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5章 终极真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论轩辕南和梦仙子还愿不愿意继续闯下去,第八道关卡的殿门也已经打开了。

    除了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偶尔会甜蜜来上两句对话之外,轩辕南和梦仙子都显得异常沉默。

    第七关已经让四人几乎以惨败的结局收场,又不知道第八关里到底有什么等待着四人。

    轩辕南和梦仙子,眼下已经没有心情去争风吃醋了。

    他们只想着怎么离开这里就好。

    四人进入第八个宫殿内,身后殿门缓缓关上时,四人眼前就出现了美不胜收的浪漫桃花屋。

    桃花屋前面,一座花瓣洒落遍地的白玉石桥延伸。

    “好美。”凤玲珑忍不住发出赞叹。

    不过,她也知道越美的东西越有问题,所以仅仅停留在欣赏阶段而已。

    “喜欢?本王回去后给你打造一个一模一样的。”赫连玄玉摩挲她精致脸颊,语气宠溺。

    凤玲珑脸上沾了灰尘,甚至有血污,有洁癖的赫连玄玉却浑然不觉有什么阻碍。

    只要是她的,一切都是美好而干净的。

    “不要。”凤玲珑小脸垮得极快,“这一关一过,我肯定有心理阴影的!”

    赫连玄玉一怔,一想也是,殷红菱唇顿时勾起一抹淡漠玩味的浅笑。

    此刻,那神秘而阴寒的声音再度响起:“你们一男一女为一组,每一组同时上此桥,在此桥上呆一炷香时间,只要有一组过关,就算你们四人全部过关!”

    瞬间,那声音便只剩下余音缭绕。

    四人分为两组,一组过关就算全部过关?

    梦仙子愣了一下后,立刻楚楚可怜走向赫连玄玉:“玄玉哥哥,我要和你一组。”

    “不行!本王要和玲珑一组!”赫连玄玉冷冷拒绝,瞥了一眼轩辕南,眼底阴寒一片。

    他会让玲珑跟轩辕南一组?除非他死!

    凤玲珑淡淡笑着,靠在赫连玄玉胸前,心里再一次刷新了对梦仙子智商的认识。

    是真的蠢到看不清呢?还是故作不知呢?

    轩辕南狠狠瞪了赫连玄玉一眼,等到了最后一关,他会让赫连玄玉知道他的厉害。

    “你和茗玉一组也行,但朕和梦仙子后上桥。”轩辕南也懂得把握时机讨价还价。

    可惜,他的对象错了。

    “你们先上桥。”赫连玄玉慵懒握住凤玲珑的手,眼角邪魅翘起,菱唇凉薄无情:“否则,谁也别上桥了。”

    论持久,谁都持久不过玄王殿下。

    即使死神就在玄王殿下面前,玄王殿下也能巍然不动,任你如何折腾,玄王殿下也绝不会动摇。

    轩辕南眼里一下子迸射出怒火:“玄王未免也太冷血太自私了!”

    梦仙子也蹙眉轻言:“玄玉哥哥,你一向不是小气之人啊!”

    冷血?

    自私?

    小气?

    赫连玄玉如樱花般的菱唇一勾,被染上暗红色的白色锦袍翩然飘起:“本王本来就冷血自私又小气,莫非你们才第一天认识本王?”

    噗……凤玲珑一下子忍不住钻进赫连玄玉怀里,闷笑起来。

    她还是头一次看见有人承认自己的缺点,还承认得如此理直气壮的。

    赫连玄玉宠溺地揉揉凤玲珑埋在他胸口的小脑袋,声音如天籁般温柔迷人:“本王的便宜,只给玲珑占,其他人休想。”

    凤玲珑捶了他一下,暗恼地抬眸瞪他一眼。谁要占他便宜了!

    “那换本王占玲珑便宜?”赫连玄玉玉指一勾凤玲珑下巴,邪笑着靠近要吻上去。

    凤玲珑还没推开赫连玄玉呢,轩辕南就一声暴喝了:“朕先上桥!”

    赫连玄玉不可置否地一挑修眉,改为搂紧凤玲珑在怀。

    这种时候,可不是亲热的最佳时机,他觉得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还是等回了玄王府再好好亲热个够吧!

    凤玲珑倒是也暗暗松了口气,虽然她对轩辕南不再抱有任何男女之情,可她也不想当着轩辕南的面和赫连玄玉热吻。

    轩辕南沉着一副阴鸷的俊容,和梦仙子一同走上了白玉石桥。

    两人走得十分小心翼翼,但一直到白玉石桥的中央地段,也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发生。

    除了那似乎开始徐徐飘落的桃花花瓣,美丽得让人恍若身处仙境之外。

    凤玲珑觉得有点奇怪,第八关不可能这么简单才对。

    赫连玄玉似笑非笑地勾着菱唇,专注看着白玉石桥上所发生的一切。

    轩辕南和梦仙子心里都不可避免有些紧张。

    虽然他们失败未必表明第八关就过不了,但他们当然还是希望胜利在他们手中。

    失败,也许会意味着一些惩罚,想想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相携着坐了下来,看戏般盯着白玉石桥上的男女。

