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6章 玲珑的良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轩辕南的车队早已等候在城门口,四蹄雪白的黑色汗血宝马威风凛凛而立。

    旁边,全是轩辕世家的高阶斗者。

    这些斗者存在的意义,便是以斗气送骑着马的轩辕南尽快到达禅宗台,沿途换人相送。

    不过,众人看见被众星捧月的凤玲珑到来时,全都大大一愣!

    这凤玲珑怎么……

    气势凛然坐于汗血宝马背上的轩辕南,俊美面容本来温文尔雅,却在看见凤玲珑的那一刻,凝结上一层寒冷厚实的冰霜。

    她竟然……

    竟然……

    一时间,轩辕南心痛得无以复加。

    茗玉,你真的就一点不念往日情分了吗?

    此刻,凤玲珑正在兵魍等人的陪同下,走向城门口。

    她的眼睛,蒙着一层厚厚的黑布。

    对于已是斗宗的凤玲珑而言,仅凭耳力行走,不算什么难事,何况她身边还有风瞿人、兵魍等人。

    皇城百姓大都已经知道,南部凤家死而复生的天才少女凤玲珑,其实是前太子妃风茗玉转世。

    虽然听起来匪夷所思,但他们却相信自己的眼睛。

    南帝的确对这凤玲珑不一般,所以凤玲珑真的可能是风茗玉。

    看见凤玲珑宁愿蒙上自己的眼睛,也不愿见轩辕南一面,百姓们或幸灾乐祸,或唏嘘短叹。

    爱戴南帝的,自然为南帝心疼,可为被满门抄斩的风家鸣不平的,却支持凤玲珑这般做法。

    若是凤玲珑回到南帝身边,如何面对风家百余条亡魂?

    “茗玉,你好狠!”轩辕南一跃下马,龙袍飘飘站在凤玲珑面前,眼里痛意荡起涟漪,却是不再愿叫她玲珑。

    只因风瞿人那句话,若她是玲珑,她便不是他的。

    风茗玉,才是他轩辕南的女人。

    “你认错人了,这位是凤玲珑姑娘。”回答轩辕南的是风瞿人。

    风瞿人嘴角含笑,眼里有一丝凌厉的冷意。

    风家人向来护短,轩辕南下令斩杀风家百余人,虽然只是分支,却也触及了风瞿人的怒火边缘。

    何况那百余名风家人,本可以不用死。

    凤玲珑静静地站着,压根没打算开口。

    她,直接无视了轩辕南。

    “丫头,其实你心也挺硬的。”由于要去禅宗台,神魔灵识得以获得完全自由,此刻不免感慨了声。

    比起当年的他来,这丫头心肠真的算硬了。

    若他不是那么心软,他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呃,这么一想,倒也还是心硬为好,毕竟这世上有太多坏蛋了。

    凤玲珑嘴角滑过一抹冷笑。

    在知道轩辕南竟想和赫连玄玉抢定魂珠的时候,她对轩辕南的最后一丝愧疚就破灭了。

    她的确动容于他用五阶实力换她新生,但若不是他,她又怎么会死?怎么会需要重生?还有她风家一百三十余口的性命!

    况且,他接受了她的二十枚绿晶石,恢复了八阶斗师的实力,她和他已经两不相欠!

    如今,他要阻止她拿到定魂珠,阻止她成为炼药师,阻止她变强,他便是她的敌人!

    不念旧情?心狠?

    到底谁才是不念旧情又心狠的那一个?

    若他念旧情,便不会与她作对,便会放手,便会祝福她好好的。

    一如,赫连玄玉之前忍痛放手,无论如何也看不得她不好。

    “喂,我说你走不走的?再不走赫连可都已经闯过天龙九关啦!”司空湛见不得轩辕南一副痴情种的模样,嚷嚷起来。

    杀人如麻的时候怎么没见犹豫一下?现在来扮痴情,他呸!

    轩辕南压根不理会司空湛,两眼发直地看着凤玲珑,执意要一个答案:“茗玉,你告诉朕,为何你能如此心狠,连看朕一眼都不愿意?”

    所有视线都落在凤玲珑脸上,但见她神色自若,红唇弧度怡然,像是没听见周遭声音似的。

    “我说你这人怎么纠缠不休的?”司空湛翻了个白眼,“算了算了,我做个好事告诉你吧!因为嫂子她答应了赫连也就是玄王殿下,在他回来之前绝不见你!”

    “而现在凤姑娘必须要与你一同前往禅宗台,所以凤姑娘用黑布蒙上眼睛,便不算违背对赫连的承诺了。”风瞿人淡淡接过话,堪称补刀之王。

    哗!围观人群哗然了。

    居然只是为了对玄王殿下的一个承诺,所以就用黑布蒙上眼睛?

    乍一听起来感觉很无言以对,可细细一想,却能体会其中深情。

    不过,这凤玲珑跟玄王殿下是深情了,南帝可就被伤得体无完肤咯!

    “好!好!好!”轩辕南脸色铁青,一咬牙,翻身上马,怒喝一声:“出发!”

    等他拿下赫连玄玉项上人头,他就不信她会为赫连玄玉殉情!

