻重的。

    可他又怎么知道,赫连玄玉用了对斗者来说最致命的毒呢?

    “玲珑什么时候去炼药之城,跟父亲有什么关系?”无视赫连家主乌云密布的脸色,赫连玄玉云淡风轻地弹指,神色似笑非笑。

    赫连家主一听就恼了:“怎么跟我没关系?当初我把那批绿晶石给她,可是在她保证会成为炼药师的前提条件下!”

    提起那批绿晶石,凤玲珑就无语了。

    当初当个稀世珍宝似的,谁知道现在竟要多少有多少?

    海底宫殿那旮旯里,还有一堆如‘破烂’般存在的绿晶石呢!

    “那二十枚绿晶石呢?”赫连玄玉侧头看向凤玲珑,凤眉斜挑。

    凤玲珑乖乖从包袱里拿了出来:“在这里。”

    刚刚才给了月清尘和朦雨宝贝,包袱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呢!

    赫连玄玉毫不可惜地将二十枚绿晶石朝赫连家主一丢:“连本带利还给你!”

    动作潇洒如流云,气势恢宏,洒脱大气。

    赫连家主伸手一抓,打开袋子来一看,倒吸一口凉气!

    哪儿来二十枚绿晶石?

    当初,他给凤玲珑的绿晶石也不过十多枚。

    如果按照这利息算下去,他宁可把这些绿晶石再借给她啊!

    “哪儿来的?”赫连家主亲眼所见绿晶石是凤玲珑从包袱里拿出来的,锐利的眼光立刻看向凤玲珑。

    凤玲珑表情无辜:“赫连玄玉给我的。”一看赫连家主就是贪婪之人,她可不会露财!

    赫连家主顿时看向赫连玄玉,他倒也觉得凤玲珑没那本事拿到这么多绿晶石。

    赫连玄玉很随意地朝风瞿人头上一推:“瞿人给本王的。”

    风瞿人面色淡然,冷眸如星辰,唇角傲气一览无遗。

    “他是谁?”赫连家主压根不认得风瞿人,疑惑地看向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眉一挑,风瞿人就自己介绍了:“命都之使,风瞿人,来自东岸大陆。”

    赫连家主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绿晶石都滚落了一地!

    一旁的赫连荀赶紧弯腰去捡绿晶石,看得凤玲珑一阵好笑。文人不为五斗米折腰,斗者倒是为绿晶石可折腰了。

    “你是东岸大陆的人?”赫连家主目光惊疑不定,双手微微颤抖。

    东岸大陆何等神秘的存在,据说还有个暗影城,那都是非常高贵的存在呢!

    但,东岸大陆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圣灵大陆?

    风瞿人点了点头,淡淡含笑,瞥向赫连玄玉:“我和赫连是生死之交。”

    赫连家主又呆住了,与他玄玉儿是生死之交?他怎么不知道?

    凤玲珑看着赫连家主茫然的表情,伸手扯回被赫连玄玉一直玩弄在手里的一缕青丝,目光无限同情。

    做父亲的不知道儿子认识了这样尊贵的生死之交,应该也是一种悲哀吧?唔,当然了,不是亲生父子,这个她早就通过偷听壁角知道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