    不知不觉,半柱香的时间就过了。

    此刻,白玉石桥上的轩辕南和梦仙子突然都揉了揉眼睛。

    一丝烟雾缭绕,从白玉石桥上,两人脚底,缓缓升起。

    带了一股令人陌生的异香,十分好闻,根本无法抗拒。

    “茗玉,茗玉,真的是你!你肯回来朕身边了!”轩辕南忽然朝前走上两步,神色激动。

    而他面前的人,明明是梦仙子。

    梦仙子睁大美眸看着轩辕南,神色也十分激动:“玄玉哥哥……”

    于是,轩辕南和梦仙子毫无意外地搂抱在了一起。

    桥下的凤玲珑眼眸微微一闪,手上忽然传来一股强劲的力道。

    她偏头一看,赫连玄玉脸色阴鸷,眸色沉沉地盯着白玉石桥上的轩辕南,当然还有梦仙子。

    一是心爱女人被肖想了,哪个男人都不会高兴。

    二是自己被肖想了,洁癖症严重的赫连玄玉更加不高兴。

    “松开。”凤玲珑用空着的一只手戳戳赫连玄玉的肩膀,语气不满。

    赫连玄玉回神,瞄了一眼她瞬间泛红的手腕,咕哝了一句什么,随后放轻力道,还温柔地替她揉着手腕。

    凤玲珑想笑,她听见他咕哝的那句话是:“也太不禁蹂躏了,以后亲热时可怎么办?”

    不得不说,他想的可真远。

    凤玲珑的视线重新投回白玉石桥之上,心想莫非男女身处这白玉石桥上,会产生幻觉?

    “丫头,好看戏咯!”神魔灵识贼贼地笑出声,语气充满幸灾乐祸。

    一直被轩辕南那小子遮掩的真相,今天终于要大白了。

    嘿嘿!

    他老人家一直不说,就是等着轩辕南自己露馅儿好吗?

    旁人说,不如轩辕南自己说,来得更加有震撼力。

    凤玲珑心中微微一凛,脸上却不露声色,唇角噙着一丝淡笑看轩辕南和梦仙子。

    白玉石桥上,轩辕南和梦仙子突然分开了。

    梦仙子对着轩辕南‘啪’地就是一耳光甩了过去!

    “师兄你好大的胆子!敢抱我!你就不怕我告诉我爹吗?”梦仙子白玉般的粉脸染上怒意,语气既冷且怒。

    原来,这会儿在梦仙子眼里,轩辕南又成了她的大师兄朱言。

    梦仙子满心装的都是赫连玄玉,此刻自然会勃然大怒了。

    轩辕南眼里,梦仙子却还是他所熟悉的风茗玉。

    他目光痴迷,俊美脸庞露出一抹苦笑:“茗玉,你打得好,是朕对不起你。”

    梦仙子眼里的朱言正在对她低声下气,她狠狠瞪着面前的‘朱言’,语气寒冷:“再有下一次,我一定要斩断你的手!”

    “茗玉,你知道了是不是?”轩辕南俊脸微微扭曲了一下,语气不经意流露出一丝痛苦:“对不起,对不起……”

    凤玲珑微微皱眉,为什么轩辕南一直跟幻想中的她说对不起?

    一丝怪异,浮上凤玲珑的心头。

    “对不起,朕之所以让梦仙子骗你,是因为朕不想失去你,你能体谅朕吗?”轩辕南上前一步,紧紧抓住了梦仙子的双肩。

    梦仙子眼神迷茫,眼前的轩辕南一会儿变成赫连玄玉,一会儿变成朱言,甚至变成那些倾慕她的男子。

    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茗玉,朕的茗玉……”轩辕南紧紧将梦仙子抱入怀中,神情痛苦,语气自责:“朕知道自己错了,朕不该要第二个选择,朕不该为了江山、为了皇位,让你受苦,让风家满门被抄斩……对不起……对不起……”

    凤玲珑瞬间咬紧了下唇,她听到了什么?

    第二个选择?

    也就是说,其实轩辕南是有别的选择的?

    即使她风姓爹爹误闯禅宗台禁地,也并不是非死不可的?

    第一个选择,会是什么?

    白玉石桥上,梦仙子迷茫地抬起了头,看着眼前骤然又变成赫连玄玉的俊美男子,轻问了一声:“玄玉哥哥,你在说什么?”

    轩辕南爱怜地抚过面前‘风茗玉’的脸庞,轻叹一声:“当初,禅宗台台主给了朕两个选择。除了现在你所知道的之外,还有另外一种选择。”

    凤玲珑十指微微屈起,紧紧绞住了衣袖一角。

    眸光,深邃幽冷,一瞬不瞬地盯着轩辕南两片好看的薄唇。

    “风家可以逃过禅宗台的处罚,但当时身为太子的朕,必须放弃皇位,放弃江山,带你一起到禅宗台,接受终身被囚于禅宗台禁地之中的惩罚。”

    轩辕南带着忏悔的一番话说完,他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不少。

    欺骗他所深爱的茗玉,并非他所愿啊!

    轩辕南是轻松了,凤玲珑的眼泪却一下子落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