    才不过半年时间,能有多深感情?

    轩辕南眼里闪过一抹杀意,冷冽,如草原上盯住猎物的狼。

    轩辕世家的斗者们不敢迟疑,立刻御剑飞起,以斗气促使轩辕南身下汗血宝马往前飞行。

    “我去!既然要飞,骑个马是耍帅吗?”司空湛切了一声,横看竖看轩辕南不顺眼。

    看背影也同样不顺眼,必须吐槽两下。

    “我们也启程吧。”风瞿人看了看轩辕南一行人远去的方向,淡淡笑了笑。

    凤玲珑这时才点头发声:“走吧。”

    轩辕南一行人,还有凤玲珑一行人,都往禅宗台方向飞去。

    最快到达,也需要两日时间,这是轩辕南一行人的最快速度了。

    凤玲珑这边儿的,自然对此十分不爽,他们本来可以一天一夜就赶到禅宗台的,结果现在要等轩辕南他们一起。

    “我说,我们干嘛要等那群笨蛋啊?慢死了!”司空湛叼着一截青草,双手交叉撑在后脑勺上,仰头看着蔚蓝天空。

    凤玲珑一行人已经超出轩辕南他们百里路程了,只好原地休息等待轩辕南他们赶到。

    双方都已经飞行超过半日了,其实也该休息了。

    不过,司空湛属于没事就要吐槽轩辕南两句的。

    “不和他们一起,怎么能够知道他们到底要如何对付赫连?”风瞿人看司空湛的眼神如同看白痴。

    司空湛侧过头,略不服气:“那我们也可以到禅宗台门口等他们啊!一路走走停停慢死了!”

    “嗯,反正浪费斗气的人不是你。”风瞿人看了一眼兵魍,嘲讽司空湛。

    其实不得不等轩辕南,还有一个原因,司空湛想不到,风瞿人却是细心无比地考虑到了。

    凤玲珑已经出了轩辕国,如果离轩辕南太远,身体必然会虚弱。

    风瞿人担心的是,到了禅宗台,也许赫连需要凤玲珑的一臂之力。

    所以目前而言,保存实力最要紧,即使看有些人很不爽,也只能忍了。

    司空湛顿时语塞了,呃,一路上用斗气飞行的人的确是兵魍。

    司空湛决定暂时不抱怨了,他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殷勤地走到凤玲珑面前,语气讨好:“嫂子,要不要把蒙眼布摘下来一会儿?”

    捆久了对眼睛不好吧?嫂子那双眼睛还挺漂亮的,清澈见底,如同山涧清泉。

    “不用了。”凤玲珑语气很淡。

    细心的风瞿人发现,凤玲珑眉头始终微微蹙着。

    想了想,风瞿人开解凤玲珑:“一切自有定数,凤姑娘不必太过忧心。我相信,赫连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的。”

    凤玲珑侧耳倾听,确定轩辕南一行人还没有在附近,才蹙眉朝向风瞿人:“其实,之前赫连玄玉有给我一枚同样的修炼元丹。”

    风瞿人一怔,忽然脸色微微一变。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枚修炼元丹应该是赫连他爹临死前留给赫连的!

    不过,赫连他爹当时可能没有想到,赫连后来竟会中那样深的寒毒,以至于修炼元丹对赫连来说毫无用处。

    乍一知道这件事,风瞿人还是很难相信。

    那可是,赫连从来不会揭开的伤疤,他一直以为赫连对谁都不会提起。

    没想到,凤玲珑竟然能进入到赫连心底最深处,连他爹……

    风瞿人暗暗叹了口气,心里略为好友担忧,这等深情,万一被负,该是会受多么大的创伤。

    “如果赫连不受寒毒影响的话,我可以把这枚修炼元丹给他送去,那他就不怕轩辕南暗箭伤人了。”凤玲珑眉头蹙得死紧。

    可惜,赫连玄玉不能服用,他一到九阶斗宗境界,寒毒就会反噬他,反倒害了他。

    “他们到了。”风瞿人听见风声异常,轻咳一声,示意凤玲珑不要再说话。

    凤玲珑就不作声了。

    不知为何,轩辕南这回看着蒙眼的凤玲珑,不那么脸色铁青了。

    他一脸淡笑走到凤玲珑身边,欲坐下。

    “南帝此举不妥,还是离我们王妃远点为好。”玄王府侍卫却不是吃素的,立刻唰唰两排将凤玲珑挡在身后。

    轩辕南似笑非笑挑眉:“朕还是轩辕之主,就是你们玄王,那也是朕的臣子。”

    玄王府侍卫面色一僵,但却都执拗地没有说话。

    话是不说了,让却也是不可能让的。

    轩辕南身边的轩辕世家斗者立刻就怒了,纷纷拔刀上前,怒目相向。

    玄王不可一世也就算了,这些玄王的狗腿子也这么嚣张?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些斗者却是忘了,各为其主,他们也同样是轩辕南的狗腿子。

    两边形势瞬间有些紧张,气氛僵持下来,一股无形的杀气弥漫在绿幽幽的青草地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