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0章 唇枪舌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片寂静中,慕容家主忽然直挺挺跪在了地上,正对赫连玄玉和凤玲珑。

    看不出他是跪谁,毕竟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紧挨着坐着的。

    凤玲珑眉眼一挑,看向了赫连玄玉。

    要跪就跪他吧!她可是不会承诺什么的。

    别说她铁石心肠,毕竟慕容英彦不死的话,只怕现在还在和仙乐台的人联手对付她。

    至于赫连玄玉么……她浅笑,恐怕比她更加铁石心肠。

    他可是个对自己都狠得下手的男人。

    “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痛,痛彻心扉!倘若玄王殿下,凤姑娘能替我报此仇,我慕容世家从此为玄王殿下与凤姑娘当牛做马!”慕容家主抱拳,一脸悲痛。

    慕容家主也是火眼金睛的,经过梦仙子等人来轩辕皇城之后,一系列事情都表明,玄王殿下还有凤玲珑,与仙乐台已经结下了梁子。

    何况之前凤玲珑就收下了仙乐台追杀对象独孤朦雨为丫鬟,岂不是早已与仙乐台为敌?

    既然如此,多他慕容世家一股力量加入,应该是求之不得吧?

    “你慕容世家的事情,与本王有何干?”赫连玄玉面无表情地将手搁在凤玲珑肩上,此举看得赫连家主一阵青筋直冒。

    方才赫连家主听见凤玲珑竟然是前太子妃风茗玉,正震惊得无以复加呢!

    现在一见他玄玉儿还这么黏凤玲珑,自然生气非常了。

    慕容家主脸色一白,其实也早已料到玄王殿下的不近人情,顿时转向了凤玲珑,语气诚恳:“凤姑娘,我知道英彦有对不住凤姑娘的地方,但他已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啊!”

    言下之意,慕容英彦已经死了,凤玲珑应该尽弃前嫌,与他一同对付仙乐台。

    凤玲珑眸中滑过一丝冷笑,语气却淡雅如兰:“莫说慕容世家,就算是玄王府,也未必敢轻易得罪仙乐台,慕容家主还是回家颐养天年吧!”

    要对付仙乐台,也不是现在的事情,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而慕容世家,目前最高的斗者才不过九阶斗师,有什么能耐和仙乐台斗?

    仇恨虽深,可没有实力的话,也只能忍。

    就算每日每夜承受万蚁钻心之痛,也得忍!

    她何尝不想为风家报仇,但她现在有这个实力吗?

    没有!

    这世上,背负血海深仇的,不止他慕容家主一个,何况那慕容英彦是自作孽不可活,他根本没有资格来求她!

    “玲珑,本王可不是不敢得罪仙乐台。”赫连玄玉不乐意了,温润手指滑过凤玲珑的脸庞,菱唇微带抗议。

    要说不敢得罪,是仙乐台不敢得罪他吧?哼!

    “我知道。”凤玲珑眸中带了一丝浅笑,语气微哼:“你不是不敢得罪仙乐台,而是不愿得罪梦仙子。谁让她对你有救命之恩,还和你有婚约呢?”

    “小东西吃醋了?”赫连玄玉笑了起来,拉住凤玲珑的手,拇指不断在那纤细皓腕上摩挲。

    “我吃泥也不会吃醋。”凤玲珑白了他一眼,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本王哪里舍得让玲珑吃泥,真饿了,吃了本王也是可以的。”赫连玄玉笑声悦耳之极,犹如天籁般在凤玲珑耳边回荡。

    凤玲珑嫌弃地推了他一下,懒得理他。这会儿还有正事呢!

    一瞬间,凤玲珑没听懂赫连玄玉的话中有话。

    于是,赫连玄玉笑得像只千年玉狐狸,他的小东西这是默认饿了便吃了他?嗯?

    “凤姑娘是真的不肯答应吗?”慕容家主万万没想到凤玲珑会拒绝他。

    来此之前,他万分笃定凤玲珑会同意慕容世家的加入的。

    毕竟仙乐台太强大了,多一个帮手何乐而不为呢?

    “是的。”凤玲珑点头,就算真要和仙乐台为敌,她也不需要外人帮忙。

    慕容家主一瞬间无言了,苍老了几十岁般,缓缓从地上站起,连背都有些佝偻了。

    “凤姑娘是否记恨,当初我慕容世家也曾联名上奏抄斩风家一事?”慕容家主起身后,目光有些不敢和凤玲珑对视。

    当初联名上奏的,四大世家都有份。

    毕竟,谁能接到禅宗台信使的告谕后还敢为风家求情?

    慕容家主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凤玲珑记恨这件事,所以不肯与他联手对付仙乐台。

    凤玲珑眼中划过一抹冷意,嘴角噙了一丝冷笑:“自古以来锦上添花者有,雪中送炭者却不多,我怎会因此事而记恨慕容家主。”

    慕容家主脸色一白,身躯一僵。

    赫连家主也忽然眼神闪烁了下,当初风家被抄斩,他可也是上奏支持了的。

    难道这就是凤玲珑的报复?抢了他出色优秀的玄玉儿,作为对他的惩罚?

