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3章 一个生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果然,赫连玄玉眨着一双清澈无边的美眸,声音优雅动听,证实了凤玲珑的猜测:“本王是想着,就算本王不在玲珑身边,也可以有玲珑陪着。”

    “而且……”他微微破皮的莹润玉指抚过两个小木雕,眸底温柔一片:“本王与玲珑是一对,那木雕也要是一对才吉利嘛!”

    凤玲珑慢慢抬起下巴,看着眸色认真的赫连玄玉,心里彻底动容。

    紧紧攥着那个赫连玄玉的木雕,她慢慢踮起脚尖,手从下往上勾住了赫连玄玉的脖子。

    一寸寸地,红唇朝他凑去。

    一瞬间,赫连玄玉紧张得连呼吸都忘了!

    怎么可能?

    他的玲珑又害羞又倔强,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他?还是主动的!

    用力掐了自己一把,疼!不是做梦!

    于是,当凤玲珑的红唇贴上赫连玄玉薄唇那一刻,赫连玄玉立马兽血沸腾了!

    一把狠狠搂住她,狂风骤雨似的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几乎让凤玲珑无法呼吸。

    柔软的熟悉触感,炙热得独一无二的气息,瞬间包围了凤玲珑整个人。

    凤玲珑原先是感动而心悸的,现在则脑中一片空白了,四肢发软得不像她自己的。

    大庭广众之下亲吻,真不是她的作风。

    可是,她被赫连玄玉带坏了。

    赫连玄玉吻得忘乎所以,充满火热激情,令周围人目瞪口呆。

    原来俊美如神祗、冷漠若阎罗的玄王殿下,竟也有如此热情火辣的一面?

    不知过了天荒地老般的多久,一对璧人才缓缓分开。

    凤玲珑靠在赫连玄玉怀中,脸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气息却无法平稳,小口小口地喘息着。

    “看什么看?”赫连玄玉冷冽一眼朝看呆了的人群扫过去,语气十分不满。

    如此可爱的玲珑,只有他一个人能看!

    周围人一个哆嗦,立马识相地低头,或转过身去。

    赫连玄玉哼了一声,这才满意地搂着凤玲珑回玄王府了。

    很快,赫连玄玉与凤玲珑当众拥吻,而且是凤玲珑主动勾引的消息如风一样传遍轩辕皇城。

    自然,传到了轩辕之主,南帝耳中。

    “茗玉,你是故意的吗?”轩辕南看着眼前栩栩如生的画像,眸底深处闪过一抹痛意。

    温润手指,抚过那曾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女子笑靥,轩辕南语气沉痛:“你故意做给朕看,想让朕断了对你的念头,是吗?”

    熟悉的温婉风茗玉,不在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戾气的凤玲珑。

    是她本身就如此,还是那时候的伤害太深,太刻骨铭心,以至于她竖起了厚厚的墙壁,将所有不信任的人隔绝在外?

    “可是,朕怎么能允许这张唇……有别人留下的痕迹?”轩辕南食指缓缓滑过那再适合不过接吻的红唇,眸色冰寒。

    赫连玄玉!你敢动朕的女人,朕此生与你势不两立!

    轩辕南攸地收回手,神色冷冽地回到龙案前,打开一个深褐色的盒子,无比虔诚地从内里,拿出一颗晶莹剔透的元丹。

    看着眼前的元丹,轩辕南缓缓勾出一抹充满深意的笑容:“赫连玄玉,你要去禅宗台,替她拿定魂珠,是吗?”

    攸地,握紧了那枚元丹。

    轩辕南眼中,泛出森然寒芒。

    玄王府。

    一群人高高兴兴地坐在桌前,准备享用由凤玲珑亲手做的大餐。

    虽然风瞿人从旁指导,但凤玲珑也有下厨的基础,所以基本上风瞿人没有动手,完完全全是由凤玲珑一个人做的。

    唯一不高兴的人,大概就是咱们的玄王殿下了。

    因为他觉得,凤玲珑这桌菜是做给他的,只有他一个人能吃。

    “好了,别像个孩子行不行?今天你生辰耶!”凤玲珑好笑地拉拉赫连玄玉垂在胸前的一撂黑发。

    “明明是本王一个人的,凭什么要给他们吃?”赫连玄玉满脸嫌恶地看着正虎视眈眈的一群人,丝毫不觉得他们交情有这么好。

    财富地位宝物他可以和他们分享,但玲珑,还有玲珑的一切,他们想都别想!

    “幼稚。小气。”司空湛悄声抗议,然后装作什么也没说过地继续盯着眼前饭菜。

    每一次风瞿人下厨,他都能撑个半死不活,可惜三年才一次,教他好不哀怨!

    现在好了,风瞿人多了个徒弟,而且居然不比风瞿人差多少,不趁现在大饱口福还等何时?

    赫连玄玉杀人的视线立刻射向司空湛,耳力过人的他岂会分辨不出司空湛的声音。

    “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凤玲珑实在看不下去了,那个宠她疼她对她好的男人,不是尊贵如神祗的玄王殿下吗?这个小屁孩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好想塞回去!

