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6章 无敌的玄王殿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含泪看着白玉石桥上的轩辕南,睁着眼睛倔强地不肯让更多眼泪留下。

    十年相濡以沫啊!

    亏她一直放在心里。

    若不是实在难忘风家满门被抄斩的惨剧,她早已原谅他。

    然而,她一直以为他的苦衷,竟然不是真的!

    他一直在欺骗她!

    他甚至和她的敌人梦仙子联手,欺骗她,博取她的同情,不择手段想让她回到他身边。

    直到今时今日,她才从他口中得知整件事情的真相。

    原来,他不是迫不得已。

    原来,他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原来……他只是更在乎江山,更在乎皇位,所以牺牲了她整个风家!

    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替她擦拭着脸上的眼泪。

    清冷但不失温柔的声音告诉她说:“本王只原谅你这一次,再不许为别的男人哭了。”

    凤玲珑泪眼迷蒙地转头看着身边俊美如神祗的男人,语调哽咽:“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看他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她才知道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告诉她?

    “本王也是前几日从瞿人口中知道的。”赫连玄玉凝视着她,清澈眼眸紧紧锁住她的视线。

    凤玲珑的眼泪逐渐止住,冷冷一笑:“瞒着我很好玩吗?或者是,你比较喜欢看着我被他亲手再捅一刀?”

    凤玲珑心中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那丝恨意,今日全被轩辕南一番话给挖了出来!

    “玲珑能容忍本王说他的不是?”赫连玄玉的眼眸也冷了,寒冷风暴骤起。

    他不是傻子!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她心里并未对轩辕南完全忘情。

    他说轩辕南任何坏话,只会引起她的反感而已!

    他一直漠视,不代表他不介意,他唯一笃定的不过是她早晚会知道真相罢了。

    凤玲珑微微窒息,紧握的拳头不知不觉松开。

    在这之前,也许,如果赫连玄玉说轩辕南任何一句不是,她都会认定是他在耍手段。

    也许神魔灵识也知道,否则神魔灵识为何明明偏袒赫连玄玉,却不告诉她这样重大的真相呢?

    凤玲珑别过了脸去,无法与赫连玄玉直视。

    “本王虽然很不喜欢南帝,但这件事上,你恨不了他。”赫连玄玉眸色微冷地看向白玉石桥,语气平淡冷漠:“他是帝王,做出这样的选择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

    她冰雪聪明,从一开始就应该知道,轩辕南无数次利用她拉拢过各大势力。

    这样的男人,不可能为她放弃皇位。

    凤玲珑脸色微微一白,五指再一次收拢。

    他戳中了她的痛处。

    她的确早就知道,轩辕南心中放在第一位的,绝不是她,但她始终没有正视过这个事实。

    那时认为,她是不可能和他的皇位江山发生冲突的。

    但结果……

    “所以,易地而处,你也会做出那样的选择,是吗?”凤玲珑语气淡然,眼眸里各种复杂情绪陆续消失,她不动声色地看着白玉石桥上那一对男女。

    “本王不是他,谈何易地而处!”赫连玄玉咬牙切齿,这女人,该聪明的时候怎么这么笨!

    狠狠一把扳过她身体,两手牢牢扣住她肩膀,他几乎贴着她的脸低声咆哮:“本王就是本王,没有江山给本王守!不许你拿本王与他做比较!”

    凤玲珑被他吼懵了,一时半刻没有反应,连肩膀上的痛都忘了。

    赫连玄玉看着她懵然的样子,一颗心瞬间又软了。

    亲耳听到轩辕南说出真相,她其实也不好受吧?

    终究是舍不得再吼她,他重重地揉了揉她脑袋,语气轻柔了:“轩辕南的世界里,最重要的是江山和你。但本王的世界里,唯一重要的却只有你。”

    凤玲珑心里被狠狠撞击了一下!

    “记住了吗?”看着眼前似哭似笑的凤玲珑,赫连玄玉刮了刮她的鼻子,搂她入怀。

    “嗯。”带着浓浓鼻音,凤玲珑在赫连玄玉怀里点头,眸底一片认真。

    她会试着,让心里以后只有他一个人。

    此刻,白玉石桥上的轩辕南却和梦仙子打了起来。

    梦仙子自然不是轩辕南的对手,很快就落了下风。

    不过,如果不是轩辕南已经受了伤,梦仙子早就被打下白玉石桥了。

    “为什么他们会打起来?”凤玲珑把眼泪全擦在赫连玄玉身上,扭头一看十分惊讶。

    刚刚只顾着和赫连玄玉闹,忘了白玉石桥上轩辕南和梦仙子还在闯关。

    “丫头,到现在你还没看明白白玉石桥内的奥妙吗?身处白玉石桥内,会遭遇各种幻象的,你心里最深刻的是什么,幻象就会随之变化,击溃你的精神。真笨!”神魔灵识鄙夷地嗤了一声。

