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2章 认真的男人最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门外,赫连玄玉不知不觉握紧了双拳,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盈满动容。

    同时,满心的内疚席卷了他。

    他的玲珑真的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呢!如此善解人意,即使在他狠下心赶她走后,还易地而处为他着想过。

    除了委屈,她便没有生过他的气。

    赫连玄玉定定地看着紧闭房门许久,毅然转身而去。

    很快,赫连玄玉来到了朦雨的房外,没有丝毫犹豫地敲响了朦雨的房门。

    “来了!”朦雨以为是凤玲珑,雀跃地喊了一声后打开房门。

    然后,呆若木鸡,整个人石化。

    玄、玄王殿下?

    “本王想问你一件事。”赫连玄玉对别人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直接开门见山了。

    朦雨猛然回过神来,连忙挤出一抹笑容:“玄王请问。”

    “今天不是玲珑的生辰吗?本王想问你,送她什么可以让她开心。”赫连玄玉美眸眯起,直视朦雨,让朦雨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玄王殿下啊!你别那么看我行不行?我不是凤姐姐,没那么强大的心脏啊!

    朦雨在心里哀嚎,还不敢抗议出声。

    冷汗微微冒出,朦雨想了好半天,才在赫连玄玉凌厉的视线下挤出一句话:“女人要的不是那份礼物的贵重,而在于男人的心意。我想……凤姐姐也是如此吧!”

    心意?赫连玄玉皱了皱眉,自言自语了一句:“本王的心意,要怎么装进礼物中?”

    朦雨见赫连玄玉不肯走,冷汗又滴下衣裳内。

    看来,她必须要献上一计,才能让玄王殿下满意了。

    绞尽脑汁之后,朦雨终于眼睛一亮:“玄王,我知道城北有一家木雕铺子,不如玄王就送给凤姐姐自己的木雕怎么样?”

    “木雕?”赫连玄玉一脸不以为然,“本王为何要送给玲珑木雕?”

    朦雨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玄王再过不久不是要去禅宗台闯天龙九关吗?到时候定然要离开很久,如果玄王送给凤姐姐一个自己的木雕,那凤姐姐想念玄王的时候,就可以看随身携带的木雕啊!”

    朦雨这么一说,赫连玄玉黑眸便微微绽放了异彩。

    让她随身带着他的木雕化身,即使他不在她身边,只要木雕化身在,也如同他无时无刻陪着她?

    嗯,这个主意不错。

    “好,你带本王去吧!”赫连玄玉眼底闪过一丝瑰丽的满意星芒,菱唇微微一勾,整个人的凌厉之气都融化不少。

    朦雨连忙按住心脏,默念了一百遍定神心经,这才镇定地带赫连玄玉朝城北方向走去。

    一路走,朦雨一路腹诽:之前从来没离玄王殿下超过十步,也压根没跟玄王说过几句话,现在她才知道,为什么凤姐姐经历过那样的惨事,也还会被玄王殿下掳获芳心了。

    这样的风华绝代,哪个女子能抵挡啊?还好她心里已经有人了,不然早就被折磨得寝食难安了。

    两人很快到了城北的木雕店。

    木雕店的人一见是玄王殿下到了,客人们立刻作鸟兽散去!

    至于木雕店老板,则脸色发白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自从王家满门一夕之间被玄王殿下灭了,死状各种凄惨,轩辕皇城里就再度掀起了一股‘惧怕玄王’之风。

    瞧瞧玄王殿下手中那可怕的圣耀之刃,听说王家人就是死在这诡异的绝世神兵下呢!

    它还吸血!

    “玄、玄王殿下……”木雕店老板哭丧着脸,哆哆嗦嗦跪了下来。

    殊不知,他这样的小角色,人玄王殿下根本一根手指头都懒得动好吗?

    赫连玄玉一双迷人桃花眼扫视过来,冷冽而清傲,朦雨立刻明白赫连玄玉是懒得开口,让她出面呢!

    于是,朦雨赶紧上前,对那木雕店老板递出一锭白花花的银子:“玄王想刻一个自己的木雕,你给雕一个出来。”

    “本王要自己刻。”赫连玄玉纠正朦雨的说法。

    朦雨一怔,随即明白,尊贵华丽的玄王殿下,哪会允许自己的女人身上带着别人雕出来的东西?

    好吧,她理解,但是……

    “玄王之前练过手吗?”朦雨小心翼翼地询问。

    赫连玄玉不可一世地挑眉:“本王现学现做!”

    这霸气,这自信,朦雨瞬间醉了!

    于是,在朦雨一番唇舌解释下,木雕店老板终于明白尊贵的玄王殿下想做什么了。

    哆哆嗦嗦拿起一块木头,木雕店老板口齿不太利索地讲述着雕刻要点。

    赫连玄玉眯着一双桃花眼,似乎漫不经心地听着。

    只有了解赫连玄玉的人才知道,漫不经心的表情下,是绝对百分百的认真。

    玄王殿下不愧是玄王殿下,在练手了三四次之后,竟已经有模有样了!

