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1章 如此善解人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冷冷地看着赫连家主,眼底闪过一丝轻蔑:“如果不是看在赫连玄玉的面子上,我不会轻易放过侮辱风家的人。但,没有下次。”

    一甩手,她转身重回赫连玄玉身边坐下。

    难怪赫连家主不是赫连玄玉的亲生父亲,这样的人,怎么生的出赫连玄玉如此出色的儿子?

    赫连玄玉同样眼神冷冽,瞥了赫连家主一眼后,侧头心疼地搂住了凤玲珑。

    “玲珑,对不起。”他知道,她是为他才忍的。

    凤玲珑瞬间恢复如初,翻了个白眼:“你说什么对不起?”

    如果真是他父亲,她倒也接受了,反正是个便宜父亲,他根本无须说对不起。

    “玲珑是为了本王才忍的啊!”赫连玄玉一脸骄傲,看得凤玲珑直想笑。

    想到从前为轩辕南做的一切,她竟心神有些恍惚。

    无论她做了多少,轩辕南都是淡淡一笑,顶多给她一个温柔的眼神。

    而赫连玄玉,哪怕她只给了他一个笑容,他便像是得了全世界。

    这样的男人,教她如何不动心?

    “她是南帝的女人!你身为臣子,怎可与南帝抢女人!”赫连家主仍旧不想接受凤玲珑这个儿媳妇,索性搬出了南帝。

    殊不知,赫连玄玉又岂会把轩辕南放在眼里?

    “照你的说法,本王若成了皇帝,便没人敢与本王抢玲珑了?”赫连玄玉漫不经心地用手浅梳着凤玲珑背后青丝,眼神冷冽。

    “你!”赫连家主这回真要气晕了,这逆子竟然要为了一个身份没有、清誉不在的女人当反贼?

    司空湛眼放异彩,连忙殷勤讨好地奔到赫连玄玉身边:“赫连,你要真想当皇帝,我西岸大陆是欢迎你的,我可以让我爹退位让贤。”

    他老早就期盼着圣灵大陆容不下赫连,然后他就把赫连挖到他西岸大陆去了!

    赫连玄玉淡淡一瞥司空湛,一个字出菱唇:“滚!”

    司空湛顿时垮了脸,灰溜溜退了回去。

    风瞿人鄙夷地瞥了司空湛一眼。赫连若要当皇帝,还须等到现在?这家伙也是个看不懂脸色的。

    凤玲珑认真地看着赫连玄玉:“你对司空好一点,怎么说他也是你生死之交啊!”

    而且人家还是暗影之主呢!连她都看不下去了。

    “本王对他够好了。”赫连玄玉一脸委屈。

    司空湛也是个欠虐的,立马点头附和赫连玄玉:“是的是的,嫂子,赫连现在对我很好了。”

    比起以前刚认识时,他死缠烂打要跟赫连做朋友,而赫连不是揍他一顿,就是一掌拍飞他让他卧床好几天,真的要好很多了。

    赫连玄玉立刻满意地看了司空湛一眼:算你识相!

    司空湛一脸讨好的笑容:那是那是,必须识相啊!以后还要跟你混呢!

    凤玲珑嘴角一抽,撇过脸去。

    算了,看样子她是多事了,这简直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啊!

    “清尘,撵人!”赫连玄玉一回头,蹙眉,怎么赫连家主和慕容家主还没走?

    于是,赫连玄玉冷声对月清尘下了令。

    “是,主子。”月清尘面无表情上前,冲赫连家主与慕容家主伸手一请:“请吧!”

    赫连家主又差点没气昏过去,正要骂赫连玄玉几句,赫连荀却上前赶紧拉着他父亲走人了。

    出了门后赫连荀才叹了口气:“父亲,大哥已经彻底被那凤玲珑迷惑了,我看我们多说无益。”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祸害我玄玉儿!”赫连家主一脸执着。

    “可是大哥性子向来偏执,我们又能如何?”赫连荀真的很担心,怕他父亲太过执着,和他大哥的偏执对上,到时候两败俱伤。

    “就算要留下凤玲珑,那她也只能是妾!”赫连家主忿忿一句说完,大踏步朝前走了。

    妾?赫连荀脑中浮现凤玲珑那孤傲清冷的清丽面容,摇头苦笑了下。

    以凤玲珑如今的实力,她又怎会做妾呢?

