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9章 身份传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家主兀自发呆,赫连玄玉却有些不耐烦了:“没其他事的话,就回去吧!”

    好不容易得到玲珑一星半点回应,他要跟玲珑联络感情,哪儿有时间应付这些闲杂人等!

    赫连家主回过神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就算他不是亲生父亲那也是长辈吧?就这么跟他说话的?

    不过,赫连家主知道跟赫连玄玉发脾气一点用都没有,反而会气坏自己,于是他的目标转向了凤玲珑。

    “你什么时候去炼药之城?”赫连家主盛气凌人地紧紧盯着凤玲珑。

    凤玲珑淡淡看了一眼赫连家主,浅笑:“赫连玄玉让我什么时候去,我就什么时候去。”

    你不是怕你儿子吗?那我就又推到你儿子头上,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果然,赫连家主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没背过气去!

    凤玲珑的伎俩,他又岂会看不出来?

    正在赫连家主内心觉得尴尬无比,又无计可施化解眼前僵局的时候,玄王府一名侍卫又进来禀报了:“王爷,慕容家主在外求见,说是要见凤姑娘。”

    赫连家主顿时暗暗松了口气,还好慕容老匹夫帮他解围了,来得也算是巧。

    “不见!让他滚!”赫连玄玉此刻脾气可不怎么好,神色间一片阴霾,明显心情很差。

    赫连家主立刻斥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来者是客,何况慕容家主身份尊贵?”

    赫连玄玉冷冷瞥了赫连家主一眼,如墨的黑眸,透着森然寒光。

    “什么时候,本王这玄王府的事情,也轮到父亲插手了?”赫连玄玉的语气,冰冷阴戾,让人忍不住胆寒。

    赫连家主脸色立刻一阵青一阵白了,他还不知道,由于赫连玄玉体内寒毒发作,赫连玄玉如今看见他就反感!

    所以今日上门,无疑也是自取其辱。

    从前那些年,不过是赫连玄玉懒得计较他罢了。

    凤玲珑见状,伸手扯了扯赫连玄玉的衣角。

    虽然不知道这对名义上的父子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她也不敢轻易去揭开赫连玄玉的伤疤,但她觉得慕容家主还是要见的。

    “玲珑?”赫连玄玉被她这一扯衣袖,立刻侧过头,眸色温柔似水。

    截然不同的态度,差点让赫连家主又是一阵吐血!

    “让慕容家主进来吧,我和慕容英彦的事情还没了结呢。”凤玲珑猜测慕容家主此次前来,是为了慕容英彦之死。

    赫连玄玉目光一冷:“对,他还欠玲珑一个道歉。”

    说着便朝那侍卫一挥手:“让那老匹夫进来!”

    凤玲珑唇角始终挂着一抹浅笑,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内心早已开始忍俊不禁。

    越发看见赫连玄玉对她的维护,她越觉得他好萌。

    虽然萌这个字与高冷的玄王殿下实在不搭,说出去也没人会信,可她就是有这种感觉。

    而且他的萌,只有她一个人能看见。

    慕容家主很快进来了,他看见赫连家主也在,勉强扯了个笑容对赫连家主拱了拱手:“赫连家主。”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让慕容家主神色疲倦,骤然间像是老了十几岁。

    赫连家主淡淡回礼:“慕容家主。”

    慕容家主叹了口气,上前给赫连玄玉见礼:“玄王殿下。”

    “废话少说,欠小东西的道歉,今日该还了吧?”赫连玄玉一张口就不客气,压根没打算给慕容家主半分脸面。

    丧子之痛?与他何干?是慕容英彦自作孽不可活!

    若不是慕容英彦蠢得和仙乐台的人狼狈为奸,陷害他家玲珑,能得此下场吗?

    他没亲手杀了慕容英彦,让慕容英彦与王若宇一个死法,已经算很给慕容世家面子了!

    慕容家主一愣,小东西?

    片刻后,慕容家主才领悟过来,看向了一脸尴尬的凤玲珑。

    凤玲珑瞪了赫连玄玉一眼,又偷偷踹了他一脚,才正色看向慕容家主,浅笑:“慕容家主今日登门,可是查出慕容公子之死的结果了?”

    提起慕容英彦之死,慕容家主神色又是一黯。

    慕容家主摇头:“没有,事发现场没有任何线索。”

    “那慕容家主今日来此是为了什么?”凤玲珑不认为慕容家主是不抱目的而来的。

    果然,慕容家主抬起了头,直直盯着凤玲珑。

    只一会儿,赫连玄玉就将凤玲珑扯入怀中,不悦地瞪向慕容家主:“你看这么久做什么?”

    凤玲珑嘴角微抽,再次抚额。

    殿下,他只是个行将就木的老头!

    一把推开赫连玄玉,凤玲珑重新正襟危坐,若无其事摆手:“让慕容家主见笑了,无视他就行了。”

    旁边人都是‘嘶啦’一声抽气!

