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7章 敌友凑到一起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任两边斗者似乎是要打起来,凤玲珑兀自淡定,纹丝不动。

    手里扯着一把青草,状似无聊。

    司空湛顿时就乐了:他爱死嫂子了!就该这样无视南帝,才最能让南帝不高兴。

    南帝不高兴,他司空湛就高兴了,嘿嘿嘿!

    出乎众人意料之外地,轩辕南这回没有不高兴。

    他淡淡一笑,伸手挥退了轩辕世家的斗者,在离凤玲珑不远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茗玉,以前朕总没有时间陪你出来踏青,想不到朕头一次陪你出来,却是这样远的距离。”轩辕南看着青青草地,蓝蓝天空,发出一声感慨。

    凤玲珑面色依旧淡淡地,无论轩辕南语气有多苦涩,她都纹丝不动。

    风瞿人和司空湛对视一眼:好淡定!

    “茗玉,朕这一路想清楚了。”轩辕南认真地看着凤玲珑,灼热视线停留在她清丽怡然的小脸上,“朕不会让你再靠朕活着。”

    凤玲珑暗暗一愣,他这话什么意思?

    看着凤玲珑淡然无波的脸色,轩辕南轻笑摇头:“朕知道,茗玉不喜欢受制于人的感觉。既然如此,那好,朕替你去将定魂珠拿来,你便可以脱离朕而活了。”

    只是这样?凤玲珑心里默默发问。

    其实她很想问轩辕南,进入天龙九关,除了拿定魂珠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想法。

    比如说……对赫连玄玉出手?

    “你放心,朕绝不会对玄王动手。”轩辕南淡淡一笑,撒了平生最大一个谎。

    凤玲珑心里一松,轩辕南身为帝王,应该不会出尔反尔吧?

    “哎呀!”司空湛忽然大叫了一声,所有人都朝他看去。

    司空湛用手扇了扇风,嘿嘿一笑:“风大,差点把我舌头给闪了!”

    这言下之意,赫连玄玉可比轩辕南实力强太多了,谁对谁动手还不一定呢!

    不过,轩辕南照例没有生气,云淡风轻笑了笑。

    这一趟禅宗台之行,一切将会尘埃落定。

    除了茗玉,其他人都不重要,他根本不在乎。

    休息够了,两帮人又开始赶路。

    凤玲珑依旧没有理会轩辕南的温柔殷勤,如果是以前的她,肯定早已心软。

    但现在,轩辕南的一切痛苦,都勾不起她的半点心疼了。

    除了知道真相时那短暂一会儿的迷茫,她的理智让她明白她和轩辕南根本回不到过去了。

    风家一百多条人命,都是轩辕南欠下的,无论轩辕南为了什么下令杀他们,都已经对她造成了伤害。

    而她,也是他亲自下令斩杀的。

    那锥心之痛,令她根本无法再放任何一点感情在他身上。

    她本多疑,难以信人,信任一旦收回,不可能再给与。

    即使十年深情,她也毫无心软动容。

    她知道,她彻底变了,不再是温婉心软的风茗玉,而是冷漠铁肠的凤玲珑!

    但也许,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终于,两日之后,两帮人同时抵达禅宗台。

    禅宗台台主好像已经知道南帝到了似的,派弟子在山口直接带南帝等人进入禅宗台。

    那弟子直接把众人带到了天龙九关入口,只见硕大四个阴森森的黑字‘天龙九关’刻在石碑上,石碑傲然立于入口处。

    入口之内,一片浑浊,白雾缭绕,看不清里面情形。

    “台主,赫连已经进去了?”风瞿人上前,看向早已等候在天龙九关入口外的禅宗台台主。

    禅宗台台主看见凤玲珑以黑布蒙眼,眼神微微一闪,随后含笑:“玄王已然进去半日了。”

    轩辕南一解披风,任披风落在地上。

    “朕也要闯这天龙九关。”轩辕南语气沉稳,目光如炬。

    禅宗台台主淡淡一笑:“南帝何必心生执念?这万生万物,总有它的定律,强求不得。”

    轩辕南锐利的视线顿时一射禅宗台台主,良久后又恢复温润如玉:“朕不过是想为茗玉做点事情罢了,朕伤害她在前,总要弥补一番,这心里才好受。”

    禅宗台台主看了看凤玲珑,沉吟后点头:“好,既然如此,南帝就请吧。”

    “多谢台主。”轩辕南一摸腰间凸起的小盒,眸中精光一闪,抬步就朝天龙九关入口走去。

    “等等!”凤玲珑忽然开口。

    轩辕南脚步顿住,微微侧头。

    凤玲珑浅笑上前:“我跟你一块儿进去吧!”

    轩辕南眼里乍惊乍喜,但看着凤玲珑脸上的蒙眼布,惊喜之色又消失了。

    她跟着他进天龙九关,其实是怕他对玄王下手吧?

    轩辕南唇角泛起一丝冷笑,即使她进去了又如何?待他服下修炼元丹,就算她和玄王联手,也不可能战胜得了他!