    赫连玄玉哀怨地看了凤玲珑一眼,倒是真收敛起来了。

    他漫不经心地伸出筷子,开始每一道菜品尝:“本王说可以吃了,你们才能吃。”

    不能一个人独享,至少每道菜的第一口要是他的。

    “多谢了!”司空湛立马拿起筷子,狼吞虎咽开始下口,瞬间他碗里堆得像小山。

    风瞿人和月清尘都是摇头,这世上,竟真的有为了美食连命都不要的蠢货。

    “司空湛!”赫连玄玉瞬间暴走,拍桌而起!

    司空湛赶紧吞下一口,诧异瞪着赫连玄玉:“我没犯规啊!赫连你刚刚已经说过‘可以吃了’这四个字了!”

    噗……凤玲珑忍俊不禁了,居然还有这么理解的。

    “嫂子你给我作证啊!赫连他刚刚真的说了!”司空湛好不可怜地看向凤玲珑,还不忘再给嘴里塞一口。

    凤玲珑忍着笑意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开始给赫连玄玉碗里夹菜。

    赫连玄玉看了她一眼,温情满满:“玲珑,帮本王多夹点,本王先忙。”

    说完,看向司空湛时,杀气腾腾:“司空湛!”

    “哇啊!”圣耀之刃一出,司空湛用力扒了一口饭菜,放下碗筷扭头就跑!

    “救命!救命!啊呀!赫连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很快,院子外面响起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风瞿人含笑看着淡定夹菜的凤玲珑,语气欣慰:“凤姑娘,你知道吗?认识赫连十几年,我从来没看见他和司空这么闹过。”

    “耶?”凤玲珑讶异抬头,她以为他们经常这么闹才对。

    风瞿人笑着摇了摇头:“以前赫连是真的烦司空,下手也狠,最严重一次让司空差点去了半条命。现在么……他有了人的感情。”

    凤玲珑怔住了,突然就有些同情司空湛了。

    到底赫连玄玉有怎样的魅力,才使得即便他如此对待司空湛,司空湛却仍旧要死缠烂打跟他做朋友呢?

    “赫连的一切温暖,都来自于凤姑娘你。”风瞿人笑了笑,夹了一筷子鱼肉在凤玲珑碗里:“所以,若有朝一日,腥风血雨,能让赫连不成魔的人,也只有凤姑娘你。”

    凤玲珑微一恍惚,低头看着碗里那片鱼肉。

    她记得之前在厨房,风瞿人说过,这道菜的名字叫做‘鱼跃龙门’。

    和她以前所知道的典故不同,圣灵大陆的‘鱼跃龙门’说的是一个很美的爱情故事。

    鱼是不可能变成龙的,但龙族为了吸引肥美鱼儿主动投网,于是编造了鱼跃龙门便成龙的神话。

    后来,有一条美丽的鲤鱼到了龙门前,无意中救了被鱼刺卡住喉咙的龙,于是那条守护龙门的龙就用法力,让鲤鱼变成了龙,相亲相爱在一起了。

    从那之后,龙族再也没吃过鲤鱼。

    风瞿人似乎话中有话,可是他到底在暗示她什么呢?

    这时候,赫连玄玉已经回到了饭桌前。

    他气定神闲,笑容优雅,仿佛方才暴揍司空湛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喏,快点吃,凉了就不好吃了。”凤玲珑把一碗满满的饭菜递到赫连玄玉面前。

    “等一下。”赫连玄玉优雅拿起她面前的碗筷,迅速也给她夹了一满碗,放在她的面前。

    然后,赫连玄玉才接过她手里的碗筷,眸中光彩耀眼:“本王和玲珑同一天生辰,玲珑也要吃。”

    凤玲珑心中微微一动,语气里带了一丝温暖:“好,我吃。”

    两人一动筷,旁人也就开始动了。

    司空湛鼻青脸肿跌跌撞撞回到桌前,哀怨地看了赫连玄玉一眼后,悄然拿起碗筷,埋头猛吃!

    挨了几拳揍,他要多吃点捞回本才行!不,利息也要一块儿拿回来!

    生辰小宴,饭饱,当然也要酒足。

    几个人吃饱饭后就开始喝酒,有赫连玄玉这尊大神在,当然没人敢劝凤玲珑喝酒。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都是浅尝辄止,司空湛则喝了个我醉故我在。

    “沧海那个……深啊!我心悠然,有谁情独钟……”醉醺醺的司空湛,扯开嗓子在黑夜里吼了起来。

    玄王府的侍卫们,都是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鬼哭狼嚎啊这是……

    “玲珑。”赫连玄玉眯着微醉的黑眸凝望凤玲珑,修长手指理顺她额边一撂青丝。

    “说。”凤玲珑没看赫连玄玉,她在欣赏司空湛的丑态百出。

    “以后每一年,我们都一起过生辰好不好?”赫连玄玉靠在她身上,手臂紧紧环住她的腰。

    凤玲珑侧过头来,看见赫连玄玉神情间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丝脆弱,忽然心中一扯,微微有些疼。

    “好啊!”她语气轻快地看着他,在他如玉光洁的额上落下一吻。

    赫连玄玉满意了,本就漆黑如墨的眼眸里,绽放出黑宝石般的光彩,夺目耀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