    朦雨看得目瞪口呆,原来玄王殿下被誉为圣灵大陆第一人,果真不是浪得虚名啊!

    不仅仅是修炼天赋惊人,棋艺天下无敌,连学习的速度都是如此之快。

    凤姐姐,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被你霸占了,你可要守牢了呀!

    日薄西山,很快到了傍晚黄昏时分。

    凤玲珑一桌饭菜都做上桌了,却找遍了整个玄王府不见赫连玄玉的踪影,不禁有点小郁闷。

    不是说好一天过生辰吗?结果人倒没影儿了!

    尽管如此,凤玲珑还是偷偷尝了每一道菜,确信自己做的挺好吃,才放下心来让月清尘去找赫连玄玉。

    结果月清尘带回来的消息是:赫连玄玉和朦雨在正午之前就出门了!

    “和朦雨出门了?”凤玲珑愣了一愣,倒没有多想什么,只疑惑赫连玄玉一向不爱与人亲近的,这次怎么一反常态了?

    想了想,凤玲珑决定去找赫连玄玉。

    陪同她一起前去的,还有司空湛和风瞿人。

    两人绝对不肯承认,他们是去看戏的,他们心里也同样好奇,赫连玄玉一整天不在玄王府,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凤玲珑很容易就通过皇城百姓的议论,得知赫连玄玉和朦雨去了城北的木雕店。

    连一丝探索的斗气,都没使用,玄王殿下出门那可是相当轰动皇城的。

    凤玲珑走进木雕店时,看见的便是低头认真雕刻手中人像的赫连玄玉。

    落日的余辉洒在赫连玄玉认真如神祗的俊美脸庞上,白色锻袍绵绵垂落在地面上,如同千年才盛开一次的圣洁莲花。

    有人曾说过,认真的男人最帅。

    凤玲珑一瞬不瞬地看着赫连玄玉,他的表情是那样认真,那样专心致志。

    甚至于她在门口站了这许久,他都没有抬过一次眸子。

    视线,缓缓落在赫连玄玉手中的木雕上。

    心里,狠狠一激荡,如同平静湖面上被砸了硕大一颗巨石。

    那是……她的人像木雕。

    而在赫连玄玉的膝上,还躺着另外一个木雕,明显是他的。

    白皙修长的玉指,似乎被磨破了一些皮,宛若神明的男子,果然不适合做这等粗劣活务。

    凤玲珑说不清此刻心里是什么感受,但她已然明白,他是在替她准备第一份生日礼物。

    联想到自己所准备的,她忽然一阵难受。

    比他的深情,她只怕这一辈子都比不过。

    落落余晖,俊男美女。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幕,没有任何人开口打扰,即使一贯上窜下跳的司空湛,也不忍心打破赫连玄玉的专注。

    一直到黑夜降临,赫连玄玉完成手里最后一点刻痕,才满足地吁了一口气,丢掉手里的刻刀,拿着两个木雕站了起来。

    殊不知,他维持一个动作太久,太过专心致志,此刻站起,不免腿脚一阵酸麻。

    一个跄踉,身后已有人靠近,一股熟悉的清香之下,一双柔若无骨但坚定的小手托住了他的腰。

    赫连玄玉讶异回头,一见果然是心心念念的人儿,立马璀璨双眸沾染惊喜:“玲珑,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不想让他内疚自责,凤玲珑撒了个小谎,语气却是止不住地有点哽咽。

    突然想到什么,赫连玄玉连忙缩手,把两个木雕藏在身后。

    “藏什么藏?我都看见了。”凤玲珑吸吸鼻子,又好气又好笑,手朝他一伸:“交出来。”

    赫连玄玉立马一脸委屈了:“本王还说要给玲珑一个惊喜的,玲珑你……”

    委屈归委屈,可赫连玄玉还是乖乖把木雕交了出来。

    上好的香木,被雕刻成一个不算完美,但绝对栩栩如生的玄王殿下化身。

    “怎么样?有没有变丑?”赫连玄玉看见凤玲珑不说话,一时间心弦绷紧,神色紧张。

    凤玲珑抬眸看了他一眼,忍着笑摇头:“没有,还是那么帅。”

    赫连玄玉这才放下心来,怎么也不能给她身边留个丑丑的他嘛!那不是自搬石头自砸脚?

    “还有一个呢?”凤玲珑第二次伸出手,凤眉微挑。

    赫连玄玉立刻摇头:“这个才是送给玲珑的,这个不是!这个是给本王自己的。”

    “我看看。”凤玲珑一笑,偏身抢过他藏着的木雕。

    “玲珑……”赫连玄玉郁闷了。

    凤玲珑低头一看,见另一个木雕上,刻着栩栩如生的她自己。

    她想到了,他答应过她要去闯天龙九关的。

    所以,他在送她生辰礼物的同时,也给他自己留了个念想。

    这样,他即使远在禅宗台,身边也一直有她陪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