    “茗玉要陪朕进去,自然好。不过……”轩辕南含笑以对,“茗玉脸上这黑布,是不是该摘下来了?否则,朕岂不是要牵着玲珑进去?”

    “不用,我自然能分辨方向。”凤玲珑冷淡应答。

    别说她身为斗宗根本不惧眼睛被蒙上,即使真辨认不出方向时,也有神魔灵识提醒她该走哪边。

    轩辕南看了她一会儿,冷笑着转身走进天龙九关入口。

    凤玲珑不用神魔灵识指引,很快跟上了轩辕南。

    而兵魍竟要跟着凤玲珑走进去,风瞿人和司空湛连忙拉住了他,结果兵魍一挥手,强大的斗气差点将没什么准备的风瞿人和司空湛掀翻!

    “你进去干嘛?打算从六阶斗宗降为四阶是不是?你以为修炼那么容易啊?”司空湛气不打一处来。

    好歹人是他叫下山的,他还是要负责的,一般人他才懒得管呢!

    风瞿人也神色严肃:“少庄主稍安勿躁,天龙九关对少庄主有害无益,少庄主还是等凤姑娘出来吧,到时候恐怕还要少庄主替凤姑娘疗伤。”

    当然,还有赫连。

    兵魍终于站定,看样子是打消了进入天龙九关的念头。

    在轩辕南和凤玲珑走进天龙九关之后,禅宗台突然又多了一群人造访。

    却是仙乐台一干人等,为首的是梦仙子与朱言。

    “伯父好。”飘飘欲仙的梦仙子,盈盈朝禅宗台台主施礼,语气轻柔恭敬。

    风瞿人和司空湛对视一眼,心想这仙乐台的人来凑什么热闹?

    兵魍冷若冰霜地看着天龙九关入口,冰山似的表情里,若有似无出现一缕担忧,丝毫没注意到仙乐台众人。

    梦仙子见神兵山庄的少庄主也在这里,美眸中不禁闪过一丝诧异。

    “世侄女突然造访,可是有事?”禅宗台台主一抚长须,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他这禅宗台,可是越来越热闹了呢!

    梦仙子从兵魍身上收回视线,柔柔一笑:“伯父,我想进入天龙九关。”

    什么?梦仙子也要进天龙九关?

    众人都看向了梦仙子,只见她浅笑盈盈,美眸绽放异芒,似乎有些志在必得。

    风瞿人蹙了蹙眉,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梦茴应该知道,这天龙九关会使人实力降低。”禅宗台抚须淡笑,“不觉得应该再考虑考虑吗?”

    “为了救玄玉哥哥,我不怕降低实力。”梦仙子美眸闪过一丝柔情,谁都看得出来她对玄王殿下那是绝对动了真情的。

    梦仙子起初得知赫连玄玉闯天龙九关,倒并不担心。

    她不以为赫连玄玉能拿到定魂珠,因为天龙九关是不可能被人闯过的。

    了不得,就降低点实力罢了,对赫连玄玉来说倒是好事。

    不过,在梦仙子得知南帝随后赶往禅宗台后,她就无法稳坐钓鱼台了。

    特别在当她得知南帝竟带了一枚能瞬间提升人实力到九阶斗宗的修炼元丹时,就立刻带朱言等人赶往禅宗台了。

    南帝要拿定魂珠,她绝不阻拦,但若要对付她的玄玉哥哥,那却是万万不能!

    禅宗台台主看了梦仙子一会儿,淡淡一挥手:“天龙九关,谁都能进,世侄女若执意要进,我也不会阻拦。”

    “多谢伯父。”梦仙子感激一笑,回眸看了看朱言,步履轻盈走向入口。

    朱言会意,立刻跟了上去。

    虽然朱言暗地挺心痛即将因闯天龙九关而降低实力,但为了他钟爱的小师妹,他却也是别无选择。

    司空湛看着梦仙子消失在白雾中的背影,摸了摸下巴:“瞿人,这梦仙子进去凑热闹,对赫连来说是好事,但对嫂子来说就未必是好事了吧?”

    风瞿人神色淡然:“上天注定是悲剧,谁也改变不了。”

    “若注定是喜剧呢?”司空湛翻了个白眼,干嘛一定要说是悲剧?

    风瞿人瞥了司空湛一眼,语气更加淡然:“喜与悲本来就是对立的。”

    说完风瞿人就转身去禅房坐着了,禅宗台台主跟着走了进去。

    司空湛一个人在那儿摸了许久的下巴,恍然大悟。

    噢,瞿人的意思是,对梦仙子来说是悲剧吧?

    司空湛挠挠头,也走进了禅房去,只剩下兵魍如冰雕般一直站在原地,看着云雾缭绕的天龙九关入口。

    此刻,凤玲珑跟着轩辕南已经来到了第一关殿门前。

    天龙九关全部关卡都位于两人面前的血红色殿宇中,阴森森透着一股凉气,如同来到了森罗殿。

    不过,谁也没露出胆寒之意。

    凤玲珑仍旧蒙着眼睛,她心里唯一想的是赫连玄玉不知道到第几关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