    “如果本王没记错,当初慕容世家还逼得很紧呢!而且,慕容世家是联名上奏的始作俑者。”赫连玄玉懒洋洋地瞥了慕容家主一眼,语气云淡风轻,神情似笑非笑,却夹着浓浓的凌厉。

    慕容家主神色更是一紧,当时接到禅宗台的告谕,他的确和英彦商量后,决定联合四大世家联名上奏,安风家一个反叛之罪。

    “若要这么算,玄王殿下不也……”慕容家主有些不甘心地反驳,但后面的话终究是在赫连玄玉寒冽的眼神下,没敢说完整。

    赫连世家,当初可也在联名上奏的名单之列!

    “本王当时可毫不知情,不过现在知道了……”赫连玄玉侧头看向凤玲珑,眼底有着浓浓笑意:“本王便决定,把自己赔给玲珑,生生世世以作补偿。”

    凤玲珑翻了个白眼,又来了!

    总之他是见缝插针,无时无刻不借机向旁人宣告他和她的关系。

    “我不许!”一声暴跳如雷的怒喝,赫连家主拍案而起。

    身份低微姿色一般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是跟南帝有过婚约的前太子妃?

    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他的玄玉儿!

    赫连玄玉微讽地勾起菱唇,瞥向赫连家主:“你有什么资格不许?”

    你……有……什……么……资……格……不……许……

    字字入耳,赫连家主差点爆体而亡!

    “我是你父亲!你说我有没有资格!”赫连家主气急败坏,手指着赫连玄玉,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然后,赫连家主指向凤玲珑,眼里闪过浓浓嫌弃:“凤玲珑,我赫连府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但我决不允许你缠着玄玉!”

    想要的一切?凤玲珑本来没打算给赫连玄玉多少甜头的,谁让他赶她走让她委屈的?

    不过,赫连家主这么一说,她反骨劲儿顿时也上来了。

    一声浅笑,她凤眉微挑,无辜地伸手与赫连玄玉握住,十指交缠:“可是,我只想要赫连玄玉,怎么办?”

    赫连玄玉呆了呆,瞬间反应不能。

    他听见了什么?

    小东西说……只想要他?

    一抹傻笑,在赫连玄玉完美红润的菱唇边浮现。

    风瞿人和司空湛见了,有些不忍直视,都撇过了脸。唉,说这傻男人是足以领导他们的未来之王,三岁小孩都不会信了。

    “这么说,你是打定主意要缠着我家玄玉儿了?”赫连家主脸上浮现一片阴霾,眸中闪过杀意与寒芒。

    凤玲珑挺认真地看着赫连家主,摇摇手指:“赫连家主说错了,一直都是赫连玄玉缠我,如果我不给他点回应,他会把这轩辕皇城都掀过来。为了众生安宁,我也只能牺牲小我了。”

    “对对对,就是本王缠玲珑!”仿佛像是怕气不死赫连家主似的,赫连玄玉傻傻地看着凤玲珑,连连点头附和。

    那眸光,饱含深情,又有一丝忐忑与不确定。

    这是他家小东西第一次在人前坦白对他的特别,即使不是他想要的表白,可他也觉得心花怒放了。

    长久以来的付出,终于得到她的认可,他怎能不欣喜若狂,怎能不贪心想要更多?

    被赫连玄玉的深情目光电得有些心悸,凤玲珑忍不住推开了他的脑袋,轻咳一声正襟危坐:“你给我收敛一点儿!”

    也不想想他自个儿有多妖孽,凡人受得了他那几电吗?

    再说了,她是在反击赫连家主,可不是要和他大庭广众秀恩爱来着。

    赫连玄玉却是压根不理会她的抗议,双手把她抱得紧紧的,不容她有一丝反抗的机会。

    “有伤风化!凤宸业怎么养出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儿!”赫连家主彻底气结了,一句话骂出口,重重坐了回去,连连抚摸心口,像是快昏过去了一样。

    “我不是凤家女儿,赫连家主不知道吗?”凤玲珑落落大方地承认真实身份。

    以她如今的实力,她压根也不怕真实身份泄露了。

    赫连家主顿时想起来凤玲珑其实是风茗玉,顿时又一次口不择言:“那就是风家养出了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儿!”

    这句话一出,凤玲珑的脸色一下子冷了。

    如同冬天里的冰霜,冷得让整个大厅里都嗖嗖刮着寒冽之风。

    凤玲珑掰开赫连玄玉的手,冷漠如冰地朝赫连家主缓缓走近几步。

    风瞿人的脸色也寒冷起来,他可也是风家人,赫连家主这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整个命都城都被赫连家主这句话给侮辱了!

    “你、你想干什么?”赫连家主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一来风家百余人被抄斩,二来风家头上还有个命都城。

    看着凤玲珑走近,赫连家主竟一时有些害怕凤玲珑对他出手。

    这女子,现在可是堂堂斗宗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