    此刻,赫连玄玉已经将凤玲珑拉出了正厅,十指紧扣,在花园里漫步。

    没了外人干扰,赫连玄玉心情十分舒畅,菱唇微勾,一双璀璨星眸温情醉人。

    果然还是二人世界最舒服了。

    凤玲珑则一直低着头,看着她和赫连玄玉几乎一致的步子,眼神若有所思。

    “小东西,想什么呢!都不理本王。”赫连玄玉敲了凤玲珑脑袋一下,动作轻柔,也就是做做样子。

    凤玲珑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刚刚突然想到一句话。”

    “什么话?”赫连玄玉停了下来,伟岸的身躯挡住阳光,替凤玲珑遮下一片阴影。

    凤玲珑认真地看着他,唇畔带着浅笑:“如果我们之间有一万步的距离,那我只需要走出一步,剩下九千九百九十九步,由你来走。”

    这句话,她曾经听过无数遍,为此感动。

    但和轩辕南在一起时,她从不认为这句话适合描述她和轩辕南。

    直到认识了赫连玄玉,她才觉得太贴切了。

    只要她给他一点点回应,他就能包容她所有的一切,这种被宠着被呵护的感觉,实在会让人上瘾。

    赫连玄玉一瞬不瞬地看着凤玲珑晶亮水眸,片刻后,伸手拥她入怀。

    “不是的。”抚摸着她柔滑顺从的青丝,赫连玄玉一字一顿地纠正她的说法:“如果我们之间真有一万步的距离,那你一步都无须走,只要站在原地等着,本王就会将这一万步全都走完。”

    凤玲珑心里狠狠一抽,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赫连玄玉认真温柔的黑眸。

    那里面的满满深情,让她无法承载。

    她何德何能,能得这样一男子倾心相待。

    “只要,玲珑不转身就好了。”赫连玄玉怜惜地吻着她的额头,鼻梁,最后来到她唇角,辗转流连,无限温柔。

    他对她的要求,只是不转身而已。

    凤玲珑眼眶微微湿润了,忽然猛地一头扎进赫连玄玉怀里,柔若无骨的双臂紧紧揽住他精瘦的腰身。

    夕阳西下,一对璧人立于残阳之中,温馨如画。

    他看着她笑,她眯眼如小猫般缱绻。

    柔风细雨般的温情,在整个花园里漫开。

    一生一世,如此幸福而已。

    第二日是赫连玄玉的生辰,但整个玄王府却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很难看见。

    寿星赫连玄玉一大早就在房间里沉思了,既然他家小东西以后和他同一天生辰,那他到底送什么礼物为好呢?

    没送过人礼物的赫连玄玉,被难在了这一题上。

    至于凤玲珑么,和风瞿人、司空湛还有月清尘四人在一起。

    四人在密谋商议,让凤玲珑亲自下厨做一桌赫连玄玉喜欢的饭菜,这对赫连玄玉来说应该是最好的礼物了。

    不过,司空湛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要说最好的礼物,那莫过于嫂子把自己打包送给赫连啊!这样赫连才会最喜欢吧?”

    凤玲珑无语地看了司空湛一眼,然后煞有介事地点头:“司空,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一直被人欺负了。”

    “为什么?”司空湛傻傻地看着凤玲珑,他一直都没想明白的问题,她居然能想明白?

    “因为你实在太讨人厌了!”凤玲珑不客气地一把推开司空湛。

    司空湛立马委屈地扁嘴,他明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好吗?哪里讨人厌了!

    “我看,还是一起吃个饭吧,最简单的也是最温馨的。”风瞿人淡淡一笑。

    凤玲珑好不容易才敞开心门,不能太逼紧她了,他深谙倔强之人是很难袒露自己心意的。

    “我怕我做不好。”凤玲珑难得有些尴尬,上一次做饭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手法生疏了吧?

    “我可以教王妃。”月清尘清雅一笑,他给主子做饭做了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主子喜好?

    凤玲珑没好气白了月清尘一眼,怎么他乱叫?这是谁教的?

    司空湛却是又凑了过来,摇着手指表示不赞同:“不好,不好,赫连数十年来都吃同一个口味,如果嫂子做出来的和月清尘做出来的差不多,那还有什么意思?”

    凤玲珑愣了一下,心想这倒是个大实话。

    司空湛面向风瞿人嘻嘻一笑:“瞿人做饭那也是一绝啊,而且瞿人每隔三年才下一次厨,要不要为嫂子破一次例?”

    风瞿人淡淡一笑,应承下来:“好。”

    司空湛一惊,随即跳了起来,手指着风瞿人一脸不敢置信:“你你你……你真的答应了?”

    风瞿人瞥了司空湛一眼,微哼,随后笑对凤玲珑:“凤姑娘不嫌弃的话,我会教凤姑娘做几道特色菜的。”

    “那就多谢了。”凤玲珑看着风瞿人那双修长白皙的手,心里其实很难相信风瞿人竟是个厨房好手。

    “对了,嫂子,赫连赶嫂子离开的事情,嫂子会不会还记恨赫连啊?”听见门外似乎传来一声异动,司空湛眼珠子一转,忽然问凤玲珑。

    记恨?凤玲珑浅浅一笑:“他也受伤了,不是吗?”

    “咦?”司空湛眨巴着眼睛,“什么意思啊?”

    凤玲珑瞥了司空湛一眼,微一抿唇:“或许当时觉得委屈,生气,但易地而处,倘若他睡梦中叫出梦仙子的名字,也许我就不止会是这反应了。”

    所以,其实赫连玄玉已经对她够容忍了。

    甚至,在认定她心里爱的是轩辕南时,还忍痛选择过放手,没有伤害她。

    这些,她都能懂。

    而也是这些,让她不再犹豫,毫无顾忌地投入了他的怀抱。

    他给她的,便是她一直想要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