    “若本王没有猜错,走上这白玉石桥,就会产生各种幻觉。”赫连玄玉摩挲着凤玲珑的脸颊,看着白玉石桥上打斗的男女,妖娆邪魅的黑眸微微一眨。

    凤玲珑不得不佩服赫连玄玉的观察力,刚刚明明在和她大小声,现在却比她先弄明白白玉石桥的奥妙。

    “我们能闯过吗?”她略有些忧心地看着赫连玄玉。

    轩辕南和梦仙子很显然就快失败了,一炷香的时间根本没到,而梦仙子只怕很快就会被轩辕南打出白玉石桥之外。

    所以要闯过第八关,只能靠她和赫连玄玉了。

    “玲珑自己觉得呢?”赫连玄玉眼里,带了一丝淡淡的讽意,不过,转瞬即逝。

    凤玲珑微窘,偏过头去。

    好吧,可能她真的会产生各种幻觉,毕竟她的心如今并不平静。

    对她来说,心底埋藏的仇恨太刻骨铭心了。

    风家满门被抄一事,她知道并不仅仅只有禅宗台和轩辕南介入了,应该还有其他势力介入。

    等她再变强一些,她一定会找出这些人,还风家百余口人一个公道!

    不过现在问题不是这个,而是她怎么过白玉石桥这一关的幻象。

    她心中所藏事情太多,意志不够坚定的话,肯定会被幻象所迷。

    一直到上白玉石桥之前,凤玲珑都显得有些忧心。

    不过,赫连玄玉一直紧握她的手,倒让她稍稍定了些神。

    “啊……”一声尖叫过后,梦仙子果然被轩辕南打出了白玉石桥外。

    那冷冷的声音瞬间响起:“第一组,失败!”

    白玉石桥上骤然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把轩辕南掀下了桥。

    轩辕南和梦仙子猛然回神,各自躺在地上显得有些神态茫然。

    他们刚刚是怎么了?

    很快,两人各自想起如梦境般发生的事,瞬间脸色都涨红了!

    轩辕南一个翻身,急急地走向凤玲珑:“茗玉,朕……”

    “这种时候,其实你应该闭嘴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凤玲珑冷冷地看着轩辕南。

    要不是赫连玄玉说的那句话,她真的挺恨轩辕南的。

    但仔细一想,轩辕南不过是为了保住他的皇位他的江山罢了。

    追根究底,风家遭此横祸还是因为她爹闯了禅宗台禁地。

    轩辕南,的确不是她灭门的真正仇人。

    她真佩服自己到了此刻还这么冷静分析,而不是服下修炼元丹把轩辕南砍成八段为风家百余口人报仇!

    不再看轩辕南一眼,凤玲珑温情视线投向赫连玄玉:“我们开始闯关吧。”

    “走。”赫连玄玉自然没有异议,牵着她的手便朝白玉石桥走去。

    接着还有一关,而他们已经在天龙九关里呆了接近两天时间了,现在是越快通关越好。

    当赫连玄玉和凤玲珑走上白玉石桥的时候,那道冷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虽然前几关你们占着人多讨了便宜,但这第八关,你们越是人多就越是吃亏,哼!”

    赫连玄玉淡淡一笑:“何以见得?”

    那声音冷冷道:“你们凡人私欲太重,杀念也太重,在这白玉石桥之上,自然掩饰不住你们内心最渴望的东西。”

    有私欲,就有杀戮,就会落个轩辕南与梦仙子那样互相打斗的下场。

    凤玲珑眨了眨眼,脸上闪过一丝好奇:“这么说你不是凡人?妖怪?神仙?”

    三界之中不是只剩人间修炼一脉了吗?难道这位大神也跟她脑子里的神魔一样?

    那声音瞬间恼羞成怒:“本神即便只有一抹虚影,也能将你这丫头剥皮抽筋!哼!”

    ‘哼’字尾音拖了许久,那声音才算是彻底消失。

    凤玲珑挠挠头,她只是问一下,干嘛发这么大火啊?

    看着凤玲珑可爱的调皮模样,赫连玄玉眼里也染了一丝笑意。这小东西,故意的呢!顽皮。

    凤玲珑吐了吐舌头,开始东张西望。

    其实,她是想让自己放轻松,不要受到白玉石桥上幻象的影响。

    直到一股好闻的异香入鼻,她才赶紧掩鼻,但似乎已经为时已晚。

    眼前的赫连玄玉开始模糊,隐约与轩辕南那温润的相貌重叠。

    “丫头,定神!”神魔灵识大喝一声!

    凤玲珑眼眸攸地清明了不少,紧紧抓着赫连玄玉的手指也微微放松了些。

    赫连玄玉一瞬不瞬地看着凤玲珑,见凤玲珑时而眼神迷茫,时而眼神又瞬间清明,心头浮起一丝疑惑。

    他有种感觉,仿佛谁在暗处一直提醒她保持清醒一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