    姑娘,无视玄王殿下是您的专属权利啊,我们怎么敢!

    在赫连玄玉杀气腾腾的冷然目光下,慕容家主苦笑一声,终于说明来意:“我这次登门造访,是听说了一个传闻,我很想得到凤姑娘的亲口证实。”

    传闻?凤玲珑美眸微微一凝,差不多就知道是什么样的传闻了。

    她神色淡然,浅浅一笑:“慕容家主请说。”

    慕容家主看了她一眼,大着胆子问道:“传闻说凤姑娘是前太子妃风茗玉转世,此事可是真的?”

    一句话问出,赫连玄玉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圣耀之刃握于手中,几欲出鞘!

    凤玲珑早已猜到是这个传闻,忙伸手按住了圣耀之刃,瞪了赫连玄玉一眼:“你给我坐回去!”

    圣耀之刃被黑白相间的斗气环绕那一刻,慕容家主脸色是唰白了的。

    盛怒之下的玄王殿下,谁都拦不住。

    王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而王家哪怕被满门灭了,王公公又是圣上面前的红人,却也压根不敢寻思向玄王殿下报复这回事。

    提,都没有人敢提一个字。

    不过,众目睽睽之下,赫连玄玉轻咳一声,黑宝石般的眸子眨了眨,最后坐了回去。

    圣耀之刃也归于原位,像是从来没有动用过。

    赫连家主气得吹胡子瞪眼:这妖女一句话比他千句万句都管用!

    赫连荀则抱着绿晶石微微发怔:太不可思议了!大哥这不是相思成灾,而是中了邪啊!

    相较于满堂人的愕然,凤玲珑显得十分淡定。

    她也重新坐下后,冲慕容家主淡淡一笑:“慕容家主不去查找慕容公子之死的线索,却来关心我这件事是为何?”

    慕容家主叹了口气:“要找线索谈何容易,凶手既然是斗宗级别的高手,定然心思缜密,不会留下任何线索。然而……”

    他定定地看着凤玲珑,沧桑地一笑:“然而凤姑娘若真是前太子妃风茗玉,那我就不用查了。”

    “哦?”凤玲珑这下倒是感到奇怪,为什么她是风茗玉的话,就不用查了?

    “因为前太子妃风茗玉,行事光明磊落,敢作敢当,也绝不会是杀害我儿的凶手。”慕容家主这几句话,掷地有声。

    凤玲珑微微一怔,诧异地看着慕容家主。

    她前世与慕容世家虽有来往,却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怎么慕容家主这么信任她的人品?

    忽然,凤玲珑脑中灵光一闪!

    她想起来了!

    曾经有一次,慕容世家有一名子弟被冤枉坐牢,要判流放之刑。

    而她无意中看见那个案卷后,觉得有点可疑,所以让当时身为皇子的轩辕南上奏,请求重新再查。

    其实慕容世家已经放弃那名子弟了,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但最终她还是还了那名子弟一个清白。

    这件事,很少人知道,因为一切都是她在幕后操纵的,出面的人则一直是轩辕南。

    看来,慕容家主在宫中有不少眼线,所以才知道事情其实是她所为。

    “如果是因为那件案子的话,那慕容家主就太抬举我了。”凤玲珑淡淡一笑:“我之所以会帮慕容世家那名子弟洗刷冤屈,其实是为了拉拢慕容世家,帮南皇子争一席之地。”

    慕容家主看了凤玲珑一会儿后,哈哈大笑:“凤姑娘此言,更证明我眼光不差了!”

    原本凤玲珑无须说穿此事,卖他一个人情,也就洗刷了她自己的嫌疑。

    但她却如实说了,而他又岂不知当时风茗玉的想法呢?

    她这般说出实情,只能是因为她心中坦荡荡,没有对他爱儿下过杀手,所以才不屑利用此事罢了。

    凤玲珑唇角含笑,倒是不再说了。

    反正,慕容家主能够明白她不是凶手,就足够了。

    “圣灵大陆上,斗宗寥寥无几,除了玄王殿下,便是凤姑娘。”慕容家主忽然语气悲凉,“而英彦死时,恰巧轩辕皇城多出两名斗宗……”

    不消说,谁都知道这两名斗宗是谁。

    自然是仙乐台的梦仙子独孤梦茴,还有首席大弟子朱言了。

    所以,凶手和仙乐台是脱不了干系的,而且根据后来一系列事情的演变,仙乐台也最有嫌疑嫁祸凤玲珑!

    “可惜,我人微言轻,势单力薄,无法为英彦报仇雪恨!”慕容家主一双老眼濡湿,语气颤抖。

    凤玲珑目光平静地看着慕容家主,心底虽有些同情,却没有动恻隐之心。

    如果不是当时她正在参加炼药师选拔的话,其实慕容英彦已经死期到了。

    即使朱言不杀慕容英彦,赫连玄玉也会杀了他,如同王家人一样。

    所以,她不会说要替慕容英彦报仇雪恨,那太可笑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